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干边走种子

      刘志自信地一笑,“那是当然。”

      说着又沉声道:“你们只需要按我说的做就成了,其他的用不着操心。”

      絬他久居上位,身上自然而然地散发出夺人的威严,令得这些人心中一震,再不敢多言。

      刘志写的酒曲配方是民间常用的:桂树叶、桔ᒆ树叶、扁豆叶、竹叶塉、墨旱莲草各五븦两,辣蓼草九斤切碎晒干与120斤大米混合,粉碎㇜后待用。

      其中的重量配比是짟他按照东汉度量衡换算过的,筃可能多少有些偏差,需要在实휂践中进行调整。

      ᦬ 桂树叶和桔树叶此时都算香料,扁豆叶和竹叶Ꝅ是常见的植物。

      " 辣蓼草为水生植物,他记得也很常见才✧对,应该南Ⅎ北皆有,此时季节正是开花之时,非౨常好辨认。

      而墨旱莲草也同样첼是南北皆有的植物,山野间随处可见,只要出去转一圈,随手可得。

      用量最大的是辣蓼草,而墨旱莲草其实可以用多种草药代替,譬如马鞭草、田边草等等。

      所以现在最紧要的就是找到它,邓演派了个山庄的뛖老仆,带着刘志一行人去寻找。

      出门没多远,斋刘志便发现了墨旱莲草的踪迹,那老仆拿起来看了看,笑道。

      “愋这不是乌心草吗?”

      乌心草,묆这名字倒是很形象ẚ的,墨旱疾莲的茎干折断以后,确实会变黑。

      “我们山里人砍柴的时候,若是⇼遇到长虫咬伤,就会用乌心草捣碎橷来敷。채”

      辣蓼草长在水边,老仆带他们来到一处山塘边,果然发现了许多开着红ﶇ花的辣蓼草。

      “这个我们山里叫水蓼,山里还有旱生的红䳄蓼,比这个叶子小点儿。”

      刘志点点头,“红蓼也可以掺杂一部分,但是빣以水蓼为主,以后没事多采割点回来,晒干了磨成粉备用。”

      “只要知道了名字,本就是些野草,要多少有多少,只是你们记着要保密,ⴓ哪个敢泄露半点风声葈,我让他全家都活不成ƭ。”

      ⢐邓演威严地扫视了哢一圈,严厉告诫那些工匠和仆人。

      “诺,我等万万不敢泄密。”

      其实邓演并未将配方直接拿给他们看,将来做事也打算各司其侢职,不会有人直接拥有整套工艺。

      但酿酒不是什么技术含量特别高的东西,如果熟练工匠鸻有心收集的话,还是能搞明白的腞。

      所顎以这些人都是邓演精心挑选过的,基本上都是可靠的人,但在高额的利润ꄨ下,会不会有人生出背叛之心,谁也说不准。

      不管怎么说,ൠ丑鋻话要说到前头,防范于未然才是最重要的。

      刘志吩咐他们先把各种草晒干磨成细粉,关于制丸的工艺与⚔当䯒时的差不多,只需要额外注意几个细౩节而已。

      ٸ 而装筐自然发酵鵻的过۪程,才是制曲的重中之重,需要严格控制,刘志详细地给工匠交代了要点,还是有些不放心。

      遂决定等发酵一天之后,让邓演通知自己,他大不了再来一趟,亲﫭自把关。

      那些人心中依然有些半信半疑,但见刘志信心十足,也不꿜好多붸说什么。

      要知道制曲可是个䔽最要技术的活,即使是老师傅也未必次次成功,凡是制曲厉害的,那可都是各大酒坊争抢的对象。

      鉅礏 他一个王孙公子,也不知ㇾ到哪里学了点旁门左道,就想酿酒,简直就是笑话。

      有那忠心的家仆,忧心忡忡的풢去找邓演,让他稍微防着点,莫要无缘无擽故地折了本。

      遜齚邓演听得好笑,他也知道那人是好心,只是淡淡的表示不会有㭧问题,也没多做解释。

      刘志这边忙着酒坊的事情,却不知宫里头出了大事。 ㎗

      邓猛按照他的意思发了告示,所뛺有宫婢但凡自愿出宫者,皆到本殿管事者手上登记造册,统一发放縷路费,然后由各地驿站负责送回家中。

      本来政策是好的,差不多接近一半的宫婢愿意回家,貯剩下的人要么是无家可归,要么在宫里混得还不错,舍不得离开。

      还有一种家中父母将她发买进宫的,对他们已经不抱希望,担心出去后会뿩被再次卖掉。 옺

      当然,也有看着皇帝年少,后宫美人稀少,希望运气足㘩够好的话,能够得到他的青睐,飞上枝头变凤凰的。

      总之原因多种多样,大多数都是苦命人。

      嵰 没想到有些诧宫殿的管事宦鶚官却动了歪婧心思,逼着那些想要回家的宫女贿赂,不然就不予受⪰理。  퍗

      ٜ有些拿不ꭍ出钱财的底层宫女,眼看僛着别人都在开开心心收拾行李了,価自己却回乡无望,不由得悲愤欲绝。

      明日就是统一发放路费的日子了,有名在迎春殿负责洒扫的老宫女,见同住的伙伴都走了,绝望之下偷偷跑到永乐宫外大声哭诉喊冤。

      这下子惊动了梁太后,派人将她带进来⢑问话,闻言十分震怒,当높时就吩咐各宫殿的主事宦官全部集合。

      然后派人到各宫询问,是否有无法如愿回乡的宫女,结果一问之下,居然还不少䘝。

      ˥盘查下来,㪌竟然有二十多个宫殿主事受贿严重,梁太后勃然大怒,将匆ꢽ匆赶过来的邓猛怒斥了一顿,苸还要将她贬为采女。

      东汉宫廷妃嫔的等级中媱,采女ᒂ是最低蘗等的,连俸禄都没有,何况是犯错了受贬的,就只比进冷宫好祸那么一点点了。

      셌州辅最先得到消息,立刻派人通知了唐衡,皇帝微服出宫是秘密,知道✢他去向的没几旅个。

      䂄 餒 唐衡大惊失色,亲自飞马来报,幸好죕刘志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见唐衡没命地打马跑来,心知定然是出事了。

      “陛下,今日宫中发〮放路费ꑒ时绵,有老宫人在꼯长乐宫外哭诉,无钱贿赂主事,不能还家。㼧

      太后派人查验,结果有不得出宫者,竟有数百人之多,严重贪污受贿的主事就ˏ有二十多个。

      太后震怒,训斥邓贵人办事不力,还䛙要……将她贬为采女。”

      竟有此事?僜

      刘志也没想到好事变成了坏事,一边吩咐快马加鞭往回赶,一边皱眉问道。

      “邓贵人듪年轻无经验,你是个办事唩办老了的人姞,平日里又仔细稳妥,怎么会出这么大的娄子?”

      唐衡垂首面带愧色,“此事都是臣的罪㸎过,与邓贵人无关,还请陛惹下责罚。”

      刘志责怪地看了他一眼,“我不是在追究谁的责任,只是觉得事有蹊跷罢了,你不要多想,好好想一想,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唐衡听了赶紧点头称是,将这些天来的事情完整地捋了一遍,脸色却慢훬慢地变得苍白无比。

      “陛下,有人故意背后使坏,破坏此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