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色导航

      别忘了小安释放的魔咒是分裂魔咒,所以斯内普仅仅只是挡住了뵪一道,另外两道魔咒依然射向了其他另外教授。

      就在这电光火酆石只见,邓布利多出手了,一个大型的盔甲护身直接保住了两位教授。 

      看到邓布利多出手了,小安顾不得继续发动攻击,以为等不利度已稢经解决了火凤,所以赶紧转身蝦,魔杖指向邓布利삛多的方向,喊道“除你武器。”

      出乎小安意料的是小安竟然真的缴了邓布利多的魔杖,看着手里的魔杖ꡔ,小安很ᯛ纳闷,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刚才跟邓布利多战斗了这么久也没有讨到好处,怎揇么这一下子就将邓布利多的魔杖给缴了。

      小安仔细的像邓布利多看ꉕ去,发现邓布利多正在无杖施法赧消灭身上的火焰,这个时候小安才明白了,刚才⍌邓布利多出手挡下自己的魔咒也是付出了代㾆价的,虽然消灭了自鐿己的凤临九天,但是魔力消耗也不小,而且凤临九天韎剩余的촄历火也成功的烧到了邓布利多。

      丑 愣了一会小安的气也消了,所以小安并没与继续出手选择杀掉邓布利多,而是直接将魔杖扔给了邓布利多,然后慢慢的走向了躺在地上震惊的看着自己的乌姆里奇。

      举起魔杖,指向乌姆里奇,然后就想要释放死咒杀掉乌姆里奇,但是这个时候邓布利多却喊了小安一声睘,阻止了小安。

      㴈“安,不要杀阷她。”

      “给我个理由。”

      먎 “他是魔法部的员工,杀了他会有麻烦。”

      “我不在乎。”

      “不,不,不要杀我,我保证不会报复你,只要你留我一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䫬“哦,有意思,那你能够给我什么。”

      “金加隆,魔곶法书籍,我都有,我可以全部都给你。” 䱘

      “好。녒”随即小安就收起魔杖不理他了q,走๚到邓布利多面前,扶起来邓布利多。

      “校长,您不会因为这件ﭤ事就开除我吧。”

      “当然不会,相信我这张老脸还是能够帮你解决这件事情的。”

      “那就多谢了,校长,我磃想我们都需要治疗一下。”小安看了一下自己的断臂跟邓布利多身上的烧伤。

      藖“我想是的,走吧,安,相癬信庞弗雷夫人能够治㺀疗好我们的。”

      说着邓布료利多就带着ﻈ小安去了医疗室。

      来到医疗室,庞弗雷夫人正在吃完闈饭,看到邓布利多跟小安的惨样,惊讶的说道:“哦,梅林的胡子啊,这是发生了什么,神秘人打䃖来了吗。”

      “这是粉身碎骨咒,啊,这竟然是厉火咒造成的,天呐你们经历了什么。” 建

      经过一些急⺼救处理小安的血已经完全止住了,随后庞弗雷夫人拿来三杯魔药一杯给了小安两杯给了邓布利多。

      “安,你的直接喝了就可以了,不过需要在医疗室里待三天才可以出院,至于䞔邓布利多教授㔊你的直接喝了就可以直接出院了,小遢杯的外敷,뇹大杯的直接喝了。”

      “好了堠,喝롬完之后就出去吧,病人需要安静的休息。”说着庞弗雷夫人就将邓布利多赶出去了。

      ݄ 晚上,小䴶安喝完魔药之后就뇼躺在病床上,思考着刚才发生的战斗,总结得失,推理着外面现在正在发生什么。

      ᴔ邓布利多办公室。

      陫“怎么样邓布利多,你不是号称最伟大的巫师吗,怎么连我的教子都打不过啊。”

      “小安非常ꓨ强大,剃体内的魔力比我多得多,但是战斗经验却很少,战斗意识也不行,这时一块璞玉,西弗勒斯,只要好好䬩的教导他一定可以成为对抗○伏地魔鈑的主力。”

       랗“哦,我们的校长就不怕再教出来一位黑魔王吗。”斯内普阴阳怪气的说道。

      㗨 “不要这样说话,西弗勒斯,虽然我非常喜欢你的改变,但是这样真的不好,至于你说的事情,其实小安ዏ他跟伏地魔不裒一样,他内圿心里有爱,不然࠱也不会拼着受伤也要帮助你了。”

      ᜩ“或许我可以邀请他加入凤凰社,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到医院͍对抗伏地魔的大将了,西弗勒斯。”좏

      “你...敢!”

      ፇ“恩...好吧,西弗勒斯,我尊重你的意賓见,不过你可以去帮我向小Ά安询问一下魂器的事情吗,三年来我仅仅只找到一ꆓ件魂器跟一贼个魂器赝品,也许小安┼能够知道一些关于魂器的信息,毕竟你们已经找到过칕一件魂器了。”

      ⮍ “休想利用我的教子쪐!”斯内普一字一顿的说完直接就转身出了办公室。

      小安躺在病床方上正吸收着刚才战斗的经验,这时自己的肚子却突봇然叫了几声,直接就将小安的思漍绪全都给拉了回来。

      揉了揉肚子,小安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除了医疗用㋁品之外啥都没有,随即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饿肚子的味道可真不好受啊。”₡

      有ᩋ心想要去厨房找点吃的,但是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可能找得到厨房在哪啊。

      也没有办法,只能从随身的口袋里拿出在火车上买的零食来冲冲饥,吃着吃着突然想到,“对了,格兰芬多学院的公公休息室在哪啊,这也没人爓带我去过,出院了怎么回学院啊。”

      “对了,刚才我好像差点把院长埆麦格教授给杀了,这可怎么办啊。”

      “不过໳看来另外一个人格对我的影响是永久的,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冲动,虽然本来也挺山炮的吧,该怎么办呢。”

      “算了,船欺到桥头自然直,噓车到山前自有路,想礩那么多干嘛,大不了学一学山炮,生死看谈,不服就干。”

      有句老话说的好“永远都不要再吃东西的时候胡思乱想”発,⡠这次㎋小安就亲身经历了,这不小安刚想到生死看磺淡就下意识的咬了咬牙,不过小安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嘴里的并不是食物,而是自己的手指。

      嵰 感觉到手指头一疼,小安的思绪瞬间就玭回来了,低头看了看发现自쇩己右手的食指已经被自己给咬破了。

      赶紧将手指伸到嘴里止血,看了下床上的零食,小安气不打一出来,然后就见突然出现了一团火,鋠将零食全都给烧了个干干净净,显然是小安没有控制住魔力,导致魔力又暴走了。

      这个时候医疗묯室里突然传来了一阵的瘚脚步声,而且听声音距离小安越来越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