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井汐里无码观看

      膝盖上传来坚硬的触感,不似血肉。

      ਠ那人双肩一耸,矮小的身躯好횠似一条滑不留手的无鳞殗蛇,伏着脊背从白大褂里一下子滑了出去㲴。

      他尧里面穿了一袭黑色뀐紧衣,腰间右挂枪套,左配黑鞘小太刀,刀柄鲜血斑斑。刚刚那一记膝撞,正是顶在了刀鞘上ᒋ。

      “果然是狗的主子。”

      ⶽ陈酒眯了眯眼睛。

      两人之间相隔不过两步,他便只打量了冷兵器。

      “我经常看擂台,认识你,你叫陈酒,是个武师。”

      那人操着一口别扭的쏕汉话,从口罩下闷响,

      “披挂门?”

      “对᳜,ᮨ”

      陈酒咧了咧嘴角,

      “披挂门。”

      那人便不再说话,探掌握住小太刀,刚刚出鞘三寸,视野之中忽然蒙上一片白茫茫,却是陈酒将白大褂抛了出去!

      嗤啦~

      刀刃撕裂布料,雪亮刃口映出杀手狞厉的眼光。

      白大褂被当空劈成了两片,无力飘落在地蓝,露出后面……空旷无人的走廊。紧接着他握刀的手腕一阵剧퍮痛,被一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牢牢钳住,指尖陷入筋肉将近半寸。

      抛出白大褂之后,陈酒便借着衣物的遮挡,脚尖旋拧,一个纵步绕到了左斜方,身形正好位于太刀的劈斩死角。

      甫一出手,却非披挂武艺,而是从云望那一擂学来뭥的三皇门绝招。

      虎口扣爪!

      “就是这只手,杀了三个人?”

      陈酒右手钳着对方往前一扯,屈起左肘,朝关节劈了下去!

      嘎巴。

      脆生生的骨折声清晰无比。

      小太刀掉落在地,杀手疼得眼皮直颤,忍着臂上钢钉嵌入骨头一样的剧痛,刚想抬腿反击,陈酒的脚尖已浗经抢先一步敲中了他的膝盖。

      饟又是一声嘎巴。

      “啊啊㼛啊!”

      连续两次骨折,杀手终于忍椫不住嘶吼出声。陈酒抬手一把抓住对方的医护帽,往走廊一侧的窗户上重重撞去! 藂

      啪!

      紹︢响彻楼层。

      럩 陈酒顺手接住一片下落的碎玻璃,扎穿杀手探在腰间的另一只巴掌,阻止了他摸枪的意图。

      ဇ 尘埃落定。

      롰赢得太轻松,连陈酒都有些意外。这个杀手在点烟那一刻爆发出的水平确实惊人,但之后的表现却不尽人意,勉强算是个硬点子긓,但绝不扎手,推翻了陈酒之前的预判。

      看来是个专精刺杀的角色,并不擅长正面交锋。

      杀手的口ඛ罩被撞得脱落,露出一张平平无Q奇的路人面孔。

      他瞪着充血的眼珠子嵡,嘴角拉扯出一抹疯狂的弧度。

      㶿“你笑什么舼?”

      陈酒皱了皱眉头。

      几乎在同一个瞬间,口袋里的御守一寒。

      叮,

      晜一枚拉环从杀手被刺穿的手掌里掉落,莦声音很小,却显得无比刺耳。

      陈酒瞳孔剧烈收缩。

      轰!

      …… 孕

      墚轰!

      医院对面的巷子里,一个穿和服的女人垞举着望远镜,眼睁睁看着一道矮小的人影被踢出窗口,在半空中炸开一簇火光,震谐碎了半栋楼的玻璃。

      “宫田君失败了。”

      女人放下望远爤镜,嫣红的眼角鲜艳如血,

      “张,让拉电闸的小队回来,你们所有人上去冲门吧。”

      巷子里拥挤着三十几道人影,这是青红门在黄龙水会칖眼皮子底下,能渗肱透进华界的最大人数뱣。

      为首一人身穿赤膊㻻短打,衣领间露出雕龙画凤的文身,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此刻却冷汗直流。

      “三野小姐,我们人太少……”

      “对面人也不多,暂时不多。”

      女人面无表情,͊

      “再说了,你们支那人,不是最擅长自相残杀么?”

      首领还在犹豫ኹ,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添上了一抹冰冷:

      “宫田君已经为大冬亚公荣献出了生命,张桑,我希望你也有一样的觉悟폔。틳不然的话,青红门可能需要换个龙头。鶗”

      首领闻言脸色骤变,硬着头皮从后腰抽出一柄直刃砍刀,朝身后高声招呼一句:

      “兄弟们,跟我杀!砍死黄龙水会那帮跑码头烂肩膀的泥腿子!”

      “杀!”

      ……

      手雷刚旇一炸开,保镖们就立刻挡在了薛征的前窄后左右,形成了密不透风的人墙。薛征推开他们,凝望着爆炸传来的方向,脸色阴晴不定。

      踏,踏,踏,

      一阵脚步回响。

      볷薛征从保镖手里夺下一支枪,瞄准,握枪的巴掌稳得如同铁铸,直到看见一张熟悉至极的脸庞,这才鋠稍稍松懈了肌肉。

      “什么情况?”

      “有只虫子,我处理了。”

      陈酒手拎小太刀,回答得轻描淡写,但瞧他那凌乱的头发、被爆炸余肊波撕扯得破破烂烂的西装,薛征的表情难得动容。

      “老薛,⪈咱们得撤。”

      陈酒调菛出놊3D沙盘看了一下,탴医院门口那片黄点正不断削减,配合一楼沸腾的喊杀声,完全猜得出目前的状况。

      薛征望向手术室,׷抿唇皱眉。

      “你留在这儿,他更危险。”陈酒补充一句。

      “쌺我明白。”

      薛征轻轻紡一叹,收回目光,

      㜊“撤吧。”

      삿一行人迅速前往楼梯,打算冲出正门坐车离开。谁知刚下到一楼,拐角处突然冒ꒂ出一个突破了黄龙水会防线的青红门青皮!

      肦青皮看到薛征,眼睛一亮,刀片刚举起来悳,一抹狭而短的寒光已经占满了眼眶。

      噗!

      陈酒抬手一刀劈杀青皮,反䥼手用刀柄打碎最近的窗户,目光冷冽。

      鐌 “正门不哢行了,跳窗。”

      两个保镖搀着腿脚不便的薛先生攀上窗台,一行人刚跃进大院,迎面扫来一扇耀目的火舌!

      院中驻ପ守着数名青皮,配了几杆盒子炮,幸好只是开火的气势足,准头却差得可怜。保镖们抬枪反击,火光和枪声几乎将黑夜吵醒。

      毕竟是退伍老兵,训练有素,在付出了三人的代价之后,保镖们终于将大院里的敌人暂时清䋁扫一空。

      쁤 “跟我来。”

      陈酒率先迈开脚步,剩下两个保镖还在面面相觑,薛征已经毫不犹豫跟了上去。几人来到围墙边上,陈酒拨开几条爬山虎藤蔓,后头露出一扇锈迹斑驳的铁门,门锁已经坏了,用铁链紧둷紧拴住。

      “你很熟悉这家医院?”薛征神色诧异。

      “看过地图。”

      陈酒关闭眼前的3D沙盘,小太刀重重挥下,只一击,铁㋛链便应声而断,这份锋利程度让陈ꗶ酒也忍Ხ不住眉头一挑。

      “质量不错啊。”

      紧要关头容不得多想,陈酒一脚踹开铁门,四个人依次钻出。

      这时候᭜身后炸开一阵喊杀声,却是青红门的青皮们终于解决了黄龙水会队齏伍,纷纷举着砍刀和短枪从窗中跃出,沾㩾血的铁光在月色下连成一大片。

      “老板,你们走。”

      츈一个高个保镖将配枪塞到同伴手里,肩头往门上一靠。

      뛷“你的儿子셇,我会照顾。”薛征轻声说。蘝 ౺

      “钱不用多给,留不住,让那臭小子多读书就行。”

      ࡵ面目严肃的汉子咧嘴一笑,用尽全身力气死死顶住铁门。

      陈酒持刀在前头领路,最后一个保镖搀着薛征,走出几十步之后,背后븞传来一᪑阵密集的枪᱐响,匆忙中回头˒一瞥,黑衣汉筄子的身躯在射穿铁门的弹幕中被㸋撕碎。

      慨然赴死。

      青皮们撞开铁门,争先恐后拥挤向前,䒢生怕自己分润不到这份泼天功劳。最㨂后淒一个保镖回头反击的时候被流弹射中胸口,扑倒齘在路面上。

      一颗颗灼热子弹擦身而过,陈酒䤚默默握紧刀柄。

      就在这时,眼中沙盘的边缘位置,凭空冒出一大片黄点。

      砰!砰!砰!

      ᕶ 几辆汽车悍然从一侧的路口中冲出,朝着青皮们直直碾压了过来,圯轮胎将血肉之躯刮蹭得支离破碎,留下一路模糊的鲜红,最终刹车在陈酒和薛征面前。

      “上!”푨

      陈酒拎着薛征一步跃上汽车,重重关上车门。

      “你们来迟了。”

      薛征喘着粗气,脸色发沉。

      “路上碰着了几个钉子,拔掉花了些时间,是属下的错。”司机一边认错,一边将油门踩到最底。

      몪 轰鸣的引擎声中,几辆疾驰的汽车溶入夜色。

      ……

      民国二十一年八月十四日,

      夜,

      津门城大乱。

      八点钟,根济纪念医院发生大型暴乱,刀光与枪火交相辉映,死伤数十人。

      稍晚,黄龙水会主力冲入秋山街,扫荡青红门九个纟盘퀎口,二十余家赌馆、烟㛾馆被焚,冲天火光照亮了半个日租界眖。

      凌晨,青红门龙头张앞壁于华界内被活捉,陈树生亲手将其沉江,青红门至此从津门除名。

      早上,秦得利商行的薛征作为守法公民代表,在办公室内接受报社记者采访,要求警方严查暴乱根源,维护市民安全。

      쩴 【特殊任务完成】

      【评价: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