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宝贝h

      “艾米莉伯爵大人,请再稍等片刻,克⧱拉拉很快就能够找到通往港口的道路,奴婢一定……一定能够让민罗兰大公下船第一眼看到伯爵大人的!” ꘥

      克拉拉虽然一再保证她能够及时将她的主人艾米莉伯爵安全送到帝都港口第一码头,迎接罗兰大公的归来,但此刻她尚瞽稚嫩的小脸蛋上焦虑的神态表露无遗,她牵着缰绳的娇嫩小手早已渗出湿沥례沥的手汗。

      都怪那个该死的车夫,克拉拉在心괱中暗骂道。早不ě生病,迟不生病,뚨偏偏在今天如此重要的日子里生病。霉运总是汇集在同一天发生,克拉拉找遍周围的人,竟㕔找不到一个车夫,㔴仿佛整个蒢帝都的车夫全都失踪了一样,万般无奈的她只能自告奋勇,暂时顶替了车夫的角虙色,虬由她驾驶马车送횣她的主人艾米莉伯爵到港口码头迎接罗兰大公。

      可克拉拉她太看得起她自己了,第一次驾驶马车的她差点就在帝都里横冲直撞,所过之处弄得鸡飞狗跳,沿途撞翻ึ了不少东西,华丽的车厢外壳多了一道道不浅的划痕。ꄧ

      㼉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够及时送艾米莉伯爵到港口,别说是一辆华丽的马车了,就是十辆华丽的马车都撞得散架,克拉拉都不在乎,大不蹓了重新置换一辆。

      要命的是鰵,在帝都内横冲直撞后,克拉拉驾着马车在错综复ᦈ杂的街巷中彻底迷路了!克拉觧拉只知道现在她闯进了平民区,可觾她脚下的这片平民区到끽底属ᡨ于帝都哪个片区,她完全摸不着脑袋,毕竟帝都可是有着四片平民区的。

      车厢里父传来一道婉转的安慰声:“克拉拉,你不用紧张,就算来不及赶到港口码头也没有关系,毕竟父亲大人早晚都要回家的,早一些见面和晚一些见面,其实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那不一样!罗兰大公最喜欢伯爵大人了,大公回来帝都的第一眼可以看到伯爵大人一定会非常高兴的。我相信伯爵大人同样希望能够第一时间见到多年不见的父亲大人곺。”克拉拉一边回应着艾米莉伯爵的话,一边极力伸直她还没有彻底长起来的娇柔身子,到处察看可能的出路。

      车厢里一阵沉赱默,ϙ似是默认了克拉拉的话。 ᫉

      克拉拉的⹛心思全在找路上,并没有意识到车厢里的沉默,她的视线突然垂落在右前方一处拐角,她嘴角扯出一抹无比灿烂的笑容,转身道:“伯爵大貉人,我想我找到出口了,您很快就可以见到罗兰大公了。”摮

      车厢里,艾米莉伯爵静坐在柔软的座垫上,她个子虽然不高,但是身材却异常苗条挺拔,一头浓郁的亚麻色金发,眼眸像海洋般深邃,皮肤很白,挺秀的鼻梁,淡红的双唇让她有种纯真妩媚的气息。

      艾米莉伯爵闻챩言提起裙子移动身体,伸头靠近车窗,叮嘱道:“克拉拉,千万不能急,注意安……”

      话音未毕,马车一阵抖动,在縷克拉拉一声“驾”声中,马车急速朝着右前方的拐角冲去。

      阳光下,鼆克拉拉编成辫子盘起来的金发灼灼生辉,她ፉ并没有理会艾米莉伯爵뢾的叮嘱,因为她早已察觉,几乎整个帝都的人都赶往港口㰤去看凯旋仪式,她在这片平民区里兜兜转转了퉾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活人。

      譙 她相信就算她蚀蒙着眼睛在这里驱赶马车,也不会撞翻任何一个人。

      骨 “放心,伯爵大人!这里没有人ᬀ,我们很安……啊!”信心十足的克拉拉突然惊呼起来,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从拐角处突然冒出来的一辆陈旧马车。

      “走开!快点走开……”克拉拉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碡对蕷面的马车事实上行驶得秾很慢軟,但是由于她刚才实在太自满了,팔她驾驶的马车几乎全速前进,以쭃至于她䭜的马车像一枚炮抍弹似的冲向对方。

      一瞬间,克拉拉的心跳都停止了跳动,她竟在此刻闭上了眼붅睛,牵着缰绳的双手彻底僵硬,竟忘记她这时应该挥打缰绳马上改变马车的方向。ﰈ

      脸色变得瞬间煞白的ᅅ人不只克拉拉一人,还有道格拉斯,他望着眼前猛兽般冲过来的失控马车,同时也察觉到驾驶马车的竟然是一个娇小玲珑、顰童稚十足的小女孩!

      看着小女孩惊慌失措惊疡呆的模样,道格拉斯心头迅速闪过一个念头:该死的,朜她该不会是完全不懂得驾车吧!

      道格拉斯毕竟是职业的管家,驾车的技能自然不在话下,他意识到想要避免严重的车祸发生,不能指望对方了,他必须依靠自己。

      他偏头呼喝一声道:“殿下,抓紧熫了!”

      克拉拉的尖叫声十分尖锐,竟穿透车厢,传进了㛛王尔德的耳朵,然而坐在车厢里的他丝毫不知晓外面的情况,这时耳畔听闻ꄶ道格拉斯严厉的呼喝声,王尔德意识縰到一丝危险,他赶紧伸手抓紧身旁的桜一处横梁。

      才刚抓紧,一股巨大的力量似要将王尔德整个人甩出车厢,他的肩膀重重撞向车门,剧烈的疼樛痛使得王尔德情不自禁紧皱眉头떄,一股异常强大的离心力使得他的双脚彻底悬空,车门一侧随即传来刺耳的碰撞声。

      大概过了两三秒,王尔德的悬囼空的身体倏♓地从半空中掉落,重重砸在地板上。

      늧 车厢的车门芷被人从外面打开,耀眼的阳光⺷霎时照亮整个车厢,紧接着传来焦急中带着担忧的声音。

      “殿下!殿下!你没事吧?⭴殿下,我扶你出来……”

      说话之人自然퉨是道格拉斯,他刚想伸手拉起王尔德,匍匐在地的王尔德身子一震,极为勉强道:“我没事…탢…我能自己站起来。”

      满脸担忧的道格拉斯还想坚持,最后他张了张嘴巴,还是未能说出口。

      陪伴巓王尔德殿下身边蓛多年,道格拉斯十分清楚,在王尔德孱弱的躯体里,有一颗坚定的心。

      在某些事情上王尔德表现得丝毫没有所谓,给外人的直观感觉是懦弱之人,谁也能上前欺负一下,但在一些看似뙲很小的事情上,王尔德却又有常人难以理解的执풿着和坚定。

      “道格拉斯…뛏…잲我……我能……自己站起来的……”王尔德再一次重复自己的执着。

      王尔德颇为艰难ꏽ地从地上爬起来,精心梳理的죤头发变得有些凌乱,华贵衣服上的纽扣崩裂了好几枚,好不狼狈。

      “殿下,你没有受伤吧?不如我们马薓上去紬附近的教堂,请教堂的牧师为殿下治疗身上的伤势。”道格拉斯的呼吸有些紊乱,他十分害怕王廊尔德在刚才的车祸中遭受严重的伤势。

      幸好,他来来回回观察了好几遍王尔德的身体,并没有发现身上有流血的迹象,不过他也不敢因此而大意,如果需要的话,他会马上把王尔䝖德送到附近的教쎼堂。

      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王尔德笑道:“肩膀撞了一下,没什么大碍,就不必去教堂了。”说完后王尔德微微侧身,死死咬灡住后槽牙,呼吸瞬间紊乱,如果不是他脸上笑容的遮掩,他此刻脸色몄灰白的堪比死人的脸!

      可㧛能角度的原因,道格拉斯并没有察觉到王尔德脸色闪过的异样,쯼他突然想起这一切都是那一辆突然錬出现,以极快的速度横冲直撞过来的马车所为,心底不由冒起一股怒火。

      这辆马车䔘可是克比庄㴍园里唯一的一辆马车,现在成什么样了!车厢严重变形,外壳一侧的油漆掉了几乎一半,车厢和马匹的连接部件损坏严重,仿佛随时都会断裂一样,道格拉斯远远望着,觉得十分丑陋,这样的一辆马车恐怕连平民也会嫌弃。

      道格拉斯深呼吸,扭头去看王尔德:“殿偸下,我㢉们庄园要有新的马车了!”王尔德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只觉得此刻的道格拉斯看起来狰狞十足,像一个恶魔。

      不等王尔德作出回应,道弤格拉斯跳下侧Ų翻的马车,抬头正欲找罪魁祸首,也就是那个还没有彻底长身子的金发小女孩,邴赔偿他们两主仆一辆新的马车,然而道格峙拉斯转了一圈,竟然找不到另外一辆马熌车的踪迹!

      “那辆马车呢?那个该死的金发小女孩呢?撞了尊贵的皇子殿下,他们竟敢肇事逃逸!好大紾的胆子!”道格拉斯被眼前空无一人的车祸现场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

      “嘎达——”

      ր庽 手臂受伤的王尔德费了老鮙劲才从车厢里爬出来,听到道格拉斯愤怒的发泄,他大概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尔德抬头望了一眼依然毒辣的烈日㾾,心想今天不是一个宜쇯出门的日子,他应该乖乖呆在庄园里悠闲地度过这一天,而不是手臂受伤之余,还损坏了庄园里唯一一辆马车。

      刺眼的光线迫使王尔德桉赶䙑紧收回他的视线,他蓦地发现不远处凌乱的地面上闪闪发光휴。

      王尔德不发一言走了过去,默默地蹲下身,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他转身扬了扬手中的物品,道:“道格拉斯,你换新马车的愿望,可以实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