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同人h

      张任上去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叫出张虎,反复仔细交代了一会儿帍,然后下楼结账。

      “嘿嘿!少主好像퇚不大对劲啊!”张虎说道。

      张任结好账,带着两人出了客栈门,招呼杜筱雨过来,杜筱雨扭扭捏捏的,感觉不好意思,就算过来了䄜还保持着距离。

      “过来啊!我们两个会吃了你啊!”张任招霥呼着。

      “我可不敢,要吃掉你的只有少主!”张虎轻声的嘟嘟囔囔着。

       “虎子,你说什么呢?”张任喝道。

      “没Ȕ说什么,我只是说,左看右看,你们俩特有夫妻像!”张虎哈哈哈笑了几声,将马鞭抽了一下自己的马,赶紧溜。

      杜筱雨怎么会没听见张虎的话,脸红过了耳根到了脖子下面,双手捂住脸Ⱐ孔,不想让人看到。

      ɰ “他就这样,别理他!一块走吧!”张任一脸无奈。

      杜筱雨没有吱声。张任只好牵着杜筱雨马的马缰,慢慢骑着,出了城。

      “筱筱,你这样让我牵着你的马,你说别人会怎么说?”张任灵机一动,张任想着新郎牵马,新娘带ꬷ着头巾坐在马上的情景。

      “虎子还好袞,就你最坏了,就会欺负我?”杜筱雨马鞭抽在马屁股上,马撒腿往前奔。

      “是啊,不是我欺负你,还能有谁欺负你?谁敢欺负你,我剥了他的皮!”张任也翻上马背,轻声的自言自语道,张任上了自己最早的那껗匹小黑马,当初的小黑马已经长大了,这匹马跟了张任已经好多年了,虽然近期张任的新马奔月是常用,这匹小黑马很少使用上了,但张任和它依然很有默契,张任在马붃上对马说:ﬨ“况老伙计,跟上吧!”张任的马已经很熟悉了,听到指令马上跟上去。

      三人四马,一边跑一边打趣着,有了小姑娘加入,一路打趣,开心快乐,轻松愉快很多,很快进入幽州涿郡地界。

      屘“少主,前面就是涿郡了!”张虎在前孓面看了看,回过来对着张任大声喊道。

      “筱筱,你去涿郡哪个地萎方呢?我们攘去涿县,要不,뮍我送你去?”搶

      “公义哥哥,我也去涿县,不过鏅,这里我已经很熟㍎悉了,不用管我了,我自己都可以走!”杜筱雨谨遵家人叮嘱不让男人送自己。

      鮇张任点了点头,问道:“嗯,那么我们还能见面么?”

      杜筱雨刚才就想到了见到外祖父外祖母的喜悦,这时候突然想到和张任分开,一种离别的思绪,有种一一不舍,一种惆怅的心绪,虽然相处仅仅是几天,但是有种相处万年、等候万年的感觉,虽然张公义已经抛砖引玉了,很明显的意图,但这话自己说不出口。

      张任看杜筱雨没说出口,知道把큡她留在身边的时机未到,何况自己也没办法露많出真容,不过现在知道ہ姓名而不只是一个小名,应该能在解县找到她,于是叹了口气,只好说:“那好吧!有缘千里来相会吧!”

      杜筱雨ﵢ听到张任叹气,心里犹如被割断一㫀样疼,听到有缘千里来相会的时候,眼泪水已经在眼角边了,但山上那个大骗子的身影还在脑海里浮着!这时候杜筱雨都希望山上那个ⱘ大骗子就是眼前的公义哥哥就好了!

      “但愿人长久塇,千里共婵娟!”张任不舍的笑了笑。

      “公义哥哥,不管怎么样我䲥都会记得你的!”杜筱雨轻轻的说道。

      这话张任当然听得到:“哼!上次你也这么说,结果见面你都不认识我,筱筱,我们会见面的!再见了!”张任心里一叹,,不过,张任早就在杜筱雨的包里藏了一锭金子虽然不多,但足够救急。

      “公义哥哥,再见!”杜筱雨还是决心找到自己的母亲先。

      “这匹马叫奔月,你留着用吧!”张任决定将本月送给杜筱雨,毕寮竟这是自己现在手中唯一拿得出手的马匹。

      “少主,你只有这么一匹千里马……”

      “虎子!”张任怒目看向张虎。 残

      杜筱雨笑了笑:“这奔月我不是很喜欢,不过,你胯戋下那뚗匹马感觉好通灵的感觉!”

      “小黑?它跟我一起长大的,陪伴我十多年了!”

      “嗯,我就要它,可以么?”杜筱雨心灵剔透,当然≾知道一匹千里马意味着什么,而且小黑是陪伴着他长大的,自己更加喜欢,重要的是,它或许会带着自己找到他。

      “好吧!我一定要找一匹更好的千里马送给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ꌑ 张任和张虎找到自己的护卫们,앂带着一千斤镔铁赶到烛大师铁匠铺,烛大师看到一千斤镔铁,嘴巴抽땿了抽,上次自己尽心尽䜵力一个多月才打出三件自己这辈子打造过的最好的武器,一柄枪,一把剑,一把刀,另外两柄枪,一把是残次品,一般般,另外一把勉强算可以,也算是削铁如泥떙了,后来他有拿来一些废料,自己打造了几把长枪,只是没有之前这小子鼓风,后面打制的就一般般了虹,只是削铁如泥而⩥已,武器早就藏好了,现在这货又拿来一千斤镔ぇ铁,加上上次还有些留下的,别人镔铁能搞到十多斤已经是莫大的运气了,这小家伙的镔铁怎么会这么多?

       “烛大师,我们又见面了!怎么觉得你不琹欢迎我啊?”张任朝烛大师一拱手说道。

      烛大师白了白眼睛说道:“上次给你打造的쳁武器,把我这把老骨头差点散架了,你认为上次那些武器那么容易么?满大街都是么?上次你后来拿来的废弃镔铁,我也打造了几把长枪,到时候鰛你一块带回去,这次你另请高明吧!”

      张任也没生气,烛大师的气也是正常的,通灵武器哪有这么好打制啊任?而且一下子一千斤。

      “烛大师,我只是希望你能打造长枪,不需要达到通灵,只需要尽量好就行了,夊我相信你,打造的都是优质品。”

      “那太浪费镔铁了!”在烛大师的眼中镔铁就是能打造通灵兵器了徦。

      “没关✐系,大师,我现在是平城县令,镇守定远保障关,我需要削铁如泥的武器!”

      “你才多大啊?已经镇守平城了?”烛大师怀疑道。

      “圣上恩宠,去年已经大胜鲜卑军了!”张虎旁边插上一句。

      “哦?你小弙子不错嘛!”烛大师总是镏露出了笑容,毕竟抵制外夷是不管哪个时代最受欢迎的人。

      “少主,陨铁运到了!”张虎和张瑞等人都和武安日、贾诩他们一样叫自己的少爷ꋲ叫少主了。

      “拿进来给烛大师看看!”

      张任的护卫们将陨铁抬ᮽ进烛大师的铁匠铺,烛大师看到这个黑色大疙瘩立憳刻站了起来。

      “神赐之物,天上之铁?”烛大师拿了个锤子敲了敲,黑色大疙瘩回应了沉闷的声音。

      张任也不吱声,就在旁边看着。

      丠 ㆭ “这比你那镔铁质量还好!只是如胚何打造是很头疼的띨事情,这东西让我好好研究一下!至于镔铁,你要打造多重的长枪?”

      癀“二十斤!”

      “묃二十斤是不是有点轻了?”

      “主要的是我想让轻骑使用,越轻越好!或许除了枪头采用空心管子怎么样呢?”

      “空心是个方法,但打造至少多好倍时间賾,会ง难很多。”烛大师知道这小子是想省一点镔铁。

      “嗯,那么大师以为呢?”

      “至少二十二、三斤左右,八尺长!”

      “好!如果不需要通灵的话我征集人手,一千斤,至少也要一年到两年时间。”

      “我平城人足够多,烛大师去我平城吧!”

      “不了,我家在这里,我就不走了!”这是烛大师的底线,烛大师ॕ断然拒绝。

      经过张瑞的打听,张任知道这个烛大师的确没셌有什么好引诱的윱,所以到现在都没被张瑞邀请过去,张任也没有办法。

      “还需要烛大师帮一个忙!”

      “需要烛揦大师为了我做一杆枪,通灵的枪,我自己用,设计图已经做好!”

      “ꃤ通灵韺哪有那么好说有就有的?这个铸剑师本身心情、身体还有灵感有关系,上次一次性能出四把通灵武器쯨是当时状况!”

      “心情?身体?还有灵感?”张任重复了一遍。 䥠

      “对,身体一定要最佳状态,心情极其愉悦就能打造一把好的通灵神器,心情极其差,打造的可能是一把通灵凶器,至于灵感,那是옠很难的的东西!”

      “那么大师现在的身体和心情呢?”

      溛“身体没之前好了,心情也不好,算是很不好!疲”

      张任愣了愣,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灵感没有,这相差太远了。

      “你先回去吧!我再想想!”烛大师很喜欢这个孩子,不忍心回绝他。

      张任将镔铁留下,然后留下了两幊个护卫给烛大师打下手,自己回客栈了。

      张任第二天一早,发信息给张瑞,找灵芝人参等大补物品,至于烛大师的心情,只能张任自己慢慢跟烛大师唠嗑了。

      后面几天陆陆续续滋补品送到,烛大遼师总是吃一小部分,其他的他都打包,张任看在渹眼里,也没在意,毕竟送ꋜ来的滋补品很多,都是问过大夫的,烛大师经过一个月调养身体越来越好,但心情依然一般般,应该说,前面一周心情更加低落,后来慢慢好起来的。礧

      张任已经一个月没见到杜筱雨了,回到客栈里,问过张虎了,张虎也没见过杜筱雨,像失踪了一样。

      晚饭过后,张任倚着窗户,看着月光思虑道:“难道她已经离开了涿县?”

      在涿县的另一角,飺一个姑娘看着天上的月光心里想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难道他离开涿郡了?”

      这几天一个月一直呆在外祖母家里,通过杜筱쇡雨的述说,外祖父᳟外祖母知道女儿去世也是伤心无比,但还是将她母亲离开人世的事情告诉了她,毕竟离귩开了好几年了,没想到这姑娘还思念着母亲,结果ᕛ这傌姑娘生病了,当然也是一路风餐露,獠积劳成疾造成的,现在也只是能起身看看户外的风景,家里外祖母盯着她,不让堯她出퇸去,怕又走上几千里路回家,外祖父已经让人去通知她父亲来接人了。

      经过一个月聊天,张任陆陆续续了解到,烛大师一家子,到他这一代有四兄弟,但真正技艺只传给了烛大师,烛大师膝下只有一女,前不久才知道女儿去世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烛大师本来打算陪同夫人去祭拜一下,但有其他事情耽搁了,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怎么可能心情好受呢?张任也无法开解。

      “公义,老夫问嗖你一个贔事情!”

      “大师请说!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看你还是瞒老实的,不错,这么大岁数应该没有意中人吧ཬ?”

      这辅句话将张任吓了一跳,脑中浮现出那用秋剑指着自己挂着眼泪水的脸,还会说:“就你会欺负我!”那个扎着双马尾的丫头。

      这烛大师是啥意思啊櫕,这情节好熟悉啊!这不就是电视里的情节?是长馘辈包办婚姻的节奏啊!

      “老夫有……”

      “大⍳师,我已经有意中人了!”张任连忙打断,这话可不能让烛大师说下去,说下去就僵了。

      烛大师有点不퓮开心,练了九天火神决的娃儿,心里肯定是쀐正直,看着多顺眼啊,多想把这婚姻包办了啊!젮这小子哪知道我家……的好啊!

      “臭小子!给我走开䐡!!”烛大师怒气道。

       “外祖父䍨,你看……”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张任抬头一看,四目相望ﳋ,两譐人都呆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