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搜查官系列免费观看

      䮗夏日炎炎,滚滚热浪席卷大地,斑驳的光点透过密林洒下,山野动物躲在阴凉处残喘。

      一处丘陵上四道身影跪伏在地,悲伤泣泪,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杏只是未到伤心处。

      阿东蜷缩着身躯,死死的将头埋在地上,心中愧疚哽咽道:“呜...大哥....我...”

      “蜞我...辜负了你....的信任.ꦤ.....”

      “.是我..没有照看好...啊娘.......”

      呜呜,阿东声音嘶哑,说㊘到伤心处便趴在地上嚎啕痛哭。

      这四앹人正是太史慈一行,他们虽然逃了出来,但是同伴也相继遇害,逃出来的不足掌数,有两人因为伤势过重没能挺过来也。

      太史慈跪伏在地,双目垂泪,但是他却拼命的忍着不让人看见,因为他是兄弟们的主心骨,不能懦弱,哪怕一丝也不能。

       本以为逃离了贼窝,便能安全,没想到到头来,却是兄弟战死,母亲遇害的结局。

      他衣袍染血,鲜红的眼色在绿林中显得异常刺眼,高大的身影静静的跪在那里,定定的看着眼前土堆,等到风干了泪痕,待到血汗结痂才嘶声道:“此仇不报,吾誓不为人!”

      “老子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可是那贼军势众,我等势单力薄何时才能报仇!”

      有侥幸存活的同伴抬头,他语气沉重双目迷茫,想到那群装备精良的贼军,其人数至少万众,内心便沉入谷底身感无力。

      “不,伏击我们的不是贼军!”

      太史慈抹了把干涩的脸,眸光红红:“他们是官军,是朝廷官兵!”

      “所用武器也是朝廷统一的制式装备,风格与先前的贼st军完全不同。”

      他曾经在北海接触过官씿军,南行的途中也遇见过各部地方武装,是贼是兵能大致分辨出来。

      贼军武备精良,用的几乎都是百炼横刀,而前番埋伏他们的,用的却是长矛刀剑。

      更何况那将领武艺高强,自称汉军都尉,想来必是官兵无疑。

      “杀亲之仇不共戴天!”

      心中有了决断,太史慈不再犹豫,他屹然起身:“去找先前那伙贼军!” ௽

      “若能报大仇,此身投贼也在所不惜.....”

      呼呼,北风呼啸,最后看了眼身前的小土堆,他们跪在地上狠狠的磕了九个响头后,毅然转身带着仅剩的三名兄弟离开。

      ........

      与此同时,李唐的大军也启程开拔,离开村寨继续行军。㡈

      六千铁骑,加上两千步卒后勤,八千人的队伍폵浩浩荡荡上路了。

      “报!”正行间풴,一名贼军快速来报:“大统领,太史慈求见!”

      “哦,”李唐回首意味深长看了眼身侧的逢纪,后者连忙做低眉状:“让他过来吧。”

      挥手ះ示意大军继续前行,自身则带着众亲卫,在官道旁避暑等待。

      不多时,便看到带着兄弟风尘朴朴赶来的青年,李唐上下打量了一眼狼狈不堪的几人,不解道:“子义即去,何故复反?”

      “身负血仇,不得不返!”

      扑通,青年高大的身躯,推山倒玉柱般拜倒在地,太史慈将先前遭遇道出,说道深处心中更是悲痛之极:“若统领助吾报得此仇,慈原为大统领前驱,杀敌报恩。”

      此刻太史慈已经没了什么官匪偏见,有的只是一腔仇恨与怒火,只要能杀敌报仇,哪怕投了眼前贼军也在所不惜。

      “唉!”看着眼前染血的汉子,李唐摇头道:“我亦知官军可恨,只是未想子义这等壮士也受官兵荼毒!”

      “世道艰难,贫苦百姓还有何活路。”

      感叹一番后,李唐对着身侧招了招手:“赵宏,你带两百骑于子૦义一起!”

      “斩了那纪方狗头,以祭奠无辜者在天之灵。”

      “诺!”赵宏领命,带着两百狼骑离开,太史慈亦随,他要手刃仇敌。

      吸取了之前簞的教训,李唐给这ᩓ两百人各配三匹战马,为的就是可以轮换骑乘,不给纪方等人游走机会。

      这是效仿一代天骄的战术,Ẽ对付一伙连马铁都没配錨备半吊子骑兵,纯属牛刀杀鸡。

      驾驾驾,狼骑如风,在官道上疾驰。

      而远远吊在大军身后,监视贼军动向的纪方等人,也得到了消息。

      “撤,莫做纠缠!”纪方在部下的搀扶下翻身上马,带着众人后撤。

      先前一场伏击虽说干掉了几名贼军,他却被发狂的贼将打伤,而且那伙贼军武艺高强,以区区数人的队伍,硬是杀了他百余名手下,让人心惊。

      此时贼人㱈报复来了,自然不会硬钢,大家都是骑兵谁还没有四㮪条腿不是。

      官兵离开后不久,一队뿘狼骑从此地疾驰而过,一人三马,很奢侈。

      希率律,赵宏翻身下马,夏Ở日的草地有些发绿,然而新鲜的马蹄痕迹,却掩盖不了,他朗声道:“追,他们跑不远!”

      四周狼骑兵闻言,ᵤ翻身换马,继续疾行。

      官道笔直,借着马力优势,不多时赵宏便看到了纪方等人身影。

      “将军!”经过一段时间的疾行,官兵马匹已然喘着粗气,体力不支速度也慢了下来,而身后敌人却穷追不舍,有士兵感觉不妙:“怎么办,敌人追上来了,”

      “赵ꎰ四,你带人断后,其他人分开走。”

      “诺!”官兵领命,数十骑调转马头,向着贼军发起决死冲锋。

      “杀贼,杀....”官兵呐喊咆哮,嘶哑的声音激发着他们心中血气。

      纪方听到身后呐喊,心中沉痛,不畺用想也知道情况。

      但他知道唯有如此,才能为其他人博得一线生机,才能为自己争取活命机会。

      “呵,决死冲锋?”

      赵宏哧笑一声,同时手中长刀一引,果断下令:“预备!”

      狼骑謴脚踩马蹬,取出身后良橿弓,上弦拉满:“放,”

      “嗖嗖!”

      ㊦ 箭矢如飞,迎面而来的数十名官兵瞬间中箭倒地,僔余者寥寥,被狼骑一波冲锋直接团灭。

      一骑三马的战术,吊打纪方的骑兵,简直是在欺嬨负小朋友。

      前后不过半刻,狼骑便咬住了对方的后阵,展开了新禪一轮的杀戮。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杀亲之仇不过半日,太史慈眼眸发红,胸中戾气正盛死死的盯着官军将领:“纪方休走,留下狗头,”

      “杀,”他仗着马力优势⁦逐渐追了上去,手中银ቅ枪如电,将沿途的虾兵点杀,速度不停,直刺敌将后心。

      “血欺吾太甚!”纪方也不是软柿子,心中怒气横生,꜄反手挥枪格餃挡!

      铿锵,火星四溅,音波声刺人耳膜,头晕目眩。

      一击不成,太史慈手中长枪再度舞动,枪头如百鸟朝헵凤般连连出击ŋ,誓要将仇人斩杀。 躦

      铿锵锵,一时间两人战作混团,彼此奈何不得。

      纪方武艺不凡加之经验丰富且战且退,看到后方部下被灭,敌军狼骑蘛渐进,心中危机欲裂。

      “给吾滚开,”他心中发狠,长枪疾点,不昧管不顾放弃쵪防御全力进攻,要将敌人逼退,

      ゘쌘太史慈眼中杀意炽盛,虎目血红,死死将其缠住,同样搏命:“今日就算死,也要斩了你!”

      “草!”纪方不要命,对方也不要命,这让他心冷。

      暗自悔恨,早犅知道就不该招惹这种贼匪,本来在后方吊着啥事没有,贼军虽然气愤,却没有赶尽杀绝。

      没想到前番杀了个妇人,却让这伙人恼羞成怒,今日竟然要˘同归于尽,ྗ这可如何是好。똙

      “杀!”与此同时赵宏等人也清理完了喽啰,挥舞着手中钢刀,趁着机会杀入战团,要将敌人围杀。

      “吼,”眼见落入重围,纪方知晓今日凶多吉少,此时也被激起了血性,枪刃横扫。

      錹噗嗤哧,数名狼骑因为靠的太近瞬间被拦腰斩断,鲜血鱼肠子撒了一地,场面血腥异常。

      他大开大合,手中长枪做刀,众人一时奈何不得!

      “都退开!”赵宏大喝将一众狼骑禀退,此时敌人发狂,战场中除了他与那名为阿东的少年能够靠近,也就太史慈与其势均쉊力敌,余者接近不得。

      “吼,来啊,爷的人头在此,有种的来取,”

      铿,横枪迫退众敌,纪方眸子充血,神情有些癫狂,身上的铠甲也布满了斑驳的痕迹,那是敌人的杰作。

      “杀了虀他!”好似心有灵犀,阿东与赵宏兵刃䷷其挥向着敌人上下两路攻去,

      “死来,”太史慈眸光发红,也提枪再战。

      铿锵锵,一时间맹敌我双方混战刀光枪影将他们身影笼罩,四溅的火星提醒着战团的危险。ㄪ

      彭,混战中,一道身影被Ꝑ砍翻马背,紧接着银芒闪过大好的头颅冲天而起,绝代猛将战死沙场。

      ...............

      轻风席席,林叶簌簌,打着璇儿飘落。

      一处丘陵上,太史慈将血淋淋的人头扔进火堆中:“娘,孩儿为你报仇了.....”

      “啊泰....啊ﺏ明...兄弟们可以瞑目了.......”

      삈 他说着便泣不成声,眼泪止不住的流,一路鄭跋山涉水,南行千里,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累,到头来却是这种结果,这让太史慈这铁塔的汉子也是泪流满面:“你们放心....”

      “啊东、子俊、还有书至会回....嗯.”

      “会回去....看望叔...伯母.....”

      ቅ“娘....娘....孩儿走了.....”

      砰雞砰砰,重重的叩首过后,太史慈面色坚毅,最后看了眼此地,强忍着悲謖痛与泪水,毅然转身。

      此去投贼,生死緎未卜,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但有些事必须要去完成,有些诺言需要履行,杀官投戝。

      呼啦啦,风过叶起,打着璇儿离开꤅了生它养他的大树母亲,不知飘向何方。

      쇩....

      大道慢慢,其修远兮,很快赵宏一众便返回了大部队。

      “大统领!”

      赵宏归来,快步向大统领报喜:“敌军覆灭,纪方受首!”

      “辛苦了!”

      闻讯,李唐心中大悦,赞赏之言不吝于口:“那纪方始终吊着我军,他不咬人但是膈应人!”

      “此番败敌,削我心头之患矣!”

      蟩 鿶“宏不敢居功!”

      赵宏心中受宠若惊,他趁此机会为太史慈表功:“此战全在子풑义兄弟勇猛杀敌綽,方才取了纪方首级!”

      “子义兄弟,当居首功....”

      “嗯!”李唐眸光微眯,扫了眼一旁有些狼狈的太史慈,见其虽然鬙衣袍凌乱,但面貌不负先前颓废,显然是大仇得报,心中郁气得以发泄。

      噗通,太史慈见其往来,纳头便拜,他目光坚定,大声道:“东莱太Ɠ史慈,拜见主公,望主公收留。”

      “北海王修、邴原、陈东拜见大统领!”

      “吾等能得报血仇全在主公相助,此身原为主公驱策,若围此誓天诛地灭。”

      这一刻,众人心思已经转变,如果说之前他们还看不起李唐这些贼军的话,那在遭遇官兵袭击,并且在对方协助下,报的大仇之后,他们的态度依然转变。

      没了往日的成见,此刻投身为贼,已经没又什么障碍,水道渠成。

      “好汉子!”壮士来投,李唐疾步上前将几人扶起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不可轻跪,吾军中也不兴跪拜ᶒ,诸位当紧记之。”

      这颶点倒不是李唐胡说,而是为了军队的战斗力考虑,李唐向来禁止那套俗规礼法,因为军人的膝盖若是软了,还谈什么战斗力。

      漡看了青年一眼,李唐继续安慰道:“那纪方乃袁术麾下头号战将,武艺谋略皆上,尔等能够取其头颅纳投名状,可见诚意!”

      “子义忠勇无双武艺坖非凡,今又携杀敌之功来投,自当欣纳之,汝暂㌦且委于赵统领麾下做个骑兵百首,熟悉军务。”

      “敢不效死!”太史慈面色冷峻,抱拳领命,一旁的王修与阿东也是为自家大哥心然。

      这个时代即使晎从军若没有天的大功劳顶多也就混个百夫长就到头了,没有显赫家世背景很难有向上晋升机会。

      百首,下辖三个百夫长领数百人,军中除了赵宏臧霸石头等人澯各统千人之外,往下数就是他们这些百首了,如今投诚便被重视,怎能不喜。

      쏉 壮士来投,队伍中又添一员猛将,众人无不欣喜。

      銥而太史慈更是口称主公,这个词是时代英杰真心归服效忠某人的尊称,亦可称为君臣之宜,而輦不是简简单单的上下级关系。

      众贼军中有称呼李唐为大统领的䰕,也有叫大哥的,但是尊李唐为主公的只有太史慈一人,可见其中奥妙。

      安排妥当后,大军再次出发,队伍浩荡行进间整齐有序,沿途也没有不长眼毛贼敢于撩拨,即使偶有行人脚商路过见到,也只当这是礰支精锐官军。

      大军北行,路上物资短缺时便在些小县城暂做停留,补给过后继续行军,如无必要也不会多生事端,尽量保持低调做人,悄悄进村,打枪滴不要。

      眕...

      当李唐继续北上之时,朱隽ŀ的五万大军,则正往河南퀃地界赶来。

      η 河内,官军大营,朱隽看着案牍上的舆图凝眉沉思:“这么说,那李贼大军正顺着官道一路面北而行?”

      “不错!”

      大帐中一名青年拱手而立,这人正是先前丢了辎重的袁术,袁公路:“那李贼猖狂视我大汉官军僃如无物,如今更是进逼司隶重地,万不可助涨其嚣张气焰,当灭之扬我大汉天威,”

      “公路所言甚是,然李贼狡诈,此番北来不知其意,我心难安啊!”

      “朱帅何须顾虑,管他为何,我等自提军灭之。”

      蚳 “孟德兄言之有理,任他阴谋诡计,只需灭了贼军一切迎刃而解。”

      三公世家袁术复议,他与曹黑子乃是同年好友,虽然曹阿비瞒平日里与袁绍走得更近,但此刻却同仇敌忾,建议先灭了贼军。

      “诸位勿急勿躁,此肷事还需谋划一番䃠...........”

      心中虽然赞同,鎭但朱儁吃过次亏,却不敢在小觑贼首,需要详细且周密的计划띡。餁 惈 뗶

      戝首阴险狡诈,早在颍川时,他便有所领教。

      有道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对付李子民那种歹毒的货色,就得一棍子将其打死,若不然恐生波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