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野亚梨沙

      李莎估计想到了玄龙的狼狈相,不由得哈哈大笑:“真好玩,不如哪天咱们真来一回。”玄龙狠狠地抽了李莎一眼褾,李莎刚要梗脖子,忽然间不知想到了什么,把脖子又缩了回去。玄龙一边走一边说道:“你觉得好玩,想没想过被你欺负的人的感受吗?假如有人那样对待你,你还会觉得好玩吗?有八个字我送给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假如你能够真正理解了这八个字的含义,并施行之。你就能获得大家的赞同和认可了。”

      李莎喃喃念着这八个字,慢慢地李莎的眼睛明亮了。李莎本是个聪明女孩,她只不过是在成长的过程中缺乏长辈的随时教诲,因此在接人待物方面不懂得应该怎样做而已。

      李莎心悦诚服地对玄龙说道:“谢谢你,玄龙。你这八个字说的太好了,玄龙,你看我这样理解对不对?我把这八个字抽取精髓,概括为四个字就是‘将心比心’你看我这样理解对吗?”

      玄龙一挑大拇指:“精辟,你理解得太对了。”

      李莎被玄龙夸奖,不由得眉飞色舞,高兴异常说道:“将心比心,就是用别人之心对比自己之心。自己心里不愿意做的,别人也不会愿意做。所以就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了。”

      玄龙鼓掌叫好:“好,说得太好了。莎姐,你太聪明了。”

      李莎罕见的流露出小女儿的扭捏神情说道:“什么呀,还不是你那八个字说得好?”

      玄龙说:“到我的住处了,咱们进屋说话吧。”

      二人进屋坐定。李莎说道:“玄龙,我这次是专程来向你道歉的。我为昨晚那句‘别自作多情’的混话表示深深的歉意,那话太伤人了,希望你大人大量,别往心里去。别和我一般见识,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玄龙笑道:“莎姐,你刚才已经道过歉了,我也说过原谅你了,你何必多此一举。”

      李莎说道:“刚才道歉,我没说原因。现在我说出原因,请你原谅。”

      玄龙笑道:“好,我接受你的道歉,也原谅你了。行了吧?莎姐,我也要向你道歉,我为昨天那句心疼我的话向你道歉。哪句话说得太轻佻了,对你是一种不尊重。我为这句对你不尊重的话向你表示最真诚歉意。莎姐,你能原谅我吗?”

      “这句话呀,你不说我都没感觉出来你不尊重我。我就是这么个大大咧咧的人。好了,你也原谅姐姐了,姐姐也原谅你了。咱两谁也不许记恨谁,好吗?”

      “原来咱两不认识,你好像和我有多大的仇似的,能告诉我原因吗?”玄龙赶紧转移话题。

      李莎笑了,说道:“那更是我胡闹了。都怨我的臭爹爹,他一批评我就拿你做样子。说你如何如何优秀,叫我向你学习。时间一长,我就连你一块恨了。那段时间我练功很努力,就是想打败你好堵我爹爹的嘴。”

      “你后来怎么不想打败我了?”

      “不是不想,是打不过呀。我看到你打败朱成的一战,只一招,胜的干脆利索潇洒漂亮。那个朱成可没那么好打,反正我打不过他。而你上台只一招就把他打到台下。这么厉害,我可打不过你。”

      玄龙笑道:“你不是还有很多厉害招式给我留着吗?”

      李莎也笑道:“唬人的,打不过你,还不许我便宜便宜嘴呀?”

      “莎姐,你这一便宜嘴不要紧,可把我害惨了。那段时间我整天想着李莎会用什么厉害招式对付我?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日拼命练功,可把我害惨了。”

      李莎哈哈大笑:“哈哈哈,也挺有意思的。原来你武功进步还有我的一份功劳呐。”

      玄龙笑道:“那是,要不怎么有人说:‘无外敌,国恒亡’呐。”

      李莎不解,问道:“‘无外敌,国恒亡’,什么意思?”

      玄龙说道:“这很好理解,大到一国,小到一家,都是如此。如果有一个强敌虎视耽耽老想亡掉你的国或是灭掉你的家。你势必会发愤图强,日夜准备迎战强敌。对吧?”

      李莎愤然点头道:“那是自然,我怎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毁掉自己的家呢?慢着,我明白了,如果没有了这个强大的外敌,我就会松懈下来,不再发愤图强。而是享乐升平,久而久之,就会在新强敌面前失去抵抗能力。任由敌人宰割。我说的可对?”

      玄龙鼓掌叫好:“聪明,莎姐,你是个聪明透顶的女人。举一反三的能力太强了,小弟只能甘拜下风了。”

      李莎羞涩地说:“什么呀,还不是你的‘无外敌,国恒亡’这六个字太精练,太发人深省了。还有你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八个字。玄龙,你说你小小的年纪怎么能有如此精辟的见解?姐姐我从对你有好感发展到崇拜的地步了。姐姐我太崇拜你了。”

      玄龙说的:“莎姐,这些都是我听别人说的,我觉得精辟就记在心里。我不过是拾人牙慧,你可别崇拜我,我受之有愧。”

      李莎说:“那你告诉我是谁说的,说不出来就是你说的。难道姐姐连崇拜你的资格都没有吗?”

      “哎呀,姐姐,你真是愧杀小弟了。好吧,就算是小弟说的吧。”

      李莎满意的点点头说的:“从今天开始,咱们就算朋友了。姐姐不要求你别的,你只要对我象对你的雪儿姐姐一样就行了。你能做到吗?”

      玄龙挠挠头笑道:“莎姐,你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感情是要一点点积累起来的,毕竟我和雪儿姐姐是从襁褓时就在一起了,可以说我们是吃同一个母亲的奶水长大的。从小到大从没分离过,小弟不想敷衍姐姐,所以要和姐姐说明白。”

      李莎笑道:“如果你一口就答应了我的要求,我一定怀疑你是敷衍我。我知道你和雪儿感情很深,现在只不过是你们都还小,过几年你就可能把她娶进门了。如果你一口就答应了我这么无理的要求,我不但怀疑你是不是敷衍我,我还得怀疑你这个人是否可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