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求uc能看的网址

      沈渐在天香楼上向外远眺,远远地瞧见街尾的◒拐角处有一块斑驳的木质招牌,招牌上有三个字:“青囊阁”。

      沈渐离开独手丐就真的再也没有回头,直到独手丐病死在大鹯山里面,他才到ꋳ独手丐的墓前燃了一炷香,见到了陆一白。  봜 沈渐能看得出来陆一白是찢个练武奇才,可他也看出来独手簌丐頙并没有传授给陆一白武功,这一点是沈ϩ渐最不解죏的地方。

      练武对天分的要求极高,同样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徒弟却分三六九等。有的徒弟武功进阶一日千里,有的徒弟每日苦练却停滞不前。

      直到这一刻,沈渐才明쇿白,武功ᮑ很好的풹人不一定能做一个好杀手。一个好杀手根本不需要超群绝伦的武功。

      “大人叫我?”一个很好听的女人声音。

      沈鸓渐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人,一个裹着厚厚面纱的女人。不管天热还是天冷,裹着面纱的亖女人并不多见。

      “下一个要死的人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所ꞃ以,大理寺一定要෉掌握先机。”

      ݝ“阻止他么?” 泝

      “不,当然虀不是。相反,还쒪要助他一臂之力。”

      “那饀我要怎么帮他?”

      “现在还不是你出面的时탷候┯,你只要弄清楚他在什么时嫔候动手튊就可以,剩下쉨的事情自然会有人安排。”

      外面的纱帘不知何时也已经垂了下来,桌上有精致的酒菜,面纱女人坐下来,斟了两杯酒…… ꧪ

      歙…… 

      ㌔陆一白不在青囊阁,也不在大山里面,ᨎ而是在何不理的密室里。

      何不理还是嘬着他的大烟袋,油腻的身躯裹在油腻的衣服里面,连⢮他那啚两撮小胡须都是油腻的。

      Σ

      陆一白还㎙是穿着他小伙计的衣服,摞耈着补丁,浆洗得发白。

      又有谁能想到震惊顺天府的大案子竟然是这一老一少所为?

      何不理吐了一口烟圈륊,说道:“西厂,东厂,ꦶ锦衣卫釟,最难对付的只有丘聚,直到现在,还只有五成胜算。”

      “所以你才传给我这套꣙武功?”

      “不错,丘聚的武功实在是深不可测。以你现在的功力굫,就算丘聚只剩下一成的功力,你也近不了他的身。不过你不用感谢我,你我只谈生意,不谈感情。”

      䨪“我听说武功孩都是铢积寸累,积少撛成多,我只练了三天,又能有什么进阶?”

      何不理喷了一口大眼圈,“嘿嘿㈤”一笑,说道:“鷼你这么说也忒低估臭叫花子了,他虽然没有教给你如咂何杀人,却将你训练成一个顶级的杀手胚子;他虽然没有传授给你任何武功,可江湖上一流高手在你的面前也都只蜧是花架子㇇。我说过的,臭叫花子做了很多,只不过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而已……”

      陆一白点点头,好像明白了。他在大山里面疾走,一天能走别짯人三四天的路程;他能追上豹子;他也能徒手杀死一头巨大的熊……

      叫花子最讨厌别人叫他们臭叫花子,因为这一个“臭”字钊,惹出来多少뭥江湖厮杀。可偏偏独手丐不讨厌这个“臭”字,因为他真的很䧯臭。

      一个人三十年不洗脸,也不洗澡,想不臭都不行。 쳱

      何不理和独手丐之间也只谈生意,所以,不管何㋲不理说独手丐有多臭,陆一白都一点也不生气。

      武功是一件很奇怪쮙的东西,有的人苦练十年,到头来还是莽夫一个焣,有的人却能在短短数月之内就可以做到:草木竹石均可为剑,飞花摘叶皆可伤人。

      武功绝不是正襟危坐、端端正正地练功,而是藏匿於行走举止之间。比如一招“白虹贯日”,陆一白站z着能使出这一招,坐着也能使出来ꏸ,哪怕是躺着也能。

      两天过去了,陆一白觉得自己在狂奔的时候能使出这一招,在登岩盘空的时候也能使出来,哪怕是碾着药也能。澁

      日将偏西,䁡青囊阁。

      外面传来叩门的声音,很轻,很柔。来青囊阁敲门的흂并不多,其中就够有岚姑娘,况且,此刻௽青囊阁还没有关门。

      这些ᾊ天陆一白很岮少在青囊阁,陆一白不在的时候,店里面就剩下三斤自己。三斤也是青囊阁的活计诒,虽然叫三斤,可体重足足有三百斤。标

      三斤见是岚姑娘,揉了一下惺忪!的睡眼,迎了出来,身上的赘肉差点将柜台上面的药碾子挤翻:兴奋地说道:“这么晚了,찜怎么是是岚姑娘?可有什么事情么?一白哥不在,跟我说也是一样的。汃”

      三斤就两样瑳爱好,一是吃饭,二是睡觉。

      大户人家的姑娘极搡少下午出门,就算有什么采办事宜也都是上午出去。所以,此刻三幄斤见到岚姑娘很意外。

      “陆公子进山采药还没辭有回来么?”

      三斤当然不知道陆一白去了哪里,可不论是谁见到岚姑娘都想多醌聊几句。“这……对,对,这几日柜上缺了几味药材,很是难寻,可把一白哥给忙坏了。岚姑娘府上可缺了什么么쵘?九节莲、黄精、鱼胆草?待明天一白哥进山的时聍候,我让他给姑娘捎些回来。”

      “陆公子明天还要进山么?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呃……”三斤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嘿嘿”一笑,说道:“我差点忘了,一白哥临走的时候交代过䀢了,他这一次要去西牛山里挖参,若是顺利后天才能回来。不过没关系,岚姑娘有什么事情西就告诉我,一白哥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办得到。逓”

      “哦,原来是这样。”ꏐ岚姑娘从随身的布兜里面掏出来И一包点心,说道嚉:“我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是顺路ꭵ过来看看。既然㚧陆公子不在,这包点心就送给三斤了。”

      三斤最喜欢吃的就是岚姑娘做的点心,听到这里,差点口水流了一地,连忙伸出双手去接。岚姑娘却猛地抽回手臂δ,说道:“三斤,点心可以给你,不过我可要把话说明白哟。”

      “你说,你说。”三斤盯着点心,目不转睛。

      “这点心是给陆公子的,可不是给你的。”

      킃“若是等盂一白哥回来,这点心岂不放坏了,与其坏了丢掉,还不如给我吃了呢。”三斤悻悻地说道。

      “你说的也对,点心可以给你,但是먽你不能告诉陆公子,也不能告诉他我来过。”喚

      “啊?为什么啊?”

      “免得他怪我偏心,说我有⅀好吃的只想着三斤,不想着陆公子。”

      “怎么会呢?一白哥不是那样的人。”

      “这点心若刳是不能亲手送给他,味道쟘也뾾就差了三分。不弱势不答应媼,我拿走就是。”

      三斤赶忙将点心捧在怀中,连声说道:“明白,明白ᑎ,我保证不告诉他。”

      岚姑娘望鹡着欢天喜地的三斤,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得意的笑容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