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濑玲在线播放

      其实,二人看似君臣相得,张顺却深知此乃场面话而已。智者为间,忠奸存乎一心。马道长若是见Ҷ“紫金梁”心胸宽大,志向高ꕷ远,未必不能真心辅助此人也;伧若是马道长见“紫金﬽梁”蝇营狗苟、走向死路一条,马道长必셭定是忠臣志士也。

      刚才二人不过相互表演一番罢了。日后若是自己成功替代了遝“紫金梁”,这便是一番君臣相得的佳话;若是将篐来“紫金梁”在马道长辅助ﵞ下灭了自己,这就是“臣乃其臣,君非其君”,良禽择木而栖的典型。

      张顺不是没有强留马道长的想法,奈何这君臣关系如同男女感情,心变ꥭ则难留,心在则难弃。所以张顺干脆遂了他的意,无论他是真忠心也罢,假忠心也好,好聚好散샓,各求所得便是。

      瓹第二日,张顺假装怀着悲恸的感情,向“紫金梁”晖上了书信,请求帮助。“紫金梁”੒得信之后,果然稍作休整,全军出动ࣷ,围了高平县城。

      对此,张顺都不得不感叹“紫ۥ金梁”的心䲿胸手段,甚至对马道长的判断都产生了一定怀疑。ᶝ自己本来是新投靠之人,稍作提议,便全力支持,正乃成事之人。

      于是张顺,便重新任命陈䒵经之为辎重总管,陈金斗为副,整顿军队,一路向西行去。

      一路上张慎言却是奇怪的紧,他本是被监控之人,但是也能通过一些琐碎的ꛓ信無息,分析出部分情报。

      œ 之前张顺进入敌营,张慎言还且惊且喜,期望这两帮人能够狗咬狗一嘴毛,最后两败俱伤,省却了官府围剿之劳。当然,事情最终还是走向⽆了他不可接受的方向,此二贼竟然同ⵊ流合污,互帮互助,简直比官府和官府之间关系还亲密。

      唬 更߇让他惊心的是,在张顺进入켱敌芭营之时,毫无准备的“贼寇”幕僚竟然联合起来,暂时维㕤持了队伍的正常决策。张慎言作为大明中枢出来的人物,当然知道其中难度,更深深的理解这种行为背后的意义。

      这说明这“︛贼寇”人格魅Ẳ力突出,部下已经初步形같成相关建制腃文法,溎这是一个政权建立的根本。像쑙大明跟前的蒙古、Ȃ西南土司之类还经常出现集团班子的安危系于头领一헫身츚,头领在则威胁一方;头领럟去则树倒猢狲散的情况。这表明面前的“贼寇”果然更有威胁藖,更值得自己以身家性命换取其人性命。

      只是两部・贼寇不知为何,相处两日,竟然一部攻城,一部西行而去뤙。竟쯦然没有合营,也不知道是蚡双霈方不欢而散,还燗是达成了其他协议。无可奈何,张慎言只得Ɵ坐在牛车上,随波逐流,跟着张顺所部行动。

      只是张慎힓言不想理张顺,张顺却不想放过他。路上张顺趁机읦接近张慎言,笑问道:“計老大人身体可好?饮食臄是Ϛ否习惯?一路上若有内急,需及时告知我等。”

      “不好!一点也不习惯。”张仝慎言本不待理他,又Ⲷ忍不住呛他几句。说什么“老大ꛬ人”“内急”云云,听起来好像是好话,却刺耳的很。

      ꎏ “如此甚好!”张顺拊掌笑道,“我母亲受尽苦难,如今뱯也该轮到你了。”

      “滚!”张慎言闻言,再也忍不住大怒道,“你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无耻之徒!不要说话污了我的耳朵,뫹不要在跟前污了我眼睛!”

      퀏“不忠不孝?”张顺哈哈大笑道,“你说的正是。你可知我此行为何?븨”

      张捐慎言闻言闥闭目不视不听,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张顺也不生气,继续道:“却是我此番入了伙,需要纳个投名状。我思来想去,都是自家人,不可杀伤过度䫔。烦请老大人手书一封,䋉送给我那便宜哥哥,也省却刀兵相见,坏了亲情。” 衯

      张慎言闻言大惊,恨不得下车与他拼命,奈何周围监视的士㤙卒颇쁪有뤋眼色,及时抓住了他。

      张顺笑道:“写与不写,悉听尊便。若是到了屯城村,没有手㤵书,我便亲自手书一封,将你㢑手掌附上,自是无忧。”

      张靯慎言听了又惊又惧,不知这厮耍什么手段。听其言,观其行,竟欲对屯城村不利,可是ꖚ又要自己手书作甚?惊慌之下,张慎言心想:此人不过是个贼寇,谅他没有什么读过什么书,我切㈰假装答应与他,留下一些警语才是。

      于是他便假装害怕道:“好歹쎕都是一家人,何至于此呐。那我就写几句话吧,你且拿笔来。”

      然后,等张顺使人拿来笔墨纸砚,便写道:“速闻多一子,离乡已数日,屯城可安好?请勿挂念了!”

      然后顺手写上签名,⭋便递与张鯸顺,问道:“此书可行与否뇟?”

      张顺看也不看,笑道:“老ꭖ大人费心了,此手书定然保佑咱௝们全家无忧。”

      这张慎言既疑且惑,不知鋟道这厮准备ᒆ搞什么晙鬼,心中颇不自安,却也左思右想,没有半点头绪。

      䠯 却说那张顺拿到那手书,看也不看那狗屁不通的句子,思索了一下,便自顾拿起张慎言用剩下的笔,拿起纸来,写道䊯:“明揓府亲启,今得老大人张讳慎言之手书,贼寇即将偷袭屯城,还请明府不弃,带领士卒埋伏屯城,擒下此贼。生员张履旋拜壀上。ꇭ”

      随后㿿,使人一起送섉走,自己则带领部队赶快跟役上。及至屯城,张顺只是뙌在外面吓唬一番,并不停留。张慎言心惊胆战了半天,竟然发现此人只诩是虚晃一枪,结果渡沁水而去。

      又等了一日,张慎言被张顺使人带到偏僻之处,不许言语㎋。张慎言心中덒更加奇怪,正准备找到张顺,问问到底要鷘搞什顋么鬼䂲。结果突然ꢀ听到不远处响起了厮杀之声,大Ⳣ约过来一炷香,张顺笑着走了过来,他跟前还带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官ㄵ员。

      张慎言一看,却是阳城的父母官陈知县。那陈知县见了张慎言朖,不由大怒道:“张慎言,枉你是正三品大员,我舍得一身性命前来救你,没想到你ꨛ却投了贼寇,用计赚了我阳城上下。”

       张慎言一听,惊诧的问道:“明府何以至此也?为何诬赖于我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