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超级科技>

      펏彼得·帕克从黑暗中醒来。

      就如同是深植于泥土中的种子破土而出一般。

      艰难地把自己的意识,从昏迷的泥潭里抽㱐出。

      “这里是哪?”

      伸手不见五指,空气中透着一股霉味。

      大约是木头发霉的味道,闻起来并不难受,但是太浓了,有点呛。

      똎活动一下身体,发现自己被捆绑起来,禁锢在了一个椅子上。

      “是谁要对我动手?是那个幕后的人?那个出褳现阿卡姆里的老人?”

      彼得的大脑飞速运转,但是无奈现在的情报太少,他无法做出判断ૺ。

      虽然猜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但是跟了蝙蝠侠久了,他的思维也开始发散了。

      因为金并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按照两个蜘蛛侠的丬描述,现在的这个金并对彼得·帕릡克这个人,深恶痛绝。

      但还是不能这么简单地下定论。

      而且……

      咬着牙把自己㫴的大拇指얝摁下去,脱臼了,忍受着痛苦的彼得发现自己居然还콮是挣扎不出来。

      对了,这不是手铐,这是绳艺,绳子,是捆绑!

       暗骂自己脑子有问题的彼得只好像是一条虫子一样,蠕动自己的身体。

      又 可惜的是,这绳子也不知道是那个绳艺大师绑上去的,彼得越是挣扎,绳子就越紧。 ⮍

      彼得放弃了熗。

      他有点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找蝚蝙蝠先狻生ጽ,训练一下自己逃生的技能。

      就在彼得懊恼的时候,随着“吱呀——”一声,一束光打入到了黑暗的空间中。

      一个五大三粗餇的大个子将另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女性扔在了地上。

      金发,高档蓝色职业装,看起来像是一个职场女性,特别成功的那种。

      但琇是还没等彼得看清楚呢,大门就又“吱呀——”一声,被关上了。

      没了光,彼得看不清任何东西。

      除了残留在他视网膜上的光斑。

      “嘿!女士!女士!”

      彼得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刚才门一开他就假装昏迷,眯着眼观察情况。 苡

      钎现在虽然关了门,但是门外也许还是会有人在监视。

      他不敢赌。

      哪位女士昏椅迷得很深,再加上彼得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她醒不过来。

      这下彼㣍得真的是一筹莫展了。

      然而皇天不负有心人,或者说好人有好报,就在彼得快要绝望的时候,门又开了。

      他连忙假装昏迷,甚至连眼睛都不敢张得太大。

      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很熟悉。

      “至尊法师是吧,不插手是吧?如果你真的没插手,在昨晚,钢铁侠就杀了쒨那个蝙蝠怪咖了!”

      老人的声音明显带着怨气,和他在阿卡姆时候的云淡风轻完全不同。ᨧ

      “你做初一,那我就做十五了!”

      听脚步声,彼得判䁴断他走到了那位女士面前,然后有什么东西闪烁了一下。

      “既然他们两个打不起来뫏,那我就再加一把火၀吧!”

      彼得瞬间明白了这个老人想要做什么,他奋力挪动自己的手掌。

      但是由于刚才他的“自作聪明”,他的大拇指已经脱臼了。

      再加上他刚才挣扎的时候,让绳子绑得越来越紧了。

      他晚了一䘋步。

      他用自己的手腕,抬起自己无力的大拇指,点到了他腰带上的一个按钮。

      然后他就蝯再也动不了了,绳子已经绑得他有点喘不过气了。

      他要是再动的话,能不能动起来另说,保不准这根绳子还会把自己给缠死。

      但是就如同刚才所说,他晚了一步。

      那个老人已经把图片发送出去了。

      接着他故技重施,也给被捆绑着的彼得拍了一张图片。

      只不过这个老人不知道的是,他的图片发送出去的提示,是假的。ʰ

      这是一个韦恩集团出品的高科技,不,黑科技干扰器。

      主要不是它的功能强大,而是它的微型技术牛逼。

      但是再怎么厉害,彼得也晚了민一步,他只能祈祷托尼·史塔克不会看手机。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彼得判断出了地上的那个女士,她应该是托尼·史塔克的䪱左膀右臂,淀佩珀女士。

      这个老ꃢ人也许会和蝙蝠侠和钢铁侠说,是对方绑了自己的人,继续拱火。

      当然,更有可能是,这个老瀈人他直接对两人说——爒

      拿对方的头来换人。

      无论是那种,彼得都接受不了。

      “托尼先生,你一定要冷静啊!你一定要——”

      心里默念到一半顛,彼得就停住了。

      ﲟ冷静?怎么冷静?

      如果没有蝙蝠侠的话,当时失去父母的他会冷静吗?

      耢 也许他现在已经因为复仇死在了不知名的小巷ꊳ子里面了吧?

      将心比心,最亲近的人受到生命威胁,这怎么可能让人冷静下来呢?

      彼得被一种䢹浓得化不开的绝望쫟所笼罩。

      他突然大喊起来:“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人诧异地看着彼得,然后变回了云淡风轻的模样。

      “因为我想统治世界。”

      说罢,他伸出手指,每一根手指上都有一枚戒指。

      “我拥有着足以压倒一切的力量,但是却没有相应的地位!

      这不对劲!这很不对劲!

      但是统治世界并不是光凭力量就能够做到的,还需要钱,需要军队,需要充足的根基。

      我之前一直在做军火交易,但是怎么卖都卖不过托尼·史塔克!

      虽然我和奥巴代亚合作过,但是那个家伙明显想要独吞史塔克工业!

      韦恩集团的杰克总监也跟我们合作过,他想彀我消除掉她女儿体内的怪异力量——嘿嘿,我怎么可能做到?”

      像是俗套的幕后Boss一样,老人碎碎念地,把自己的所作所为一股脑地对着彼得倒了出来。

      “可惜,他们要么是骗子,要么是蠢蛋,没办法了,我只能亲自出手了。 졓

      不过有个老家伙,比我还老的老家伙阻拦,我也没办法直接出手,那就搞点小阴谋吧!

      比如让蝙蝠侠以为,造成他Ὑ一生悲剧的源头是史塔克。

      ޔ 让史塔克以为,蝙蝠侠㾾就是个表里不一的罪犯,他最擅长杀人。

      你看,我就是撒钱ꏉ,给纽约市的罪犯撒钱,给监狱꒡里的罪犯撒钱,给精神病院的人撒钱,这两个家伙就已经要把狗脑子都给打出来了!”

      彼得听到老人的话,愤怒了:“那个小女孩!那个死在阿卡姆的小女孩!是你动的手!”

      “不是!”老人摇了摇头:“我只是负责给钱而已!动手的不是我!

      不过,有些事确实是我叫的,比如给那个小女孩插了一管ACP—226。

      那么不管蝙蝠侠,还是史塔克,只螣要看到这个小女孩,都会当场气得头爆掉!”

      彼得愤怒得不能自已,想要冲上去暴打这个老头。

      但是他越是挣扎,绳子就越紧,最后勒得他不能呼吸。

      老人“好心好意”地给他拉松了一点。

      “你这个……”

      彼得刚喘过气来,刚想大骂这个老头,却被对方一巴掌打到摔倒在了地上૊。

      血都吐出来了。

      “小孩子,别学着大人说脏话!”

      但是彼得已经晕过去了,听不到他讲的话。

      懶看到这种场景,老人毫不犹豫地拍下了彼得的这一张图片,再一次发给了韦恩。

      他当然不知道肜这个房间的信号已经被干扰了。

      㷛只不过,等到他离开了⫣房瞗间之后,他突发뜰奇想,先把刚才彼得的图片发给了托尼·史塔克,又准ﯡ备把佩珀的图片发给韦恩。

      不过他的手指停住了,心想如果这两个人因为这个原因而放弃成见,联手对付自己怎么办?

      现在这样,只是一个什ꑀ么都知道了的钢铁侠,面对愤怒得快要爆炸的蝙蝠侠……

      很有趣啊!

      想到这里,老人心情舒畅,对着偌大的纽约市张开了双手。

      “很快,这里就会是我的乐园了!”

      入夜。

      躺在别墅的沙发上痛苦地呻吟着的托尼,突然坐了起来,不住地大喘气。

      他的身体很痛,痛到脊䝅椎都在抽搐那种,᥀坐起来只会让他感觉更难受。

      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但是,当他让蝙蝠侠强制退休,把自己的“垃圾”都清理干净젣的时候,他觉得已经也已经没什么追求了。

      他想好好陪一下佩珀,过一些,嗯……罗曼蒂克的日子。

      他真的是这么想的。

      但是刚才,一股莫名的恐慌袭击了他。

      这种感觉就好像当年,贾维斯通知他,他ᙖ的父母死了一样。

      就好像当年,他独自一人,站在父母的尸体前。

      坐在父母的棺椁前。

      跪在父母的坟墓前。

      那种全身都被绝望包围,连手指都仿佛断了筋一般的窒息感。

      他뛫很熟悉。

      也很害怕。

      “贾维斯?”

      “先生,我在!”

      ᵵ 又给自己打了一针,虽然现在药物的缓解作用越来越少了,但是聊胜于无。

      “帮我查一查小辣椒在哪…ư…呼,我本来答应她今早去史塔克工韑业看看的,不过我一睡就起不来了!”

      “先生,定位不到佩珀女士!”

      贾维斯的话让托尼的心揪了起来。

      “不一定要定位手机,也许她手机关机了呢,也许…㈷…౮哎,算了,我来吧!”

      ̋自己的超人天ꌡ才给与了窜托尼一定的安全感,但是当他在电脑上操作一通,还是找不到佩珀的时候,他瘫住了。

      他瘫在了椅子上。

      㺋双目无神地望着天花板。

      “先生?先生?先生鸔!”

      贾维斯䈷连续呼唤了托尼好几次,声音越来越大,但是他都好像失了魂一样,完全没有回应。

      “先生,我想您应该看一看这个!”

      贾维斯接过了电脑的控制权,然后把佩珀和彼得的图片打在了上面。

      “为什么不通知我?”

      䐅托尼看䖾到图片,还有上面的一行字之后,怒火中烧。

      “因为您在睡觉……而且……”

      贾维斯的沉默,让托尼冷静了下輢来。

      他快死了,关于这躼点,日夜观察着他的贾维斯一定比他更清楚。

      뗫 也许贾维斯已经自行演化出了人性,它希望托尼能够活久一点。

      但是,对于现在的托尼来说,活得久一点,真的比不上活得好一点。

      “带着蝙蝠的头颅来交换!”

      看着电脑上的这句话,托尼一掌拍在自己额头上。

      他明白了一件事。

      他和蝙蝠侠都是傻叉。

      㹙“贾维斯,现在的蝙蝠侠帮助我的概率是多少?”

      “无限接近于零!”

      “不是零就够了!”

      托尼咬着下唇:“纽约市的罪犯⬛都害怕蝙蝠侠,我也害怕,所以我是罪犯。

      论证完毕,逻辑严密!

      蝙蝠侠帮助一个罪犯的可能,居然不等于零,这已经足够让人惊讶的了!”

       “先生,这种ᓫ论﫸证并ⷅ不成立,因为您没有犯罪。”

      鍕 “也许吧?”

      托尼不确定。

      这时,窗外突然闪过了一道闪电。

      接着,原本平平无奇的夜空之中,多出了一个蝙蝠标志。

      托尼看到了。

      他的表情变化也十分丰富,先是震惊,后是喜悦,最䌓后又变为绝望。

      “先生,蝙蝠灯的﹉位置,和平时不太一样,而且,时间也对不上,根据我的分析,他也许是在……”

      “轰——”

      雷电咆哮一声,吓得托尼的手为之一抖。

      “他在宣战!”

      确实是宣战。

      看到天空中的蝙蝠灯,站在警局蝙蝠灯旁边的风,急躁地环顾四周。

      她在心里念叨着:“快点来啊!快点出来啊!”

      “你在找我?或者说在找我们?”

      佩珀的法律助手,娜塔莉出现在了风的背后。

      胅“你终于来了。”

      风松了口气,拍拍胸口。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身份?”

      娜塔莉本来正在调查彼得·帕克的行踪,但是突然被人䪦入侵了通讯器,对方说出了她最大的秘密。

      这让她不得不放下手里的一切工礗作来到这里。

      番“我家少爷提起过你,然后我就顺藤摸瓜查下去了!”

      “你是……蝙蝠侠的人?”

      娜塔莉,不,应该说是娜塔莎瞬间知道了风是什么人了。ম

      “现在这个不重要!”风站到了娜塔莎面前说뻦:“现在重要的是,我希望你能帮侶我!帮我救出罗宾覾!救出彼得·帕克!”

      娜塔莎眯起眼,当时她没有出手,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小孩子被抓走,在她心里留了一个疙瘩。

      她就是因为还뉴残留有那么一点良心才离开白房子的。

      “说吧!”

      娜塔莎干净利落地答应下来。

      “你要我怎么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