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记杂文>

      ਦ“叔,你可想好咯,这可不是튀件ᔖ无所谓的小事!再者说,你这大病初愈,拜师修行也不用现在就动身呐。”大侄子担忧的说道。

      “哎,再别说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况且,我因走火入魔而大病一场,修为停滞在炼气中期。没有师长引导,我此生就无法修行了。

      对了,我爹留下的心得玉简就赠给狗蛋……不对,现在是王杰了。”

      在大侄子眼里大病初愈的富贵,仿佛看破红尘一般,竟想扔下家产,入门修行,鼳行为处事也变得古怪起来。

      而富贵临行之际,居然打算把帇所有低阶修士都趋之若鹜的修行心得,೰送给拜入本地ﭹ第一大门派的狗蛋,也就是王杰。

      富贵本以为大侄子会欣然接受,这⑺些年来,自家灵田都是大侄子照料。 쮨 卄

      说句肉麻的,大侄子对灵田,比老罓婆都亲!

      可随后的一幕令他一瞬间明白了前世今生的差别。

      “叔叔莫不嵍是在婇羞辱我家?大侄㨫子虽然没念过书,可还是知道些修士规矩的!我那儿子就是再无能,也绝不会平白无故接受这个赏赐。”大侄子王总好连连后退,声音颤抖但目光坚定ﲨ的싿说道。

      一定的权利,产生一定츗的阶级。

      阶级队伍不断壮궆大,享受阶级利益的人綮们们自然想要固化本阶级的利益。

      ꢾ 而特权阶层因箬其特权,势必攫取他人利益。

      랐但潫反常的是,这个世界高阶修士占据各阶层修士所需资源,竟然被一致认同;低阶修士绝对服从高阶修士指令,在常人看来就銪如吃饭喝水一样理所应当。

      这本来简简单单的一件事,一下ꦢ击碎了富贵那幼稚且脆弱的三观。

      蝹富贵呆呆的站在原地,半晌才㕌回过神来。

      富贵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下膗,犹豫再三,出褉声对一旁手足无措的大侄子说道。

      “自我父传我弳道法以来,这灵田耕种之事就完全交给你家,无论收成如何,两家平分。王杰刚好晋升筑基,正是急需晶石的时候,你那十亩一品灵田如何够他花销?

      这㵘样罢,我走后,将这所屋子卖掉,加上我爹留下的晶石和伲你上次⌾卖掉灵谷的晶石,一并漑交给那刘胖子。我这五亩灵田,就当是给王杰的贺礼了。

      你先别急着拒绝,若是我爹留下的这个骨碗不能让我拜入青云派,我日后还得仰仗깚王杰呢。”

      刮 “若是这般,还算说的过呭去。

      这灵田若是落到刘胖子那个腌臜人手里,可真是糟蹋了!”大侄子是个种地的老把式,对赃灵田无比的钟爱。

      又想起儿子当初那番让他老泪纵横的话,这嗃些年来自己也没本事给他置办什么䠥,也就不在推辞。而两人立下字据之后,大ꊔ侄子没有丝毫犹豫,当即下跪,叩首已三次,一旁发愣的富贵才如梦方醒,见他还要继续,连忙将他扶起,两人相视而笑。

      戁刘家庄庄口,富贵与村长即将分别。

      纖村长本已年近七十,却仍能日行四十里。

      两村相隔三十余里,富贵出发时心想村长年岁已高,不如借辆牛车。村长却笑着拒绝,颤巍巍的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躢瓶,倒出两粒丹丸,ஷ一粒放于口中,取下腰间葫芦,以泉水送服。

      第二粒递给富贵,富贵脑海中自动浮现一幅画面,一袭白衣的中年修士开口说道:辟谷⩟丸,以灵谷之精华,辅以青云草,狼尾草籽凝炼而成。泉水送服,可抵一日之功,辟谷数日,低阶修士修行赶路之必备丹药。

      富贵正欲离去,村长低声叫住他,环顾四周,掏出一个略鼓的口袋,以及一个写着解毒散的小瓶,加上刚刚的辟谷丸一并交给富贵。

      口袋里有二十颗二品晶石,是出发前一天的㻌黄昏,大侄子托村长⃢交给富贵的。

      Ṣ这解毒散则是村长的,在刘家大院里听了富贵那圆滑的说辞之后,村长顿时觉得,这平日里只知埋头苦修的老实孩子훅,绝不只是他略显英俊的善良外表那样。

      随后库想起以前王安的传闻,也就释然了,哪个鎖人没有亿点小秘密呢。

      富贵推辞不过,只得收下。村长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叮嘱了他几ὲ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天黑路滑,人心复杂꯴;

      何时何地,财不外露;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富贵蟍考虑一会后,迈开双脚,向数百麾里外的青云镇走去。

      而这四句话,后来也成为了富贵的行事准则。

      蕛 刘家大院。

      “哎뷆哟,我的大老爷哎!您怎么让那ᠮ小子就这么走了?这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五亩灵田,交于刘家。

      这怎么到头竟变成了,刚够买五亩二品灵田的五百颗二品晶石了您说!您肯定是着了他的道了,要不小的去把他追回来?”

      只会出馊主意的下人自告奋勇的说道。

      那刘胖子却是满面春风,毫不在意。说起来䱘,还是他家占了便宜。他

      想起王安当初买灵酒已经大醉,虽立下字据,可也并未写几品灵田。真要是闹大了,他也站不住脚,反而会趇影响自己的生意。

      谁想到,儿子还没出关,那王富贵竟主动来了。虽⤆然这次商谈不是那么愉快,但是后来双方同意各退一步,这交侥易居然成了!

      没错,这不是一场生意,而是交易。双方商谈僵持时,富贵提出两人单独聊聊,刘胖子会心一笑,他最擅长的就是跟别人“앜掏心窝子说话”了。 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长年浸淫商业的䂹他,居然败了。

      不是吃不下这灵田,而是代价已经超过了灵田的价值了。商人当然是逐利的,他如往常那般,脸色一板,冷声反问富贵意欲如何。

      駧 果然有戏銘!富贵心中一喜,将这些天绞尽脑汁想出的话缓缓说出。

      “刘老板,您是个商人。与一位綆青云派筑基期剑修结仇,实乃不智。令郎如今虽贵为符师,然修士以修行为主,不可被世俗束缚。

      不过,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既然立有字据,中人作证,我是绝不赖账的。”

      富贵顿了顿,接着说道。

      “刘老板大概也听说了,我昏迷数十天。若不是王杰他们父子二人,我早就身死道消了。王杰派人送来门派㤙所赐丹药,其父每日细心照料。

      野兽尚知报恩,况乎人哉?那五亩灵田,已经转在王杰名下了。”

      富贵话头一转,继续说道。

      “然而,我މ一听说父亲卖田之事,就直接卖掉房子,再拿出所有积蓄赶쳖来。此次前来,一为登门致歉,我醉心修道,不知此事,竟将灵田转于他人,我之过也。可我变卖所有家当,不过堪堪凑뷚够五亩二品灵田之数。二则是,与您做个交易。”

      心里㈕本就没底的刘胖子心中氁大喜,本以为煮悡熟ㅽ的鸭子飞了,不成想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可是想到富贵这不过炼气中期的修为,对懱这场交易不抱太大希望。于是他셓不动声色的问富贵想做什么交易。

      富贵倾身附耳低声说出一句话。

      몿刘胖子眉毛一跳,再也装不下去了。

      他一拍大腿,放声大笑。

      外面站立的村长和中人目光撞在一起,两人嘴角也露出笑意,知道事情有뤢了转齑机。刘胖子再无之前交谈时的心高气傲,热切的招呼众人去客厅饮茶,仿佛众人是数年未见的老嚓友一般。

      刘胖子放下茶杯,向下人使了个眼色,下人顿时会意,公躬身行礼退了出去。愘

      一盏茶的功夫,下人双手捧着一张字据恭敬的交给老爷,而后立在角落。

      刘胖子起身走到富贵面前,将字据原件交给富贵检查。富贵点头之后,刘胖子接过字据,举过头顶,而后撕得粉濅碎。

      ț

      那中人字正腔圆쫑的高声喊到:“钱货两清,字㵜据销毁;今日事毕,永不翻账!击掌为约,告知天地!”

      直到这一刻,这个“正儿八经”的债务才算是两清了。

      众人心想,这中人的活计,没个好嗓子还真干不了。

      一位合格的中人,首先要能说会道,有一副好口才;其次就是能做担保写字据,要有一手好字;最后,要攒有一个好嗓子。

      而这最后的几句话,不仅要让在场的人听到,更要让天地见证,以示公平、公正。

      这中人与刘胖子同村,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中人,人称中人刘。若哵没个几年做保的经历,是不可能有这样的称呼的。

      村长一听这中人嘹亮的声音,就知道这事办的漂亮⺢,心中石头落䑁地。只是他如何打听,富贵都没有告诉他,到底为什么那以往吃㖼人不吐骨头的刘胖子居然心满意足。

      富贵只是摇了摇头,神秘的笑笑。

      剑修,可是修士中的最强者。

      一次出手的机会,若运用恰当,其作用不言而喻。

      富贵一连赶了半天路,太阳将要落山时,才看牁到前方似有一家略显残破的客栈,大步走去。

      客栈里,䊲一个衣服上打着布丁的中年男人独自坐在柜台旁,无聊的翻弄着账本。 㷟

      那人不经意间抬驩起头,一看竟有个满脸疲惫的少年人向客栈快步走来。心中暗道,苦等一天,总算是是来生意了。

      〧 连忙让充当伙计的儿子拿起抹布擦䄵了擦桌子。等那人进来客栈,他自己起身冲那人问到:“客人远道而来,许是累了,不知您是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呐?ꢄ”

      王富贵心中一动,大声说道:“休要聒噪,好酒好菜只管上来,洒家一并与你结算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