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最大胆的隐私艺术

      第32章 半夜高烧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大家都和张氏一样以为柳小宝再怎么调皮也쨼只是小打小闹,没想到他真的会把人推进河里。

      㟹孥 “小宝竰,你说什么呢?”张氏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儿子,“你怎么会把人推河里呢?快告诉娘这不是真ꇣ的。”

      “可是说谎就上不了学堂了……”一心向往学堂地小屁孩都快急哭了,“而且我真的只是不小心推了他一下,我又没有故意想杀了她!”

      ਗ਼要是故意那还了得!

      有村民插话道:“柳家大婶子,这可就是你家小宝的ꏵ不对啦,可得好坺好教育教育他呀。”

      “我家小宝怎么㧒会无諒缘无故推人呢?肯定是二丫不对呀!”

      大家都被张氏这话堵得哑口无言,倒不是说她说得多有道理◹,反而是被她的无理堵的没有蘮话说。

      张氏当然也知道自己是在无理取闹,随便强词夺理了两句,就赶紧拎着自己闯了祸的小儿子逃离了现场。

      天色不早,大家看完热闹就三三两两᝽散去,剩下几个自家人和穆棱还待在原地。

      柳树得扶着自家夫人,抱二丫这个噺任务自然就落到了穆棱身上。

      䏅哈大家长们都只当这是一群孩子,偏偏穆棱自己悄悄看了柳卿卿一眼,给了她一个安定的滳眼神之后才接过了柳树怀里的二丫。

      ྿

      一群人浩浩汤汤地回ᭉ了柳家,忙上忙下地又是쬐热水又是衣物,都急着把二丫安置好。

      只有柳卿卿走到站在门外地穆棱身潕边,道:“谢谢啊,今天麻烦你了。”

      “퓹不麻烦。”穆棱摇了摇头,“我뷸说过了,定了亲就是一家人,这有什么可麻烦歽的。”

      샲 说着他看了穆棱一眼:“只要你不吃醋就行,今天我把二丫抱回来是紧急状况,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柳卿矓卿本来쨆只是来道谢,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寡,讽差点被自己的莺口水呛到。

      Ꮷ 她知道古代的小孩早熟,成家早,但是这小屁孩也太早熟了吧?她不由得瞪了穆棱一眼。

      这一眼落到穆棱眼里就成了吃醋的象征,他于是板着脸,严肃道:“我认真的,既然和你䩑定亲了我就不会碰别的女生了,这次真的是意外。”

      “好好好。”这是在柳家大门口,柳卿卿生怕他说出什꽤么不害臊的话让别人听了去,连忙荑敷衍道,“我知道了,但是道谢还是ⓨ要道的。”

      说着她拎起手里的用油纸仔细包好的甜点:“呐,我娘让我拿给你的,说是谢谢你。”嵤

      穆棱也没有뎵多矫情,接过后只说道:“替我谢谢婶子。”

      ႌ 送走穆棱后,二丫也差不多安顿好了,叮嘱了另外两个女儿好好照顾二丫后,夫妻二人坐在房间里对视,二人皆是沉默。

      “今天三丫说的话你也听见了。”王ጺ氏憋不住了,率先开口道⎯。

      “是……”柳树显得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我也没想到大房的人能做出这种事,我裞以为,以为……”

      “以为他们欺侮我们几句就是极限?!”王氏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今天若不是河边有ﶶ人愿意下去䶭救,今天二丫就死在这퐞里了!”

      柳树的嘴唇蠕动,搁在桌上的手死死捏成拳头ᔯ,但是最终也没能说出什么狠话,只是拍㟞了拍王氏的背:“如今闹㼠成这样,我心里都有数了,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你们受到这般伤害的。”

      “这可是你说的。”王氏看向自己向来愚孝的丈夫,“可不要下次他们一说你就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柳树看着王氏这个模样ᄜ,心知她是真的怕了,也是真的不想忍了,只能一再安慰和承诺鞺。 ໻

      螩 宵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越发心冷?!

      柳卿卿原本以为这不对劲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没想縔到她半夜还被身边的温度烫醒。

      柳卿卿迷迷糊糊坐起龐身,借着月光看见二丫睡的崷很不安稳,一直在嘟囔着什么,伸手꒝一探,接触鱛到的温度也高的可怕。

      三丫这时候鱒也醒了,揉了揉眼睛看着她喊了声:“姐……”

      柳卿卿冷静下来,对她道:“你快去叫醒爹娘,二丫这么烧下去要出事的Ⳡ。”

      三丫点点头,披上外套就走了出去。

      柳卿륟卿着急的很,又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把毛巾取下来,放在水里윙降温,换另一块毛巾给她敷上,希望这样能起鄢到一点降温的作用。

      ൨柳树夫뮠妇앍醒的很快,二人一悷看就是急急忙忙披着外套冲过来的。

      䶾“ꊰ二丫!”王氏惊呼一声,过来把二丫的憖上半身抱起,无Ꝃ助я地看着柳树道,“这可怎么办呀……”

      “别着ⶂ急。”柳树伸手探了探二丫身上的温度,“这会儿耽搁不得了,我㔒抱着她搜去垹刘大夫哪儿看看吧慎。”

      “大半夜的呢,叨扰人家……”王氏嘴上这么说着,一犰边却已经起了身扶着二丫半躺着,给她穿上了厚实的外套。

      一家人又这么浩浩汤汤地到了村尾的刘大夫家,柳ẚ卿卿作为长女,忐忑地走上去敲了ᝰ敲门。 NJ

      刘大夫年纪大了,但是฼在粦村里颇꧃有威望,有点什么事都瞒不过他,这会儿他看见是柳卿慊卿来了,便知道是为了什么事了。

      “你们家二丫头怎么了?”他主动问道。

      柳卿卿抿了抿唇,道:“二丫现在高烧不退,还⁴一直簄昏迷不醒,没办法这才来叨扰您……”

      ꒚刘大夫看见了门外焦急的夫妻俩,让开了门道:“你们先进来吧,别再让孩子吹风受了凉。”

      柳树夫妇应声,一佦边道谢一遍把二丫抱进来,放到刘大夫用木板拼成的专门放置病号的小床上。

      刘大夫知道这孩子是落꩏了水룈,心里也对她的基本情况有个了解,此时再仔细探查一番,却是一再摇头。

      王氏人都快急哭了,问道:“老爷子,这摇头是什么意思呀?”

      䧉“落水后受凉发热是常态,但是这么严重的也是少见䉧。”刘ﱹ大夫叹了一口气,“我这里药物什么的也不齐全,只能看看能不能把쥕这孩子的温度降下来。”

      岱“要是降不下来……”柳树接ꤗ了一句。

      刘大夫又叹了一口气:“要是降不下来,老夫也没法子了,送县城去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