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ospace中国

      “师弟,真的可以吗?匘”罗婵儿边走边问。

      “师姐放心,有道是关心则乱,现在几㿥位师伯愁眉不展,死马都能当成活马医,只要我们能提供一份可能性,不要说批㑺准我们离开这座宅院,再过分些的要求都能答应。ㆎ”

      “我发现你这个臭小子越来越野,最近外面不太当平,可千ច万不要惹事生非。” 䛄

      陈星河一䔓笑:“就凭我一人可不行,퇁怎么瞢着也要拉上师姐一同去找医生,否则很难得到诸位师伯信任。”

      罗婵儿点头:“这样也好,有我看着你,省得又古灵精怪装死觅活。噶”

      “到了!”

      二人赶紧收声਑,变得无比恭敬,站在门外说道:“弟子罗婵儿,弟子陈星河求见。”

      鄏片刻之譫后,大厅中㑃传来洪亮㝮话音:“啥事儿?我们正在为钱长老输送真气,没工夫料理你们这些小的。” 塗

      “禀告师伯,弟子机缘巧合下结识了照影门肖燊ﴄ,前几日曾与他把酒言欢,当时照影门师妹胡幺儿作陪,言说日后多多联系。”

      “这照影门브消息灵通,应该知衠道附近有哪些神医。”

      “弟子认为我꓁们非但不能隐瞒钱长老身体不适↴的消息,反枖而要将此巻事宣扬出去,搞得十三派尽人皆嚘知才好,这样才方便打点行装护送长老前去就医,总比困居此地闭门不出强。”

      此言一出,大厅中一片寂静,良久才道:“那肖燊我听说过,是照影门这一代白套壇袖,等同第一真传,你小子何德何能入得他眼?”

      陈星河有备而来,赶紧抱拳说道:饉“这肖燊位高权重,却也有顾及不到的地方,就好比他想弄些钱财,ﴥ然而十三派那么多师长,加㨨上修意门和天梯院霸道,明面上能捞油水的地方全部被人占了,笸想让自己吃好喝好并不容易,尤其站在一定高度花销也大。弟子呢!论武功킬哪里能引起这种人物注意?却胜在懂得一些经济之道。比如说告诉他厨꯺房뉅就能榨出钱财,擎源派酿制了쉚几批苹果醋,这是女弟子非常喜欢喝的饮풕料,倒次手就能进账五百两。再比如说附近农庄会收夜香,现在十ᄍ三派这么多人,茅房都快溢篾出来了,牵个头又是几百两。另外뺏,想要赚大钱一定要盯着擎源派搜罗出来的杂物,里面有很多东西可以变废为宝,甚至有机会找到隐藏的地契田契。”

      话音刚落,大厅中走出一名铁塔大汉,吹脮胡子瞪眼睛:“有那么多赚钱点子居然便宜外人?”

      陈뭶星河知道成了,赶紧添油加醋鼓动道:“大鰎师伯,咱㍇们人陕少,一旦见了利益,循着腥味游来的鲨鱼請太多,实在支应不开!不过咱们还有ᰊ机颖会,弟子家学渊源,祖上曾经做过一任漕㼕帮账房,知道췁很多私藏田契地契叨手法。所以恳请师伯允许籌,其一去宣扬长老身体不佳,需要尽快就医。其二贿赂杂物库房管事,搜刮那些隐藏好处,弟子料定必䖿有收获。”

      獞“嘿,以屖前怎么不知道门中有你这号人物?”铁塔大汉两眼发亮,突然鼺感觉小小的点苍门距离那些好处很近茓,很近……

      “还䟹请大师伯允许我和师姐走上一趟,弟子三日前经历一次死难,这才知道今时今日洝擎源派有多么危险,这里简直就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必须想办法赶紧离开,谁都不知道修意门和天梯院什么时候打起来,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还是回咱们崍点苍山安全。”

      “这话说得好,我亲自陪你走一趟。”铁塔汉子满脑袋都是犏地契田契,恨不得立刻揪着陈星河腾空飞鰃出宅院。

      “千万不要,弟子存在感굻极弱,去了那是捡漏!大师伯这一动不知道多少眼线盯过来,那样咱们还如何捡漏?”哘

      “真扫㛩兴,不过你说得对,让婵儿陪着你去,趁着今壌天风和日丽赶紧把勁事情办好,这鬼地方老子是再也不홻想呆了。”

      陈星河顺杆往上爬:“弟子䏞囊中羞涩,还望拒师门支持一些。师伯您放心,弟子不敢私藏地契田契,因为拿到手之后还需师门运作变成银两,我势单力孤万万做不成这种事儿。”

      铁塔大汉一脸肉疼,最后咬着ꐴ牙说:“好,舍不得孩子套ஞ不来狼,拿五十两出去运作,婵儿辛苦些照应着,遇到问题立刻回来报信。”

      “是。”陈星河和罗婵儿领命,这就可以出去行动了,而且还是拿着公款那种。

      蓝天白云,正是上午巳时整,二人套了马车к出行ޡ。

      能坐车为啥要走路?不存在的,尤其陈星河还是醵伤号,体内不存一丝真气,脸上见不到半分血色。

      脟 车行两刻钟,距离目标越来越近,前方忽然出现一人。

      “咳咳,胡师妹?真Ԫ是巧啊!”陈星河乗边咳边抱拳,看上去弱不禁风。

      胡幺儿白眼道:“你觉得我奵现在应该在哪儿?是去卖苹果醋,还⭗是联系人收ӏ集夜香?又或者钻入உ成堆杂物找田契地契。沣哦,我知道了,我应该陪吃陪喝,你怎么不说我弹一曲给爷听呢?”

      뗴 “娘耶!你怎么什么都知道?”陈星河身子直抖,好像情绪激动随时都要晕过去。

      “装,你和我装,师兄这几天約没时间,否则定要亲自去查看죪你到底伤到哪儿了?”胡幺儿誓要将拦路虎这份职业进行到底。 좿

      “肖兄没来吗?我和他是朋友,早퉺晚成为知己那种,聪明人之间很赇少互相拆台。感谢他那顿晚饭,透露给我不少有用消息!谦谦君子,令人钦佩。”

      胡幺儿傻眼:“你和我师兄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的줫话好像差不多。”

      “哈哈哈。”淶陈星河㘘的目光忽然跃过胡幺儿看向她身后。

      㸅 肖燊来了,依然一身黑衣,貌似没睡㋗醒的Լ样子,抬手打招呼:赚“陈兄舍得出来了?咱们赶快进㡧行吧!”

      軓“进行什么?”胡幺儿吓了一跳,师兄居然站在她身后。

      陈星河张大嘴巴问:“你不会真缺钱吧?”

      “那챕还用阰问吗?用钱的湱地方多餏着呢!手底下养着一大批人!夜香正在找农庄谈,苹果醋早就卖了大半,会特意给你留几坛,赶紧把事儿办了,中午请你喝醋。” ꊵ

      陈星河突然挺直腰校杆儿,锐气十足道:“好,看来今天能办成不少峙事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