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黄,网站

      小琴走到床边,꘰一头扎在了床上,搂着被服卷就乎乎大睡起来。

      一度的紧张,一度的兴奋,一度䁘的喝酒,小琴实在是太累了。

      这小美人,睡觉的姿态也很美!

      活像一个顽皮的大孩蹣子。

      躣 麻九望着酣睡中的小琴,点点头,然后又摇멛摇头,最后又点点头,接下来就是략一通傻笑。

      麻九忽然想起了什么,走到房门前,推了推房门,没推动,看来,张三王四把房门在外面给用什么ୠ东딨西顶住了!

      这两个坏蛋,居然把房门封死了,䞸是什么居心?难꽊道是想把这个小木屋变成洞房ऍ不成?

      都跟他们说了,自己跟这小琴姑娘刚刚认识,只是朋友关系,他们怎能这样呢?

      小琴喝多了,睡着了,要不然,小琴能高폢兴豀吗?

      这个小木屋分里外两个屋,里屋有一张大木床,挂着帐幔,没有窗户,外텲屋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水缸、脸盆、茶壶、茶具、毛巾,桌子上放着一个烛台,点着三根粗粗的红色蜡烛,不过,蜡烛很快就要燃烧殆尽了!

      窗户很小,也就三四尺的见方,跟个狗洞子似的,看来白天这屋都䃊不能怎么亮堂。

      靠近窗户有一个铁炉子,䜐炉筒子直达房顶,从房顶窜出,这房子举架不高。

      炉膛中有微弱的火光,炉子还没有熄灭,一股淡淡的暖意从炉子那边传来,扑在了麻九的脸上㶼,麻九感到脸上一阵发烧。

      麻九来到炉子跟前,用炉钩子掀开炉盖,向里面加了几块木炭,顿时,暖意更浓了。

      已经后半夜了,虽然没有冰冻,天气骤然变冷了。看来,这种气温下生炉子,很有必要。

      烛台上銩的蜡烛有一根快烧完了,蜡烛捻很长,烤出了很多蜡油子,麻九吹灭了这只蜡烛,抠出剩余的貼部分,用手捏着঳,捏着,蜡油子銨有些烫手,麻九还是坚持着,很快,麻九就将这根残蜡烛捏成了一只小蜡烛!

      麻九又吹灭了另Ⅴ外一只蜡烛,如法炮制出了又一根小蜡烛!

      就剩一根蜡烛在垂死燃烧着,火焰跳动着,不知是兴奋还是不安?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笠泪始干!

      蜡烛,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

      可敬!

      一阵充满恐惧充满愤怒充满痛苦充满压抑的呼喊声从里屋传来!

      撕心塈裂肺,肝肠欲断。

      幒 小琴发生了梦魇!

      很严重的梦魇!

      麻九赶忙跑了进去,昏暗之中就见小琴死死地抱着被服,全ネ身剧烈抖动,嘴里不断地呼喊,声音㺒不大,但很恐怖!

      ᔦ麻九赶紧씞轻拍小琴的后背,连连呼喊:

      “小琴!小琴!小琴!···”好半天,小琴才从梦魇中醒来。

      外屋的蜡烛彻底熄灭了,屋里一片黑暗,一片寂静,一片诡异!

      “小ɂ琴,是我···麻九···麻大哥···,你咋地了?做噩梦了吧?别怕!别怕!奥!奥!”麻九轻轻地拍着小琴的后背,就像母亲抚摸着孩子。

      “麻大᡾哥,我···我···我趺刚才梦见···一只大大的蚊ﻠ子···有笸箩那么大···真吓死我了!”小쩽琴抓住了麻九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攥住。

      小琴的双手汗津津的,特别的柔软,一股暖流从小琴绁的手上流入了麻九的身体,跟过电了一样。

      小琴的㞄生鋻物电太霸道了!

      “睡吧!小琴妹妹,有麻大哥在你身边,你肯定能够做一个好梦!一个美丽的色彩斑斓的春鷹风拂面的秋高气爽的好梦!

      你听,鸟儿叫,虫儿鸣,春天迈着姗姗的脚步牕来了,杨柳绿了,桃花红ꑅ了······”麻九絮絮叨叨地信马由缰地轻轻说着,说着······

      小琴的脸上绽放了开心的微笑,微笑,她慢慢地존进入了美好的祔梦乡······

      萌虽然张三王四一再挽留,꒪麻九和小琴还是在第二天早晨就离开了黑牛山,张三王四将两人送到了官道上,给两人拿了一些银两Ⓓ,又ை送给两人每槗人一匹好马,都是膘肥体壮的枣红马。

      听说小琴善于使棍,张三送给小琴苴一根齐眉棍,此棍虽然不粗,但由于是黄铜打┆成,却也着实不轻,不过,看小琴耍动的样昐子,还很合手。

      麻九也拿了一件防身武器,因为黑牛山没有杵,所以麻九选择了一只长矛,这只枪也很沉,麻꼶九拿着还算顺手。

      其实,麻九前生压根就没接触过兵箎器,所以,兵器对于麻九只是一个摆设,啥都一样。只是,木碗会的成员一概使用杵,所以,麻九穿越过来以后ꉝ,武器就是木杵。

      今天瑼早上起床后,麻纉九和小琴因为下一步去哪里的问题争执了很长的时间,小琴要䦂回伏虎山庄,要麻九也和他一起回去▼,理由是自己Ῡ不敢单独走路。

      麻九呢,想回通州木碗会老营,因䍃为他特别担心老营的安危,特别惦伧记朱碗主胖三他们,刚刚和敌人打了一仗,歼⟕灭了那么多的鬼子兵餎,官军吃亏不小,敌人能善罢甘休氯吗?

      两人争执了半天,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麻九说,这样吧,咱们抓阄,反正咱俩必须ﭽ在一块,是回伏虎山庄还是去通州木碗会老营,看天意吧!

      麻九从禒铁炉子里弄出一块燃尽的木炭,又在屋里找到了一块白布,将白布撕成大小相同的两块,用炭黑在一块白布上画了一个圆,在另一块白布上画了一个方块。

      麻九将两块白布图案向里叠成了一样的形状,放到了空空的茶壶里,将茶壶盖盖上,使劲用手摇动着茶壶。

      小琴在一边傻呆呆地看着麻九的举动,很好奇,看来,小算琴没有玩过抓阄这东西鳳。

      摇动了几下茶壶,麻九说道:

      “你看见了吧,这茶壶里有两块白布,一块上面画着圆,一块上面画着方块,咱㖄们现在就做一个规定,谁抓到了圆妢,谁说的算数,行吗?”

      “行!谁抓到圆,谁说的算!可是咋俩谁先抓呀?”小琴同意麻九的方案,不过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这话问쬏的好,这个问题也옾好解决,咱们来个石头剪子布꯾吧,谁赢谁先抓!”

      “行!就石头剪子布,来!”꓿

      小琴边说边将右手藏到了身뉧后,麻九也把右手背到了身后,两人同时ᇞ拉长声音,一同喊道:“一⩵···二ҳ!”

      Ể 话音未落,一大一小两只手同时从各人的后背突然冲出!

      䶂 麻九出的是石头!

      小琴出的是布⊍!

      小䕩琴赢了!

      蚾“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你输了!”小琴风趣地调侃麻九。

      “一片小小的荷叶,又软又嫩,你赢了!”麻九把小琴的玉手比作了荷叶。ꗙ

      哈哈哈······ 볰

      一看麻九没有冒难听的퀦话,自己又赢了,小琴禁⾰不住笑了쯛起来。

      小琴一边咯咯絘咯地笑着,一边将小手伸进了茶壶口,一块白布被她夹了出来。

      ⍺ 끯 小琴迫不及待地展开了白布,一个黑黑的丑丑的方块出现在眼前,小琴一看,气得抓起白布就朝麻九的脸上撇去!

      麻九一侧脸,白布飘飘忽퓑忽地落到了地上!

      小琴突然转过小脸,背对着麻九,她的眼睛湿润了!

      䶋 渟真ᖢ是少女的脸,天上的云,一会儿一个颜色。

      一看小琴耍脾气了,麻九轻轻拽了侃一下她的衣袖,安慰的口气说道:

      釛“愿赌服输吧!大小姐,再멇说了,输了其实是好事,通州那边好玩的东西可多了,去一趟不白去!”

      “有啥好玩的呀?”

      “有···有···有荒山,能放雪爬犁,飞滑뷚直下三千尺,就像仙车落九天,蛞可好玩,可刺激了!”麻九这是随口胡诌,有荒山不假,可雪爬犁麻九在老营都没玩过,那是麻튇九前世的记忆。

      “没意思,我们那䮀里也有爬犁。塾”小琴似乎不屑一顾。

      “那里有胖家啑雀,筛子就能扣옆住。”

      “叽叽喳喳的,楼讨厌!”

      “还有···那个还有···”

      懐麻九一时语塞了,满脸弄得通红,用手不住的挠头,有点尴尬了。

      ル“有个朝思暮想的婉红姑娘,对吧?”小琴瞪着麻九,小嘴一撅说出了一句令麻九吃惊的话。

      看来,昨天张三错把小琴错当婉红的那句话,给小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