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芭乐向日葵丝瓜向日葵丝瓜

      此刻吴天明这个久经风浪的汉子眼神里面对这㋩个娃娃露出了极为赞赏的Һ目ᐦ光。

      叶万成在水渠边上,默默看着自己的儿子。

      虽然不知道他要干嘛?但是他没有阻止。不知道为啥。他对儿子突然有了一种期待。

      马全义也是一脸期待下的表情。他是蜗连长,虽然强势,但是并不是不懂生产。

      这水渠里面的冰,稍微一估算蜫。他就能知道。得全连人多半凮天的忙活才能砸完。

      而且煢中午还不能休息。因为一停顿砸掉ꃚ的冰又会凝结。必须要一口作气让水流动起来才行。

      他已经通知食堂中午送饭了。之所以跟叶雨泽立下︚赌约。他就是想在今天彻底给对手沉重的打击!

      叶雨泽⟢对着杨革勇点点头。杨革勇蹲在船头。把那个新式武器的开关打开䎵。 

      “呼呼!”伴随着电机的震动。一股怪风从扇叶中吹出。发出响声。

      杨革勇把扇叶贴近冰面,结果那冰面连点声音都没能发出。就象豆腐一样被打成了齑粉。

      全连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䋴一切。全部都傻眼了。“这是뛕什么武器?竟然如此犀利?”

      副쨛指导员昨晚已经被叶雨泽怼蔫了。으今天一直没有说话。

      没办法,连长因为怕他肝炎已经疏远他了。说话都得保䛛持一米以上距百离。

      而且他也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太对๞。真的要是有病,在这褥种偏远的地方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医生啊!

      如果说昨天是因为他是叶医生的儿子让他有了顾忌。

      那么今天确是这个랹娃娃本身让他有了深深的忌惮。特学别是今天的骚操作让他有了一种无力感。惹不起啊!

      넙马洪奎握着枪的手已经出了汗。他搞不清叶雨泽这是弄出了个什么ὁ东西。

      但是他明白,此时自己最该做的就是闭嘴。不씚然可能会被白群殴。

      虽然他的大脑竟然不太够用。但是他學并不是傻得无药可救!

      马全义攥着拳头。指甲擘已经掐进肉里。

      Ά

      连里有这种神器,最高兴的本该是他这个连长。但是此刻他不但高兴不起来。还殷殷期盼着这东西赶紧坏쓣掉。

      䪞 没有人能做到在自己的权威遭受挑战的时候还能做到大公无私!

      可是ၰ事实并没有象他想象的一样发展。

      ௔ 只见叶雨泽那个小崽子趾高气扬的象一个将军。挥着两只缠满纱布的小手指挥着他的两个兵。

      他手指的方向所有的冰Ὴ都成ྎ了齑粉消融在激流里。

      而此刻蓄水池的冰早已经不见。一池蔚蓝的水和蔚蓝的天空相映蝪成趣。

      小船已经驰骋在水渠中。两米宽的水面上的冰只需小船一过便都不见了。

      岸边上所有的人都神情激动。特别是那些女人们。一个个眼里都有了泪花。

      这个电站建成五年了。没有人能忘掉冬天泡在灙冰水里面的滋味。

      很多女战士为了不被那些男人看不起。甚Ꜧ至不顾生理期ٯ,也好不犹豫的下过冰水。

      虽然表面装的风轻云淡。但是真正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好孩子,阿姨谢谢你!”

      昨天还在因为孩子跟老妈较劲的杨妈妈第一个喊出揱了声䑭!

      ꥠ 然后陆续响起的就是全连女人的声音。

      醒女腙人最容易被感动៹。숪此刻她们真想把船上这几个人抱在怀里好好亲亲。

      不对,是亲那两个孩子。吴天明就算了楀!

      当小船ﳍ回到人群站立的位置时。指导员看了졪一下表。26分钟。这还是算上回来的时间。

      瓾他的情绪也很激动。dz深吸一口气,让自Ϸ己平静下来。大声问道:

      “这个东西叫什么銍?谁发明的?”

      吴天明一脸淡然,指指叶雨泽。

      迸“是这个小家伙昨天上午搞出来的!”

      指导员看向叶雨泽。眼神里充满了感激。

      έ 叶雨泽摆摆手,连忙谦虚:

      “这个叫破咈冰机。是我在口里的公裮园看见过这个东西。所駵以记住了䖒。

      这也不是我自撯己弄得ᕙ,是魏忠义魏叔和杨革勇帮我一起做的。我自己可弄不出来!”

      站在水渠另一边,一直跟着倒电线的魏忠义偌大一条汉子也是满脸泪花奊。

      “都是叶雨泽弄得。我和杨排长柳家듬的娃只是帮他打打下手!” 崿

      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东西是咋来的。就是叶医生家那个八岁的孩子搞出来的。

      全连人的㬞目光都聚焦在那个小小的身影上。充满了感激和震撼!

      老爸的嘴咧着,笑的象个傻子。或许亲爹到这种时候都是这种表情吧!

      “重奖,一定要重奖!”指导员嘴里呢喃道。

      㦉 然后看向马全义。“马连〻长,我建议打报告给团里졤。这事一定要重奖!”

      ᶡ 马全义此时正在神游天外。根本没听清指导员再읷说什么。他是考虑自己此刻该怎么办。

      直到指导员又重复了一遍。ꁰ他才缓过神了。跟了一句。

      ᒸ“好,一定要重奖。以基建连支部的名义上报团部!”

      뫷 指导员看向叶雨㩨泽癆。“你有什么要求吗?”

      叶雨泽撇撇嘴。“梏上次的铅繂笔盒还没发呢!”

      指导员一脸的尴尬,心说你小子能不能风格高一些啊?

      但是还是解释道:“铅笔盒已经买了。但是这几天没顾得上去团里拿。这次二合一쿆。我亲自去团里给你请功!㲸”

      今天的事情让指导员不知不觉的已经不拿叶雨泽当小孩子看了。

      叶雨泽的眼睛看向马全义。他还欠着一个礠承诺卼呢。

      若是换个人,肯定会把这个面子给了连长。不让他道歉,以后关系会好一些。

      但是叶雨泽不会,他明白有些矛盾是避免不了的。老爹那嫉恶如仇的性格,注定楸和这类人无法和谐。

      那᱆还不杌如彻底打击一下湱对方的气焰。最起码让他以后做事会有顾忌。

      看到叶雨泽的目光,马全义的脸上阴晴不定。

      不过他也算个狠人。턒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便对吴天明说道:

      “我错怪你了。为刚才的话向你道歉。以흧后这破冰的活`还是交㪺给你。”

      㐗 这个活明显由最繁重的体力活变成了一天只需来一趟的最轻松的工作。

      之所以交给吴天明来做。这已经是鹀马全义最大的诚意了。

      他的眼睛又看向叶医生。刚想说什么。

      猌 叶廯医生却挥挥手。“都是䝾为了工作,出发点不同。你也没错!”

      新书期间,欢迎大家收藏推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