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2019最新地址一地址二

      第22章二叔,去重庆要籝当心

      对于刘继䁝盛此时的想法刘东辄明多多少少也能猜出来一点,说白了简单一句话,没脸见人! 﩯

      陗 ⶓ 不过这家伙没有选择去死䳼,一是舍不得生命,二也是舍不得刘静,否则以他如此失勗败的人生恐怕早就找个地方把自己给埋了!

      不对!

      就算找地方埋他也没地方,他名下的地全给他败光了,也就是说死了也没个容身之地。䛼

      不过说实话,在刘东明的记忆中,他这个二叔对他其实还是不错的。

      ೶ 虽然有瀭点儿不着调,但是本性不坏,而且这次的事儿他觉得自己这位二叔很有可能被人算计了,只不过他如今根本就空不出手来,否则定然要弄得明明白白。

      “二髲叔,想啥呢,赶紧起床鼫吃饭了,〙吃了饭休ꝁ息会儿到了下㳟半夜咱们就该上船去重庆呢!!”刘东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他还没累过嚞,现在腰酸背痛的若不是二叔是长辈,他都想直接给撵走自己躺上去。

      듣没回声!

      “二叔,我知道你没睡吭,你看,我要是请不动你,要不我↶让我爸灚过来?或뎍者我让我妈来请你吃饭也行!”刘东明才不信刘继盛能够稳坐钓❶鱼台。

      ꇓ 要说现在的刘继盛最怕谁,最怕的就是刘玉珍这个长嫂。

      梔不说别的,他把自己的那ᦔ份家业败了个干干净净不算,就连윥刘继昌这般的家业也给祸害了出去。

      按道理就算再大度的长嫂也应该发脾气了吧?

      可刘玉珍呢?

      䥪 生气固然生气,可依旧将祠堂的不大的地方给他隔了个小房间出来,甚至一K日三餐也是让刘静给他端到屋芛子里吃。

      譶  人便是如此,若是刘玉麐珍发一通脾气,或许他就自认为抵消了。

      렼 毕竟我做错事了,堈现在认打认罚,你出了气,气顺了,我也就心安理得了。

      可刘玉珍却是依旧履行着长嫂如母的职责,这无疑让他更加愧疚。

      所以哪怕让他去面对刘继昌,他也不愿意面对李玉珍,当刘东竞明说要让李玉珍炑来请他出去吃饭,他却是再也装不下去了。

      “别,明娃子,我还是起来吧!”刘继盛赶忙翻开被子,一脸纠结的对刘东明道:“你二叔…..对不起你们啊!哎!”

      “瞧你说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既然你是我二叔不管你做得如何终究是我的长辈。更何况这件事我觉得并不光是印子钱那么简单怖,你应该٤是着了别人的道。不过现在咱们要吃饭,要去赚钱,这里头的事䙁情等我缓过手来再做计较!ꑪ”刘东明也不转弯抹角,当下直接给刘继盛道:“如今你侄儿我和杨家准备在重庆做点儿小生意,你也知道我毕竟年堽轻,江湖上很多事情还要你来掌舵才是!”

      说起刘继盛这些镴年别提赚钱不赚钱,但要说到玩那顣是真的花样不少,甚至对于江湖上面的事情也是知之甚详。

      若不是当年刘老太爷不让他进袍哥,现在至少也是个头面大佬。

      当然,混账也有一些,是没心没肺类似于花花公子式的人物。

      “你和杨家合伙做生意?”一听到刘东➧明找自己帮忙,刘继盛终于来了点精神,觉得自己貌ꑹ似还是有用的。

      “嗯,准备在重庆开几个米铺,到时候少不了和重庆的江湖人打交道,到时候还的青二叔帮我出面才是!”刘东明一脸诚恳,仿佛少了刘继盛这事儿就非常难办一样。

      听到刘东明봒的吹捧,刘继盛难免有些脸红,道:“哪儿有的事儿,不过要说江湖事你二叔还真τ懂几分,你放心去重庆的事ᮢ儿我同意了。”

      翹说完,刘继盛就一骨碌的下了床锥,好不⒗容易才在床底下把鞋找了出来,骂骂咧咧道:“到底是日㲂子清苦,才这么礭几天瘦的鞋都胖了一䇕圈!”

      刘东明止住笑,他这二叔还真有种没心没肺的味道,前一刻还自责的要死,转眼间㊲却关心起鞋的事情了,刘静有这样的老汉还真是造孽。

      “那咱们就说定⋊了!去了重庆鈻,我负责经ꔿ营生意,二叔你就负责当籜个安静的美男子,话说二叔,你有没有考቙虑重新给我再找个二婶?”两叔侄出了门,刘᥏东뵭明掏出大前门香烟递给了刘继盛一只,然后自顾自的点上继续说道:“据说东北那边好多富ꬊ家小姐都逃到了重庆,最娐喜欢ⷄ二叔你这种白净有味道駎的男人了,去了那边你千万要小心一些,稍有不注意那些富家小姐੏官太太就能让人把人给打晕了抗辑走,弄去当上뉯门姑꫔爷!”

      这件事还是紨刘东明在䥽后世的一次逛论坛发现的老事儿。

      썺还别不信,当年东北方面的士绅逃到重庆后为了快速融入到当地的社会环境中就采取了这种貌似粗狂的办法。

      폢当然,不一定专门找白面小生下手就是了。

      但즁是事情绝对是有的,只不셚过刘继盛过去会不会遇到这就两说了。

      饶是刘继盛这个老江湖听到竟然还有这种穯事儿也不⹓禁一愣,然后才一脸不敢囘置信的拉着刘东明诪问道:“真有这事儿?”

       “真的,比珍珠还真!”刘东明笑了笑,道:“所以二叔,你过去后千万的保护好自己,裠别辱没了咱们刘家数百年书香门第!”

      “你就哄我吧!”刘继盛也是哈哈一笑,眼睛一转,鬼知道他这会儿心里想的是啥?

      不过经过刘东明一系列有意无意的和刘㯶继盛吹牛,刘继盛简直是一分钟一个样,很快就从禬阴影里走了出来。

      甚至刘东明有种感觉,刘继盛恐怕早惏就憋不住想出来了,自己过去他不过时借坡下驴而已。

      总之,等两人去了祠堂正堂,₵桌鸰子上已经放好了碗뢿筷,上边还有一小瓶酒,算是刘晱家经过大难后的第一次家庭聚会。

      ⭥ 吃饭中,一切都很和谐,老汉刘继昌和二例叔推杯换盏,老妈李玉珍䠿也是锪喜笑颜开,就连小妹刘静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大伯、大娘还有老汉和大哥,她只想这个家永远都这么好好的继续下去,再也没有哭泣霩和艰难!

      PS:新ᰜ的一周了,对于鲨鱼来说也是最为关键的一周。因为本周的成绩将直接影响本书的试水推,所以请各位⽧兄弟多多支持。有月票的来一张,有推荐票的也给几票,如果能打赏最好。当然,如果没有也请不要存稿,把它看完,追读对于新书来说也㈴是相当重要栉的。

      总ᑮ之,码字的事儿归我,其他的事儿就看各位大佬的了!谢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