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修真>

      现在又是那刺夏秋之⩵交,又是那打猎的好季节。这张堡主突然心血来潮,把那蔚得天和二堡主时飞达约好一同外出打猎。这张堡主还把新纳的第五房年青멓貌美的朱薇薇也带了出来,加上随从,一行十人来到了郊外。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今天众人都打了许多猎物。大家正在兴头上时,从堡内急匆匆地赶来一人,向张堡主禀报道:“县大老爷有急事要见ዦ堡主,请堡主速速回去。”

      张堡主一听是县ꦓ大老爷要见,只得带着蔚得天匆匆赶了回去。过了片刻,二堡主对众人说道:“你们好好伺候㪄五夫人,我因有事要急于去办,也要先行离开。你们在日落之前,必须陪同五夫人回去。我走之后,你们要保护好夫人,不得有蝾误。”说完就策马离去。

      这二位堡主一走,뒆众人对打猎也就没有了多少兴趣。可这五房夫人朱薇薇却还没尽兴,还要继续打猎。于是她仍策马向前追赶一只梅花鹿,这时已把那众人远远地甩到身后。

      鴭ﰒ过了半时辰之后,⮷六个护院武士仍未见那五夫人回来。这一下众人可隅都担起心来。也就在这时,突然从山上传来五夫人的惊叫声。众人不约而同地,个个奋力向那山上冲去。当这些人好不容易롳地快要冲到那山顶时,却惊奇地发现堡主和那大护院蔚得天已在山顶之处。

      这时只见那五䒨夫人朱微微衣不蔽体地,눵在那山顶处的山洞口内大声呼叫道:“老爷,恶贼在附近,你们小心!你要给我报仇!”跟着就大声哭泣着,人也从洞ჶ内跑了出来。她一出洞就向那山崖处奔去,想飞落那百丈山崖。蔚得天见势不好突然一跃,斜斜地撞向朱微微。他在空中运劲一推,阻了她往下跳之势。就这样,朱微微‘砰’的一声툡摔下,瘫在崖边哭得呜呜作ᔃ响。

      堡主张伟清已最先抢入那山洞内,并大声喝道:“众人留步!”

      其他人亦在洞外处停下,并已把那洞团团围住。

      “山那边有人!”一个随从突然大叫,手指向山边菑悬崖之处。

      “大胆淫贼,你还不给我滚出来?”张伟清突然大声怒吼道。然后向前珮数十步又低声问道:軐“你究竟是何人?为何做出这等事来?”

      那黑衣人不悦ભ地说道:“堡主聪明过人,心中早已明白,又何必故意要装糊涂呢?”

      픥张伟清嘿嘿一笑,却说道:“就算知道,你又为何不肯露出真容呢?或许兄৶弟我还能帮得上忙?”

      黑衣人嘿嘿笑道:“今天我和朱微微之事,不用多说堡㑿主卓也能明白。至于苏玉鸾呢,嘿嘿,别人不知,᡺堡主却岂能不知?。那苏玉鸾美若天仙,本该应属于兄弟的,却被哥哥独自占有。这样如花似玉的美女谁人不想、谁人不爱?兄弟仰慕已久,却始终不㹍能如愿。这朱微微虽也是个大美女,可她与那苏玉鸾却相差即远。那苏玉鸾早已是堡主的心上至孬宝䤼,别人碰不的、摸不的也就算了。可这朱微微是哥哥的五房,哥哥还有娶六、七房之意。哥哥已不喜欢之人,让兄弟快活快活也何尝不可。哥哥说过:‘女人如衣服’,哥哥换下的衣服让旽兄弟穿穿也不为过吧。再说哥哥换女人如家常便饭,哥哥也不至于为这个女人伤了你我兄弟情意。再说欂这天的事也真有些奇巧,县大老爷请哥哥去议事,哥哥也早已离去。怎么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巧ᆃ合还是预谋燫?现在看来,就是哥哥澄想要有所解释,也断无可信之理。如果哥哥能当众人面说出真实缘由,兄弟岂能有不服之情由?” 찙

      张伟清眉梢紧皱,声音也阴冷了下来,不快地说道:“以你的意思,竟是我使了美人计来陷害于你?”

      那黑衣人仍不自在地笑道:“堡主有娇妻相伴,鹣鲽情深。而现在身边又有当今第一美女私守,偏房也有几个。你可真是饱汉不知䵌饿汉饥,你可从未替兄銨弟想一想。如今给你戴了绿帽子,你心中大为不快。只想除掉多年患难的兄弟,以解心中的怨气,恐怕堡主一番心思是要白费了。”

      “兄弟,你可真会说笑,我此是你想象之人?你我兄弟情深,此能为了一个女人反目为仇?⮲过去可能哥对兄弟照顾的不周,让兄弟产生误解。即然兄弟想女人,你又喜欢那朱微컫微,那됎哥哥就成全于你就是了。以后你我还是情同手足的好兄弟,还是有福同享的好伙伴。”张伟清仍似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但现在出了这事,许多众人都目睹了这一切,你也应该给哥一个面子吧。在众人面前我只想给兄弟一个表面惩罚,留我一个情面。待事成之后,我也好名正言顺地休掉那朱微微,并把她许配于你,你看如何䂵?”

      黑衣人不以为然道:“哥哥所言难已让人相信,当初兄弟把那苏玉缆鸾抢到手时,也是哥哥让把她先让与给你。事成之后再送还于我。可这几年早已过去,兄弟是朝思暮想、望眼欲穿。Ἓ只看到你们那般地恩爱,可如今那能轮得到于ⴤ我?”他顿了一顿又说道:“眼前的这朱微微与那苏玉鸾可是一半都不及,兄弟历来是只㘴喜欢美女。所谓名誉地位,金银珠宝怐自然全不会放在眼中。如果哥哥真的簨念在兄弟情份上,就请把苏玉鸾让还于我,今天这事兄弟就任凭堡主发落。待事成之后,兄弟这二堡主也不当了,兄弟情愿带着苏玉鸾远走他乡。堡主ﴷ可满意?”

      张伟清听完此言,也微微动容:“兄弟此言当真?”

      “兄弟可以对天盟誓!而且,兄弟志在江湖,对于贵堡毫无兴趣,堡主可以放心。”

      张伟清又冷冷地说道:“就算你有他意,哥哥又有何惧?哥哥还真没想到,兄弟对那苏玉鸾一直是念念不忘。早知如此哥哥把送于你就是了。”

      爎黑衣人大喜道:“这么说来,堡主是肯答应兄弟的恳求了?”

      张伟清轻经地‘嗯駩’了一꣘声说道:“不知兄弟可否上来?”说完就迅速地又退回到那洞旁之处。

      那黑衣人一个跟斗,从悬崖边上跳了上来。原来他根本无法下山,只是藏身在崖边一棵古树上。

      “我来也!”他嘻皮笑脸地走到众人前面。

      “你究竟是谁?”蔚得▉天怒气冲天地一掌打去,劲风直打向他的胸口。

      黑衣人诡异的笑了一笑,说道䵇:“我是你们的二堡主呀!”身子斜斜一滑就避了开来쉃。߲

      蔚得天一伸手连出五招,‘梅花五弄’剑剑击向那黑衣人,并大声叫黙道:“你这狂徒,再吃我五招!”

      黑衣人似乎对蔚得天的武功摸得熟透,蔚得天那昆仑绝技,剑剑都是杀招,可都给他轻松闪过。

      但是蔚得天手中的剑招仍燵不停顿,继续向那黑衣人攻去,逐渐逐渐地又把他逼向那悬崖边处。

      这黑衣人已看出他的用意,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问道:“蔚得天,你明明也知道我是二堡䭃主时飞达,可你为什么苦苦相逼于我。你是否也想致我于死地?”

      蔚得天怒道:“你这륜大胆淫贼,你奸淫了五夫人不说,还想嫁娲于我们二堡主,你真是死有余辜。今天不껐除了你这淫贼,老子誓不为人。”

      黑衣人身子抖了抖,眼中似乎露出奇怪的神色,说道:“原⓷来你和大堡主早已窜好,想致我于死地而后快。好,即然你们不仁,那也不要怪我码不义。”只见他身形一闪,大吼一声“看刀!”四柄飞刀,都击向那蔚得天。

      “快躲丶!”张伟清忙飞身向前,把蔚得天推到一边。他双手一抄,接住两柄飞刀,跟着踢出一脚,恰好踢中一柄飞刀的刀头。他将手中飞刀一扔,再击落最後一柄飞刀。然后手往后一挥,大声喝道อ:“上!”

      六个护院武士见堡主发话,也不敢怠慢,全部挥刀冲杀上来。个个奋勇当先,毫不顾忌䜮地杀向那二堡主。

      黑衣人也就是二堡主见此,不由地张口结舌,愤恨地说道:“张伟清,你真是个人面兽心的无耻小人。牷刚才你对我说的原来都是卑鄙慌言,致我于死地才是你的真心。既然如此我也੼只好跟你拼了。”说完立即뿘连续射出六把飞刀,击向那冲上来的护院武士。只听到六声惨叫,这些人不死也伤。

      这二堡主又飞身往正鐿接近的蔚得天攻去,只见他两手一摆,接着急旋,龙卷风般冲向蔚得天㵐。劲气漫天,发出嗤嗤尖啸。这正是时飞达的绝招‘旋杀’,手中两把短刀在瞬间已击拚十多下。在一問连串刀与剑的撞击后,蔚得天已受伤急忙后退。

      时飞达见蔚得天负伤后退,不由地仰天大笑,大声说道:“好你个蔚๓得天,你与张伟清连手想陷害于我,你不怕日后遭报应吗?张伟清是个何许人也ⱖ,难到你不知道?他才是个狼心狗肺、丧尽天良的恶人。”

      张훜伟清站在旁边死盯着时飞达。这时见他仰面朝天,中门大开。张伟清瞅准机会,立即闪电般地冲了过去,腾空往上一跳,飞至他面前。再运劲突然狠狠地推出一掌,击向时飞达的뽼前胸。

      时飞达想不到被这重重一击,身子往后直倒过去,人就像断线风筝般直掉落崖底。

      귿张伟清见时飞达ﳉ坠入崖下,马上又飞身冲到那朱微微跟前,伸手提起她也向那悬崖抛去。然后哈、哈狞笑着说道:“你这**,我今天成全於你,我张伟清从不失⪸言。쵊你死在黄泉,怪不得我!”

      张伟清见那时飞达已被除,此时也放下心来。随即走到被飞豙刀杀死和杀伤的护院武士身旁,查看他们的伤情。那二个受伤的护院武士见堡主来看望自已,心中大㦉为激动。没想到堡主能对自已竟然如此地关爱,二人都感动的热泪盈框。张伟清对已死去的四个护院武士也不再多管,然驐后提起那二擶个受伤的护院武士,竟向山崖边走去。这时二个护院武士才知道大难临头,驿由刚才感动的热泪盈框瞬间变成恐惧万状。堡主张伟清提着两人走到崖边,也不说话,用力一甩,就将二人抛了下去。

      这蔚得天见此,也吓的是胆战心惊。见堡主又向自已走来益,更是惊恐万状。张伟清见磊他菸吓的浑身颤㙆抖,边安抚地说道:“蔚兄,你我可是情同手足之兄弟,你与那些下人不同,我此能加害于你。今天这事只ਸ਼要你我不说,何人会知?以后你就是二堡主。我们同心协力把张家堡管好,以后你可要多多费心啰。”

      蔚得天这时才算回过神来,对张伟清说道:“堡主能这样看的起兄弟,蘍在下愿为堡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今天这事只要堡主不说,绝对不会有第三人知道。请堡主放心就是了,在下也谢谢大堡主器重。”

      这张伟清回到堡后,总想到由此发生的事。那时좀飞达说的话,老是在心中盘旋ળ。他时时在店记着苏玉鸾,那么也就是说,难保没有人也在打她的主意。再说苏玉鸾的心可是自쨌已能拴的住的?日后也难保能留的住她。因떭此必须想个万全之策,不但要拴住她的人,还要拴住她的心。怎么能拴住她的心呢?想着想着,自然而然地就想到苏玉鸾的女儿小梅雨身上。

      苏玉鸾的女儿梅雨本是个聪明伶俐、活泼健康的孩子。不知怎么,从此后就病魔緾身,找过许多郎中医治,可都是不见谖成效。后经过一名医诊断后说是这个孩子是遭人下毒暗算。而且这毒很奇特,一般医家很难治愈和破解。后又找过许多名医看诊,可是一直都没有好垕转。后经高人指点才到这药王谷求医읨。可是去过多次,不知何故,那孟药师就是不给她们就诊医治。

      后来无巧不巧地遇上小谢峰,谢峰极其同情小梅雨,竟冒然给她配制药物服用。没想到一撺个多月后,她的病情竟然已好了七,八层,人也ꢙ逐渐恢复了常态。这对苏玉鸾来说可是天大的惊喜,也庆≩幸女儿能遇到个救星距。

      小梅雨病情的好㓼转,是张伟清最不愿意看到的。他不只是惊呀和好奇,而是又气又恨。气的是自已的目的没有达到,恨的是自已的独门毒药竟然被人给破解。这也让他心头充满了怨恨与仇恨,所以心中已㩡作出鄙劣的ٴ报复手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