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花怜污图无遮微博

      欞享受完离别前ꁉ的最后温存后,灵均告别了三女,带着小德子和大总管海公公前往大夏西云海郡一处偏僻的小镇。

      小镇上,灵均东瞧瞧西看看,真该说不愧是修行世界吗。

      哪怕一个小镇,也有着百万몚人口,街道两旁设施齐全,各种小店叫卖着。

      砭 经过坊市角楼,一家露天茶馆说书先生正在口吐兰芳,唾沫四溅。

      “啪!”醒木一拍,周璝围喝茶的和街边ꚋ行人纷纷驻足观望。

      “话说咱们大蛜夏太子,那可真是人中龙凤,五万年不出的奇才呐!”

      有武夫着急到:“咱们大夏太子有大帝之姿试问谁不知道‽呢,老李你说ڮ点其他的呀。”

      “慌什么慌。”说书先生老李压着声音继续说道:

      “传闻太子殿下出生那天,九星连珠,日月交替,大道之音在皇宫起起伏伏,连绵不断,就在太子出生的产房内,稳婆吓得直冒冷汗,ꃈ六神无主!”

      周围的人都被吸引住了,一名大汉抠着脚丫子急忙问道:“稳婆为啥吓得直冒冷汗。”

      老李给了大汉一个肯定的眼神㭍:“呵,稳婆刚一进房间,太子殿下还在娘胎肚子里哭声便传愞出来了,震耳欲聋!大道铭文伴随着哭声出现,周围空H间被뜓挤压撕裂,危急关头!夏始皇在天之灵跨出时间长河而来,一手钿便把太子殿下给接了出来......。”

      灵均眉目神꽜情随着说书先生越来越离奇的故事起起荡荡,当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咼

      “好!说得好!赏!”궰灵均大呵一声。

      小德子赶紧往说书先生跟前扔了两块灵石。

      说书先生眼神一亮,双手抱拳道:“老朽儿谢公子爷赏。”

      天色渐晚,灵均才依依不ҿ舍得揤离开茶馆,星眸一撇,发现小德子居然面露失望之色! ᝷

      “你觉得说书先生说的不符实?”灵均质絜问道。

      㓎“唉,爷,不是不符实,奴才觉得这㶕说书先生连爷十分之一的无双气概都没说出来。”

      흡灵均满意的点了呠点头:“毕竟是个小鲎镇,咱们要求不能太高,况且人狋家都没见过我,能说出我十分之一的气概已经很不错了。”

      “爷心系百姓,真乃大夏亿万子民之福也!”

      ......。

      小镇最东边,有一座府蹙邸,大门前有两座威风禀禀的石狮,牌匾窱上刻着“宁府”

      灵均主仆二人正站在宁府门前,大ꃁ总管在暗中护道。

      “这便是父皇所说的宁府呢。”

      풹 宁府,乃十万年前威震世界的入道强者,剑仙宁白后人子嗣所建。

      当年他父皇年轻时游历大陆,在国内结识到一个朋友,名唤宁青山,宁青山便是宁府当睗代家主宁武已经去世的爷爷。

      经过葵花卫氃的查探,了解到宁青山乃剑仙髺宁白的后人。

      킅不过老夏皇没有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毕竟以他的天资,多䮓一门入道级功法也不能怎样苅。

      相反,老夏皇和宁青山一起逛过青楼,一起匡(为)扶(ଵ非)正(作)义(歹)!

      两人更是建立了深厚的革拡命情谊,눤老夏皇也一直没说出自己的身份。

      宁府大厅。 됼

      宁武接过灵均手中的信件,拆开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后,威严的国字脸上起了一丝笑容。

      뢏 “原来是夏贤侄,我幼时还见你家老祖夏傲天,老爷子现在可还好。”

      灵均双手抱拳,行了个武夫礼:“宁叔䪎叔,老祖依靠家族秘法苟延残喘,但也时无多日,还时常牵挂着你们。ᬦ”

      宁武微微动容:“唉ঃ,可怜岁月不饶人呀,贤侄的来意我㼂已知晓,尽管在宁府安心住下,想䕱住多久都没问题,贤侄要把这儿当成家,千万不要客气!Ⴏ”

      “管家,这位是夏公子,乃青山老祖知己子嗣,立刻在东院安排上好的院落,通知家族所有人,万万不可怠慢。”

      一旁穿着青衫的管家做晘了个请的动作:“夏公子请跟老朽来。”

      蛔 灵均微微抬头:“谢过宁叔叔。”

      待到灵均跟着݆管家풥走后,宁武诞摸了摸下巴:“人中龙凤,这份气质不简单呀。”

      东院内,灵均望着眼前的小院子,这便是他接下来要待的地方呢。

      ꋍ没错,就便是他和他父皇的计划,按簹照他父皇的话来讲,趁着还籼没继位赶紧去民间玩玩,说不定还能习得宁白剑仙留下来的入道级剑法。

      于是他父皇以老夏苒的身份写了一封信,意思就是我的后人夏土匀要来云海郡游玩,就在你家先住着吧。

      ....힛..ᘞ。

      夜晚,宁武召集家中所有人给灵均接风洗尘。

      家族年轻子弟略显激动,他们已经得到消息,乃宁家远方至交夏家子嗣前来做客,并且还要住上一段时间。

      “诶,你们说说,䗪这个夏土匀是什么修为!”

      “不知道糓,我猜测可能是蕴憮气境!”

      “不可能吧,听说就和我们差不多年纪,如此知年轻就到下三境最后一层了吗。”

      “这有啥,如果族长爱女宁낱凝烟没出当年那时,此刻慭我估计都快突破蕴气境进入ḁ中三层了吧。”

      话音一落,年轻弟子们不禁把视线落到一名清秀绝丽的少女脸上,有人带着惋惜,有人带着一抹嘲讽驷的笑容。

      宁凝烟感受到这些视线,杏眸依旧如清泉般平静嚈淡然,但桌下的玉拳紧紧的握着,代表榞着她此刻有些恼怒的心䀏情。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宁凝烟内心不甘的想到。

      “来了!”场中有人叫了一⬤声。

      灵均缓缓入场,从容不迫行了一礼。

      “见过宁叔叔,见过诸位长辈。”

      “哈哈,贤侄힙快来坐下。”宁武起身拉着灵均的手,将他安排在主桌上宁凝烟的位置。

      正厅内长老们看见后相视一望,随后不动声色的懝饮茶。 烋 ⬶ 至于诸多宁府子弟,特别是女性子弟,视线从灵均进场到坐下就没离开过他的᲻容颜。 

      퀒一身黑衣,金龙点缀,菱角分明的脸庞犹如雕刻般冷峻,一双幽深至极的黑眸流转着捉摸不透的幽光,英俊绝伦却⤻又첾透着一丝神秘的ꭉ高贵气质。

      “天啊,好帅,这人好好看呀。”几ꀊ乎所有的돱女ᰕ性子弟同时想到。

      就连灵均旁边的宁凝烟也不禁看呆了,灵均给了她一个微笑。

      靜宁凝烟红晕上脸,不好魁意思的偏过脑袋,内心暗骂:“呸,宁凝烟,你到底是怎么呢,㒦怎能被男色吸引,忘了你的目标是踏入上三境了吗!”

      ......。

      ꞓ夜晚,回到房间的灵均坐在床上打坐。

      明亮的星眸不断流转变幻,㛮体内阴阳之气由丹田出发,汇聚百会,通天穴。

      房间内黑白色相映交辉,房外的海公公立刻布下结界땑防༓止外人窥视。

      在蕴气境苦苦挣뺻扎了三年的灵均终于뿼突破下三境,进入到观天镜。

      䨟走出房外,灵均微微抬头。

      ⇕一袭月色的笼罩下,万物在悸动,在呼吸。

      翑 “这便是观天镜吗,三年了!”

      此刻灵均能够㔀更加清晰的认知天地,感知㒴万物,抬起右手食指轻轻一横移。

      “咔嚓。”一道锋利的剑气闪过,远方百沅米开外参天大树的粗大枝干쟑随着他右手的动作一分为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