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破解版视频下载

      签约时的架势正好相反,江采竟然把律戳师也请来了,合同还要公证,而且在母公司法人代表签字后,要求段勇平也要在上面签字。看来㠁还真是个愣头青啊,段勇平又不是法人代表,签了也是白签。小霸王游戏机带来了江采캳的第一个大宗交易。

      江采一边履行手퐖续,一边让律师不断地拍照。他要拿回去给江奕看,不过这也坐实了大家对他身份背景方面的猜测。ꖔ在问及财⽠务人员的时候,江采有些露馅了,这事儿给忘了。哈哈,낾投资人可真是眼力好啊,找了这么一个活宝。那就下次再带来吧,反正位子先留好了。

      现在可以签另一个合同了吧?什么合同,哦,就是采购游戏机的合同啊。没问题,这下子大家心里开心了。段勇平直接上场了:“您现在是股东了,可以享受最优惠的价格。270元每台,算是9折了。”段勇平的心在滴血。

      “那⩹好啊,合同准备好了吧?”

      “准备好了。”段勇平直接把合同摆在刚才入股签约的桌面上,算是一物两牵用了。

      ত 江采一看,交给律师了。条款具备,除了核心的价格、采购数量和履行期间等条款。“好,那就填吧。”江采大笔一挥,填넺好了。律师一看,不淡定了:“您这冯写的是10000台。”

      “是吗?这个没关系,反正早晚都得签,”轻描淡写地一句,让段勇平心脏都在狂跳。你这小学是没毕业壷吧,几个零챙你不知道?不过看江采Ҝ的架势,倒不像是在看玩笑,看来这是真的要给뢫我莫大支持了。天啊,你怎么这么照顾我?

      鹳 “不过在履行⃔方式上,要特别约定。分三年履行,看质量情况进行第二阶段履约。要是第一阶段出现问题,卖的不好的话,后面就不要履行了。”倒是也说得过去。

      问题是,在银礄行看来,不是这么回事儿。他们可以将这视为一个整体合同,贸易公司可以按照10000台进行融资,也就是缇视为2700万的合同ꬃ。按照40-60%的原材料采购费用,可以获得超过1000-1800万的银行融资,即使江采首批货物全款支付,也可以不花自己一分钱;如果能够给予3个月或者6个月账期,甚至更ꊪ长时期的拖欠,江采就可以成功地从银行套取资金。当然,这需要自身授信额度足够。拖欠,是90年代企业经营的标签,东北地区曾经因此形成了“东北现象”,民间有个形象的比喻叫做“三角债”,中央政府投入300多亿都没有解开死结。

      看着合同上的数字,段勇平确认了一遍又一遍,又让同事们帮忙看看,这下子才相信了。哈哈哈,俺老段这下子可就活了啊,没有辜负咱껩的“研究生”“大才子”的称号啊。这可是10000퐷台啊,濛270万ֱ元,现款啊。这一单要是做完了,前期投入可就全部回来了啊。

      江采也足足过了一把有钱人的瘾。嗯,不错,要是每天都能这么来一回多好啊。唉,可惜了,不能继续在这里享受尊崇,讨厌的江奕,又要我去找什么长城电脑。听说那还是个国企,家大业大,一个个都是处长科长级别的䰗干部,我一솇个平台小老百姓,뾩是那么好谈的吗?

      现在宋哥也不理我了,得有个人带一带啊?江采正在郁闷,段勇平跑⎘过来了,不知道是请他吃午餐还是送别。对呀,段勇븉平不就是最好的人选嘛,听淞说人家是燕京来客,研究生,뙥这要是放在国企肯定也是个科长级蔈别的了,不比长城那帮人差啊。嗯,就你了。

      “段总,有点儿小樜事儿想请你帮忙啊。”江采的话一出,段勇平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果子没这么好摘啊。虽然拿着ፉ合同,但是瞧着江采就是个大写的“不靠谱”,合同撕毁了又怎么样?㢃 ᛼ ︓

      “江老板,你,你说。”差点儿就要哭出来了。

      江采没感觉出来,只是觉得有点儿变化:“赶明儿有空带…跟我去一趟长城⩞电脑怎么样?”

      “长城电脑?还挺远ﶯ的啊。”段勇平眼中的长զ城电脑在燕京,这年头坐飞机可是个绝对的奢侈品,段勇平这种节约的小厂厂长肯定不愿意,只有花公家钱的才愿意花两个月的薪水、坐볹一次飞机省一两天时间。可是,坐绿皮火车吧,耗费几天时间ﰻ不说,这安全、气味… 摆

      䞛䰜 ༄ “不远啊,就在深城南山。”

      樝“在深城也有엲分公司?”段勇平脑瓜子转了一下,百公里以内啊,好说好说。“没问题啊,䛫这两天我先安排一下订单生产和入股登记变更的事情,等下周吧,我CALL你约ࣕ时间怎么样?”

      江采成功地找到了另一个可以攀爬的ﯜ大树,心里有点儿底了。万恶的旄资本家江奕,休想把我打倒。

      入股扶华电子厂为江奕섻的零售计划增加了红白机销售,这个九十年代的热门产品,让江树国等人的铺子很是红火了一阵,而优惠的进价让他揾们的净利润成功提升了一个量级。

      兰陵商业局又来催了,小吃包括哪些菜品啊、装修怎么定型啊,还希望大家一鳮起合짇计一下。我哪ፎ儿有人啊,你们那么多政府机关不能抽调个把人出来吗?没办法,只能在亲鷜戚家一个个扫描。

      要是有后世的劳务市场多好啊,职业经理人群体现在也没出现。就自己这个起点,亲ᆕ戚朋友里面除了种地的就是耕田的,最₎多有个把贩运大米、草苫子的,或者干个厨师、⡤建筑鐛工之类的。厨师,对啊,江采同学如果不是去了㽓深城,不就要在家里开个饭馆吗?当冁时请来的厨师是谁来着,还有七呁八拐的亲戚关系。

      大嫂终于来了,还带絞着那个堂兄,对,就是你了,那个爱抽烟的二哥。“펁你好你好,原谅我忘记了你的名字。”江奕兴高采烈地迎上去。

      二哥拿眼神瞟了瞟他,没说话。大嫂咳了一声,ⷩ“小奕,这个是我二哥,叫孙胜利。”哦,又是一个堂兄。农村里要是自家亲哥哥ꕀ,会着重突出“这是我亲哥哥”。

      到底是在城里干过多年厨师的,不像一般的农村人那么容易听指挥。孙胜利被隆重推出鮞以后,才伸出了手,说:“江奕,听大妹뻝子说,你这里有事情要找我,也只有我能做?”

      江奕真心不想跟他握手,一把老茧子,有啥庹好炫耀的?“二哥,在隔壁兰陵那边,෩要选几个菜开餐馆,另外臟还要人去参谋一下怎么装修餐馆。你去给他们帮帮忙吧,虽然是私营企业,但是也有工资拿,给你的待遇应该也不错,算是副经理。”这还不是“一块ဋ瓦片掉下来,砸到七八个总”的年头,经理还是比较吓人的,虽然是副的。

      “别别别,说两句没问题,经理∿不经理的就算렰了。”满是老茧子的大手又摆了起来,就差把后世那句经典名句“我就是个厨子”说出来了。看到这里,江奕心里倒是有些觉得过意不去了。当年自范家妈妈去世,父亲决定好好照顾家里的三个老小,所以把靠近村中心的老屋收拾쟬了兦一෾下开䆭了餐馆,这个二哥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以帮忙的心态辞掉市里的工作,结果遇上一个爱打麻将的爸爸,还有一个不靠谱的江采,不到两年就关门了。

      “二哥现在城里拿多䊈少月薪啊?”江奕看到大嫂诧异的眼神,感觉自己又犯了个错误,于是继续说:“二哥,你的工资差不多300,不知道会不鳶会比你现在的月薪少了?这两天有空就去兰陵,他们正等着这边的人去呢。”

      江奕想起来了,᝕农村不好随便问人拿多少钱,因为䈏他的ē回答是根据问话者来定的。▿你要是觓有钱,他会增加一倍都有可能,你要是差一些,他会报的比你高一些,男人嘛都爱面仓子;你要是贫困户,他的工资会减一督些告诉你,同时还有自己家负担重、入不敷出䫧的情况,嗯,借钱就别来找我了。

      “我现在那边不到200,有时候能发一些米面肉什么的,也不多。谢谢二弟了。”看起来,还不是很坚决。

      “那边是和兰陵市政府合资的,根正苗红,长期干下去应该没问题。”江奕知道他在担心᧳是不是临时的,那就没必要放弃自己眼下得心应手的工作了。

      孙胜利这下子彻底地放心了。大学生给Ⴆ介绍的工作,又是自己家堂妹引见的,坑谁也不可能坑到自己头上啊。“那行,ୂ我明溨天就去把工辞了,下午就去兰陵。”

      这次见到了孙胜利,不但解决了兰陵小吃的问题,还顺带着让自己重新发现了自家堂嫂。嗯,是的ꥪ,以前这个同样是隐藏在堂兄和家庭背后的女人,今天自己站在中立的立场下,却发现这个大嫂竟然ﰴ是大伯䪍家族里最有经商潜质的㋹一个。以前因为大堂兄江正军的身体不好,所以一直没有去打扰他们的生活。脑海里浮现出孙丽娟身퉈着武装和红缨枪的照片,江奕嘟囔了一句:经验主义害死人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