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斯丝

      ⎀……

      “山阴柳氏갰有什么好?”陈氏嘀咕不已道,“一个个都眼高于顶,阴谋诡计不断。按我说……”

      山阴柳氏和山阳⊸公孙氏,仅相隔一座龙洑脊山,而龙脊山内资源丰富又有矿产,两家平常摩擦还是较多的,关系自然谈不上融洽。

      䕺“够了!你这老太,王氏与柳氏的联姻,你岂能胡乱议论?”公孙墨再也坐不住了,急忙起身吼道,“公孙锵,扶你母亲回去休息,我与守哲还有些话要说。”

      公孙锵赶忙将还在絮瑪絮叨叨的老太扶着走,而公鸌孙蕙也说:“哲儿,你陪外祖父好好聊一聊,我先去和母亲说会儿话。”

      公孙蕙今天穿针引线的目的已经达到,以她的身份参与公孙墨㦫与王守哲的谈话反而不妥,然后她就牵着王珞静的小手一同离开。

      等人都走后,王守哲才对公孙墨拱手行礼道:“守哲拜见外祖父。”

      “哲儿无熐需多礼,来来,尝一尝你外祖父亲手种植的灵茶。”公孙墨对王守哲的到来早有准备,当即命人䚛奉上灵茶灵果。

      灵茶灵果在玄武世家都是奢侈品,必须依靠灵田才能种植,而灵田又是每个家族重要的战ߛ略性资源。公孙墨也不过是各种了数亩灵田的灵茶灵果,专门用来招待贵客。

      至于平安王欋氏,目前仅剩下那些灵田种植白玉灵米瑹,都不够族人消耗的,自然不会拿来种植经济效益比,比较差的灵茶灵果。

      “多䕘谢外祖父。”有灵茶与灵果享用,王守哲自然不会客气,当即坐尋下后开始享用起来。

      灵玉雕琢的茶杯内,茶橃色红润,幽香扑鼻,闻之就让人心旷神怡。抿了一口下去,微微苦涩充斥齿腔,然而下一瞬间볤,一焎股清凉之意直充脑门,让王守哲顿觉神清气爽,些许晦涩阴郁的情绪念头一扫而空。

      “好茶。”王守哲忍不住赞了一声,“此灵茶醇厚芬芳,回味悠长。且有助于静气凝神,洗却心中杂念。”

      䱭“哈哈,没想到哲儿也是懂茶之人。”公孙墨老怀宽慰,顿觉明珠没有暗投,得閇意地介绍说,“此茶名为山阳小灵种,是我年轻之时在龙脊山深处无意中发现的野外灵茶茶种,经过数十年的悉心栽培,如今每年能够稳定产出墨一斤多了,便是连家里两位老祖宗也颇为喜欢。这样吧,我每年匀你一两。”

      说起匀一两时,公孙墨嘴角不可觉察地抽了抽,显然有些心疼。漇也是难怪,水种灵茶可不比白玉灵ᑬ米,更不是和地球上的茶种一般,能够种得密密麻麻。

      往往一亩灵田中,仅仅能栽培数棵灵茶,而晱且平里日的精耕细作和维护必不可少。其采摘,揉捻,发酵魦等工狊艺也极为讲究。

      ᗆ因此,哪怕是墋一两灵茶的成本非常高。

      “多谢外祖父,哲儿㘱就却之不恭了。”王守哲知道公孙墨有意在扶持他,自然不会推却。

      如今的王氏中,也就只有他王守哲值得싒公孙墨投ﵙ资了,就像公孙墨当初将女儿嫁给王定岳做续弦一般。若是≽有朝一日,王守哲能晋᯲升到灵台境,必然会念着这份香火情。

      更重要的是,公孙墨夫妇都十分疼爱公孙蕙。而王守哲又是公孙蕙ᄠ的嫡甆子,可以说是她在王氏未来的依靠,因此看在女儿面子上,公孙墨也会想办法挤淩出点资源,去扶持繘一下便宜外孙王守哲。

      ܫ 当然,这一切都建槦立在王守哲本身潜力不错,加偃上与公孙蕙关系母慈子孝的份上。

      倘若王守哲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眼狼,褑公孙墨自然뷽懒得搭理。若是王氏彻底衰败,⭡大不了将女儿和外孙女接回公孙氏뽈。

      两人一番寒暄后,这才进入正题。

      公孙⸌墨喝了一盏茶后,表情渐渐严肃了起来:“哲儿,今早收到你派人送来的信件后,我原本尚有一些疑虑。随后亲上农庄去查验,以及ꄶ与族内农桑老手交流后才最终确定。此番如你所说,的确有可能发生蜜虫灾,恐比去岁减产䣇六成以上。哲儿,在此老⫆夫代表公孙氏ი……” 敏

      “外祖父,此等见外之话就别说了。”王守哲打断道,“即便我不发出预警,以这两天蜜虫的爆发速度,各家族短则今天,迟则明后日,必然都会有所警觉。”

      ට 蚜虫一펣开始的征兆并不明显,每年或多或少都会受到዁蚜虫影响而减产。因此一开轒始出现些蚜虫,农户都会习以为常。可一旦爆发起来,埋在土里的蚜虫卵会在极短时间内爬出,打得人一个措手不及。 넮

      “此言谬矣。”公孙墨摇头说,“我山阳公孙氏自身共ꕱ有一万六千亩良田,此季冬麦收成以每亩十五个大铜计算,便是二十四万大铜,换算成乾金为两千四百乾金。如今正是蜜虫爆发初期,即便少减产两成,那也是挽回了四五百乾⢸金的损失。更何况ⱳ,我还听你安ꌀ排,提早派遣族人和家将进山抓捕草蛉虫和九星虫了。”

      草蛉繾虫,九星虫,哪怕是虫王终究还只是凡物,连一阶灵虫都谈不上,平常基本没有匽人会去关注。山阳一带的深山里,起码还是能搜罗到一些的。

      两人正说话间,便有家将前来禀报,抓捕的第一批草蛉虫和九星虫已经送回。

      “既뵾如此,那就事不宜迟,请外祖父派遣心腹家将与我们一道同行。”王守哲起身道,“救灾如救ⶩ火,半点不能耽搁。”

      很快,侍女就去把公孙蕙和王珞静叫了回来,骑着马一同前往公孙氏最大的一个农庄,那是一个巨型农庄,足足有七千亩良田。

      可见如今山阳公孙氏的底蕴,是远超平安王氏。

      整个农庄嘷的佃农们都已经疯狂运作着,他们用传统的草木灰蒹汁,再ܢ掺入双倍剂量的灭虫散在灭虫。如此操作,效果倒是还不错棐,如果他们有足Ҁ够多的灭虫散,似乎쐆也能遏制住此次虫灾的爆发Ⰷ。

      只可惜公孙氏仅仅囤积了少量的灭虫散,杯水车薪难以控制⤽大局。

      “四哥哥~”밧王珞静花了一个多时辰时间,驯化了三只草蛉虫王,一只九星虫王,精神显得非常疲惫,“因为时间太过仓促,这些虫王只能简매单驯服一下䌛,勉强可볏以指挥它们行动,让家将们把野生草蛉虫和九星虫都释放出来。”

      “珞静,真是辛苦你了。”王守哲有些心疼地抚摸了一下她的脑袋,从怀里掏出了刚顺手拿的灵果,“你先提提神,救灾终究耽搁不得。”

      “四哥哥你放心。”王珞静乖巧地点头,吃了灵果后体力恢复了不少,“只要能控制住虫王,那些草蛉虫眂和九星虫都不会乱跑的。但是想让它们去㴋自行丿召集小虫,然后再飞回来就不行。쫁”

      ꃀ枕随后,王珞静依葫芦画瓢,勉强指挥着虫王与虫子,进入到了那数千亩的麦田之中。一番折腾下来,天色已经黑了。

      此时,公孙奛墨亲㾉临现场,还带来了厨娘和ා不少灵食㣥,现场烹饪出来晚餐,就在这农庄内收拾出了一间房,族长与少族长,以쇜及一名叫公孙钟的族人和其妻子王琉玉作陪。

      王琉玉是王氏族人,此时的她应当有四十岁了,但因为保养不错而显得只有三十出头的模样,从她的穿着打扮看起来日子过的不错。

      ᮸ ⵤ “守哲见过三姑姑,三姑父。”王守哲先是拱手行礼。

      “这个,这个,守哲多礼了。”公孙钟长得比较粗黑,据说是在公孙家族的矿山里主持工作뱀,直脉族人中翋地位不低,只是个性较为朴实木讷不善交际。

      诸 王琉玉也是连连还礼,显得对王守哲非常敬重。虽然她的辈分比王守哲长一辈,但是王守哲可是嫡脉,王ᵀ氏族长。

      倒是王珞静一下子扑到了王琉玉怀里,甜滋滋地叫着:“姑姑。”

      相比于血缘关系,王琉玉正是四老太爷王宵志的次女。也是王珞静正经的亲姑磙姑,关系自然亲昵。

      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