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男人的天堂

      足足一分钟,都是雷雄操控的一挺机关炮在嚡呈䞠威。

      所有ᐶ的日军都在躲避可怕机关炮的扫射钽,哪怕机关炮的弹着点离绝大部分日军还有几百米的距离。

      ꩵ但没人敢赌,赌机关炮会不会突然对自己感兴趣。藊

      那是典型的赌赢了没好处,赌输了要被打碎的赌注。

      但在雷雄弹着点附近的日军可就没什么赌不赌的心理了ェ,他们只能龟缩在残垣断壁之后,抱갵着脑袋向天照大神祈祷,祈祷自己别那么倒霉被疯狂的机关炮炮弹给挨上。

      连续打空一个弹板的雷雄终于调整好自己的准星,再度插上ꃧ一个新弹板的他很舒爽的对着一个他观察到日军藏匿较多的街区扫出一㥳个长点射。

      㔆连着姡射出七八发炮弹形成的弹道在地面上爆出一团团土黄色烟雾,从远处望去求就像是一条腾起的长龙。

      ݢ显然,这是一条充满死亡气息的龙。

      躅 20毫米口径炮弹在地面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只要在弹道范围之内,不管是就地卧倒,还是躲在断壁残垣后,都连同砖石一起被击碎。

      受到攻击的日军步兵在这个时间段根本没做出像样的反击。

      不圌是他们不想,而是,不光是拿步枪和机关炮对射是个冷笑话,最关键的是你连人家在哪儿都还没看清。

      从25米高的楼顶上很轻易的看清他们Ⴓ,但并不代表匍匐在地的日军就可以看到隐藏于工事之后的机关炮。

      “日本人,他们是怎么打赢这场战争的?”趴在租界河岸边工事后狡拿着튣望远镜观察战场的日不落縍帝国上尉的一双蓝眼珠简直快瞪爆。

      虽然不太瞧得上日本人,但就这样被人家一挺机关炮压着几百人打利,尤其还是被他更瞧不上的中国人,㓗日本人这也太弱渣了吧!

      蓝眼珠上尉显然是才换防值班的,ﻌ并没有亲眼看到昨天晚上的一幕,否则他至횓少要淡定那么一点点。

      终于,在䕼雷雄第三个滁弹板打空之后,蓝眼珠上尉眼中的弱渣们开始反击了。

      ꌃ日军步兵中队的几个掷弹筒小组ꊊ花费了足足一分半钟的时间,总算是找到了机关炮大概的方位,在各自的隐蔽地架着掷弹筒向这边射过来。

      只是,高达20多米的垂直落差不谈,楼顶足足0凛.6米厚的钢筋煪混凝土墙壁也а足有一米五,只有在机关炮射击处被工兵们⚡凿开了半米左右的豁口,那也就意醭味着除非是掷弹筒榴弹像长了眼睛从天空中垂直掉下来,否则就只能砸到混凝土墙上。

      显然,有效射程只有500米的掷弹筒最多也只能成为后者。

      一团团火焰徒劳的在四行仓库正面的墙壁上绽放,威力只相当于一颗手雷的榴弹甚至连墙皮ꘉ都没怎么损毁,只是在其上留下一团团焦黑。

      H日军的掷弹筒手很执着,超过十杆掷弹筒疯狂的将榴끸弹发射而至。

      然并卵,也没什么鸟用。

      怎么说呢?那情形,就像是一条턩壮汉终于等到女神松口可以那啥那啥那啥啥,打算真格Õ开战的那一刻,却又发现自己不求行。

      此ﹼ时只能咬着后槽牙大手一挥蘏说哥今天放过你也就罢了,偏偏还要继续......

      而女神那会儿的眼神,估计就是现在所有人看日军的眼神暔。

      樛 不行,就ᖛ别勉强啊!

      老话说的好:勉强是没有幸福的。

      更有可能带来灾难。

      폱日军掷弹筒手固执而徒劳的攻击,⥳暴露了他们的位置。

      楼顶最少有四门迫击炮在观察手以最快速度发布的指令下调整着炮口,然后,开炮。

      御林军的机炮连官兵们在这쀅一刻体现出了䨛良好的军事素养,一分钟之⚰内,四门迫击炮分别向锁定的方位倾泻了近30发炮弹。

      ꮓ 心疼的杨計瑞符在观察所里不断咬牙切齿的骂:“雷雄个狗日的,比特良的唐刀还败家子儿。”

      的确,虽然看着烟雾不断的在断壁残垣中升腾,还呵时不时夹带着一些断肢残体飞起,但那都是己方一开始就不讲ﭤ武德几乎完全暴露出重火力造成的。

      䕼先前说好的,日军若无重火力点出现,机关炮不得超过20发秤炮弹,ㄋ迫击炮不得超过每门五发,显然都被雷雄这厮当成了耳旁风。

      但一直拿着望远镜默默观察着战场的陆军中校휄脸上却是露出淡淡笑容:“败家是珊的确败家了点儿,但雷雄这一记迎头闷棍却是耍的不错,够小鬼子吃一壶的。

      接着,又意味深长的来了一句:“不过,我想对面日军指挥官这会儿的心情应该很复杂的吧!”

      复杂?难道不止心情郁闷吗?杨瑞符微微皱起了眉,䐂他有些不太懂自己这位长官打了几分机锋的自言自语。 선

      不过,他却是很清楚䃽,ĝ自己这位在几天前本可以晋升团长的团副是大智之人,他既然敢如此说,就一定有所指。

      700米外。

      掹 站在由一间民居改建成野战指挥部里的丰田秀、正透过望远镜默默观察着䞻战场上的一切,脸上表情晦涩难明。

      一旁拿着战术记录板的作战参谋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自己长ᙻ官这副ꬨ还算淡定的模样是个什么意思。

      要知道,前方己方的近2个步兵中队可是在中国人的炮火中挣扎,但这位,既没有果决下令大队直属的步兵炮小队的两门92步兵炮和迫击炮还击,也没有因为己方伤亡不小而悲伤愤怒,就是拿着望远镜,从五分钟前一直这么看着탨远方。

      终于,面无表情的丰田秀放下望远镜,㳕看向内心忐忑的作战参谋:“命令小泉大尉所属后撤20⮄0米,脱离中国人的攻击范围。”

      “呜!呜!”带着几丝凄厉的警报声在日军阵地上响起。

      那是日军步兵中队级才装备的手摇警报喧器,和中国军队普遍装备的小号作用差不多,负责指挥进攻还是撤退以及一些并不复杂的战斗죣指令。

      收到命令的日军步兵借助着烟尘的掩护蹿出断壁残垣,准备沿着街道向后撤退了。

      湣四行仓库这边位于三楼四楼的怍几挺重机枪火力点一看日军想跑,在获得可以射击的命令ூ后,终于加入射击的行列。

      “该死,愚蠢的中国人탋这是要做什么?”看到这个情形,脸色原本还算平静的日军少佐脸皮微抽,眼中浮上浓浓的怒色。“命令炮兵小韕队对准大楼开炮,掩护我军后撤。”

      稍微停顿几秒,继续命令擁道:“但让他们注意,只能平射,尽量别攻击콷高处,我们现在不能将炮弹射入西方人的租界。”

      一分钟后,随着日军的步兵炮开始开炮,炸得仓库大楼正c面一片火光,几挺重机枪的射击也不得不慢了下来,位于楼顶的机关炮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怕被炮击也沉寂下来。

      日军少佐这才看向自己的作战딌参谋:“北⣕原君颠是不是在好奇我ꪧ刚刚为何那般平静?”

      不待中尉参谋作答,日军少佐微鑷微一叹:“我们对面的中国指挥官很难对付啊!战术安排竟毫无迹象可循,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属于中国人那个派系的部队,兵力多少?武器装备?有什么企图?皆一无所知。”

      “丰田大队长!”中尉参谋双脚并拢。“这些可能性在昨夜我皆已经上报给旅团部,希望他们能给予帮助。

      “嗯!”对于属下的尽职日军少佐应该还算满意,点点头脸䧉上露出一丝得意。“不过,通过刚刚中国人的火力,我却已经基本判断出他们的兵力。”

      日军中尉睁大双眼냉,表示自己的惊愕。

      “最少两个步兵营퉶!⣖”丰田秀直接说出自己的判断ﲭ。“或者是中国某个步兵团的残꓾兵败௻将,ꈫ否则,他们Ϭ那里会有如此多的重武器?”

      见属下眼神里开始浮现恍然大悟,日军少佐的兴致更高了,继续解释道:“至于说他们为何一反常规的从一开始就暴露自己的重火力点,不过是企图想让我军知道他们的厉害,想拥有谈判投降的资格罢了。똩”

      “不梫过,他们真的是太低估帝国銎军队的决心了。”日军少佐眼里浮出轻蔑。“愚蠢的中国人到现在还以为只是一场局部战争。”啳

      “既然有那么乸多中国人在观战,那,就让我们大日本帝国陆军踏平他们的堡꒑垒,然后将他们全部韋吊死在他们所认为的堡垒上好镕了。”

      日军少佐冰冷彻骨的声音在野战指挥部里回荡。 㣣

      Ī“诸君,请随我一起英勇作战,彻底粉碎中国人的战斗意志。”

      “嗨意!”

      野战指軼挥部里的日军集体肃立,脸上浮现出自豪和骄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