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爹地霸道宠

      三天后,地洞灵脉处。

      咚~巨石落地。这体修功法确实是强啊,富贵这才第三天볒就能徒手将灵脉处那巨石扳起来了。不过要让富贵举起⒡来还是不行,这巨石大概有三四百斤,但陈猛骨碌一下就举起来了,脸不红气不喘的。体修功法仿佛是把自己肉身当做法宝来凝练,肉身力量极为强横,陈猛不动用灵力也能举起千斤巨石,稍微用点灵力,就能将石头打的四分五裂。

      不过炼体缺陷也非常明显,大多只္能莽上去贴身硬打,而且能够与功法相匹配的캼法宝也不多,对心⊊法的要求倒是不高。因为选择炼体的修士一般都是能吃苦,心态坚定的人,不然也不会选择最辛苦的炼体鯠了。体修入门极快,只要能顶ﴶ住来自肉身极限所带来的压力,就能不断提升实力,而且这实力的提升是肉眼可见的。

      像陈猛这样一直坚定炼体的형低阶修士多如牛毛,可是没有多少修士能脱颖而出。

      因为,体臢修太吃资源了。每天都是高强度的修炼,只有辅以灵谷灵丹才能뫱保证肉身不崩溃;有点底蕴的体修还会泡药浴,用外物滋养提升肉身;各种疗伤丹药就更不必说了,体修功法是最容易受伤㮤。

      因此,体修入门容易,但想快速提升实力,所要花费的资源极为恐怖,一般的体修都是囊中羞㠡涩的,自然很难晋升了。而像王富贵这种被重䛲点培ꕯ养的门派修士,一般都是往剑修,丹修,符修,器俢等方面发展,因为中后期实力和收益很高;前期虽然娇弱,但是壭有师长守护,谁敢动鸡他们?

      겞明月高照,牪夜晚来临,杀千刀的陈猛终于离开了。

      富贵如同一滩烂௷泥,毫无美感的躺在地上,身体还时不时抽౪搐一下,他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쵀 

      ➹ 过了半个时辰,富贵才手脚并用的爬起来,靠着巨石坐下看星星。胸前的玉佩或许是被天上的月亮和星星引动,闪起一道微弱的白光。ṯ

      富贵突然想起许诺的话:体修修的不是体,是修心;体修求的不是佛,是自在。

      馞富贵心有所感,当即盘腿打缚坐,心中运转冯宇赐下的心法《正心经》,默念着“心正则意诚,意诚则身心净;身心净则心神宁,心神宁则万物癜通。”

      맬 富贵心神沉浸,忽然,富贵紧闭的双眼似乎能看到自己的肉身,这应该就是内视吧!

      麸 富贵看到自己的皮⋃肉和筋骨似乎在灵力的滋养下发生着改变。灵力每运转一个小周天,他的身体就变得坚韧一分,他浑身有一种非常舒服的酥麻感,但是富贵强行稳住心神。

      因为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这应该是进入了深层次的打坐。富贵继续运转小周天,心里也不断默念《正心经》。若是有修士经过,定然会十分惊讶,因为富贵浑身윸散发着黄铜色的光芒,仔细感受一下蟗还会发现有一股淡淡的佛陀韵味。这代表着富贵突破境界了,他仅仅练了三天,居ꙙ然就修炼到귰这功法第一层铜皮铁骨了!看来꘩这玉佩不仅改善了富贵࿞的体质,还提高了他的悟性,这⻢玉佩果真妙不可言!

      第二天早晨,巨石旁。

      꺇 “呼,这숯还是头一次感觉修炼是这么舒服啊!”富贵终于从内视中出来,结束了打坐。

      富贵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身体变得精壮了,餔他身上的肌肉更加紧实,线条也很明显,虽然没有特别大的ᤷ肌肉,但看起来很有力量。他运转一下灵力,틴皮肤上立刻浮现一抹黄铜的光泽,感觉骨骼也变硬了,仿佛锻㚉打过的钢铁。功法上面说,第一层铜皮铁骨可刀枪不入,但那是普通的刀枪,遇到灵剑法宝还是得跑路。不过看富贵这速度,三个月内应该可以冲上第三层。

      ꊀ昨晚陈猛离开时说不可操之过急,让富贵先䳨休息几天,多看看功法。这一点富贵非常赞同,因为这炼胧体숬的方式太特么累修了。早知道这样,他当初就多看看老爹留下的玉简先练剑法了。

      这里没有如果,也没有后悔药,富贵遭罪少不了。

      富贵刚回到山谷,吃完自己做的一塌糊涂的灵谷时,陈猛来了。他打算先看看富贵的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加大强度。在他看来本应生不如死的富贵,如今却生龙活虎,还说要再来一次的时候,陈猛凌乱了!

      想⋠当初他可是苦修一年才突破,富贵仅仅三天就突破了,这特么人比人气死人啊!他来的路㬆上都想好怎么安慰富贵了,现在看来需要安慰的是他自己。

      唉,垂死病中惊坐起,小丑竟是我自己。陈猛知道他肯定有秘密,但陈猛不过是爕个外门弟子,他没有理由,更没有资格询⻋问。两人都很有默契的避开,说着后续的修炼事项。ﵜ

      “师兄,既然你有如此天赋,之前说的方案就得改变了。本想着循序渐进,稳步突銎破,如今看来要提前准备丹药等外物了。”陈猛沉思了一会说道。

      王富贵当然没意见,他巴不得쬀今天就突破,然后扮猪吃老虎勻,闷声发大财。只是富贵现在除了二十颗二品晶石,就只有六百多贡献䦻点了。冯宇倒是赐下过一些丹药㻃,但只是恢复灵力的丹药,对提升肉体实力并无大用。

      富贵现在的肉身,就相当于一个装着铁砂撬的铁球,铁砂再多也无法使铁球变坚固,只是被别人一剑刺破;若是将铁球变成钢球,哪怕铁砂不多,也能将人砸死。

      只慄是富贵不ꄺ知如何禀告师父冯宇,既不能把自己说成废物,又要打动冯宇的心,这事儿对他来说太棘手了。看来,得再找一趟师兄了。

      “丹药的事我自有办法,师弟无需多虑。灵脉的事,嗯……有了,对外就说你被我要来当苦力照看灵田了。你且先去外门禀告,좡就说这些日子要留在我山谷。”富贵装出一副四핓平八稳的样子说道。

      陈猛点点头离开了,富贵看他走后,用云雨术给自己冲了个凉,然콓后换身衣服就急忙赶往凝丹殿。一刻钟后,富贵来到凝丹殿。陈留恰好炼制完丹药,在殿内喝茶休息,一看见富贵就让他进来喝茶。

      “师弟᲋来的正刘好,先坐下喝枀茶,这可是好东西哟。忳”陈留颇为神秘的说道。

      富贵心想,这茶水里还能泡的是晶石不成?但富贵没敢犟嘴,老实的坐下,端起茶杯就一饮而尽鳤。

      唔,嘶……啧,呼……富贵眼泪鼻涕一齐流了出来,表情极具喜感。陈留看的哈哈大笑。这富贵倒是个实劖诚人,喝茶跟喝䆁酒似的一口闷了。倒不是这茶太烫,而是这茶太好了,富贵又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춘包子。那茶水里淡淡的清香和温润的灵力充斥在富贵口中,富贵差点没把舌头吞下去。

      Ნ “师兄,这……这茶是个好东西啊!淡淡的茶香混合着灵力,㴤嗯,反正,反正是个好茶!”富贵也说不出个所以然쎵来,只重复着好茶ህ二字。

      陈렌留告诉富贵这茶是青云派的特↽产,平时都是专供賀长老饮用和招待宾客的,陈留这些则是冯宇赐下的。

      富ⷤ贵听完之后,告诉陈留自己的想法,打算苦修再加上⊪丹药冲到第三层,只是他手里没有什么丹药,功勋点也不多了,想求师父赐丹,只是不知如何开口。朦

      冯宇对富贵很好,也没怎么约束他。况且,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他在陈猛面前的四平八稳全是装的,㲀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嗯,此事么,倒也不难。只是,你能否在这短短几个月里修炼到第三层?若ꚋ是녝到时未曾,就辜负了师父的苦心,你在师父面前也抬不起头来。”陈留对这事看的很透彻,皱着眉头说出了心里话。

      “不瞒师兄,我昨夜就修炼至第一层了。我敢立下誓言,斗法时必㯑败孟庆。只求师兄为我美言!”富贵面露凶狠的说뚏道ꄰ。

      “好!我人族修士,争的就是一口气!我陈留果㪠然没看둔错人,这件事交给师兄了!쐾”陈留一拍桌子,面露满意的说道。

      三日后,凝丹殿。

      “嘶~呼……师兄,你┛,你确定这东西没毒吗洤?”富贵口中含着丹药,看着木桶里的拳头大的蝎子,孩童手臂蓸粗细的花蛇,虎鞭,半米长的蜈蚣,好几种说不ꚨ出名字的灵药灵草,桶里的水呈绿色,那味道闻起来仿佛发酵了的偏方中药,上头! 韛

      “哎,师弟何出此言!吃得苦中苦,方为ⶫ修上修嘛!多泡一ᰆ会,这ʥ都是好东西,瑅可不能浪费啊!”陈留一本正经的说道。

      有师眈兄陈留背书,冯宇没有拒绝,当王富贵下跪引动天道立下誓言时,冯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随后吩咐殿内弟子,为鷏其准备丹药和各类药浴的药材。

      他心里只浮起一句话:真벹像宒当初的兄长啊。

      富贵有了陈猛的指导,再퓅加上师父的大力支持,《不灭金身》自然飞速提升。

      距门派大赛三拮日时,凝丹殿金光闪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