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鲁娜销魂人体无圣光

      沙丽坐在沙发上,看向窗外。쵘

      깖 寒风呼啸,一片暗沉沉Ⓩ的深蓝色海洋。

      矦 港口旁边就是这样。白天还是晴朗的艳阳天,下午就毫无征兆地阴沉下来。

      沙丽下午回家后,将鱼干放在窗台上,但却发现头顶的太阳已经消失了,一片浓厚的乌云缓缓从海平线上方推过来,就像是簾即将出战的古罗马军团。

      凛冽的海风簌簌地响,玻璃ળ仿佛下一刻就会碎掉。

      雨水狂啸着װ拍打在门上,让她忍不住担心那扇门会随时崩裂开来,让雨水混杂着冰冷的海水,灌进房间,淹没一ꀷ切。

      ꣆ 现在所有的船只붿都已经停泊在安全的踐避风港里,海面上狂风呼啸,浪涛一阵接着一阵地拍碎在港口边的木板上,千万片浪花击打在海岸上,发出狂躁的呼啸声。

      仿佛末日降临。

      ————————————

      洛林市,一座毗邻太平洋的港口城市。

      胃沙丽已经在这里住了十七年。唥

      天色已暗,但房间里依旧只숟有她一人幟。 䳇

      房间里的灯早已经熄灭了,黑漆漆一片。可能是狂风吹断了电线。

      屋里一片黑暗,但沙丽依然可以看得清楚。

      鶴她晶莹ோ的眸子眨动两下,按下桌上收音机的开关。磵

      一阵滋滋的电流声后◉,响起了情쁘感节目电台主持人柔软的声音:“……花开了,然后凋零。星星是璀璨的,可那光芒也会消失。这个地球、太阳甚至是连这个宇宙也会有死亡的时候,人的一生和这些东西相比,简直就像刹那间的事情,我们的一切都খ只是刹那间的邂逅,最后都是要归入死的永眠。ᖌ”눐

      “感谢您的收听,祝⟝您心情愉快。”

      接下来是广告,沙丽关掉了收音机。阭她只是想听听其他人的声音,仅此而已。听过之后,就感觉释然了。不需要再听。

      鎒 她忽然感጖觉人是那么奇妙,本来还是孤独无助的时候,听一个陌生人在耳边轻声安慰几句,竟然会感ꝼ到温暖。

      即使他并没有安慰你,即使这是假的。

      现在是下班时间伡,外面盃又下着大⒍雨,街道上应该有很多车吧。灯红酒绿的城市,即使是大雨也没法掩盖热闹的气息,她似乎能看到街道上流光溢彩,电子屏闪烁着光芒,쟓行人匆匆拿着伞,鞋跟溅起雨水。车前的挡雨刷一左一右摇摆着,雨水模糊了车窗,又顺着两侧流下。

      这并캙非凭空想象,而是放学时她看到的景象。

      ————————————

      教学楼内的走廊一片漆黑,风裹挟着雨拍打在窗上,一片冰凉。沙丽摸了摸书包里的雨伞,静静地坐在教室里。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数学课本。

      “嗨……沙丽……要一起走吗?”后座的男生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他校服内的衬衫领子整整齐齐,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眼镜框上镶嵌着金丝。他平静地看着她。

      沙丽㦪的心忽然怦怦直钐跳。

      她上午才拒绝了克莱森的蛋糕,当时她也是现皖在的感觉,心脏砰砰跳动,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等了大概半分钟时间,她才缓缓摇头,轻声道:

      뫑“不了,谢谢。”

      克莱森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他没有说튣什么,脸色僵硬的离开了教室。脚步声慢慢弱下来,随即消失。

      瓂沙丽从书包里拿出一个被挤扁了的妔蛋糕盒子,是克莱森送给她的,但她没有吃,而是面无表情地将蛋糕扔了回去。

      她小心翼翼地拿出那个被挤扁的盒子,갩用手复原,然后放在桌子上。

      “对不起。”她轻声说。

      她知道自己和学校里的罌同学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不管是面对质疑、嘲笑、排挤,还是倾慕……她都ኙ没办法接受。这些孨东西对她来说就像券是海市蜃楼,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幻觉毌。尽管每峾天她也在学校里认真学习,穿着整整齐齐的校服,按时参加考试和社团活动,和其他人一样。

      但穩她内心深巧处知道,自己是异몼类。

      ——————————————

      一道惨白色碐的꤂闪电划破天空,㵗照亮了房间。简简单单的陈设,没有几件能用的家具,地板似乎被海水浸泡槨得久,已经散发出淡淡的霉味。

      沙丽打断了눓自己的回忆。

      屋外的木质通道响起了蹬蹬蹬的脚步声,从轻重和频率判断,那是她一直在等待的人。

      她站起身来,确认窗户和门都关紧,然后从衣柜里拿出一套雨衣,披在身上,又换上ᆍ了雨鞋。不过,犹豫了一下,她又脱掉了雨鞋,光着脚站촔在地板上큄。

      쁖 冰凉与坚硬的木头,传递给她这种感觉。

      啪。

      木门突然被推开,一个魁梧的男人卷带着风和雨,走进木屋。

      ቮ 他穿着一身墨绿潀色雨衣,脚上踩着ꦒ黑色雨靴。

      踩在木地板上,蹬蹬作响。

      沙丽与男人凹对视了一会儿,男人似乎想要伸手摸她的脸,但她躲开了。

      絻男人叹了口气,脱下雨靴,也光着脚踩在地板上。

      “我们走吧。”

      他的声音听起来依旧沙㓿哑又坚定。

      沙丽默不作声地跟在男人身后,走进瓢泼大雨中。

      她回身合上门。

      雨水拍打在脚面上,冰凉又密集,感觉很舒服。

      她和男人都没有打伞,任由雨水淋湿全身,顺着头发流进脖子里,打湿衣服。

      片刻后,引擎的轰鸣声响起。╉

      漆黑色的汽艇,在男人手中如同温顺的小猫,稳稳໛地停在港口边。沙ꢰ丽没有犹豫,纵身一跃,跳上了汽艇。男人见状,启动了引擎。

      “嗡——”

      汽艇开动,驶离了港口。

      “刚才回去了一趟,鬚准备了些东西,来晚了,抱歉没去接你。錯”

      男댁人的声音透过海浪的拍击声传来ᡢ,微微有些模糊。

      他接着问道:“还是打车回来縀的吧?”

      沙丽点了点头。

      “今天的鹙风浪还可以,不是很大。”

      男人挺齩身立在风雨中诞,随口说道。

      不是很大?

      沙丽看向几乎占满了天穹的如柱雨水,又看了看四周疯狂拍击着海岸的惊涛骇浪,忍不住撇了撇嘴,没有答话。

      汽艇在风雨中划出一道雪白色的弧线,海浪在身后炸开。

      沙丽稳稳地坐在Ỿ汽艇上,看着如同峰峦涌动的浪涛,表情平静。

      如果克莱森看到这一幕,恐怕会惊讶地连下巴都掉下来。

      那个向她表白的男生永远不会知道,他喜欢的这个看起来楓柔弱美丽的女生,其实可以像摘柿子一样,一只手拧下ᝀ他的头颅,轻易掰断他的手腕,亦或者是在这样恐怖的风浪箷中面不改色的前行。

      男人说得对,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罸界的人。

      她回廆头看向港口,那座熟悉的木屋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正方形,看起来就喨像是玩具模型一䟡般渺小脆弱,似乎随时都会被周围汹涌的巨浪拍碎。筴

      투浪花拍打着汽艇,小船疯狂摇摆,让她有种乘坐过山车的感觉。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去游乐园,第一次坐过山车时候的事情,那时候她吓得脸色发白,下来鴏之后腿都软了,当时她的母亲还温柔ዹ地该她买了一支冰淇淋,那是她吃过最好吃的甜品,每次想到都能在脑海中浮现那种甜味。

      汽艇在惊涛骇浪中行驶了大约十几分钟。

      男嗑人将汽艇停在一片裸露出海面的礁石区。汽艇止不住地晃动着,但绳索卡在锋锐的礁石尖端,让它不会被海簻风和海浪吹走。

      “我们走吧頶。”

      男人纵身一跃,跳下汽艇,消失在海面上。

      沙丽环顾四周ힾ,到处都是黑茫茫的海水,什么都看☔不见。

      她也模仿㢌着他的姿势,纵身跳入海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