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直播送小番茄

      既然已经决定要攻打林家庄,灭此“贼人巢穴”,张顺便一边调兵遣将,一边派人打探林家庄消息。原来这林家庄背山而立,以木石砌筑了围墙,只留一个正门进出。这林家庄旁边正好被溪水环绕,一侧与正门正好被溪水环过,另一侧则是一处峭壁,溪水从上流下,形成了一片小的瀑布出来。

      张顺细细询问一番,心道:难怪这林家庄如此嚣张,连官府都不想惹他,原来地形险峻,易守难攻。若是从正门和侧面进攻,则需要翻山越岭,逐渐逼近。对方居高临下,不但易守难攻,还能将敌方情况尽收眼底。

      若是从另外两次进攻,则瀑布一侧,水大壁陡,不能上人;山后乃是悬崖峭壁,比瀑布那侧还高深,难以攀援。张顺砸了砸嘴,这事儿确实不好办,当然,若是好办了,早被别人给办了,也轮不到他了。

      再问那人员情报,确实得知,除了这林明德以外,这厮却是还有两个结义兄弟。这二弟唤作“食人魔王”只知姓李,不知何名,很少有人见过。他这三弟唤作“花和尚”却是一个淫僧,专事和林明德寻那漂亮少女,掠去淫辱。据闻十里八乡少女,因此都早早远嫁他方,以免受辱,使得周围少年不得不打起了光棍。

      张顺自己想不出办法,只好召集大家,集思广益。赵鱼头本是渔夫舟子,对打仗之事不甚了解,自然是无话可说。这时候陈金斗见走了马道长,“沉默”了赵鱼头,便一副舍我其谁的模样,说道:“主公,此事易耳,我有一计,保证这林家庄鸡犬不留。”

      “哦?你有何计?”张顺惊讶问道。

      “这山林容易着火,此庄子又建在山上,一把火烧了便是!”陈金斗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张顺前世虽然听说个森林着火,可是到处都是青草绿树,这如何点的着?

      “万万不可,此事万万不可!”张顺一看,却是陈经之与张慎言异口同声的劝道。

      “为何不可?”张顺心想,难道不应该是此事行不通吗?这却是张顺知识狭隘了,山林之中常年累月,枯枝腐叶堆积,若是不小心着了,就是烧山的节奏。并不是像平原地区生活的人所想的那样,草与树含有水分,无法点燃。

      “此计甚毒,有伤天和。那林家庄为非作歹之辈死不足惜,可怜被他们掳掠而来的人,又有何罪也?”陈经之反问道。

      张慎言犹豫了一下,说道:“正所谓‘水火无情’,这山火不比他物,一旦发起,不受控制矣。吾恐这连绵青山尽燃之,罪恶远超林家庄也。”

      张顺一听,确实如此:后世虽然年年防火,可是森林一旦火起,还是经常出现伤及消防人员的事情。便说道:“既然如此,此事先不提了,你们再说说有何计策?”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此事如何解决。最后还是陈经之苦笑道:“千条计万条计都是视情况而定,左右不出那几条常用办法,要么水火二策,要么夜袭背刺,取决于对方麻痹大意,否则别无他策。”

      张顺心想,现在手中已经有了大炮,怕鸟甚,实在不行,轰平了林家庄便是。于是便下令集合队伍,带领悟空、魏从义、萧擒虎、陈金斗与张慎言共四百人前去讨伐林明德。而留下陈长梃、张三百、赵鱼头在此地守卫,随便监督火炮铠甲打造事宜。

      众人到了这林家庄,抬头一看,这地形果然险峻,那林家庄几乎坐落在云间一般。诸人皆有畏惧之意,唯有张顺笑道:“江山之固,在德而不在险!”

      张慎言听了,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看你好歹也是个读书人,所知圣人之言甚多。‘卿本佳人,奈何做贼’耶!”

      “哈哈,佳人不做贼,难道只能从贼,做个压寨夫人吗?我命由我不由天,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张顺哈哈大笑道。

      张慎言闻言无语,这厮发了什么神经,说的是什么鬼话?

      等到众人到了林家庄跟前,林家庄里早已望见张顺的队伍,便关闭了寨门,固守起来。

      张顺善于用人,便把悟空派了出去,前去骂阵。那猴子走到跟前,大声喝道:“庄子里的乖孙子听你孙爷爷的话,快打开大门,迎回你们新到的爷爷。”

      一句话便像捅了马蜂窝似的,庄子里的人纷纷跑到箭楼上还口,谩骂不停。骂了半天,悟空才掏了掏耳屎,说道:“既然你们不认爷爷,那就算了。那快请你爷爷进屋喝口乌龟汤。”

      庄里的人莫名其妙,回报给林明德。林明德亲自登上箭塔,见下面黑压压一片敌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官兵,只得好声问道:“这位官爷,我们这里穷乡僻壤,又不产乌龟,哪里来的乌龟汤给你喝?”

      “没有乌龟吗?爷爷我走到山下,他们告诉我这山林有一只大乌龟,刚开始俺还不信,结果到了这里,果然有一只好大的乌龟!”悟空口中笑嘻嘻的说道。

      “若有乌龟,你自煮了便是,为何还向我们讨要?”

      悟空指着山寨哈哈大笑道:“你看这么好大一只缩头乌龟,爷爷我不向你讨要,向谁讨要啊?”

      林明德闻言大怒,自己好生与他说话,这厮居然戏耍自己,便下令出城给他个好看。

      只一会儿,庄门大开。只见林明德便手持钢枪,带了十几个奴仆冲了出来。张顺没想到这厮这么不经骂,还没来得及准备,就看到那林明德持枪冲向了悟空。

      好个悟空,凛然不惧,以步对骑,和那林明德交上了手。只听见一声打铁的巨响,人马交错而过,两人便战了一个回合。这时候,林明德已经冲过去了,反倒后面的奴仆对上了刚刚交完手的悟空。

      这些步卒既无武艺,又无马匹,安是悟空对手?顿时悟空如同虎入羊群一般,铁棒一顿挥舞,林家奴仆走狗非死即残,倒下一片。

      林明德回头一看,目眦尽裂。虽然这些狗死了也无所谓,可是这好歹也是我林家的狗,安敢欺我?

      他不由大喝一声:“贼子敢尔!”便拍马来战悟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