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婢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黑虎卫队只是毫无花俏地直接正面硬推过去,就将黑旗甲队的阵型彻底推散。

      黑旗甲队的队员完全顶不住黑虎卫队里那个蛮牛一样的藤牌兵。

      紧接着,第三支队伍上场,过程略有不同,࡞结果还是一样。

      一触即溃。

      连续三场,没有一支队䳚伍能扛住黑虎卫队的第一波进攻。

      这场面,让已经上场和还没有上场的少年们,都觉得十分难堪。

      此时,第四支队伍进场,白旗甲队。

      彭翼云ۢ在这支队伍里看到了两个老熟人,执弓挎箭的彭天宝和彭天贵。

      令人惊讶䁱的是,这两个眼中无人的小子,居然屁颠屁颠地跟在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身后,一副你是大哥내我是䓒小弟的神态。V

      “这人是谁?”

      彭翼云指了指身材修长的男子。

      綾“队长,这人是他们队长彭天吾,很多人叫쯪他‘小马超’。Ӹ”长枪兵施猛答道。

      “小马超?口气倒不小,什么来头?”

      “听我表哥说,他爷爷和彭宣慰明辅公是堂兄弟。我表哥是彭天吾家的佃户,多少知道一些。”

      又是彭氏宗族的人,且ゅ在族㥽内地位不低,难怪彭天宝和彭天贵状如舔狗。

      芚 “㳺你见过他使枪么?”彭翼云又雕问㹷道。

      “倒没见过,听说拜了个厉害的师父,教的杨家梨花枪。”

      䜯 说话间,场内鼓声又起,第四场比阵开始了。

      只见白旗甲队的阵型,较之前三队略有不同,最前面걫是两名藤牌兵,二人之间站着手持长枪的彭天吾。

      黑虎卫队故技重施,当先那个蛮牛大汉将藤牌一举衇,照ڨ准左边的藤牌兵撞了过来,就在双方藤牌即将对碰的一刻,一柄长枪倏然扎来,枪尖刺入藤牌间隙后往左顺势一带,蛮牛大汉ඊ不及收᫬力,身体立刻失了重心。

      但这蛮牛大汉经验十分老道,竟然左臂用劲向前一推쵉,将藤牌撒手,同时身体借着藤牌的掩护,冲⿶上几步,右手蛮刀直劈两块藤牌中间的彭天吾。

      㔓彭天吾一振双臂,长搭枪枪柄骤然发出一股旋劲,擦着对方的蛮刀刀背,将其格开。

      此时,左右两侧藤牌兵迅速合拢㺑藤牌,要将蛮牛大汉困在己方阵内。

      蛮牛大汉见占不到便鯔宜,蛮刀翻转横劈,䛗荡开合拢过来的藤牌,退回了黑虎卫队的阵内。

      白旗Ṵ甲队挡住了第一波攻击。

      黑虎卫队阵型随即一变,三角峜形变成梯形,两名藤鹿牌兵站팲到了最前面,然后同ጒ时发动了速攻。

      左右藤牌对藤牌,目的就是让彭天吾的长枪顾此失彼。 ƒ

      白旗甲队不及变阵,前方的四块藤牌已菸经轰地撞在了一起。

      尘土飞扬中,只见一柄长枪从藤牌间的缝隙里钻出,银龙一般连续荡开对方的几柄长枪,直接杀到了弓箭兵的뿧跟前。

      而此时,黑虎卫队的蛮刀也与白旗甲队的长枪斗在了一起。

      双方战阵交错,皆不ұ成阵型。

      鸣金声响起,第二波攻击ꢓ结̊束。

      因战入胶着态势,뎠判定双方平手,也意味着白旗甲队挡住了对方的二攻。

      双方重整阵型딈后,黑虎卫队发起了最后一攻。 

      如果白旗甲队挡住了这次攻击,就将྿成为第一支过关的队伍。

      黑虎卫队的战阵⍔再度变为三角形,然后快速冲到白旗甲队的阵前。

      尫蛮牛大汉将藤牌斜向上抬起,弓背塌腰,右手蛮刀直取下三路。

      白旗甲队的两名藤牌兵连ﴋ忙压低藤牌喩防御。

      此时,黑虎卫队的一名弓箭ꐴ兵忽銒然跃起踩在蛮牛大汉的肩膀上,居高临下将扣在手中的三支箭同时射出。

      三箭分别射向包括彭天吾在内㨼的三名长枪兵。

      彭天吾的长枪怪枪尖爆出朵朵梨花,竟然在刹那间Ზ同时击落了这三箭。

      ꖏ 龭与此同时,白旗瀐甲队后쳠排的弓箭手数箭齐发,黑虎卫队后排的藤牌齐齐举起,掩护住了蛮汉肩膀上的弓箭手。

      컟 鸣金声响起,这次进攻宣告结束,白旗甲队挡住了对方的最后一攻,成为第一支合格过关的队伍。

      “这彭天吾的确有点本事,白旗甲队若没有他,根本过不了关。”向大勇说道。

      “战场就是如此,谁能把自己的优势转化为胜势,谁就能襂获得胜利。”

      彭翼云䬿看螥了看众人,又说道:

      ⾦ “别光顾着看,赶紧动뿦起来,快到我们了。”

      众人纷纷摩拳擦掌,按照彭翼云训练时的要求拉伸身体,直到鼻尖冒汗。

      第五个倿上场的红旗甲队,艰难地撑过了黑虎卫队的前两次进攻,最终还是没有顶住对方的最后一攻,败下阵韌来,让场边观战的韇众人唏嘘不已。

      片刻后,䀂密集的鼓声再次响起。

      楴 第六支队伍,彭翼醃云率领的黄旗甲队,终于登场了。

      “黄旗甲队,勇敢无畏!兄弟同心,无坚不碎。”

      “黄旗甲队,勇敢无畏!兄弟同心,无坚迍不碎。”

      塒振人心魄☡的口号突然响起,让高台上一直看得大摇其头的田九虎也忽地精神一振:

      “这帮小子,嘿嘿,有好戏看了。”

      黑虎卫队的兵士们也被这口号激起了战意:

      “口气不小,给他们点教训。”

      黑虎卫队立刻摆出了他们最擅长的三角攻击阵型。

      “兄弟们,打虎的时刻到了,三号战术。”彭翼云一抖长枪,枪头上的布套滑落,露出了弯钩。

      䃍 㻐所有长枪兵也同时竧抖去布套,露出了弯钩。

      鑳 “攻!”

      蕺 彭翼云一声喊,全队以三角阵型朝黑虎卫队直扑了过去。

      “什么?”

      高台上的田九虎吃惊地张大了埛嘴巴,面对身经百战的黑虎卫队,这帮小子还敢主动发起进攻?

      那些在场外观战的䫹九支队伍也全都被震惊了。

       这……这帮人胆子也太大了……

      而最为吃惊的,就是与彭翼云他们对阵的黑虎卫队,他们已经被彻底激怒了。

      ป 老虎不发威,视吾等病猫乎?漭

      黑鏧虎卫队的三角阵型迅速启动,㑌如怒涛般直奔黄旗甲队。

      “黑牛,家山,注意,中路偏下,撞!”彭翼云口中令出,双方的藤牌兵狀便轰地撞在了一起。

      “䅫大勇,施猛,钩枪准备!”

      柳 꺐彭翼云一言发出,手中钩枪率先毒龙般钻出,勾住了蛮牛大汉的藤牌上沿。

      他左右手正反一拧,将藤牌提起ꬮ,电光石火间,他看见对方后排的弓箭手已经跃了上来。

      “出枪!”

      “顶牌!”

      帲彭翼云一声喊,手中旋劲爆发,钩枪带着藤牌侧移,此时,向大勇和施猛的钩枪早已一下一上刺出,向尉大勇手中钩枪锁定了蛮牛大汉的咽喉,施猛的钩枪正好迎上弓箭手跃起的身形。

      与此同时,田黑牛和何家山双腿蹬地,顶着藤牌往前猛地一撞,合力将蛮牛大汉顶了个趔趄,蛮牛大汉往后一倒,后背又拱翻了两个长살枪兵。

      不但如此,在对方藤牌被钩枪牵制住时,黄旗甲队的弓箭手早붷已张弓搭箭,锁定了狴暴露在射程里的对方弓箭手。

      一攻,黑虎卫队竟然……败了?

      껄观战ᚢ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怎么可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