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的太长太大了

      下泸午三点多钟,May风尘仆仆៝地从另外一个中心赶过来。我Β坐在刚安装好的电脑前,网䥯管耐心地跟我说着注意事项。网管叫David,ꄑ但是他由于发音不标准,干ᡢ脆说自己是大卫。大卫今年只有25岁,本地麚人,老实ힼ憨厚,虽然比我洇大两岁,但是跟我说话的쐎时候真的像个学生一样。特别有礼貌,特别小心翼翼,搞得我特别不好意思。

      “Love,过来吧。”May几个字立马把我从老师的光环中拉了出来,回到了自己是只职场菜鸟的现实。

      May輊走进།咨询牾室,打开电脑。咨询室是顾问和老师用来给新学生做测试用的。我乖乖地着坐在May旁边,仿佛自己就是那个等待测试的学生⟝。

      昒 “Love,我们这里有自己的一套课件,讲解课件的流程是确定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学生,你要保证你每次讲解╊的内容的一模一样的,不能加入自己的东西,明白吗?”

      我点点头。

      ﺮ“好,我先来给ᰕ你演示一遍。”

      May从课件的基本介绍到每个部分的内容,问答还有题目讲解从头到尾一停不停地閧讲了一遍。说实话,돨我快ྍ要睡着了。不是因为May讲的不好,而磕是因为鐰这个过程真的非常无聊。这팊应该算是营销的一种方式,让潜在Ģ的学生感觉參到机构的䃪专业性,然后报课。

      阙“来,你给我讲一遍。”

      我目瞪口呆。大概May是把我当作复读机哒了?

      “你好,我们机构使用的是现在技术领先的Utopia课件。。。” 

      “不对,是全球技术领擥先!”쉯

      “你好,我쐴们使用的是现在全齆球技术领先的Utopia课件。。。͆”

      “不ꍂ对,是我们机构!”

      “你好,我们机构使用的是全球技术领先的Utopia课件。。”

      “不对,是现在全球技术领先鷩!”

      “。。。잩。。。”

      我不知道⛗该称May是严谨还是死厎板。大概在被纠正了几十次之后,我算过关了十分之一㩄的内容。让我윧惊讶的是,虽然May一直在匴纠正我的错误,끀但她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也没有任何的责骂和侮辱,一遍遍不厌其烦地跟我経重复着这个过程。我开始有些理解为什么她能넒够走到现在这个地位了。我看过一ࣰ篇文章,文章里面说任何能够走到行业顶端的人,专业能力只是一个硬件基础,还需要很多软件的탯搭配,例如䚣为人处事,耐心,包容心等等。现在我回想一下自己ͼ的大学生活,真的是在象牙塔里自我满足。

      “你把这些ݒ内容都ឿ记熟ศ,明天我过来的时候会再让你给我讲的。”May޼交代完任务,眽起身离耴开了。我有点羞愧犯。我觉得这么简单的一个东西自己怎么会NG这么多次。后来我才知道,May是故意这么整我的。其实那些简单的错误并不影响整体的讲解。只是May섢发࣢现我有一个做事情不扎实的习惯,想通过这个小插曲来提醒我一下。

      我确实从小到大在学习上没齒有特别的上心,一亄方面是我爸妈是那种比较随意的家长,并没有给我制定多么高的目标,相反,每次我考的不错的时候,他们都ό还特嚰别的开心。另外就是我可能属于那种晚熟的人,对于㙽很多可能会影响到自己未来的东西自己小时候并没有쵏特别䐱的在意。不过我有一点好处,就是一旦这件事情牵涉到其他人的时㧴候ꄘ,我会特别认真。正如我紋之前说的,䦮我不喜欢给别人制造麻烦。

      当老师这件事情,确实ꖹ是一个无心之举。我对于老师这个职业的神圣感早就被之前很多老师给打破了,所以我꒯其实并没有多覑么想䷝踏入﵇这个行业。但是当我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却没有太揈多的选择。外语这个专业在很多人的口中就相当于没有职业Ĥ。我在大学的期间经常听到᷹自己学长学姐或者自己同学的ᆣ抱怨,觉得选错了专业。我倒是没受什么影响,主要是我在选学校和䠞专业的时候也没有什么选择,毕竟自己高考考得那么稀烂。之后我发现了一个现象,每一个专业的ꕅ人⅘都圬在吐槽自己ꊺ选럠错了专业。这就仿佛是一座围城,外面的人都觉得里面的好,里面的人还巴不得赶紧出去。

      瞨我自己也是一个奇葩。我既没有做简历,也没有接受謿亲戚的建议,在网上看到乌托邦的招聘信息以后,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一方面我觉得投简历就如大海捞针,效率极低;一戞方面我觉得一旦我是因⹨为亲戚的关系进了一家单쭓位,那之后不管我㮪干得갃多好,都是别人的功劳。这些年我已经看清了许厸多事,这个世界上,虽然爸妈无条件地给与支持,但是一个人能依靠的只有自己㻧。 ᶮ

      我一整个下午都埋头在咨询室里,不停地重复着课件的内容,像一头辛勤耕耘的禖老黄牛一样。偶尔间我抬起头活动一下颈椎,发现其他同事看我的眼神就跟看一个傻子似的。等我觉得自己基攈本ᱞ上掌握了课Ή件的内容,看了一眼手机里的时间,我发现已经接近下午7点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