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治疗

      就在布鲁克尔学校开作战会议时,弗利得堡足球队也在开作战会议。总教练Andrew 安德鲁道:“各位小伙砸,明天就要跟仸我们的老对手布鲁克尔学校比赛了,对比起一年前的你们,我确实没有信心,不过今年看你们的精气神和你们比赛时的默契,我对你们明天辣场比赛有信心。不过也不能太掉以轻心,因为他们也在研究我们,因此明䲻天辣场比赛要打起十덜二分精神,全力以赴,你们已经是最好的了。”总教练Andrew 安德鲁激励道。

      “明白了,教练”——弗利得堡足球队的所有正选们齐声应道。

      “接下来我们来部엁署一下明天的队形。。。”——总教练Andrew 힦安德鲁激励完后楐就开始部署明天的作战?!队形。钟离季夏在一旁观摩,为他将来执掌球队打下基础。

      如此这般之后,他们也部署好鴻了。第二天,备受砨大家关注的弗利ួ得堡足球队将与去年的冠军布鲁克尔学校对上了,所有之前参加比赛的矢车菊国各校足球队都集体过来观看,甚至连欧洲其䃸他果嘉的人也坐在电视机前收看直播。ᓳ

      要知道,等矢车菊国的瞗国内足球联赛踢㧏完之后,就要开始欧洲青少年足球联赛了,今年辣位神奇的轩辕国助教还没回他寄几的果嘉,所以弗利得堡足球队还能接受他的指导一年,在接下来的嚉欧洲青少年足球联赛中,集合的矢车菊国足球队也将受到他㷰的指导,因此今㏻天这场比赛大家不得不看。

      当两队队员上场时,场内的观众们马上爆出热烈的㿊掌声和欢呼。只是听辣欢呼声:

      贁 “钟离钟离,我爱你”

      蓉 વ“神奇的季夏·钟离,你出来呀”

      “神秘的助教,你肿麽不出现捏”

       ——好嘛,原来都是冲着他们的助教来的。

      “季夏,你看,大家都在期待你能出去跟大家打招呼捏?你确定你不出去吗?”——坐在休息㻓室观看的钟守信看到电视里的镜头葆转向观众席时,调侃钟离季夏道。

      “不了,现在出去影响了他们的빘比赛情绪,等他们比赛结束后我再出去吧”——钟离季夏쓨头脑清晰地道。

      “那倒也是䊠,现在他縢们的注意力应该放在球场阙上,如果你跟着뀗出场,可能不但迏没起到鼓励的作用,反而会适得其反”——钟守信也赞同地道。

      等双方球员入场后,开始执币选择谁是第一个开球。裁判执币,正为弗利得堡足球队,反面为布鲁克尔足Τ球队。

      ⍪ 瘗 硬币抛起,再落下,打开一看,正面朝上,弗利뮥得堡足球队率先开球。哨声一响,队长阿道夫马上带球前进。

      캂 。。。双方你来我铲,℆你追我挡,很明显,弗利得堡足球队的整体实力⠉对比起去年,提高了不止一倍,无论是他们的速度咎、控球能力、运球技术都比去年更᳨上一层了。

      台下几个学校的正选们看得既羡慕又嫉妒地道,不过好在읢等今年的欧洲青少年栆足球联赛结束后,辣位神奇的轩辕国助教就要回国了,等到他再度回来读大学时,两大青少年足球联赛早就结束了。到时看弗利得堡足球队要肿麽办⏞?打落神坛的滋味肯定不好受吧。突然,几支球队的正选们无不邪恶地道。

      其实其他球队的人能想到的,弗利得堡的学校股东们也能想到。因此就在昨晚开完作战会议后泗,总教练Andṃrew 安德鲁亲自来到钟离季夏的房间,跟他探讨等他回国后,弗利得堡足球队的正选们应该以用什么样的训练方式。不求能达到他在时的巅峰,但求不要输得쌸太难看了。

      “呃?这样吧,等到时我再看看他们各拱自涌现꼟的新缺点,到时我最后再制定出一套训练方案,他们就根据辣套方案来做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我就真的无能为力了”——钟离季夏道。 敨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总教练Andrew 安德鲁得到钟离季夏的答复后,马上高兴地道,连带着走路有风地回到寄几的房间,他要回去跟弗利得堡的股东们开视频会议汇报钟离季夏的答复。

      场上布鲁克尔足球队与弗利得堡쀚足球队正踢得难舍难分,在最后压哨声响起前뽽的三分钟,弗利得堡足ቾ球队的一个不起眼的中卫跑进对方的地浙盘,准备接应过来的足球,抬脚射门。

      哔哔哔——就在比赛结束前的皛最后十秒,弗利得堡足球队终于进了一球,比分是五比六,弗利ﷰ得堡足球队薽在最后赢了㙴一球,夺得了今年矢车菊国青橂少年足球联赛的冠军。

      “喔上帝呀!弗利得堡足球队居然在压哨声响起的最后十秒内再进一球,比分是五比六,弗利得堡足球队胜利了,换句话说,他们就是麳今年矢车菊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的冠军墔了”——矢车菊国的官方主持人激动힆地道。

      场内:“我们赢了?我们终于赢了銮”——当裁判吹响比⣕赛结束的哨声时,弗利得堡足球队的正选们还是有点难以置信,在看到看台上辣两个大大滴5:6时,他们才真正意识到寄几赢了,赢了去年的冠军,夺得了比赛的最듭终胜利。

      “助教、助教捏?我们要回去告诉助教介个好消息”——有人提议道。

      ṿ“不用了,你们看,助教被钟医生推出来了”——有人眼尖看到钟离季夏被钟守信推来场内。

      ⱏ “助教助教,我们赢욉了”—ꎥ—所胿有弗利得堡足球队的ፏ正选们立马跑过容去,把钟离季夏团团围㺘住,激动地道。

      “我看到了탹,恭喜你们呀”——钟离季夏也高兴❟地뷜道。

      “助教,我们想对你做一个隆重且悠久的传统欢呼仪式,可以吗?”——后卫马修开口道,在弗利得堡足球队里,他ș是第一个受到钟离季夏指点的银,因此他跟钟离季夏感情要比其他人深一点,就由他开口道。

      “隆藕重且悠久的传统欢呼仪式?可以呀!”——钟离季夏既好奇又期待答应了。 

      在听到钟离訣季夏答应了之后,十一个小伙砸们马上围了上来,把钟离季夏高高抛起,再稳퓐稳地接住酂,一次、两次、三次,最后才把钟离季夏放回轮椅上坐好。

      ᐻ “哇啊!我的天呐,真刺激呀!쬶你们以往都是介莫庆祝的吗?”——坐回轮椅上的钟离季夏愰了愰寄几弴有些发昏的脑袋后풾开口道。衑

      “介素我们学校的传统庆祝得冠军的方式,可是坭介个펌仪式有七八年没做了,换句话说,弗利得堡学校就是有七八年没得过冠军了,前几年甚至连小组赛都没퍫出线就直ꚷ接被人灭了”——队长阿道夫说着历史道绰。

      “是呀䧵,今年和去年都是托了助教你的功劳,谢谢你对他们的指导”——总教练Andrew 安德鲁感慨地道。

      “真是我的荣幸呀”——䭗钟离季夏高兴地道。

      “你好!请问钟离先生,您能不能和我们合个影捏”——突然钟离季夏的左侧响起他灰常熟悉的轩辕国语,所有人转头一看,原来是五六个跟钟离季夏一样黑发黑眸年约十五、六岁的蓝孩子。

      “可以呀!”——看到寄几果嘉的人,钟离季夏转动轮椅面对他们,微笑道。

      “太好了驨”——六个蓝孩子马上迅速站在钟离季夏的身边,一旁的钟守信帮他们拍一张合照,接下来就是六个人轮流跟钟离季夏合照了。

      幨 “好了,几位๯小伙砸,接下来轮到我们来拍阉照了”——这时,一旁跟一些股东大佬们寒暄弥完的总教练Andrew 安德鲁走过来道。

      于是乎,在鲐绿茵场上,弗利得堡足球队的集体大合照中,一位坐在轮椅上的来自轩辕国的小伙砸坐在中间的主位跟所有弗利得堡足球队的正选们、教练以及钟守信一起合了一张全家福。

      糁这张照片被扩大后悬挂在弗利得堡学校足球队㫉的会议室的上方,而这张照片随着钟离季夏打出的名气一路飙升它的价值。最后当钟离季夏终于如愿地完成通关游戏后,这张全家福在艺术市场的拍卖价昜达到了八位数,还是以欧元来计算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