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熟妇女王招奴信息

      七天之后。

      夏极晚课与修炼之后,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

      困意慢慢袭来,他闭上眼,进入了梦乡。

      伂 过了不知多久,远处大地ඈ忽地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

      那声音空灵飘渺,贴地而行,透着恶毒。

      不过一䠮小会儿,那声音已越发近了擖。

      “ﹰ吃了你~~”

      ⬿“吃了你。”ℛ

      “吃了你!!!”

      令人恐惧的嚷嚷声,如火引点燃的哧哧声,从远处飞速靠近。

      不过半息功夫,门扉就被楋猛然从外撞开,

      一股散发着令人身重头旋的诡异腥气扑入了整个静室。

      夏极睁开眼,只见这梦里的静室和렾平日里不同,

      失了色彩,而唯有黑홐白。

      “这是在梦中?”夏极౻喃喃着,却没有声音,

      侧头看去,

      只见一道惨白的틘长影正向他飞快游来,到了床边,那影子一拍地面,直淞接向他飞扑了过来。

      夏极看清了,

      那是他七天前斩杀的那条一条白色蛇妖。

      忈半空里,

      它瞳孔涣散,分叉的舌头不停抖动着,

      覆有白厚鳞片的⎊大嘴张开,露出其后的血色,还有獠牙。

      此时,这蛇妖死了之后,竟还能恶魂不散ꑠ,在头七的时候闯入衊他的梦境,来报复他?

      命修虽然弱于神。

      但在梦境里只要无有恐惧,那是什么事都不会有。

      夏极心中无有半点恐惧,

      而在师姐的帮助下,他早已将金甕光咒锻炼到几乎可以瞬发的地步了。

      金光咒则是性命双修的力量,在梦里鲫自然也能使用。

      待到那白蛇飞扑而卽来的时候,

      他就随意伸出堗了手。

      他伸手的时候,金光咒已经念完了。

      这不是普通的金光咒,

      而是二闪金光咒,

      是配合了两幅观想图,额外多了“天之闪,地之闪”的金光咒。

      那白色的大蛇恶魂只觉撞入了一团茫茫的光明里,

      光明里,瘟有一双醃如神似魔的手影轮廓掐在了它七寸之上。

      然后把它拎着提了起来。

      夏极在梦境里盘膝而坐,

      他的左手已化成了一只金光灼灼的大手,随手高举着。

      㖷 而白蛇则是疯狂扭动着躯体,尾巴在地面扫地般的来回快速动着。

      那尾巴猛地一挺,竟又顺着他手臂攀缠了过来,

      只不过,这白蛇想多了,蛇尾才一碰到夏极的身体,就如碰到了滚烫的油锅,直接弹开缩起。

      夏极道:“身死道消,今世成䟟空,你不去入轮回,头七之日反倒来我的梦境找我?不怕神魂俱灭么?”

      那白蛇只是扭着躯体,发了疯似地狂动着,却不回答。

      夏极细细ꈣ看去,只见这蛇妖瞳孔无比涣散,一副疯ﻲ了的模样。

      难怪它不蘋回答了,这是无法回答啊。 

      可是,神魂还会疯癫?

      这真是闻所未闻。

      忂 再加上师父断定的那血咒.큉..这件事ﳵ似乎ꇊ牵扯了很大的事件啊。

      这个世界...似乎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见那蛇一副疯狂ꒌ不醒ꥹ,一个劲地要在梦境里攻击他的样子,很是不死不休。

      夏极心底生出了一股愤怒:“我只想逍遥,你为何非要逼我杀你?”

      맚“为何非要逼我让你魂飞魄散?”

      ꝱ ᚹ“为何啊?”鹲

      充满委屈和悲哀的声音,于梦里响起。

      似乎在倾诉着一个只想白衣飘飘唓、悠然自得的名门的愤怒。

      둯“难道说,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吗?”

      “你可能理解૬我쒾的痛苦ߛ?”

      夏极看着那扭曲的蛇妖,握紧五指。

      嘭!!

      湐 一团金光塌陷,旋即又炸开,将这黑白的世界놮照明。

      膎 顁 而那白蛇好似一咬块被巨力握碎的惨白水晶,뎎稀里硝哗啦地碎了一地,落地后又化作了道道白烟,这是神魂俱灭了。

      金光逐渐暗봆淡消散...

      ᝄ 夏极看了一眼这黑白的梦境世界⤝,这世界本就是他的主场,而入侵者本就是弱势的一方。

      这赨些妖进入别人的梦本身就会受到精神损伤,若不是焦急之事、拼命之事,没有妖会这么做。

      而对凡人来说,他们在梦境里根本一点掌控能力都没有,自是任由妖魔宰割。他们只要梦里受点伤,醒来之后则是大病一场,若是伤的重了,则会一命呜呼。

      当然,还有的妖还能゚跑到人的梦境里来报恩,这些都是存在的。

      神魂杀伐,从来是两败俱伤的事。

      但一来这梦境是夏极的主场,二来金光咒无论在现实还是梦境都通用,所以他直接用了金光咒,徭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直接碎了这蛇妖的魂。

      只不过ذ,这蛇妖为何不顾一切,发了疯地来找他?

      他想了一会儿,不得其解。

      正要继续入睡时,他忽地뾬眼睛眯了眯。

      那白蛇神魂化作的白烟竟发出歇斯底里的怪异尖吼:

      “肉~~䷇”

      “肉~~~”

      “肉!!!”

      而白烟则在半空里勾勒出了一个飘飘渺渺的图景轮廓。

      隐约可辨,那是一个云蒸雾缭的神秘世界,

      透着古老荒凉与寂静悚然,

      不知是山还是巨物的诡谲身形ඒ,于白纱雾气之间若隐若现,充满了令人震撼㧑的神秘感。

      这世界一闪而逝,腑白蛇神魂也从这天地间彻底消弭无踪了。

      “这是...”

      “神魂的回光返言照...”

      “这照出的云雾世界是什么?”

      “这蛇妖为什么会发疯?”

      白袍道士于梦境里床地而坐,喃喃着,“肉...又是什么?一个神魂都发了疯的蛇妖,忘记了一切,却用最大的力气去吼出肉?

      这是对肉有多渴求。

      它是想吃人肉吗?

      不像啊...”

      梦境的黑白静室内,寂静下来。

       夏极侧头看向微微敞开的房门。

      门是黑的,世界是白的。

      嵲门外,黑暗深邃无比,透Ӫ着难以言喻的神秘,再无半丝光明。

      ...

      ...

      蛇妖事件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星宿宫四名道士的死亡竟也没引起什么风波,或许是他们的行动本身也是秘密的,而并没有人知道他们来过武当。

      年末的时候,二师姐,三师兄陪着夏极一起回了小镇,陪夏极的那位养母庄慢慢过年。

      如此也算是比往常热闹了겣许多,师兄弟还有师姐之间的感情也加深了许多。

      而今年,签到的大奖乃是【望气术——望穿山水】。

      这并不是一门攻防法门,而是【望气术】的层次的提升。

      在这门书册里,ಀ说望气术可以分为好几个层次。

      뙜 第一个层次,也就是所有人都掌握的层次,名为——望气天地。

      而第二个层次,就是望穿山水。

      望气天地,望的气乃是天地里自由而无束的气。

      但事实上,许多气都是在闭合的环境之中的,比如闭合的屋舍,比如被群山遮蔽的峡谷,

      这就导致了未曾抵达섪到近处就无法窥探到气。

      但望穿山水,却可以无视这种封闭,而进行穿透式的观望。

      虽说看起来确实是几样签到物品里最૬废的了,但却不折娭不扣是一个很好用的能力,而且掌握也不算艰难,只要罡气量足够就可以了。

      时间这般过着,转瞬就到了夏极二十一岁的秋ㇰ天。

      此时,

      在“二十倍修行丹”的帮助下,他的修行年数已达到了近乎百年。

      行气的修为早突破了第三윘境界的“先天胎息”,而成功地将大日真元彻底融入了任督二脉,

      如덐今距离彻底融入“奇经八脉”也只有半步之遥了。

      如果说“周天行气”是第一境,“引火烧身”是第二境,“先天胎息”是第三境,

      那么...引真元入任督二脉则是第四境,引真元通八脉则是第五境,引真元通百零八隐窍则是第╶六境。

      쯇 他现在应该是命修的第四境巅峰了。

      櫂而另一边,对于【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他也是越练越明白内里的道道...

      似乎,修炼这门功法的正道并不是靠自己的罡气,

      ( 而需要如暴君般去掠夺其他存在的生命真元才行...

      ﵿ 之前,他斩杀白蛇妖获得的生命真元,远比他的罡气有效多了。

      这就很离谱。

       这不是逼他杀戮么?

      䃢 当然鲒,除此之外,每月月底签到赠送먔的一次性物品,还有腍周六周日✢赠送的免签卡都还有不少。

      夏极五年掌烛期既满,下山历练,云游隺四海,则是无可避免之事了。

      而劸免签卡的存在,也让他外出云游存在可能。텐

      成为云游道人的简单仪式结束后,夏极被分到了三师兄所在的“小队”。

      原因甘是,三师兄尘道人“小队”里刚好有有一位云游道人脱离了,䳾而要去进行受箓仪式,从今往后登名于箓册,而校成为受箓道人。

      而这一位要去受箓的道人就是二师姐——虞清竹。

      命修的受箓和性修的受箓并不相同,但具体是什么,却也不是小辈们能知道的了。

      师姐和师弟错身而过,待到下次早硠课晚课再见,却是师弟云游归来了。

      ፚ 而尘道人则是兴冲冲ꢊ地拉着小师弟,迫不及待地开始为他介绍一同云游的其他几位同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