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论坛

      周云惊道:“她这是什么嫽功法?”

      爷爷道:“混元金斗꾁手。搂打ਹ擒拿、封闭腾扫,蓿变幻无穷,虚实莫测,在疾徐进退,刁拿锁扣叶之中,令敌真气消散离体。”

      周云愕然道㥴:“这么厉害?”

      爷爷微笑道:“别急,爷틣爷念你侠肝义胆,豪气干云,准备将乾坤无极剑传你。”

      周云喜出望外,这名字一听就比那“落柳漂湘剑”强上百倍。道:“乾坤无极剑,那是什么?”

      爷爷道:“乾坤无极剑,天地合一,永无极限,任何寻常⟠剑ҥ招,经此催动,便듅可化㹅腐朽为神奇。只要你能练至大成,普天下任何剑招쵌皆可融入此套剑法之中,无穷无尽。”

      跠 周云惊道评:“那不是比混元金斗手还厉害?”

      灰爷爷道:“武学一道,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全看修炼者个人的领悟水平与力量强弱。等到了造化境,任何招数都没用了,一切返璞归真,就看谁力量雄厚。”

      周云嘴角挂笑,若有所思。

      爷爷道:“走吧,打探出他们绑架童女的目的,我就传你。”

      二人骑着龟背马进了寨子,在郭南兴身前停住。林沐霏自顾自坐在露天的石凳上,慵懒的拿玉手支着下巴,故意打着瞌䒆睡道:“你们再慢一会,我都睡着了。”

      郭南兴瞥眼瞧见了周云,惊惧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吝周云淡淡道:“我说过了,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瓝是,你们为何绑架寒霜大陆的童女?”

      郭南兴道:“不知道。”

      周云自然不信他不知道,却想ª起了黄小腾的刑讯逼供,但他并不是那种人,冷笑道:“你想活命么?”

      郭南兴道:“我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没来由的戏弄你老子。”

      爷爷道:“想不到一刀门下还有铁骨铮铮的汉子。好,就算你不说,我也放过你。霏儿,解开他的穴道,让他走吧。”

      林沐霏懒洋洋的凌空虚点,解开了郭南兴的穴道,他的真气外泄也停了,已能站了起身,他瞧了瞧爷爷,有点难以置信道:“你真肯放我走?”

      爷爷道:“我向来言出必践,你可以走了。”

      郭南兴好似生怕他反悔一样,紧跑两步出了寨门,却见爷爷他们果真不追,踌躇几步,喊道:“多谢三位不杀之恩,킁但我是一刀门弟子,不能背叛本门,而且你们坏了我们门主大事,此仇不共戴天,你们给我等着。”跑着去了。䜹 犇

      林沐霏道:“废话真├多。”

      周云没啰嗦,跳进了殿内쁣,居然没有一个箱子,他把所有的摡屋子转过来完,也没发现任何活物,连那几头残活的┗血灵犬都跑个没影。他只好打扫了一下战场,可惜没发现什么宝닊物,金银珠宝还得兑换,未免有些麻烦,当即被他遗弃,仅把八百多万魂晶币,和血灵犬魔晶收入囊中。

      爷爷道:“今晚我们就住在这,如果不出所料,那些童女已被送往一刀门总舵걸,我们急这一时半会也没用,不如养精蓄锐,再做计议。”

      林沐霏道:“我早想歇歇了。喂,那个⻊什么云,去给我烧点水,我今晚要熏香沐浴。” 蕉

      周云切的一声:“你自己没长手?”

      林沐霏可怜巴巴道:“人家太累了,不想动嘛。”

      뢌周云呲牙咧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却听爷ꀓ爷道:“去吧,顺便做ﲡ点饭,我看他们厨房都是三品食材,交给你鰁了。”

      周云坏笑的看了一眼林沐霏,“我只做爷爷我们俩的,有些人饿了自己解决。”

      投ﴺ 林沐霏似笑非笑道:“你可以试试,后果自负。”

      周云一声冷哼,去厨房做饭。最后做了四菜一汤,清蒸掴鸢尾鸡,爆炒土灵猪里脊,油炸虎头蛙腿,干煸狐狸豆,酸辣金灵龟汤,皆是三品,不过此处珍藏的却有四品酒酿。当一桌子㎔丰盛的饭菜端上桌时,林沐霏有些诧异,想不到周云还有这深藏不露的厨艺。不过周云上来便说道傤:“好看么?多看会,吃就免了。”

      林沐霏咬了咬玉齿,踹“我吃你的饭,是给你面子,你别不识抬举。”

      周云道:“咻咻咻……我真是太抬举你了。”

      二人吵着闹着,一顿饭倒也吃的热闹,最爽的是不用刷碗,毕竟就这一晚。周云把郭南兴的卧房收拾了一下,让爷爷住,自己本要去再找一间,却被爷爷唤住道:“不要剑法了?”

      周云喜笑颜开道:“怎么不要?”

      爷爷道:“估计等去了一刀门总舵,免不了有场恶战,你抓紧时间领会乾坤无极剑뗥,一定能派上用场。”

      周云道:“是。”

      爷爷道:“听了,乾坤无极剑,天行㨴健,地势坤,无迹可寻,无尽无穷,故第一要义在于人剑合一,从心如意。此剑法不分天地玄黄,遇强则强。第一式,乾天式……”将剑招一䙞招一招的给他拆开详解一遍。因周云已有ⲷ剑法根基,学起来虽不说一点就通,却也能领略个굓大概精要。一人说的真,一人听的细,不知不觉,天色已大亮䈭。

      林沐霏起的早,跑来推开㟃了房门,࢛却见这二人阌一人║躺在床上,一人쀂打着地铺,都在呼呼大睡,她觉得无聊,悄悄退了出去त。

      쿍 二먊人旋即坐起,接着传剑。

      到了中午,林沐霏又来了,却见这二人依然鼾声如雷,气的直跺脚,发ĥ泄一会,走去踢醒周云,斥道:“爷爷上了年纪,多休息会也就罢了,你年纪轻轻的哪来那么多瞌睡?起来做饭。”

      ⼳ 周云其实是真睡着了,不然林沐霏岂能裝踢醒装훽睡的人?以至他大为恼火,好不ᵻ容易睡一会,偏有你来捣乱。当即不愓理她䭇,⣑翻个身接着睡。

      漯林沐霏大火,但不敢吵醒爷爷,压ቊ着怒气出去四处转转㡝,看看有没有灵兽做她的出ᄺ气筒……

      下午,二人才相继睡衲醒,起来喝了点水,周云随便做了两菜,二人边吃边传。

      硼忽听门外似乎有什么动静,周云约莫是林沐霏去而ུ复返,装着刚睡醒一样,走ꐛ去拉开了房门。但见是一飸队一刀门弟子,少说得有二十来攜个。吓得他忙反手紧闭房门,叫道:“一刀门的来了!”

      这些人正是郭南兴回总舵搬来的救兵,破口大骂道:“里面的龟儿子,快给你爷爷爬出来,不然痛爷爷打烂你的狗头。”

      周云怒骂道:“去你娘的吧!”转头道:“爷爷,我们杀出去?”

      爷爷坐在椅子上,慢悠悠的喝了口茶,“外၉面都是启灵境궜的,等霏儿回来吧。”

      周云道:“可她什么时候能回来?”

      爷爷道:“她已经回来了。”

      周云啊了一声:“在哪?”

      ǥ爷6爷道:“她之所以不现身,定是咱俩螺冷落了她,心中有气。没事,你出去⾗挨两刀,让她解了气왪,我想她应该会救你的。”

      周云瞪了瞪眼:“爷爷,您开什么玩笑?我是黄庭境,挨启灵吒境两刀,您就不怕我回不来了?”

      ᾰ爷爷道:“没事,正好练剑了弆,你真不行,不是还有我么?”

      周云嘿嘿一乐:“这我就放心了。”上前一脚跺开房门,正好有个人在外面也要跺房门,二人霎时相视一眼,距离不过六尺。但周Ⴆ云꘺脑海突然涌现出一招剑式,噬日吞天,乃是单体爆发极强的剑招。ḿ他拿着火岩剑向前一递,密密麻麻的剑气如同一张渔网,罩住了眼前这人,乱七八翛糟的一通乱穿,仿佛被吃掉一样,一摊血肉委顿在地。

      ⯣ 他又צּ是恶心又覆是惊奇,果然比落柳漂湘剑强的不是一星半点,有了乾坤无极剑,正好能弥补上他境界的差距。

      这伙人脸色大变,骇然无比,这少年竟能一剑斩杀启灵境,他难不成是太爸初境的强者?但郭南兴回来说,太初境的是个美貌姑娘,那年轻男的仅是黄庭境,这究竟是自己眼花,还是郭南兴谎报军情?

      为首的头头道:“你这是什么剑法?”

      嘩 周㵹云冷冷一鰄笑道:“要你命的剑法。”況窜进人Н群,使出了鮿十方无敌。落柳漂湘剑最强的群招不过是大杀四方,这乾坤无极剑直接十方无瞠敌。他持剑原地转圈一扫,以身体为中心,突然十道剑气弧光砰然奔袭而出,垞速度奇快,白驹过隙般斩在了十个人身上,断手的断手,断脚的断脚,扫在脸上的,不好意思,命丧当场。

      剩余的活人吓得魂飞魄散,但他们从剑气的强度判断出,他果然不是启ꡱ灵境,䝀可他黄庭境剑法威力便非同寻常,真到启灵境还得了?

      䅊一人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看你这䛿剑法,似乎不是九门之中的人。”

      周云放謻声一笑:“老实交代,你们抓得那些童女是諶不是在你们总舵?你们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才抓她们?不说的话,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뜕

      一人喊道:“这小子剑法卓绝,我们不是对手,结断魂一刀阵,送这小子归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