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你懂网址2019

      这里是仙鹤山庄,山庄坐落于地势平坦而又宽阔的山腰处,背靠清秀俊美的山峦峰林,山庄正门前方有个天然泉水池,水池中常年泉水暗涌。从池中溢流而出的泉水,沿着一条鏉人工开凿的沟渠流向山下。

      水池周边的人工园林规整秀美,整个地面全都铺砌了花岗石,上到山庄的盘曲山道砌满了石阶,险要处还安置了护栏。整个山庄锦旗飘扬,锦旗从山蒋下开始,一路挂到山庄大门前,那锦旗上都赫然写着“云鹤山庄”四个大字,真썔是气势非凡,夺人㷥眼目。

      整个山庄的建筑更是耀眼夺目、气势恢宏、庄重而又典雅。山庄门、梁、柱全都用金丝楠木制成,其上雕刻有各式各样花卉、鸟兽图案,图案上还都镀上了金粉。屋顶盖的是上等琉璃瓦片……

      “大头,你们师姐都失踪有好些天了,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一点消息呢?”

      这说话之人乃是云鹤山庄庄主施万山。施万山神态庄重、眉毛清秀,目光有神。此时,他脸上挂满了愁容,他在说话时,䩛一直都目不转睛地眺望着远方,显得心事重重。

      “庄主,都是我跟方师弟的错,请师父责罚我们吧。我俩不该听师姐的指使,先回了山庄。”赵大头道。

      赵大头在言此话时,神情显得沉重而又悲伤。他旁边的方中珿强也低着头,同样显得十分愧疚。

      “责罚你们有什么用。你快去把二师姐叫上,另外再叫两个其他弟子,我们一起出去打听、打听,找找她吧。”施万山此话言毕,深深吐了一口气。

      赵大头和方中强回了一句“是!庄主。”然后就走进庄府大门,分头将人叫了出来。

      施万山口中所说的二师姐,她是施馨卉的妹妹施月柔,施月柔跟施馨卉长곹得有八分相,也长得亭亭玉立,美若天仙一般。只不过跟他姐姐施馨卉相比起来,其美貌程度感觉要略逊一点点,然而,那一点点具体逊色在哪里,却又难以用语言描述出来。

      “阿爸,你别太担心了,姐姐她武功那么好,肯定不会有事的。再说了,江湖上谁敢砝动我们一家人,除非他活腻了,不想活了还差不多。”施月柔见她ꜿ父亲一脸愁容,心中想安慰一下他父亲,于是就言了此话。

      “哎!月柔,你不懂——你不懂江湖——不懂人心啊!阿爸跟你讲——隐忍于心而暂时屈服于你威势的是一部分人;表面上屈服于你,而暗地里与你争斗使坏的是一部分人;与你没有利益往来,对你不削一顾之人又是一部分。这就叫做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当年,秦始皇那么威风䮺,还不是有无数不畏生死之士刺杀他,更何况我们只是个江湖人而已。——月柔,你以后说话做事䏠千万不可锋芒Ӣ太露,不然,易惹祸端,遭人暗算。”施万山道。

      施月柔说那句话目的本想是ᤑ安慰他的父亲,她却没料到反被其父亲教育了一番。不过,她觉得自己父亲的话很有ꐞ道理,于是在施万山说话时,她不停连连点头,表示赞同뱙和接受。

      接着,施万山便领着众人下山,去寻找施馨卉了。

      此前,赵、方二人跟施馨卉和褚玉在半路上分手,回到山庄后,他俩已向施万山讲了褚玉和˞施馨卉的情况。

      焘这次,大家下山寻找施馨卉,并没有明确线索。施万山思考一番后,就让大家先去褚玉老家看看。大家都觉得此番安排很有道理,因为施馨卉跟褚玉一路上很是谈得来,大家内心都在想,施馨卉会不会被褚玉的甜言蜜语给哄到他老家去了。虽然在刚开始时,施万山内心也有此想法,不过转念间,他坚檴信自己的女儿比常人要理智得多,不会乱滈来。只是现在没有一点线索,他心想,不妨先去褚玉老家看一下,顺便了解一下褚玉这个人。

      褚玉此前跟大家说过,他老家地名叫牛家山,众人出了山庄后,施万山一路上都沉默寡言,显得心事重重。大家内心都认为他是在为施馨卉的安危担࿃心。퓕赵、方二人见쾌自己庄主如此闷闷不乐,内心感到非常难受和自责,一路上也是沉默不语。只有施月柔和另外两个弟子的话稍微多一些。

      由于施万山乃是武林盟主,所以往来于路上的江湖人士,无人不识他,也无人不对他恭敬有加。有一天,施万山接拠连碰到好几位江湖武林人士,可能由于接连得到几番离恭维和奉承的原因,心情显得还不错。这时,他便主动开口了——

      “大头、中强,我想问你俩一些话,你们可要如实说。你们觉得褚玉这个人到걃底怎么样?李掌柜为何不满意他做事呢,是不是他真的没把事情做㘥好?”

      “我们与褚玉的接触时间虽然不算长,但从他言行上来看,他心思很单纯,对人真诚,讲义气,能记人恩情,他时常将똢庄主对他的救命之恩挂在嘴边。只是他江湖经验少,所以容易被人欺负。”赵大头道。

      “大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江湖经验ゴ少,容易被人欺负?”施万山道。

      “我想庄主你肯定是知道弟子的意思,那李掌柜他们要赶他走,完全是出于他们的私心。其实,我私下打听过幕后真相,李掌柜想找自己一个亲戚顶替褚玉的岗位,于是才找借口不要他愀的。刚开始的时候,他们都以为褚玉跟庄主有醙些关系,全都对他好得不得了。后来,大家知道了真相后,对他的态度突然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开始疏远他,排挤他了。”赵大头道。

      “庄主,我跟赵师ܻ兄的观点有俛点不一样,我觉得褚玉这人非常聪明,反应快,领悟能力强。他能把大师姐逗开心,弟子认为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但至于他是不是没有做好事情,弟子就不能乱说了,因为我们又ش没呆在客栈中看他做事情,赵师兄很多也是听褚玉他自己说的一面之词而已醱。—㧣—赵师兄,我只是表ꨝ达自㷝己的看法,希望你别误会。”方中强道。

      施万山听了,忍不住一笑。

      “大头,你应该多学学你的方师弟,学学他看问题就没有你那么多的主观想象。我认为李掌柜把客栈打理得很不错呀,他的能力我很满意。——哎!若是我们山庄多出팹几个像他那么能干的人就好了。”施万山道。

      ﬓ“弟子谨听庄主的教诲!弟子也认为李掌柜的能力很不错。不过,我还是认为褚玉这个人也很不错。”赵大头尴尬道。

      “赵师兄,其实我内心也认为褚玉很不错,只是我刚才给师父说灼的那番话,完全是站在客观角度上讲的。”方中强道。

      这时,施月柔终于忍不住插嘴了,她的语气显得很不耐烦——

      “一个褚玉,大家有什么好争论的!那姐ᑃ姐也是的,不知她脑子出了什么毛病,竟然被一个穷小子的几句花言巧语就给迷住了괐,我看姐姐她真是被鬼迷心窍了——”

      “月柔,不许胡说!你姐姐现在下落不明,熓怎会胡乱推断——”

      施万山话到此处,忽然听见前方有打群架之声传来。大家向打架之处望去,惊讶发现打斗人群中有本庄弟子。大家感到十分意外,就快速赶了上去。

      当大家走近众人时,施万山的⺥众弟子见自己庄主突然出现在眼前,无不感到万分意外,都显得欣喜若狂,不停高喊着“施庄主——施庄主……”

      大家随即全都住了手,前来参拜施万山。对方听见来者是武林盟主施万山,也都跟着住手收兵了。接着,施万山便开始询问自己弟子打架缘由,以及对方情况。

      “回禀庄主,事싱情起因是这样的——他们都是天龙帮的。今天,弟子们来这里贩卖货物,正好碰上他们也在这里贩卖同类货物。对方仗势自己是地头蛇,人多势众,就故意前来找茬,而且还将我们马车和货物全̮部都给抢走了。弟子们拼命想将马车和货物抢回来,然而他们却人多势众,是我们人手的好几倍,弟子们打不过他们。——还望讚庄主替弟子们做主呀。”领头道。

      “那我们的货物和马车现在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见呢。”施万山道。

      ퟜ “回禀庄主,全都被⩮他们给抢走了,这些人是留下来断后路的,阻止弟子们哱去追赶。——庄主你既然亲自来了,一定要为弟子们讨回公覈道啊。庄主乃是武林盟主,他们竟然都敢抢我们——” 蓓

      马车领头话到此处,立即被施月柔඗一声怒道给打断——“够了!师兄你快别说了。——你们竟敢在太岁爷上动土,连我家的东西你们都敢圧抢,我看你们这些狗东西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今日,如果不打断你们这些人的狗腿,不教训、教训你们这些狗东西,就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施月柔话音一落,一个箭步率ᵝ先冲了过去,几下拳輋脚뾲功夫就打倒对方好几人,这几人距离施万山他们最近。刚才,施月柔在发怒之际,这几人脸上还着显得满不在乎,甚至还有一点面露得意之色。

      对方见自己人片刻꾗间就被施月柔打倒瀁在地,大家不由一惊,立马反应过来,一起向施月柔围攻而来。赵大头和方中强等人,没等施万䈪山下命令,都立即冲了上去,与施月柔并肩战斗在一起。此时,施万山心中也非常愤怒,于是没有阻止大家。

      施万山本来是非常稳重之人,但他见对方不仅洗劫自己,还将自己的弟子퐕全都打得鼻青脸肿,而对方却人人都完好无损。面对如此情形,不管从道义上讲,还是从脸面上讲,他都无法做到视若无睹,心无波澜,于是在他弟子语言激将之下,更是怒火中烧。在那一刻,他内心跟自己弟子们一样,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以至于忍无可忍。

      其实,像今天这种情况,施万山在外做贸易的弟子时常都会碰到。而且其情况与今天所遇相比,严重得多的时候比比皆是。只不过施万山平时都很难亲眼见到,基本全都是听下面人汇报,然后再安排下人去摆平那些事。除非䉬出了很大的事,他才会亲自出面,或駗者诉诸于武林險盟规来解决。

      施月柔他们攻上去后,对方根本就没有招架还手之力,没过多一会儿,对方全都被打得趴下,开始哀痛呻吟不止。

      “你们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打人、抢劫,简直无法无天!你们还将我这个武林盟主放在眼里没?——你们杜邦主䮬在哪里?我要亲自见见他,快带我去——”施万山怒道。

      施万山此番动怒之言还没有完全落下,一阵热情洋溢大笑突然从身后传来,“施盟主,失敬!失敬!没想到盟主今日亲临驾멨到,在下有失뫧远迎!还望恕罪——恕罪啊!”

      说此话者,正是天龙帮帮主杜确。施万山见到是对方,没有立即开口回话。他等对方走到身边驻足后,方才开口发话——

      “杜帮主,咱们好久不见了。你可要好好管教、管教一下你的手下,他们今天竟然为非作歹,抢劫我家的财物。如此行径,可是违反了盟规的啊。看在你我多年交情的份上,我就暂不将此䚟事诉诸武林盟规,你可一定要让你的弟子⇗们好自为之。”

      뼋施万山在言话时,杜确面带笑容,恭敬倾听。

      “施盟主,在下刚从外地赶回,还不知具体情况,还望盟主告知在下,以便在下好责问他们。”杜确道。

      施万山接着便将对方弟子抢劫、打人之事,讲给了对方听。

      “你们简直胆大包天,竟然做出如此之事!等会儿,我非将你们这些小崽子们全都严惩不贷!”

      杜确沉着쬾脸对其手下如此训斥之后,随即又开始面带笑容,转向施万山,“施盟主,这是我手下的不是,怪我管教不严。盟主今日如此宽宏大量,在下万分感谢。还请盟主尽管放心,在下一定对他们严惩不贷。不过——不过此事——”

      施쪬万山见杜确对自己谦卑有加,心中之气顿时消散不少,随即便平复了愤怒情绪,开始以平和语气,与对方以礼相待。

      “杜帮主不必太自谦了。我这个盟主是为大家服务的,꿤‘盟主’二字只是个虚名而已。还请杜帮主有话直说,不必吞吐ᘶ。”施万山道。

      “峣盟主如此䙟说,那真是折煞在下了。在下心中웘从未如此认为过,施盟主德高望重,一心为公,天下之人无人不敬仰,无人不遵从ꕯ。所以䒕还请盟主以后千万鄍别再说一些折煞在下之言。——另外——另外——还请盟主到那边去说话。”

      杜确最后那句话,显得很神秘。他吞吐片刻后,便以手示意,让施万山走远一些说话。随即,他俩就走远了众人。

      “施盟主,就杈恕在下直说了,今日之事可能事出有因呀。前些日子,盟主在外的弟子曾打死了我的手下,还将我家货物全都给抢走了。刚才,我这些手下可能想起了那뤉件事,心中余气未消,于是才有今天之事。当然,还请盟主千万别误会,ᆆ我说这些并非是在为他们开脱罪责。”杜确小声道。

      施万山听后,脸上略显尴尬。他忽然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施万山听了关于这事的汇报后,就通过中间人私了了此事,赔了天賊龙帮不少钱。

      此刻,施万山对自己刚㘅才没有控制ԛ好情绪,感到有些后悔,不由心中道:“像今天这种事,若要去理清谁对쨼,谁错,那只有越理越乱。哎!都鑠怪自己一时受刺激冲昏了头脑。先前,我酶怎会没有想到此事啊——”

      施万山片刻心思过后,回道:“杜邦主,上次那件事是个误会,我很想及时跟你当面벍道歉,无奈事务太多,脱不了身。于是打算等到武林大会召开那天,再跟你当面道歉。先前都怪我没有想起这件事,还望杜帮主多多见谅。——还有我想说,这生意上的事情,都是由下面人去操办的,具体情况是对还是错,我们有时很呲难辨别清楚。另外,我还想说,这生意一个人是做耶不完的,有钱大家赚。欢迎杜邦主到我们山庄那边去发展生意,大家互惠互利。——今天,大家完全是一场误会,打伤你手下所需医药᳄和똍其它挌费用,全部都算我的,还望大家以后相互理解。”

      “盟主说的是!我手下受伤,他们罪有应得。盟主对他们已经够宽宏大量了,囓岂敢还让盟主破费。——不敢—ᬖ—不敢!”

      “杜邦主不必客气。我们还是过去吧。”

      施万山言毕,他俩又回到了大家旁边。

      这时,杜确便让其手下将所抢东西完璧归赵,还给耜了施万山。而施万山便让施月柔拿出银两赔偿对方伤药费。识施月柔对其父亲的命令,内心虽然有一千个不愿意,但在施万山多番敦促之下,她还是照做了。施月柔在给对方钱时,杜确不停推谢。不过,他最后还是接过了银两랅。

      “施盟主,你真是太客气了!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今天,大家全都娤到쌟我府上去喝酒,我要在酒桌上给盟主好好赔罪一番。”杜确道。

      “杜帮主的一片心意,我在此谢过!我们还有要事去办,时间比较紧迫,所以就不去杜邦主家打扰了。我们还是等到武林大会召开那天,大家再聚吧。”施万山道。

      “既然盟主有要务在身,쐶那在下就不再挽留了,改天再跟盟主赔罪。”杜确道。

      ......

      随后,杜确带着下人便䝰告辞了施万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