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把尿口扒开给男人看无遮挡

      煛秦牧北与赵舞天进入庄园之后,秦冰卿便走开了,赵舞天也没亅太在意。

      懹一路上,许多人上前请求秦牧暚北引荐赵舞天,当他们得知秦⺫牧北的病是赵舞天医治好后,甚为惊奇。也看轻赵舞天许多,只以为秦牧北感其救命之恩,隆重礼遇。

      ᫈问其家世,赵舞天不语,秦牧北也不答。

      䌏 ߇ 众人暗叹,真是幸运的少年郎!

       寿宴的举行地在庄园内的一座小湖旁,庄园内有专门的宴会厅,但秦牧北不喜欢。

      天高云谈,气候凉爽,在外露天摆宴,正适秦牧北的心情。

      “秦老不必在此陪我,我随便逛逛就可以。不㉥能因큟我一人,而失满院宾客。”

      秦牧北一直陪着赵舞天,让他非常不먓习惯。

      “是我唐突了!”

       秦牧北这才想起来,老脸一红。

      꺰 主要是赵舞天身份太特殊了,赵舞天不辛仅是他的救命恩人,能夺天地造化的奇人,更是一名武道大宗师。

      这样的人縛,在武道界都是顶尖的存在。即使在世俗界拥有翻죢云覆雨的权势,面对大宗师,也要慎之又慎,以礼相待。샱

      “大哥,这个庄园里面有好多武者!而且还都不弱。”

      见赵舞天在一张长桌前螝坐下,他也紧覨跟뻃着坐下,向赵舞天说道。

      自突破化境之后,李峥ዷ嵘感知力提升许多,附近修为低于他者,很难逃过他的感知。

      ὠ“燕京,今天下龙脉之地,气运绵长。纵然天地灵气远不如古,京都的天地灵气,也远超其他地域。你来奕燕京좓已有一些옎时日,难道没觉得修炼速度,更胜往前了呬吗?洞天福地,岂是易寻,修武者集京,也见怪不怪。”

      对于李峥嵘的话,赵舞天并不感觉ߋ奇怪,细细ᘚ地向李峥嵘解释道。

      修炼速度⹊的现象,赵舞天早就发现了。当时他刚突破筑基大成没多久,境界就已稳固。

      “跀我没觉得我修炼速度变快了஦。只觉得大哥的丹药太厉害,我现在不用真气,也能裂石开碑,体魄、筋脉,远超之前。我知道,这并非突破化境的改变,而是丹药的奇效。”

      㖆 叞 李峥嵘由衷地说道,一脸佩服。

      在这个世界上,他只佩服两个人,一个就是抚养他长大,授他本领绝学的师父,另一个就是赵舞天。

      前者已艨逝,后者将是他一忐生的追求。

      在赵︇舞天和李峥嵘谈聊的时候,段天麒和秦怀康在蔵不远处坐下。

      秦怀康立刻令人为段天麒开酒,面对极力向他讨好婠的秦怀康,他倨傲地抬툡着头,又重拾燕京顶级大少的自信。

      ꧵“梅九,此人是古武者,他什么修为,与你相比如何?”

      转动着諆杯中红酒,段天麒向身后中年男子问道。

      这名叫梅九的男子,皱着眉头,向뎧赵舞天看去。 ⽟

      ޖ他眼睛眯成一道缝,紧紧地盯着,想把赵舞天看透,最뾜终褹摇了摇头。

      刚准备收回目光,梅九的眼神却被李峥嵘吸引。

      这名青年像是出鞘的剑,锋芒毕露。他背后背着一把剑,像江湖侠客一样。

      武者!덐 騿

      梅九的第一感觉!

      但是,﹯他看不透李峥嵘的修为。他先天圆满㿯的实力,放在古武界肯定不够看,但在这燕京,也算是高手了。

      膅 只有修为超过他的修武者,他看不透。难道……

      李峥嵘这么年轻,他不敢置信。

      “梅臖九……”

      段天麒又叫了一声梅ㅨ九。

      “那人⋥不像是武者!倒是他柦身旁那名青年,像是武者。而且很强!”잰

      梅九将自己得到的结论,告诉段天麒。

      “有你强吗?”

      段天麒不以为然,以为梅九只是谦虚一下。

      ᫑“很可能䷸比我强!” ⍟

      梅九慎重地说道。

      詪 “㾑秦兄,那个叫赵舞天的,到底是不是武者?为什么身边옴有这么强的人跟随?”

      段天麒收敛神色,换问向秦怀康。䫽

      身为世家子弟,他深知䜚强大的武者不能得罪,觉世俗世家得罪武道门派,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不会错的!我父亲说他是武者,还说是宗师级武者。” ั

      秦怀康笃定地说道。他不知宗师与大宗师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秦怀康,你开䄄什么玩笑?他看起来乳臭未干,怎么会是宗师?”

      段天麒瞪了秦怀康Ө一眼。

      他们家族也有宗师坐镇,但这些宗师无一不뭇是白发鬓鬓。以至왿于潜意识认쮬为宗师都㕘是老年而成ꚱ。

      “我父亲这么说ዡ的,我也燹不清楚。反正他是奇人无疑,不然不可能治好我爷爷的病,并且让我爷爷回春。”

      ྐ秦怀康语气一弱,含糊地解释道。

      “少主,他是不是宗师,还有待验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身边那名青年是宗师。不过我要提醒少主一崺句,在我们武道界,武者只会与两种人打交道끱,一种是武者蜇,一种就是像少主这种权贵。所以,这个人绝非等闲。”

      梅九突然插话,向段天麒说道。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쬱以群分。所以普通人几乎不可能接泱触到武者。

      梅九是段家家主派下来保护段天麒的,深知段天麒秉性,他ꕵ也得到过家主嘱托Ǿ,不要让段天麒惹事生非。

      孺 “秦兄,有没有调查过他的身份。”

      ɥ沉吟片刻,段天麒向秦怀康问道。

      “不敢调查!老爷子放过话,谁也不许打听关于他的一切囏事⊰情。老爷子向来一言九鼎,我父亲都不敢忤逆。”

      秦怀康压低ﵲ声音,向段天麒回道。┏

      ʣ “我明白了!”

      段天麒抿了一口红酒,闭上眼睛,决定先摸清赵舞天ڗ底细。

      归根结底,段天麒眼中容不下一粒똠沙子。他不能容忍秦冰卿与其他男子有密切的关系。

      即便是楚瀛与他争秦冰卿,他也会与其死磕到⠭底。

      뛶 最重要的是他父亲也希望他将秦冰卿追到手,成为他的贤内助,长短互补。

      相貌,品德,能力,放在整个华夏的世家大族,秦冰卿都是最顶级的一个。

      饱暖思**,在贵族➈圈子里,品德败坏的贵族女子,比比皆是。

      而秦冰卿,贵族出身,惄冰清玉洁,在圈子内有口皆碑,又有着极强的能力。段氏家主뻣认为这样女子,会成为段天麒的贤内助,让一个男人뺕成就伟大的事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