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随便你怎么上

      过了一会側儿,天上的压力总算쿘消失。

      陈少捷等了一阵,觉得那压力没有再来,这才安心的放开锦儿,整个人也终于松懈下来。 㣧 닽

      範感觉那青衣人应该去了别的地方细호找,不묶会那么快回来。

      㒪“公子,您快要了奴吧,奴被您折腾得吃受不住了。”

      女人这声声哀求,带着浓浓的闺怨堏意味儿,要是换个男人肯定就抵受不住了。

      可陈少捷这时싇候就算歩真的有心针想做什么,也实在没那个能力。

      之前连用五张遁行符,让他的身体已经撑不住了,只是因为还没有芸脱离险境,所以才咬牙硬熬着。

      㺯 现在感觉危机过去,身上的疲惫一下子涌上他的心头,让他再也没办法继续撑下去。

      “宝贝,你让我先睡ퟠ一觉,等睡醒了,我再和你好好说话。”

      说完,他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疗伤的丹药,然后就这么抱着锦儿,沉沉睡去。

      这一觉,也㟐不知道睡了多久。

      等到醒来,陈少捷发现怀里챴已经没有了那团鮛软玉温香。

      他从쨞床上坐起,身上更疼了。

      掀开帷帐看一眼房间,没人,重点是桌子上䋖的两锭银子也没了。

      ⷶ又看一眼窗外,天已经黑了,他想了想,张嘴叫了一声:“人呢?”

      “公子醒了!”

      锦儿闻声鄤走了进来。↱

      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看起来比之前那套衣裙更暴露,两颗北半球都挤在空气中。

      礖陈少捷问道:“我睡了多久?”

      锦儿回答:둉“从昨日开始,公밲子竟睡一∂天一夜,찱现在끭已经是第二日晚上了。”

      쏻“哦……”

      陈少捷松了口气。

      圾 뤒没想到睡了这么久。

      不过睡醒以后他还能安全的在这里,就说明那青衣人臢找不到漲他,这算是一个好消息

      锦儿େ走过来,主动坐到陈少捷的大腿上:“公㖞子Ȍ,뎔您睡了这么久,想必饿了,要不奴先伺候您沐浴更衣,再吃点酒食如何?”

      陈少捷准备亘在这里足不出户呆满五天,听了锦儿的话儿,立即答应:“好!”

      不一会儿。

      浴桶送进房间来了。

      ⠾ 紧接着,热水也送了进来。

      㵐陈少捷坐进浴桶,刚让身体泡在热水之中,突然——

      天上的那왛股压力再次落下,进入他的感应之中。

      又来……

      陈少捷眉头一皱ၓ,二话不说立即起身一把抱起服侍他洗浴的锦儿,将她抱入水中。 ﴧ

      㽭“公子,你……”

      “来来来,我们一᫧起共浴!”

       陈少捷开始对锦儿毫不怜惜的搓揉起来,认真应付天上那ꪨ股压力的扫荡。 ꨦ

      “公子……莫要糟践奴,狯疼……”

       陈少捷可不管,闻쯭言更加用力了,一直等到天上那股压力消去,他才停了下来。

      “公子,你为何……要如此对奴?”唧

      昨天陈少捷这么三番五次打住,锦儿本来还有た点怀疑这位公子是不是不行。

      可是这时两人一起挤在浴桶中,她感受得到,这位ı唐公子硬朗得很,根本不是不行的样子,这不禁让她心中的幽怨更深了。

      青衣人居然还没放弃……

      陈嘍少捷㒯处于ﱡ生死关头,根本没有心情想别的,无视女人的幽怨,略一思索后问道荕:“我身上有伤,如果我想舒舒服服的回仐北城,要Ͷ如何去?”

      他觉得一㡞直呆在槿阳城,也并不就意味着安全了。

      㡘敛息丹的效用只有五天,他目前只是暂时安全。

      等到敛息丹的效用过去,他就没办法在藏着了,所以必须想䬋办法离开。

      锦儿一听ݧ,䔷没回쒑答陈少捷的问题,倒是关切道:“公子,你伤了何处?”

       陈少捷指了指自己的胸膛:“是内伤,嗯,你不要细问,告诉我,如果我想舒舒服服的回仐北城,要如何去?”

      锦儿想了想,答道:“往日我関也去府城参加过花魁櫬大会,须得租乘马车才行。”

       “马车?”

      陈少捷若有所思。

      “对,榆木行是槿阳城最好的马车行,公子可以租用他们最好的车子,回去仐北城。”

      锦儿微微一顿,又说:“我听说,每过一旬,榆木行都有车队前往仐北城……嗯,大概便是这几日间的事౉儿了。”

      陈少捷目光一亮,想了想,点头鱿道:“好,你ᘤ帮我联系一下,我葢要租乘榆木行最好的马车,跟随他们的车队一起回仐北城去。”

      “啊?”

      锦儿眉头轻轻一皱,有点怅然所失的样子

      陈少捷眨了眨眼睛,笑道:“锦儿姑娘,你可愿意随我一行?”

      “啊?”

      춪锦짔儿眉头松开,賜有点딾惊喜的看着陈少捷:“莫非公子要……”

      芟 陈少坄捷点点头:“我身上有伤,需要有人沿途服侍,锦儿姑娘若愿意뉰随我走一趟,我愿付姑娘银子。”

      “只箂是随行么?”

      锦儿又露出些许失落的홨神态。

      她原本还以为陈少捷要为她赎身,带她回家。

      没想到却是让她沿途服侍,倒是让她大失所望了。

      堘 㹖 不过她转念又想:“若是↢能和唐公子多相处几日,哄得他喜欢,便也不是⯀没有机会让他为我赎身的。”

      所以,她很快迎着陈少捷的目光答应:“我愿意服侍公子。”

      “好!”놐

      솊 陈少ਟ捷轻轻松了一口气。

      䴌服侍什么的都是借口,主要是想有个人帮他打掩护,这样才好避开青衣人。

      在给足了银子的情况撒下,第二天锦儿就为他联系了榆木行的马车,然后在第三天一大早,一콀辆豪华的马车来到院子门口接他,随着榆木行的车队一起离开槿阳,前往仐北。

      닉 ⓯ 这个榆木行除了做客运,还做货运,车队的规模蘼非常大,超过三十辆车排成一行,浩浩荡荡的离开槿阳城。

      车队出了城门后——

      옯陈少捷非常紧张,他特地将锦儿紧紧搂在怀里,一边假装调笑脴,一边暗暗留意着那道压力是否会来。

      讲真,他真吃不准那心狠手辣的青衣人,会不会为了防止他跟着车队逃走,直接将整支车队都屠了긱。

      如果是那样的话儿,那他就只有认命了。

      当然,认命之前,他还能用遁行符。

      他准备如果那青衣人真的来了,㛘那他就直接使用遁行符逃跑,把身上遁行符都用干净。

      他打定主意宁愿死在遁行符下,也不死在那青衣人的手里。

      车队刚出城的时候,一点意外都没有,非常顺利。

      蒖 ꢛ走了将近五六里以后,陈少捷才突然感觉那股熟悉的压力,再次笼罩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