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二三城市下卡

      那将军咽了咽口水,朝着守城士兵说:“守城大炮,蓄能怎么样了?”

      “回城主,已经蓄能完成了。”

      “好!”

      得到这消息,将军那颗心才稍微好一点。

      “瞄准,把那天使射下来!”

      “是。”

      守城士兵得到命令后,匆匆上城楼之上,传递命令。

      ...

      嗯?

      周泽看着城楼之上探出一根粗口径的炮管。

      只见那炮管聚集能量,缓缓凝聚成一个光球,光球的中间似乎是一枚金属核心。

      “发射!”

      一声令下,那光球轰的一声从炮管之中冲出,携带着那金属核心,冲向周泽。

      说是迟,那时快。

      刹那间。

      一道红光乍现,周泽已然抽出腰间佩剑,猛的煽动翅膀,直面那枚炮弹。

      “好家伙..这是疯了么?”

      “这可是..零级的金属核心....”

      “连西南深林妖王级都无法硬抗的武器!”

      就在城墙士兵一个个认为眼前的天使会被金属核心炸个粉碎之时。

      唯见迎面炮弹的周泽,微微侧了一下身,手中的长剑,气流缠绕,朝向光球之中的金属核心斩去。

      铛——

      清脆的声音也只是仅仅维持了一秒。

      城墙上一众士兵看到这一幕,瞳孔骤缩,不敢出大气。

      “他竟然...斩断了...零号核心?!”此刻那将军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

      这就是...天使的实力么?

      话音刚落。

      周泽身后的空地,被斩断的零号核心落在地面,瞬间爆炸开来。

      强烈的爆炸掀起的气浪,吹动周泽褐色的长发,以及他的铠甲。

      火光之中。

      周泽执长剑,没有一丝表情,背后的洁白色的羽翼微微煽动。

      下一秒,见他单手挑了个剑花,气流不断攀附在剑锋之上。

      ....

      疾风亦有归途...

      错玉切!

      周泽看了一眼手中的长剑,红光乍起,他的剑刃猛的斩出,一道红色长达数米的风刃,瞬间拦腰斩断城墙。

      轰——

      下一秒。

      城楼倒塌,土崩瓦解,那城墙破碎一半。

      ....

      唔?

      斩出这一击后,周泽眉头微皱,发出了一声疑问。

      “为何感觉这剑使用的不顺手呢,回到天使之城后,得重新打造一副武器了。”

      “头大,这又是一笔支出。”周某人叹了一口气。

      ...

      刚才那一斩,让他对系统给的疾风剑术,理解更深了一步。

      这剑术若是想完整发挥出来,需要两把剑。

      双剑流?

      似乎有点意思。

      ....

      “什么个情况。”

      那城主将军,不愧是七品武者,刚才周泽那一斩后,他还能存活下来..还没有受伤。

      “这...这就是天使么?”

      他环看了一圈四周。

      城楼倒塌,土崩瓦解,连他引以为傲的守城大炮此刻也倒在废墟之中。

      “你...是守城的?”

      闻声回头,那将军猛的一惊。

      只见那一斩毁了城墙的天使,正站在自己的身后,直勾勾看着自己。

      咕咚——

      他咽了咽口水,下意识摸着腰间的两把长刀鞘。

      是出手呢?还是投降呢?

      出手的话...

      我能打得过眼前这怪物么?

      还是投降吧。

      投降起码可以争取保个性命。

      他心理仅纠结了一刻,随后就放下作为武者的尊严,跪在地上。

      “大佬..别杀我!我投降。”

      额....

      周泽眉头一挑。

      刚才看到他摸剑,周某还以为他能直面自己,对自己出手。

      结果...

      还没等周泽夸他,他就怂了。

      ...

      “你...知道去德尔王宫的路么?”周泽想了想开口询问道。

      额...

      好在是德尔星是天使旗下的附属文明,文字语言跟天使的语言接近一致,不存在于交流不通的情况。

      “听不懂?”周泽见他没有回答的意思询问道。

      “啊不...大佬,能听懂,您是要去王宫?”那将军似乎想确认一下自己没有听错。

      “对。”

      好家伙...

      这天使是真不知道轻重啊..

      王城可不像他这南方边塞落魄,王城内高手众多,一二品的武者数百人,更有超品的武者坐镇。

      等等...

      王城高手那么多..还斗不过这一个天使?那将军豁然开朗了起来。

      投降?

      投降是不可能投降的!

      这叫战略性诡计。

      ...

      那将军稳定了一下情绪:“大佬,这里是德尔王国南部要塞,距离王城需二十日路程。”

      “南部要塞?”

      周泽眉头微皱。

      原来飞出这么远了都。

      “您只需要往那个方向一直走就能找到王城。”那将军指向北方说道。

      “你带我去。”周泽语气平淡道。

      这要是让他自己找..他都能自己走丢。

      “昂?”

      一听到这话,那将军愣住了。

      我带他去...岂不是会被人当做...叛徒?

      “大佬..我这..”

      还没等他说完,周泽的剑锋已然停在距离他的喉咙一厘米处。

      “少说废话..我还能留你一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