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姐最拽

      听说要取黑陶,部落的人都围了过来,连巫都亲自过来了。

      他们很想知道푖,泥捏的东西用火烧一下会变成什么样子,难道能烧熟不成?

      此时的火堆已经彻底化为灰烬,陈子荣用木棍把上面一层灰拨开,琑一牑股蒸脸的气流升腾而起,可见内部的温度依젣然很高揿。

      他稍微把脸让开一点,就准㴼备Ⓟ清理上面的灰。

      这时巫问道:“你这是要把灰弄掉吗?”

      陈子荣颔首道:“对啊,把灰弄掉拿出里面䋜烧的东西。”

      巫再次问道:“只要把灰弄走绎就行了是吧?”

      陈子荣觉得巫今天怪怪的,说话风格好熟냳悉又好气人,但䤬还是再次肯定道跚:“只要把灰清理掉就行。”

      巫轻笑起来,笑的陈子荣一脸茫然ꪾ,这有什么好笑的?

      “你让开一下,我帮你把灰清了。”

      “啊?好吧。一定要小心,不要把里面烧的东西碰碎了。”陈子荣不情不愿的往旁边挪了挪,嘴里还千叮咛万嘱咐道ꎁ。 躓

      “我是说你离远点,我自己来㑶就行了。”巫一脸认真道。

      “……”陈꧄子荣。

      “你们也站到我身后来,免得落一身灰。”

      틕“哗啦。”部落的人都赶紧来୐到巫的身后。

      这时陈子荣也意识到巫可能要用巫术了,连忙瞪大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果不其然,巫做出熟쁞悉的运཯气动作,手上快速变幻了几个手势맛,然后双手缓缓朝前方推出。

      誂 一股风赫然从双手间喷出朝ᤪ灰烬吹去,而且风速还可以变大变小。没一会儿地面上就被吹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件件被烧黑的陶器。

      䠬“哇哦!”惊叹声接连不断响起。

      陈子荣也情不自禁的张大了嘴巴,这……人形吹风机啊。喜欢,想要。

      当然,他指的是巫ﵾ术。

      灰烬被吹光确实省了许多麻烦,陈ﳀ子荣伸脚试了试烧ᙖ过的地面,还是很烫脚。就让大家多等了一会儿,温度降下来才过毲去。

      拿起一个依遲然有些烫手的碗,ྡྷ把上面的灰擦干净露出粗糙的表面,明显感觉到它的质地发生了改变。

      巫在一旁问道:“怎么样?”

      陈子荣欣喜的道:胨“可以了。”

      巫点点头,郑重的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烧这些东西了吧?”

      陈子荣沉默了一下,其实这东西很好㺊解释,就是吃饭用的。可部落的人不一定能理解,不是他们的智商有问题,而是饮食习惯的问题。

      部落的챣烹饪方式就只有烧和烤两种,烧汤煮肉之类的都不存在,喝水直接就着泉眼喝凉水。

      他们很难理解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大的功夫烧一个喝水用的玩意儿,㗜动物的头盖骨不是一样能用吗。

      但他心里也ݙ第一次对巫充满了敬佩,尽管不知道目的却依然支持他去做,这是一⾎个敢于尝试的人。

      看了一眼地上的两口大陶锅,他万分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要是没有这两个玩意儿,他还真不好给大家解释。

      陶锅的泥塑制作过程比碗、罐子难了很多倍,试了几十次都没成功,差点把陈子荣搞崩溃。几次想放弃,还好后面坚持了下来。

      庋“别着急ⱛ,马上大家就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了。”

      他让人把这些器皿搬到泉水边洗干净,自己则带着牙和骨狼用石头垒了两个简易灶台。

      把火升起来,洗干净的陶锅放在䥛上面,添了大半锅水뒒。又让木古去拿了一些肉回来,切成小块丢进锅里。

      到了这一步大多数人헎依然很疑惑,这是要干啥?

      对此陈子荣早就见怪不怪了,不能怪原始人傻,很难指望一群连热水都没有烧过的人明白煮肉的道理。

      大火把水烧开小火焖煮,很快一股别样的香味就传入大家的鼻١孔,引得众人口水直流。

      到了这个时候棹,就算再傻的人也知道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了,陈子荣촞自然又收ꀑ获了一波赞美。

      巫非常ݷ欣慰和开心,玄阳果然是天赐给部落的智者,引导他쁦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陈子荣站在锅边,时不时的用陶勺撇去血沫,水开了大约十五分钟之后又往里面添加了一㘾些水果调味儿。

      匀 又过了五分钟,他舀了一点汤汁尝了一口,那种熟悉的滋味让他忍不住想落泪。

      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盐味道有点ů淡,但对于吃了八年烧烤的他来说,㦕这比任何山珍海味都好吃。 㧊

      삊又用树枝做成的筷子熟练的夹起ᔉ一小片貨肉尝了一下,ᛐ肉已ካ经烂了可以吃了。

      륹 “咕咚!”周围传来一片咽口水的声音,众人都眼睛发绿的看着他和那两口锅㴇。

      在众人的期盼下,他大声说道:“好了,可以吃了。”

      “哦!”众人发出震天的欢呼声,就准备往这边冲过来。

      “等一下等一下,听我说。”陈子荣吓了一大跳,连忙阻止。

      “煮出来的饭汤汁也能吃,你们去那边每人拿一个碗过来,我给你们舀,汤很烫别被烫到了。”

      众人马上去拿碗,陈子荣趁这个机会舀了一大碗让牙给巫送过去。

      等大家把碗拿过씌来ὴ排队站好,陈子荣负责给大家盛饭,连汤带肉䈴每个人只有半碗。 翆

      呬 不是不想瘶多给而是锅太小了,只能先给半碗尝尝味儿,后面再继续煮。

      先分到的人尝过第一口就被征服了,迫不及待的去量喝碗里的烫,被烫的大呼小叫都㓏停不下来。

      只是第一次用这种方式鳳吃饭,大家都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大多数人都是捧着碗喝汤,用手捞碗里的肉뗗吃。

      倒是有人模仿陈子荣䛱用两根树枝夹着吃,只是从未用过筷子的他们怎么都操作不来,半天都䛆夹不到一块肉。

      还有些聪明的已经想到了笨方法,用骨刀插着吃。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模仿这种方式,毕竟简单。

      但也有意外情况发生。λ

      륝 懿“啪。”黄石一个没端稳碗掉在地上摔破了,食物洒了一地。他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两眼泛出泪光㳠。

      滒陈子荣赶紧安抚道:“没事儿没事儿,就是破个碗,那边还有很多,썢再去拿一个过来。”

      黄石似乎有点不好鶂意鯣思还带着点害怕,不敢去拿。

      陈子荣干脆拿起自己的碗,舀了半밆碗递给他道:“拿着,手端着碗边,别被烫着了。”

      黄石这才颺接过,对他鞠了一躬道:“谢谢,我不会再打破了。”

      “嗯,去吧。”

      打破碗的人并不只有黄石一个,而是十几个。对此陈子荣一点都不奇怪,第一次使用打破太正常了。破了再换䱌一个就是,反正腖烧的多。

      两口锅不停的煮,一顿饭吃到了半夜才结束,所有人都被撑的直軡哼哼。毫无意外,这种全新的烹饪方式彻底征服了大家Κ。 跴

      再也没有人问陶器有什ḍ么用ꤜ了,到这个时候再问න就是真傻了。

      而随着这顿饭,陈子荣在ᤅ大家心目中的地位也再一次变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