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翔太和JULIA熟女

      学生时代,只要不是正值假期,学生们就永远可以清晰地知道每天是周几。

      等到步入社会,如果从事的不是稳定双休的职业,这种技能基本慢慢就会失效了。

      次日清晨,杨露白被窗外少年们打篮球的声音吵醒时,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今天似乎是周六。

      她拿起手机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猜测,又顺便看了一下时间,发现距离自己设定的闹铃响起还有十分钟。心里还想再睡,但是理智还是让她选择了先起来清醒清醒。

      她起身拉开了窗帘,坐在床边望着不远处的那个篮球场,表明上在看少年们打球,实际上完全是在放空。直到外面的一声欢呼把她的注意力又拉扯过去,她半是感慨半是惆怅地想——青春可真好啊。

      此时的她看上去略显疲惫,不过仅仅只是没睡饱,并不是宿醉过后的难受。因为考虑到今天还有工作,所以昨晚的后来,她和裴玄度都没有喝很多酒。

      也就是说,裴玄度最终还是没能一雪前耻。

      想到这,杨露白没忍住低头笑了两声。随后又摇摇头,像是不明白自己干嘛一大早就要想起他来。伸了个懒腰以后,她便下了床,往洗手间的方向走了。

      今天的拍摄工作预计在上午十点开始,杨露白洗漱完毕后简单吃了个早饭,在八点整的时候抵达化妆间。

      刚进门那一刻,她就看见了比她到得更早的裴玄度。

      男生的妆总要比女生的简单些,所以裴玄度的化妆师显然不像裴玄度这么着急,这时候还没到。

      无事可做的裴玄度正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左手上还拿着个啃了一半的苹果——估计这就是他的早餐。

      就在杨露白心里纠结要不要先和他打个招呼的时候,他忽然抬起了头,看见进来的人是她,朝着她笑了笑,说了声“早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有点困的缘故,他此时的笑容不像平时那么灿烂,也没有贼兮兮地喊她杨老师。

      她也对他笑了笑,回了声早。

      “醒酒了吗?”他仍然笑着看着她。

      杨露白翻了个白眼,走到自己的化妆位上坐下了。她说,“我本来也没有醉。”

      其实还想多说几句调侃回去的,但是考虑到化妆间现在不是只有他们两个在,她还是没太多话。

      裴玄度却不管那些,从杨露白进来以后,他就一直找各种乱七八糟的话题和她聊,杨露白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着他,一边心想:他该不会是昨天的酒劲留到今天才上头吧?

      后来妆化完了,拍摄时间也到了。杨露白本是觉得松了口气的,可是猛地想起来,自己今天的拍摄可是和裴玄度的双人拍摄啊。

      一边往拍摄地点走着,裴玄度的声音一边魔音贯耳般继续环绕在杨露白耳畔。

      同行的工作人员渐渐都有些察觉到自己的多余了,尽可能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唯独其中一个年纪刚入职没多久的年轻女生没想那么多,她找了个裴玄度没说话的空隙,笑着说了句,“玄度哥,你和露白姐关系真好!”

      杨露白不知道该说什么,还好这女生的话本来也不是冲着她说的。

      裴玄度则是认可地点点头说,“是啊是啊,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这话落在杨露白耳中稍微有点讽刺,因为她至今还记得大学的时候何洛希向裴玄度打听她,裴玄度表示不熟。

      会知道这件事是因为后来何洛希还是通过别的途径和她搭上话了,还和她成了很不错的朋友。据何洛希的复述,裴玄度当时回绝他的原话是:“我和我们高中那个叫杨露白确实不熟。认识得久和关系好不好,不是一回事吧。”

      还“那个叫杨露白的”,怎么说当初也是同班,被他说得像八竿子打不着一样。杨露白至今想起这件事都忍不住把指节握得咯吱作响,可真是气死她了!

      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那么记仇,从此就在心里给裴玄度打下了个“不熟”的标签,人前人后都喊他裴老师,从不在大家面前和他开熟人才能开的玩笑。

      看着眼前的裴玄度,她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小气了。可是曾经的事就像烙印打在心里,做不到想去除就可以一下子去除。

      回到此时,裴玄度说完回答小工作人员的那句话以后其实给杨露白递了一个眼神,像是想得到她的肯定似的。可杨露白并没有看向他,而且看上去不太开心。

      他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心想着言多必失,接下来的一段路话明显变少了。

      终于抵达拍摄地,裴玄度和杨露白先后下了车,在摄影老师的指导下开始拍摄。拍了约莫有二十分钟,一旁站着的另一位摄影老师打断了他们。

      “老刘,你觉得不觉得哪怪怪的啊?”他朝着正在给裴玄度和杨露白拍照的摄影师问道。

      “是,怪得很,但我也说不上来。”这位姓刘的摄影师皱眉翻看着那些照片,又扭头看看因为拍摄暂停而定在那里的裴玄度和杨露白,“呃,是不是两位没有太理解我们今天的拍摄主题啊?”

      杨露白听了这话,赶紧客气地请教他,“刘老师,我们确实拍硬照的经验比较少,如果哪里不对,您直接指出来就好,我们会改正的。”

      “我们今天这个拍摄的主题是情侣主题,你们看起来——呃——好像一对被从大街上绑来的陌生人啊。”

      姓刘的摄影师说完,刚刚打断他们的那位摄影师哈哈大笑,“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姿势什么的都没问题,但是看着就是怪啊!”

      虽然两位摄影师都是笑着说的话,可是话里传达出来的内容是挺严重的批评。杨露白当然能听懂,所以一时间有点挫败。

      就在她准备开口道歉的时候,裴玄度忽然拉住了她的右手,对着两位摄影师问了句,“给我们五分钟时间,可以吗?”

      没等杨露白看清摄影师点头的动作,裴玄度已经拉着她往另个方向小跑过去了。

      她能感受到他手心传来的温热,那股热顺着她的手一直蔓延到心脏,于是她甚至似乎能听见自己心脏砰砰乱跳的声音。

      演员搭档之间,牵个手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当初一起拍戏的时候别说牵手了,就连吻戏都是拍过的,现在何必矫情?杨露白本来是想靠这个来说服自己没必要紧张,结果反而因为想到当时的吻戏更加局促。

      她又想起了陈姐说她“真当自己还是高中生吗”,那时候她还在心里嗤之以鼻,结果现在被裴玄度拉了一下手以后,她这个心理活动倒真像个不经世事、第一次和异性牵手的高中生。

      好在,就在她觉得自己快窒息的瞬间,裴玄度已经带她走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地。停住脚步的同时,他把手松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