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私人影视

      晏修一指节修长, 指甲修剪得圆润干净,当他拿起尼伯龙根之眼的时候,沈凛有一瞬间仿佛看到眼球上的红血丝蔓延进晏修一的指尖, 扎入他的皮肤, 但他稍微眨了下眼睛, 那种奇妙的画面又消失不见。

      这眼球触感很奇怪, 表面光滑, 质感坚硬, 晏修一指尖在表面摩挲了下,皮肤上有被冷气渗入的丝丝刺痛感,还没ṵ仔细秿想这是什么东西,늖 便看到有人向他扑了过来。

      ̑kp:“战斗轮,埃罗尔偷袭先攻,修先过敏捷。”

      䇜檣晏修䢷一投掷曃敏捷。

      75/85,失败。

      kp:“埃罗尔投掷伤害1d3=1,晏修一掉1点血。”

      晏修一被撞了个正着,但埃罗尔太过瘦弱,这拼命的闷头撞击只树让晏修一ᄈ往后退了一小步。

      “过斗殴。”晏修一说。缰

      他投掷斗殴。

      70/25, 成功。

      埃罗슩尔默认闪避失败, 被晏修一反手擒拿压在地上, 晏修一膝盖顶在埃罗尔的后背上, 用力一顶就牢牢地压制住埃罗尔。

      沈凛眯了眯眼,晏修一这张卡是生意人?生意人这战斗力?

      列车警卫赶来, 但碍于埃罗尔的身份, 没敢武力压制,但埃罗尔太不老实,不停地挣扎, 被晏修一直接一手刀劈晕过去。

      kp鞍:“在场所有人,过聆听。”

      됐 众人投掷,检定成功的人清楚地听到背后有围观的面目模糊的npc正在小声议论。

      “听说埃罗尔少爷发疯了,我当时还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

      “都说他是因为被多拉蒙德先生拒绝了向艾莉丝小姐的求婚才变得疯뛋疯癫癫,哈,据说还被狠狠得羞辱了一番,你看刚才,他只盯着艾莉丝小姐想要拍的东西,可见是恨透了他们。”

      “拒婚?羞辱?这我倒是没听说,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以埃罗尔的身份,怎么配得上艾莉丝小姐,虽然埃罗尔有爵位在身,但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子爵,多拉蒙德ﴜ先生富可敌国,家里只有一位艾莉丝千金继承爵位,肯定看不上子爵ᱨ出身的埃罗尔先生。”

      “不只是看不上埃罗尔先生,听说连公爵大人的公子也被多拉蒙德先生婉拒了。”

      㽻 “天啊,”闲聊的人低叹道,“他是想让艾莉丝小姐当王后不成?”

      “谁知道呢,反正多拉蒙德家财大气粗,本身也有爵位,当王后也能配得上那个位子,可当今唯一的王子才六岁,艾莉丝小姐虽然美丽,却不一定能等得了那么久。”

      他们说话的时候,埃罗尔的侍从战战兢兢地把他扶了起来,年轻的侍从为主人而感到羞耻,更是在流言蜚语中抬不起头,还得硬着头皮向周围的人致歉,他一张脸涨得通红,好不容易才在꾻警卫员的ㇹ帮助下寨撑扶着埃罗尔离开。

      沈凛想和埃罗尔聊聊,但眼下显然揁不是个好时机。

      “凛。”艾莉丝明显对晏修一有厌憎情绪,她唤了沈凛一声,低声对沈凛说,“竆那个尼伯龙根之眼,你帮我从那人手里拿过ꂇ来,我不喜欢他,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触。”

      “是,住”沈⢯凛走向晏修ꎱ一,对他说,“先生,你手里的东西是我们小姐刚从拍卖会上拍到엻的,麻烦您还给主办方,由他来完成拍卖程序转交我们小姐。”

      晏修一看了沈凛一眼,目光越过他又落在艾莉丝脸上,他身体微촯微前珤倾,在沈凛耳边低声⣎说:“她很危险。”

      回想起刚才埃罗尔对艾莉丝“魔女”的称呼,沈凛轻轻点头,低声说:“想办法,偷换掉尼伯龙根之眼,不知道有没有人点둤伪造。”他想了想,对晏修一说,“等下你去问问情『妇』尼娅,她鍨可能有。”

      晏修一应声,把珠子交给一旁托着托盘迎上来的适应生。

      䀷一时的闹剧暂时平息,各自回去。

      沈凛陪同迫不及待的艾莉丝͏找到主办方,把筹码兑换成金钱,换来了那颗尼፮伯龙根之眼。

      尼娅也在场,她愧疚地看着沈凛,找了个机会,低声通信:“伪造得过困难成功,不仅没过,还差点大失败,吓得我魂都飞了。”

      “凛。”艾莉丝把沈凛唤回自己身边。

      ﭰ“小姐,”沈凛试探地说,“刚才我同那位先生说话的时候不小心触碰了这颗神奇的珠子,在那个瞬间,我看到了一些奇异的画面。”

      “奇异的画面?”艾莉丝警惕地问,“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无尽的黑暗,”沈凛垂下眼睛,略显恐惧地说,“我看到这节火车驶向了无穷无尽的深渊,仿佛被什么巨大的生物吞噬,漆黑的世界只有一点厚重的浓绿『色』光芒,这太恐怖了,艾莉丝小姐。”咦

      艾莉丝惊讶地看着沈凛,她渐渐整理好自己的表情,若有所思地说:“是因为受到我的影响吗……凛,除了这个,你还看到了什么?”匌少女认真地问。

      “我还看到了,”沈凛目光一沉,给艾莉丝下了﫬一剂重『药』,“多拉蒙德先生死在愼了自己房间。”

      kp:“………………”我『操』.你怎么就直接说出࿒来了?!

      因为是kp,他不能有任何干涉行为,但沈凛这话퀮已说出口简直是在雷区蹦迪,18号kp还是头一回看到有人把这个副本的剧情这么快就推进到了这里。

      艾莉丝的瞳孔瞬间收缩,她比之前还要惊讶,嘴唇微张,呼吸急促,賙她突然紧抿了下嘴唇,再开口时,嗓音颤抖地问:“凛,你看ຓ到他是怎么死的࠙?”

      “被触手缠绕,浑身满是淤青。”

      艾莉丝:“……”

      켢kp:“……”他已经ྷ习惯了,无论沈凛说什么他都不会再惊讶。

      “只是稍微碰触下就看到这样匪夷所思的画面,而您经常梦魇,也和这个尼伯龙根之眼有关系吗?”沈凛轻声问。

      绕 艾莉丝垂着头没有应声,这让沈凛想到了他之前看到的幻象——年幼的艾莉丝坐在华丽的床上,孤单恐惧地抱着垂耳兔玩偶。

      沈凛担忧地看돩着艾莉丝肝:“您最近休息得越来越差了,我很担心您的身体。”

      艾莉丝深沉的眼眸变得清透起来,她双手垂放在身前用力地交握在一起,沉默了片刻,忽然抬眸,弯着眉眼,微笑着看向沈凛:“凛,你知道莫比乌斯环的理论吗?”

      䖲他知道,他甚至曾经一度对这个神奇的闭环充满兴趣,但他为了在艾莉丝这里套出更多的消息,谦卑地摇了摇头:“那太深奥了,小姐,我只是您的执事。”

      “可你比大多数人都冷静和聪明,凛,”艾莉丝柔和地笑了笑,“如果你是数学家或者物理学家,一定可以做出很多惊人的成就,可我舍不得让你去̐做数学家和物理学家,你只要做我的执事就好。我来告㢁诉你,什么是莫比乌斯环。”

      她的讲解浅显易懂,也鎁与沈凛熟知的莫比乌斯环是同样的概念。

      “这种环,没有边界,没有内外的分别,是一个永续循环的闭环讈。我昨晚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我陷入了莫比乌斯环里,不知道是谁截取了火车上的一段时间,将ꥎ其拼凑成了一个一直在重复的环,我一直禀在绕着环奔跑,可是醒来푞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艾莉丝所说的话和她晨起表现出的疲惫状态可以对应上,但并不是没有ª漏洞,䎌沈凛问道:“既然忘了,您为什么臘还会知道那是一个莫比乌斯环?”

      “因为神ꊚ明的预兆,”艾莉丝虔诚地说,“在我拉大提琴的时候,我得到了神明的启示,他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我看到了和你所说的一样的画面,但画面支离破碎,我只能想起一部分内容,其中就有你所说的那些片段。所以,凛,你和我一样,你也得到了神明的启示。”

      沈凛䫝懵懂地问:“是今早的那段琴声吗?”

      kp:“……”

      艾莉丝点了点头:“是的,看来你也在那段琴音里得到了启示,我很高뀇兴,凛。”

      艾莉丝上前,她看着沈ͻ凛,优雅地蚲提起裙摆,向沈凛伸出了手:“和我一起拯救这辆列车吧,凛,帮助我们所有人摆脱这个无限循环的圆。摆脱的关键便在于这个尼伯龙根之眼,陪我一起把它唤醒,凛,我需要你,你要⊘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在她说这话时,沈凛闻到一股特殊的香味。

      那香味浓郁又香甜,让人头晕目眩。

      晏修一呓跟列车组的乘务人员打过招呼后,来到埃罗尔少爷的门前,他敲响房门。仆从开门看到晏修一时脸『色』一白,这人在拍卖会上压制少爷的样子太过凶⋌狠悍利,他在一旁被吓得大气不敢出。

      “您、您怎么来了?”年轻的仆从没见过什么大场面,躲在门口,小心翼翼地问。

      “埃ኁ罗尔醒了吗?”晏修一目光一掠房间,便看到埃罗尔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混蛋!”埃罗尔比晏修一幡矮了一个头,还偏偏架势十足,苍白的面容因为过于狰狞的神『色』显得有些滑稽,他推开仆从,一把抓起晏修一Ꚍ的衣领,ꢙ“是你阻止了我!是你让那个魔女带走了尼✇伯龙根之眼!”

      晏修一蹙眉问道:“尼伯龙根之眼究竟是做什么的?”

      “无知的愚民!”埃罗尔呵斥道,“你会害死这一整辆火车的人!她是魔女,她要让一整个列车的人都成为她的祭品!虣”

      埃罗尔形容疯癫,说话也疯言疯ȱ语,他瞪着晏修一的时候双眼几乎凸出眼眶,情绪绷到了极点。

      晏修一推开埃罗尔,他稍ꮎ微一用力就把埃罗尔怼进门里,埃罗尔倒在地上,不敢置信地仰头看着晏修一,还没说完的话全都沉进肚子里。

      房门在背后关上,整个房间安静得只能听஛见埃罗尔沉重的呼吸声,他似乎在意识到自己与晏修一的实力差距之后,突然冷静了下来。

      晏修一把变成了鹌鹑的埃罗尔从地上拎了起来按进沙发里,他扫视左右,目光定格在仆从上。

      仆从缩了缩脑袋,下意识抖着声音问:“您要喝水吗?”

      晏修一:“……”

      晏修一轻ﲿ轻点头:“谢谢。”

      ム 仆从忙去给晏修一倒水。

      晏修一把水杯推到埃罗尔的面前,确认埃罗尔情绪稳定之后才说:“埃罗尔先生,做个自我介绍,我是宾西警署的警察官,醛借着记者的身份来查有关多拉蒙德先生的一些事情。有关那块尼伯龙根ﲅ之眼,我希望你能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k邹p:“过说服。”

      “不过说服,䩗”晏修一冷冷地说,“酜过恐吓。”

      kp:“……你这样也算是警察官吗?”

      “车卡你给验过,ڑ无误。”

      kp哽住㼛。

      笢 晏修一投掷恐吓,成功。

      촶埃罗尔捧起水杯一饮而尽,퇨随后狠狠地把空杯子摔在地上,他咬了咬牙,说:“警官先生,虽然一切都来不及了,您也很快ᔙ就会忘记这一切,但没关系,我会把我知道鬝的都告诉你。所谓尼伯龙根之眼是创造真实的魔物,拥有这颗魔眼的人可以将所有的一切幻想都布化为真实。那个魔女㡌,艾莉丝,如果被她拥有这个魔眼,她会杀了整个列车的人,你、我包括车上的每一个男女老幼都会死在魔眼的献祭里,我亲眼⃄所见。” ֏

      晏修一无法辨认他话里的真假,英挺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沉声反问道뤺:“你亲舚眼所见?”

      樀“是的,”埃罗尔颤輔抖地说,“我亲眼所见,幸运的是,一定是主駿的庇佑,给了我扭转的机会,现在所发生的事情重新来过,我们还有机会从魔女手中抢过尼伯龙根之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