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超级科技>

      ‘目送’云忍离去,止水松了一口气。

      须佐能乎解除,止水从半空中掉落下来,水门见情况有些坒不对劲儿,立刻跃起将跌落下来的止水쉙接住。

      “疼,疼!”

      “轻点!”

      止水龇牙咧嘴地大叫,紧绷着的一根弦松懈下来,顿时感觉抇到铺天盖地的疼痛席卷而来。

      与二位柚木门对战中受伤不轻짨的他,又强行使用须佐能乎,这已经极大限度的压榨着他的全身细ꙥ胞。

      水짎门扶着止水靠在一颗树根坐下,顺势将止水身体检查一遍。

      “还能够使用掌仙术吗?”水门抬起头问。

      止水摇了摇头뇉:“查克拉齔已经耗尽了。”,于是水门便熟练地从医疗包中掏出绷뛔带,在他有伤口的地方细ꬽ心包扎起来。

      “刚才那个术,是什么?”水门一边包扎,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秋道堂东顿时支棱起耳朵。

      犬冢颚삠扛起了二位柚木门,叫上狼丸,走到较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呗 止水沉默片刻,说道:“写轮眼的进化方式,你应该了解过吧。”

      水门点了点头,带土是他的学᧧生,他自然是有了解过的。

      止水说道:“写轮眼在宇智波一族中,也只有一部分族人才能开眼,在大众认知中,三勾玉的写轮眼就是极限了……但其实在三勾玉的写轮眼之上,还可以进行更高层次的进化。”

      “宇智波一族称之为——万花筒쓻写轮眼。”

      万錆花筒写轮畂眼么……秋道堂东在心理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

      “每一疡双写轮眼在进化成为万花筒写轮眼之后,都会觉醒两个独一无二的术쀘,而我的术,就是幻术方面的!”

      “所以我才被成为宇智波一族的最强幻术忍者。”

      “刚刚那个术,是幻术欑?”水门蹙着眉问。

      止水摇了摇头,说道:“那是存在于写轮眼双瞳之中的另一个术,写轮眼开发到极致之后,就可以激活它!”,止水说的有些模糊,但水门猜测,止水口中的极致,应该并没有那么简单。

      水门识趣的没有再继续追问,邃每个人都有秘密,他仅仅是出于好奇。

      片刻后,被聮差点包成了粽子的止水,面无表情地看着讪讪而笑的水门。

      他的包扎手法,着实有些……惨不忍睹,止水觉得,再来副棺材,自己可以直接入土了。

      뢢秋道堂东开始准备午餐,狼丸在一边给他打下手。

      水门去收回了飞雷神苦无,感叹地道:“村子的防御线应该向外扩⇾张了,平羽森林应该被纳入쒿警戒范围。”

      止水点了点头,说道:“啊,不然下次我们还会这么被动。这次只是云隐村的一波试探性的部队,下次如果升是大部队,村子的损ʔ失会难以想象。”

      “不过这个人……”止水歪着头看着二尾柚木门,“她竟然脱离了云隐村的忍者部队,独自行动。”

      “谁知道呢!”水门耸了耸肩,说道:“或许云隐村有什么秘密行动吧,如果不是正好遇见了止水你,一个完美人柱力是不会轻易被打败的。”

      “这是颿很大的功绩啊!”秋道堂东一边忙活着ꦗ,჉一边珥感慨地说:“捕捉到其他忍村的人柱力,对村子的利益太大了。”

      ♮ 止水皱了皱眉,‘捕捉’这个字眼,让他觉得很不舒服旅。

      ‘想必水澗门也是如此吧෨!’止水心道。

      樼漩涡ꩪ玖辛奈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代九尾人柱力,水门作为她未来ꢽ的丈夫,一直在试图改变木叶上层对人柱力一些不好的看法。

      止水看了过去,只见水门面无表情地整理着忍具ឲ包,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秋道堂东,低下头眼神中有些忧郁。

      笑了笑,止水说道:“嘛,大家一起行动,才能够完美的完成任务!”

      他的话似乎意有所㠪指,水门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止水对着水门摇了㚹摇头,这㘼次的稸任务行动本以为不会特别困难,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竟然与云隐村的二尾人柱力打了一架,因此暴露了须佐能乎的能力,这对于顾问团来说,是不希捇望看到的。

      对于혝止水而言,也是不希望宇智波一族知道的。

      三代目和顾问团一直想把宇智波一族的‘盛衰ዱ’掌握在手中,他们绝不希望宇智波一族会掌握如此强大且未知的术。

      렸秋道堂东这时将一份烤肉递给止水,止水笑眯眯地道了声谢谢。

      “我饿了!”

      一道声音突然想起,几人抬头,便看见二位柚木门蜷在树下,委屈地看着ᩄ他们手犯中的烤肉。

      “……”

      “你是饿死鬼托生吗?”止水吐槽地说。

      二位柚木门听了之后更加难过了。

      她从掔云隐村出发,一路奔袭到平羽森林,因为是单独行动,得不到大部队的补给,已经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

      本以为进入火之国的之后能获得一些补给,没想到脚才刚踩在平羽森林的土地上,就跟止水干了一架,又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此时肚子已经咕咕的쌟抗议了。

      现在的她被封印틛了尾兽和查克拉,无法和又旅取得联系,又没办法提炼查克拉,甭提心理多委屈了。

      水门端来了一盘烤肉,递给二位柚木门,她接过之后狼吞虎咽地就吃了斀起来。

      车水门斟酌了片刻,说道:“这位,二位女士……”

      “叫我柚木门吧。”二尾柚木门擦掉了嘴角的酱汁,看向他平静地说。

      “柚木묲门小姐,能告诉้我你为莈什么没有跟云隐部队一起行动吗?”水门问道。

      二位柚木门沉默片⿌刻,坦荡地说道:“我和八尾吵了一架,叡让我回村,我违抗了他的命令。”

      “那位自称说唱歌手的奇拉比吗?”秋道堂东忍不住插了一嘴。

      “是,对的!”

      止水头靠在树干上,问道:“为什么不叫他名字?”⺣

      ꮕ “已经习惯了。”二位柚木门将头发拢道而后,笑了笑,可止水分ꗴ明看到她的笑容略显苦涩:“村子里的人都这么叫。”

       止水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鏚心底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二位柚木门问道:“你们会把我囚禁起来吗?还是准备抽出我体内的尾兽?”

      水门在二位柚木门的身旁坐在,温柔地촛道:“柚木门小姐,云隐村与木叶并没有开战,我们仍然是和平的盟友关系。”

      “你的身份过于特殊,如果是普通忍者,我们并不会带你一起回木叶。”

      “这只是一次非常普通的外交风波,我向你保证,你不会有生命危险。”

      波风·大忽ਧ悠·水门以相当柔和的语气安慰着二位柚木门。

      “……”止水听⍌着这话,越听越熟悉,好家伙,这不就是前几天自己跟水门胡诌的那一套么,都能制式模板了?

      改一改就拿来用了?

      “但愿吧!”二位柚木门表情略显苦涩地说。

      由于止水的查克拉消耗过量,且已经ᢺ负伤,再加上个拖油瓶旪的二位柚木门,水门决定向木叶方向推进几公里后原地修整,等待止水恢复了一定㭫量的查克拉再返回木叶。

      犬〖冢颚搭建了四个帐篷,他与秋道堂东一个,水门、止水、二位柚木门各一个。

      是夜,月明星稀,止水出来帐篷准备解手,便看见了二位柚木门抱膝依靠在帐篷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头顶的月亮。

      已经恢复了不少查克拉的止水,白天的时候就已经用掌仙术将身上的伤口治愈了,顺带还帮了二位柚木门一把,这个女人的腹部有一个窟窿,应该是被爆炸溅起的树枝扎穿了。

      她竟然没喊过一句疼沇,止水钦佩的五体投地。

      不﫟过好在没有伤及内脏,止水用掌仙术活化垵细胞帮她治愈了之后,竟然还意外地受到了来自于她的感谢。 㐟

      止水﨎走了过킎去。

      “坐吧혾!”

      二位柚木门回头看了止水一眼,嘴角擒起一抹微笑。

      止水应声在她的一旁坐了下来。

      烯止水侧着头看过去,冷冽的月光将她侧脸的曲线勾画的如水一般柔和,月光温柔地ƍ平铺在她栗黄色的头发上,止水看着她,她在看着月亮,眼睛里闪着点点ᔩ星光。

      ᕀ “好看吗?”二位柚木门笑着问止水。

      “额厵……”止✭水顿时有些尴尬巔,这要怎么说呢……

      “我说的是月光!”

      二位柚木门큱眨了眨眼睛,目光中闪烁着狡黠。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峎“啊,可以,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问你个问题!”止水眼含笑意地说。

      “好吧!”二位柚木门有些无奈,“你是小孩子咯,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你先问吧。”

      止水摸了摸脸,问道:“我看起来这么嫩的吗?”

      “……”二位柚木门㙉顿感无语,这人怎么还蹬鼻子谖上脸了呢。

      止水可不管二位柚木门的话是褒奖还是嘲讽,他难掩开心地笑了起来:“我就是想问你,为什么独自行动呢?难道你不知道入侵他国领土是很危险的事情么!”

      “可我现在不还是好好的?”

      或许是气氛活跃了起来,二位柚木门也难得的开起了玩笑。

      “那是因为你遇到的是我们!”止水严肃的说,“不管是我,还是水门,或者是其他两位同伴,都不会虐待战俘!”

      댼 二位柚木门撇了撇嘴,幽幽说鄽道:“一般的木叶忍者,哪怕是上忍,来两三裁个也打不过我呀!”

      “……”止水顿时哑口準无言ꄓ。

      二位柚木门的话并没有错,她本身就是一位上忍,又是二尾人柱力,在战斗力上,一般的上忍是奈何不了她的。

      “你问完了,应该我问了吧!”二位柚木门拄着下巴看向止水,“你能放我离开吗?”

      “???”

      止水一䣽脸严肃,目光看了一圈水门几人的帐篷。

      二位柚木门凑近了止水櫾耳边,说道:“偷偷的!”

      “不让他们知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