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小说

      司晴语喱介绍道:“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对了,还不知道尊姓大名。”

      周云道:“免贵,在下……云舟。”歲说着把报名表递了上去。

      飏这几人双眼放光뾍,终于逮到一个符合ꆭ标准ꀋ的,韩舒雅喜道:“你是黄庭境四段?”

      司晴语上前夺过报렬名表,ꁤ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道:“你不是骗人的吧?”

      儡  周云淡淡一笑道:“如假包换。”

      司晴语冲一个无星弟子使个眼色,他立ᯀ刻掏出一个六品验气石,让周云用手拿住,催动真气使劲㚛一握,只见原本黯淡无光的验气石,突然光芒大盛,血红色璀璨夺目,最后呈现一行字,黄庭境,四段,天阶品级。

      原来鹨这六品验气石不仅能验段位,还能验品级。

      这可是意外之喜,周云从来不知自己的真气评价竟然是天阶。而那些无星弟子不禁露出一丝怪异的神情,似是惊愕,似是玣嫉恨。

      韩舒雅又惊又喜,上来拉住周云的扯胳膊,好像是生怕他再跑ꊴ去七星洞,笑道:“云舟小兄弟,我们来开始炼药试炼吧。”

      ؚ 周云道:“好。”

      韩舒雅拉着他进了洞穴,北边放置着一个操作台,摆放的全是炼药器具,配备的还有三品炼丹炉和柴火,以及今天的考试科目,三品高阶药,纯元丹,具有能调和阴阳,使真气更加精纯,去其糟粕的功效。药材是三品水茯苓、三品青月狼魔晶、三品木뵙叶草。

      韩舒雅笑道:“云舟,此药甚为难炼,却也能考验出一个炼药师的天赋。师父曾特意叮嘱,不允许泄露火候掌控的具体强弱,但你是黄庭境젬,我就给你透露一点……”言外之意,想放水,怕真将一个二十来岁的黄庭境拒之门外,师父得知后会雷霆大怒ܸ。

      他们又怎知他是启灵境汥?

      周云一摆手道:“不必了,不公平公正的试鏁炼,便失去醗了意义。”没再哆嗦,熟练的将青月狼魔晶放入炼药炉,用点火纸将柴火点燃,然后将炉盖露出一点缝,仔细观察着魔晶的融化程度。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家常便饭。他自然不会显摆自己的功法炼药,那样只会引起猜忌,反而被扫地出门。

      这时所有人聚精会神,却从周云泰然自若,퀇胸有成竹的样子来看,他是具有深厚炼药根基的。

      司晴语软绵绵的坐在椅上,望着周云竿的侧脸,胡思乱想。不禁皍对这个谜一样的少年,充ࣁ满了浑厚的兴趣。毕竟她只是结丹境。倘若她知道周云是豜启灵境,不知是否会吓昏过去?

      待周云见魔晶融化已近尾声,立时将水茯苓和木叶草放置器具内,得心应手的捣汁成液,在魔晶完全融化的一瞬间,他分毫不差的昜停䢗止了砸汁,将魔晶水꫕倒入汁液,随性的搅拌了几下,放置火炉。整个过輮程一气呵成,令人赏心悦目。虽说不是教科书般的示范,却也是优秀学生的作品。

      周云时不时ꄖ的添添柴,加加火,挪动一下汁液的位置,颇为专注。在司晴语看来,越来越有魅力。掀炉的一刹那,清幽的药香气沁人心脾。他将青棕色的丹药递给那韩舒雅,只见花纹的纹路规则均匀,竟是上好的佳品。她不禁愕然道:“莫非你炼过此药?”

      周云道:“万变不离其宗。我只不过是三品药炼的太多了而已。倘若你认为我知道药方,那我无话可说。”

      韩舒雅向师弟们道:“这纯元丹是师父今日才定的题目么?”

      “是。”

      韩舒雅笑道:“那就是了。这纯元丹箴是师父今日才将药方公布给我们的,我们也是才知道,我想你应该也不知道。只是你炼᧑的太好了,我才……好,云舟,你通过了试炼,明日上午你蜙来找我报到吧。”ꡚ

      櫧周云喜道:“好ഀ。”抱拳߇道:“那我先告退了。”

      见他走了,原本踌躇不定的那三人被深深折服,立马掉头,窑去了五星洞,技켫不如人끃,放弃了六星洞。

      司晴语却唤住周云,他奇道:“姑娘还有事?” 鞏

      司晴语笑道:“我叫司晴语,不要总喊我姑娘姑娘的,以后叫我晴语吧。”

      周云道:㓕“好……啊樒呦!”炪忽然脚后跟一痛,竟是路过的林沐霏,而他刚好背对着她,所以她一脚将周云的脚后跟几乎踩ꀭ破了皮,却见她回头怒道:“你没长眼睛匜啊?”

      司晴语嘿的一声:“你……” な

      周云赔笑道:“没事没事,她是我……一个朋友,喜欢和我闹着玩。”

      司晴语错愕道:“朋友?也是来参加试炼的?”

      一个无星弟子道:“她刚通过七星洞的试炼,明天就是了。”

      司晴语讶然道:“七星洞的试ᗨ炼?켃她?”

      那无星弟子点头道:“是的,七星洞的试炼科目是灵魂力感知껧,那慕霏好似天꜁生灵魂力强于他人,几乎顷刻间便察觉到了七星洞弟子,在头发里藏着的那根灵气针,准确无误的指认出来,通过了试㑿炼。”

      司晴语道:“难不成她是启灵境?”

      这弟子道:“不……不是,是黄庭境六段,天阶品级。”

      司晴语火道:“什么时꣞候二十来蜲岁的黄庭境这么多了?”

      无星弟寓子干笑道:“也许,天赋好吧。”

      司晴语哼的一声:“你的意思是我的天赋不好?”

      쓟无星弟子忙ⱋ躬身道:“小姐明鉴,属下万万不敢。繌”

      周云暗暗瘪嘴,这位大小姐的脾气,似乎比杜止汐、林沐霏加起来都大。

      见周云面有难色,司晴语笑뭎道:“ᄽ你别误룶会,我平时脾气挺好的。对了,你不是青月大陆的人吧?”

      周云道:“我是武佑大陆的。”他目前只去过寒霜大陆、武佑大陆和眼前的青月大陆。寒霜大陆他肯定不敢说。青月大陆土生土长的男子特征,除了都是男的,其它的他也鹗没什么具备的。只能说是武佑大陆。

      司晴语道:“那你住在哪?不是让你明天报到的?”

      周海云餁瞧这司晴语虽然言笑晏晏,䎷可椺绝非是个善茬,闹不好会派人皓跟踪他,调查他,叹口气道:“我父母双亡,跟爷爷相依为命,流浪至此,这会还没找到落脚点。”

      司晴语道:“是么?哦,我记得你好像说你爷爷也害了我这种贫血病?方便的话,你这会带我去见见他。”语气虽轻,却不容反驳。

      周云没办法拒绝,硬着头皮道:“好。”带着她一路来到了一星洞外边的出口,只见爷爷看见他先是一喜,忙朝他跑了几步,却蓦地仰头栽倒,口吐白沫,像中风一样。

      周云知道以爷爷的深智绝慧,这定是他演的一出好戏辐,毕竟他虽然身体虚弱,大不如从前,却有强大的根基⼣,像这种疾病是无论如何也降临不到他的搉身上的。于是乎,眼泪夺眶而出,抱着爷爷喊道:“꘷爷爷,你怎ﲭ么了?你丢下我一个人可怎么办啊。”䙈

      ᪙ 司晴语摆了摆手,无星弟子旋即掄搀扶起爷爷,给䑆他嘴里塞了颗护命丹。须臾,深谙品阶高低,药效强弱的爷爷,在适当的时候醒转过来,却双目呆滞,拉着一个无星弟子道:“你是我的孙儿么?”

      这셋无星弟子恶心的连忙躲开。

      可爷爷兀自不休,胡言乱语。

      周云急道:“晴语小姐,我爷爷犯病了,这可怎么办?”

      司晴语蹙眉一思道:“胇这样,我在西岸有套宅子,你和你爷爷不妨就暂时住在那里。若有需要,我请两个人照顾你爷爷。”

      쪜周云一揖道:“多谢晴语小姐,但我一个人能照顾的过来。”

      司晴语没再多说,带他们去往西岸的宅子。此地远在星辰教之外,比周云在岚霖宗时从松云观回家还远。只不过此情此景可璉比那荒᎛山野岭秀丽的多,在此居住,身处青月径泉边,景色美不胜收,无异于人间至乐也。而且这ⶢ宅子七进七出,设施齐全,装修精良考究,比那岚霖宗荒山的两间木屋,无疑是天壤之别。

      周云将爷爷放ᡕ到床上躺下,转身向司晴语不好意思道:“如此深宅大院,我可怎么担待的起?”

      司晴语笑道:“你不必多虑,⏿这只是我一套闲宅,一年也来不了几次,闲着也是闲着,你且在这住下。哦,说不定以后还得请你帮我炼药呐。”

      周云忙道:“但凭晴语小姐吩咐。”

      ᔜ司晴语扷道:“那你先歇着,我回去了。”

      周身媻相送。

      待周云回来,却见爷爷背着手在房间里四处转悠,须臾,朝周云笑道:饅“没想躢到来了星辰教,住的地方可比岚霖宗好的多!不ﺁ过你又是怎么认识的七星老怪的宝贝女儿?”

      周云一惊道:“她是星辰教想教主的女儿?我还当是哪位长老的女儿。”

      爷爷坐下后,道:“只是苦了霏儿,她以后可不能来见我了。”

      周云奇道:“为什么?”

      뽄 爷爷叹道ꓧ:“你觉得刚才那位大小姐,会让霏儿住进来么?而且以霏儿的性子,你觉得她会住进来么?” ﮛ 颚 周云听得云里雾里,道:疭“这么麻烦?对了,她人呢?”

      爷爷道:“应该没走远,估计正在哪生闷气呐。”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