欧类v七怡春院

      零华叹气而语:“既然文宇你如此选择,那我也无话可说。”

      印洁微笑着讲:“文宇,你去看书吧!”

      文宇走进书院,在书院仙侠小说区,看起了小说。

      此时一破衣烂裳的儒修炼气士武宝斛,走进了书院,微笑着讲:“老板,我写了十万字的小说,你看一下,看看我写得怎么样。”

      零华一看书籍名,奇幻星域修行界(壹)肖飙修仙记,翻看后,零华叹气而语:“武宝斛你所写的书,要文采没文采,故事写得爽点不突出,总之一句话,这小说实属扑街作品。”

      一时间武宝斛,绝望了,双眼无神的走出了仙侠书院,艾曼与圣闲,隐身看着有些绝望的炼气士武宝斛,跟着武宝斛走,武宝斛,来到最小的灵气碧池经文阵结界碑所演化出的系统能量护罩前,走进了经文阵法结界,坐在灵气碧池前,看着碧绿色的灵气碧池,眼泪悄然滑落。

      无力的武宝斛,颤抖着的嘴唇,嘀咕着讲:“种植灵材,挣不到铁币,培育灵药,还是挣不到铁币,就连打工,也挣不到富裕起来的铁币,就连写小说,也挣不到铁币。”

      艾曼依偎在圣闲胸膛,叹气而语:“他不会想不开,跳灵气碧池给淹死吧?”

      圣闲轻抚艾曼光头,叹气而语:“这灵气碧池,水深还不到半米,自杀?你也忒小看能写小说的扑街仔了,在说,一个能轻易闯阵,就能进入灵气碧池的人,你觉得他至于会自杀吗?”

      艾曼看着武宝斛的背影,问圣闲:“那他这是干嘛?”

      武宝斛眼泪大滴的滑落,绝望着讲:“无妻无子,无儿无女,无家无币,无能无力无法生活,究竟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

      艾曼感觉到不可思议,圣闲抱着艾曼叹气而语:“这估计是应验了,穷困绝境,无能为力,这武宝斛,还真惨。”

      武宝斛坐在灵气碧池前,灵气聚集,融入身体,武宝斛纳气修炼,艾曼睁大眼睛,感觉到不可思议,这武宝斛,居然不入灵气碧池,就能聚气修炼。

      圣闲感慨:“富人靠资源,穷人靠天地,没想到,这五宝斛,居然能在灵气碧池前,以强大的灵魂力,吸收灵气碧池里的灵气,而且还不止,他居然连自然阳光能量都一起吸收,补充自己的能量不足,这是妥妥的练气界顶级人才。”

      武宝斛修炼完,叹气而语:“我渴望爱情,渴望幸福,渴望拥有一个属于我的女人,只是所有的渴望,在能力面前,让我一无所有,我连一个铁币都挣不到的人,还能渴望什么,期待什么,我拿什么,去爱我所爱,我拥有什么,去保证幸福生活。”

      嘀咕完话,武宝斛起身走出灵气碧池经文阵法结界,漫无目的的走在碧池郡城大街上。

      无家无居所,武宝斛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看到一小女孩,吃着零食,武宝斛吞咽了一下口水,脑海里,一黄颜色武宝斛邪恶坏笑诱惑着讲:“你可以骗小女孩的食物呀!你不会是连小女孩都不敢骗的废物吧?”

      武宝斛一道精神意志力显化的刀,一刀就砍了黄颜色邪恶武宝斛,武宝斛只是吞咽了一下口水,向前行走,看到一富豪山庄,武宝斛脑海里又出现一黑颜色武宝斛,贼眉鼠眼着讲:“为富不仁,多为不义之财,你可以去偷他,你不会连鼠目寸光之无胆鼠辈都不如吧?”

      武宝斛手上出现一柄剑,一剑刺杀了黑颜色武宝斛。

      武宝斛看向了远方,一步一步向前,突然看到,在灯红酒绿妓院一条街,春暖楼门前,一俊秀小青年,以爱之义,正在劝说自己女人,为生活去妓院做妓女。

      武宝斛看到此画面,脑海里,一满身绿的武宝斛,嘲笑着讲:“你不会是婊子不如吧?”

      一瞬间,武宝斛眼泪滑落,哽咽了,无力着回应:“我的确是婊子不如的废物,婊子有情,为爱做妓,我活一世,无情无义,无人爱恋。”

      突然,武宝斛精神意志力化匕首,用匕首捅杀满身绿颜色武宝斛,武宝斛咬牙切齿而语:“吾宁愿死,也不做恶。”

      疲惫的武宝斛向前走,一尸体躺街,苍蝇乱飞,一阵阵尸臭,迎面扑来,武宝斛看着尸体,突然感觉,死亡人的命运轨迹,似乎与自己有些像,皆是一无所有,扑街惨死。

      白色武宝斛出现,微笑着讲:“死去的人,与你很像。”说话的白色武宝斛,一挥手,出现一副画面,与武宝斛一样的人,种植灵物,无人问津。种植灵药,毁于天灾。只求自足,毁于人劫。打工无技,写书扑街。

      风餐露宿,无物可吃,万般无奈,喝西北风,死去的人,无力突破自己,得超自然动力,以至于惨死扑街。

      武宝斛咬牙切齿,恶狠狠着讲:“危机边缘,死路短暂,天不亡我,我便不死,管你善恶义无边,谁让我死,我杀灭谁!”

      武宝斛手上出现巨型狼牙大棒,一棒猛捶,打得白色武宝斛灰飞烟灭,而武宝斛眼前的死尸消失,武宝斛向前走,突然一群人围困,指指点点,嘲笑讥讽,此时一蓝颜色武宝斛微笑着讲:“你看到了没?武宝斛,你的一生,皆是众生笑话。”

      武宝斛绝望了,蓝颜色武宝斛诱惑着讲:“绝望了,爆发疯狂吧!大道无义,人间无仁,你可以睚眦必报,疯狂杀戮天下!”

      武宝斛一枪刺穿蓝颜色武宝斛,哈哈大笑着讲:“吾宁死,死不悔改,吾是好男人,真爷们!想诱惑我走火入魔,成为智障脑残,最终难逃一死,我就让你先死!”

      幻像消失,武宝斛一步一步向前走,狂风乍起,武宝斛逆风而行,一红颜色武宝斛,血气缭绕看着武宝斛艰难的逆风而行,武宝斛怒目而视,大声怒斥:“我要与你一战,生死勿论!

      人生之境,大道无义,我有义,人间无仁,我心有仁,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武宝斛战斧在手,猛劈砍向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红颜色武宝斛,声音响天震地,带有浩然正气,一战斧,把眼前的红颜色武宝斛,给劈砍了。

      艾曼呆滞的看着武宝斛,嘀咕着讲:“这是儒修真人,没想到,这武宝斛,居然以入儒修真人之境界。”

      武宝斛向前行,艾曼悟道,圣闲顿悟,一时间,夫妻俩显现,圣闲感慨到:“好一个武宝斛,请受我一拜!”

      艾曼也跟着圣闲一起拜武宝斛,眼前的武宝斛,行途悟天地浩然正气,斩去自己凡俗五行恶念,斩出恶心,以养浩然正气。

      武宝斛回头一看圣闲艾曼,看着艾曼的光头与圣闲的光头,微笑着问:“何以礼拜于我?”

      艾曼微笑着讲:“真人境界,值得一拜,还望真人,接受我们一拜!”

      武宝斛皱眉而问:“为什么?”

      圣闲感慨到:“天地自然所成就的真人,实属人间至圣。”

      圣闲手上出现一枚空间戒指,递给武宝斛,微笑着讲:“还请真人,收下传道受业教导费。”

      武宝斛一伸手,接过空间戒指,一时间,天地降下功德气运,圣闲艾曼,各得到一成功德气运,而武宝斛,却得到八成功德气运,圣闲与艾曼礼拜着讲:“真人大德!”

      武宝斛微笑着讲:“谢谢你们的资助,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

      圣闲微笑着讲:“不尾随,不知真人境界高深莫测,今日跟随真人,而得道真人意境明悟,实在是感激不尽。”

      武宝斛看着艾曼,一时间感叹:“你们居然是宝玉玲珑体,天女仙身,不朽神体,天地佛身。你们夫妻俩身无杂质,莫非你们夫妻俩,以然成为仙道神佛真身?”

      艾曼微笑着讲:“武宝斛大师,你真乃慧眼识人,一眼就看出,我们夫妻俩的真身修为境界。”

      武宝斛愁眉苦脸,叹气而语:“穷困潦倒不知爱,艰难险阻难成仙,我这还是光棍小老头呢,没想到,你们夫妻俩以然成为仙佛境界。”

      圣闲微笑着说:“武宝斛大师你以然得道,至于飞升仙佛界,那只是时间问题。

      莫嫌穷困写书人,

      道修以至不毁界。

      人间苦海以悟明,

      慧眼看穿万世俗。

      元神以成真人境,

      浩然正气助不灭。

      武宝斛大师,你以修炼出不灭体正气法身。”

      武宝斛怪异的看了一眼圣闲,尴尬着讲:“一副臭皮囊,胸中无墨,一点正气浩然,脑海里一念天地人,不灭体正气法身?你说甚笑话,不饿死街头,扑街惨死,你还夸奖于我。”

      艾曼调皮嬉笑着说:“武宝斛大师,你这不,还没死嘛。”

      武宝斛叹气:“仁义我懂,世难懂,仁爱我知,世难知,且勿夸我捧杀我,我只将心讨仁德,聚以成为仁心术。”

      艾曼笑语而言:“武宝斛大师,你肯定会成为仁者,你也会拥有自己的仁爱仁德,且勿要遭贱自己。”

      武宝斛尴尬得说不出话,圣闲礼拜而言:“武宝斛大师,我与艾曼,就此告别,以后还请大师你去圣佛研究学院讲解儒修仁义,以教学子。”

      武宝斛叹气而语:“还是算了,我以放弃写书传教,只修自身,炼气修仙。”

      艾曼跟着圣闲一拜后,听完武宝斛说完,夫妻俩都叹气无语而离去,武宝斛看着飞离的圣闲艾曼,无奈摇头,随意炼化空间戒指,却发现,空间戒指里,居然有数百亿的低阶灵币,还有五枚九星极品五行灵币,丹药无数,灵药种子数百万种。

      一时间,武宝斛尴尬着说:“两成功德,居然就能得无尽修仙炼气资源,上天居然如此厚爱于我武宝斛。”

      说话的武宝斛,泪花闪烁,流下喜悦幸福的眼泪,看着以没圣闲艾曼身影方向哭着讲:“谢谢你们,给予我武宝斛永无止尽的希望与幸福未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