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女i.xx

      刘云的到来,不仅ĥ镇住了徐松,也让其他人噤若寒蝉。 

      作妪为镇守南京多年的守备太监,刘云可是做了许多心狠手辣之事,谁能惹得起呀。

      刘云拱手对朱㱨厚照说道:“殿下。果然是料事如神。这招声东栶击西之计,真是高明。下药之人我们已经查到了他的行踪。㡝此人十分狡猾䘸,奴婢正在全力抓捕。”

      盁 他说完,还向朱厚照挤了挤眼睛。

      朱厚照知道,刘云这是在给自己解围,他‬当諸即说道:“那就抓楬紧追쌓捕。还美膳첷楼一个清白。咱们走吧。Ꙣ”

      㺌众人这才离开了有朋居。

      出了有朋居,朱厚照长舒了一口气,对὆刘云说道:“刘公公。今天这件事댺,多谢了。”

       “殿下言重了。这是卑职ྒ奴婢应该做的。”

      朱厚홙照问道:“刘公公。我们好不容易查到此人的情况,并且有人亲眼看到此人是从縊有朋居的后门出来的。从时间上来看,他从有朋居后门出来后,到美膳楼在酒里下了药。到了晚上,那坛酒才被用来招待客人。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我原本以为能抓个现行。可是却没有找到这个人。这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刘云笑着解释道:“殿下。整个调查过程都没有问题。只是有一点,殿下想过没有。对方既然已经得手,又怎么会留在有朋居等着您去抓㋲呢蹈。我觉得此人只能有两个下场。要么是逃离了京城。要么就是被人灭口。”

      朱厚照一槜听,不解地问道:“这么严重。还能被灭口。”

      ﮚ 刘云这种事见多了,他心说,把輲全家都杀了灭口的,我都见过呢。殿下还小,不能说这些吓人的事情。

      他解释覨道:“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所以,接下来奴婢觉得可以䆤从这两种可能入手,查找此人。”

      朱厚照无奈地说道:밬“如果此人逃离南京城,那无异于大海㱙捞针,不䌠好找呀。被人灭口,那就更不好找了。这慅件ρ事要想调查清楚,难呀。”돬

      귓 刘云岂能听不出朱厚照的悲观,他也知道此事非常棘手,但是仍然故作轻松地说道㗑:“殿下。您也不要过于悲观。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构既然做了烔,那就⼱得留下痕迹。只要鰴我们调查方向没有错,完全能够将此人揪出来。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查到而已。但是迟早能查到的。”

      朱厚照听了,依旧是意志消沉,他说道:“刘公公䐑。那就麻烦你了。ꖼ你是知道的,此人一日不抓住,美膳楼就一日不能开门。” 縿

      刘云自然知道美膳㇊楼的情况,他当即表态,一定会全力追查的。

      朱厚照、刘云等鍩人又来到美膳楼的后边,当着刘云的面,高香又묷把自己那日的经历原原本本、详详细细地复述了一遍㎂。刘云命人都一一记了下来。ᐱ

      䒇 꼖 处理完这牧些事情后,刘云就告辞了。带着人去调查此事了。

      现在ﬕ看来,只ᓇ能是仰仗刘云了。毕竟刘云在江南待了这么多年,各方面情况都十分ꌱ清楚。而且他还有自己的情씈报来源和狔人脉。

      锦衣卫是更귘好的选择,⩛可惜魏国﹛公府的二公子徐天赐在锦衣䏓卫촑任职䧸,所以让锦衣卫来调查凶手,那绝对是在与虎谋皮。

      朱捺厚照也打道回府。他在回簹宫的路上问身旁的王钦、刘瑾묜等人,“这次,咱䣣们是不是有些太莽撞了。” 伥

      刘瑾回道:慏“殿下。都是那个高香谎报军情。要不是她说ャ看到此人是有朋居的人,咱们怎么能去有朋居呢。要不是刘公公及⢼时赶到,咱们根本就无法全身而退。传出去定然给人留下把柄的。”

      王钦也说道:“是呀。殿下。卑职觉得䓺应该严惩高香。今天的事情都是她引起的。”

      朱厚照看着ﴺ面前这两位甩锅侠,说道:“这件事跟人家没有关系。人家只是提供线索,最后做出判断,决定前去有朋皉居的,是我。怎么能赖人家呢?”

      见朱厚照把责任錢揽了过来,二人没有再说什么。

      徐天赐憋着一肚子的气回到了魏国公府珏,当面向魏国公徐鈣俌报굽告了太子朱厚照带着人到有朋居“闹事”这件事。

      魏国公徐俌听了,也是十分生气。

      有朋居是魏国公府的产业。有什么事情,太子朱厚照完全可以到府上ᬨ谈嘛。

      带着人䯹前去搜查有朋居是什么意思。

      这是㝷在打魏国公府的錭脸呀。 䠙

      渔但是魏国公徐俌想得比较周伱全。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莫非美膳楼泻药一事떖,真是下边的人所为?

      想到这里,魏国公徐俌就问道:“老二。我问你。美膳楼Þ泻药一事是不是咱们府上的人所为?”

      堣徐天赐歋没有想到父亲会有此一问,愣了一下。

      ꃗ魏国公徐俌那是何许人也,察言观色,能力超强。再说了,徐天赐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亲ൈ儿子。对其实在是太了解了。 젃

      徐天赐的这个表情疚,就已经告诉徐俌,此事徐天赐是知情的。

      他喝骂道:“逆子。这么大的事情,都敢瞒着我去做。胆子是越来越大。你不会不譞知道美膳楼是谁的生意吧ᩣ。”

      徐天赐见父亲发怒了,忙说道:“父亲,息怒。这件事我也是后㧅来才知道的。”

      接着,徐天赐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当然,他怂恿徐松一事,并没有告知徐俌。

      佘徐俌听了,问道:“那个柳三现在何处?”

      “事成之后,徐松就让柳三离开南京城,出去避风头去了。”徐天赐回道。

      魏国公徐俌说道:“太子那边显然对此事非常在意。案子一日不破,美膳楼就一日不能开业。如果此事不是咱们的ᣨ人做的。你那日主张关闭美膳楼,我主动邀请太畜子到有朋居吃饭,都没有问题。可是,此事是咱们的人做的,那么你我所做之事,就十分不妥了。现在太子他们既然都寻到了有朋居,下一步他们定然还会顺着这条选手,寻找柳三。如果让他们找蟓到的话,你应该知道结果。”

      “父亲的意思是……”

      “这个柳三留不得。你马上带着人去找徐松。问㷛清楚柳三的下落。一定要赶在太子的人之前找到柳三,把他处理掉。柳三人一死,线索也就断了。美膳楼下药一事,也就是不了了之了。美膳楼只能是继续关下去,咱们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徐天赐回道:“父亲英明。我马上鋢就带着人去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