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完整版

      再说三分厂皮志春这里,保卫处一个电话▽将他刚进ዩ肚的三两白酒瞬间吓成汗,顺着鼻尖淌了出뤲来,自己找的矧运铁屑卡车在厂里撞人了!?

      皮゛志春䰑把筷子一摔,披上工作服就往厂医院跑去。

      到了医院,他发现九分厂的钟城也在,皮志春的心里一沉,忙问司机情况。

      ٙ 戟鑫喏喏地跟皮志春说了下情를况,皮志菻春无奈下,只好硬着头皮跟钟城研㈬究一下事情怎么解决。

      钟城诚恳道:“皮总,现在病人那里,医生还在检查,我们目前的想法也简单솖,就是把病人看病的钱,还有轮椅赔了就好。”

      皮志春松了一椖口气,生怕钟城代表病人狮子大开口。

      过了一会儿,医生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众囪人赶紧围上去询问究竟。

      医生道:“现在病人情况比较复杂,表皮轻度擦伤,没有嚪明显外伤出血点,可这内脏都有些病症,建议还是先留院观察吧。”

      戟鑫长出一口气道:“没有外伤就好,跟咱们没啥关系。”

      医生用奇怪的썱眼神看了看他鄢,“从事故认定的角度来说,以患者的身体状况,你就是鏻停他身边按个喇叭,他的内脏都有可能受到损伤,怎么会跟你没关系?”

      “那得观察多长ⷩ时间?׺”皮志春急问道。

      뙂 “看恢复ﵨ情况,个把月吧。”麻烦去交一下住院费。

      “交多少?”皮志春小心翼翼地问道。

      “先交一万吧,不够再补……”

      “噗通!”那边戟鑫膝盖一软,已然坐在地上了。

      只见他抓住皮志春的裤脚,道:“大哥!咱就是个开车滴,一趟活儿才挣1000多旘块钱,ဦ你当Җ初说地车进厂里没事儿的,您可得管我呀!”

      ꌸ皮志春摊上这事,无奈认栽道:ᑶ“从卖货的钱里扣!”

      钟城则故意道:“皮总,您说的货,不捍会是那车铁屑吧?我都已经卖出去了。”

      “啥!?那是老子的……”

      “按厂里的规定,生产出来的铁屑归九分厂处理。”

      皮志春一拍脑뵴门子,怒道:“钟城啊钟城,原来你在这等老子呢!那个残疾是故意往车底下钻的吧!?你们这是碰瓷,老子一分钱都不赔了,斪明天就到厂里告你去!ờ”说完,头一扭走了,司机὏也紧随其后。

      刘铭则在人群中废注视这一切。

      쏴 皮总的效率걫不可첑谓不高,第二天一早,厂办就打电话通知钟城去开会。

      王兴国坐聖在上首,注视着皮ꀌ志春在那里呼呼喝喝的,讲理讲不出来,骂人第一名ﴝ,心里一阵롴哀叹。

      这喡段时间,他一直在研究推演企业合并后产生的种种可能性,像皮志春这种技校毕픎业从学徒工一肊步步干上来的分厂厂长,在这次合뻅并中最为吃亏。蔀岁数快到站了,没学历,也拿不出业绩,自己管车间干得都是最普通的标准产品。王兴国几乎可以断言,老皮这次恐怕挗要在一些闲职上挂到退休喽。

      젥转过头来,再看这个ﱼ不动声色,沉着冷静的钟城,能抓住七部扶贫的机会,及时转变思路,让九分厂这艘小船避开了无数大船倾轧,七拐八拐ߍ地成功驶入了一片广阔蓝海。原本全厂排名永远倒数第一的九分厂,现在人均收入已经絇蹿升到位列中游。

      王兴国暗忖⭅,刘铭,到底使了什么手段,能谾让九分厂焕发生机呢?

      “咳咳,”皮志春见王兴国神游物外,只好轻咳一声,唤回领导的注红意力。

      王兴国示意皮志春稍安勿躁,转头问횉钟城道ˠ:“老钟啊,你来说说吧,我这评理的,总不能光听一个人的,那不成拉偏躖架了嘛。”

      钟城点头道:“姼王总,情况是这样的……”说到最后,他只强调,九分厂的ٯ人没有讹他,只要求把病治了,对老皮说的那车铁屑,餧只字不提。硩

      王兴国笑道:“这是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嘛!”

      又转头望向皮志春:“老皮啊,厂里的规矩,不是摆볝设,既然九分厂提出的ꟻ都是合理述求,你就赶紧办了,别再多惹事端뿠了!”这就算是把事情给盖矵棺迲定论了。

      皮志春悻悻而归,倒也没难为司机戟鑫,将车费给付了,ல给他办离厂手续,这件事儿,最终大事化小,消逝无声。

      硫 可没到三天,西门晚上又发生一起车祸事故,受害人仍是九分厂的员工,而这次肇事౾司机是十◼八分厂老总雇进来的。

      谖 更夸张的是,周六ᑋ下午,二十一分厂雇进来卡车白天在厂门口肇事。 蛲

      一时间,九分厂员工碰瓷事件,在下앒面制造分厂中传得沸沸扬扬,直到第二周的周一,三分厂皮志春雇来的卡车第二次发生车祸訑,皮志春彻底崩溃了。

      他白天冲进钟城㩨的办公室,指捪着鼻子狂骂,“全繕厂那么猓多车间往外运铁屑的,你咋专挑我的车碰瓷?”要不是看着对方办公室里坐了一堆人,恐怕皮志春뒚早就冲上去打人泄愤戺了。

      钟城笑呵呵地道:“我说了,这是意外,不是碰瓷,你又不信,那就随你怎么想罢。”

      皮志春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既然不⡾是讹医药费,那对方肯定另有所图,这是皮志春近一个星期,刚想明白的꾟一件事。

      钟城道:“皮总,您看,我们分厂最近研究转型,以后要搞设备安装指导这块,内贸外贸分公司以及大多数制造分厂,均已点头同ґ意,现在就卡在您这个分厂了,兴国总那边还要求必须全员同意才能批准,您看,能给行个方便吗?” ʱ

      此时皮志春眼睛瞪得跟牛㜱蛋似的,“就这!?” ݷ

      钟城点了点头。

      熲 댟 皮志春才想起前不久,底⽲下生产厂长跟他汇报说九分厂想要拿设备安装指导这块,由于老皮的侄子在安装队了当头섁头,所以皮觾志春想都没想就给否了。

      皮志春深吸一口气道:“行!没问题!我同意큔了!你们TM就是一群疯子,为了几千块钱,就派䠄人拿脑袋往车轱辘底下钻!”

       钟城正色道:“没错,我们是一群疯子,ሆ但不是为了钱去玩命,是为了本该ؙ属于我们ᇼ的工作机会去玩命!” 씕

      揧皮志春一脸惊愕的望着钟城,他无法想象䪓一个身有伤残的人,会多渴望得癢到那个工作的机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