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男的加油站pp

      别误会,萨洛蒙并不⺿是什么急于伸张正义的英雄,那些人已䕇经死了,而迟到的正义一文不值,他只是想要了解某些他所需要的信息罢了。

      褁 要知道吸血鬼鞌这种生物虽然被归属于亡灵,但他们仍然能够繁衍,可以通过和人类一样烢的繁衍方式單生出孩子,也可以通过初拥的形式将人类转化为新的吸血鬼。

      而初拥这种行为是一种血之盟约,是不可背叛的魔法契约,这种契约流淌在吸血鬼的血液中,一代又一代地流传下去。

      巴纳巴斯·科林斯的身份十分特殊쨩,他是直接由《黑暗神书》中的魔ᰀ法转化而成的吸血鬼,或许붓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位格究竟有多高,很多年前那帮盘踞于底特律的所谓“纯血”与“混血”吸血鬼见了他都要低头行礼⮿,尊者当时就把那群召唤所谓“血神”的吸血鬼当成邾笑话讲给萨洛蒙听。

      只不过萨洛蒙是餤见不着那群吸血鬼了,他们都被一个叫做刀锋战士的家伙杀干净了。

      现在的巴纳巴斯还极为年轻(对于吸血鬼来说),并未积攒出太多的力量,否则萨洛蒙是不敢贸然来见他的。萨洛蒙只想⻅知道,巴꛽纳巴斯有没有如同老鼠一般繁衍后代,这样他才能知道这个小镇上到底有几只吸血鬼。

      “我承认,9号公路施工工地上的事,那䫰时我刚被挖出来,实在是太渴了。”巴纳巴斯的语调带有浓厚的英格兰南部口音,他用指尖捏起一张爡打밢印纸,举得远远的。他仔细打量后说道,“哦,还有这个,一群嬉皮士,他们的血因为吸食那糟糕공的药物,口感变得极其糟糕。”

      㓓 “只有这些?”萨洛蒙保持着笑脸,他用余光瞥见坐在쐔自己对面的科林斯一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卡罗琳再次变得阴沉了起ꗋ来,大卫也在悄悄后退,空气变得紧张了起来。但萨洛蒙似乎并읧没ﺻ有察觉到任何不对劲,他说,梨“我想确认一件事,那就是——巴纳巴斯先生,你是否转化过人类?”

      ꑧ 簔“你是说初拥?只有一个!”吸血鬼猛地摇头,“…㐵…先生?忘记询问您的名字了。”

      “达蒙内特。”

      “好吧,达嫎蒙内特先生。”吸血鬼双手交叉捧在心口,“我有过将伊丽莎白转化成吸血鬼的想法,但是被她拒绝了,莉兹(伊丽莎白的昵称)享受衰老。而维⩉多利亚……她풡没有逃过安琪的毒手,在被安琪害死之后,我就转化了她,这才让她活了下来。如果这也是罪责的话,我愿意承担。”

      “那么这里就有两只吸血鬼了。”萨洛蒙站了起来,将剩下的打印纸推到巴纳巴斯面前,“那么剩下詊的这些,都是您的妻子维多利亚犯下的吗?”

      “不,不,不。”巴纳巴斯将打印纸推了回去捊,他并没有因为萨洛蒙所使用的量词㼛而感到生气。他猛烈而坚定地摇头否认,“维多利亚是不会做᥸这种事的。科林斯家族投资了医院,现在我ᾛ们已经改喝医院的血袋了。事实上我们也很疑惑,我所转化的吸血鬼只有维多利亚一个……为此我们需要经常花一大笔钱来掩盖事实,这么做就是为了不让人怀疑科林斯家族,虽迯然那些事不是我们做的。”

      “难道本地还有其他的吸血鬼吗?”萨洛蒙在客厅里踱步,慢慢地、自然地和科林斯一家拉开距离,“还请巴纳巴斯先生好好想想,您是否是转化过另外一个人䘧类?那些尸体上的咬痕可是做不了假的。按照您的说法,我不认为那位女巫还会转化别的吸퍾血鬼——她已经足够深情了。”

      吸낕血鬼低着头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手杖不停地敲打在大理石地面,巴纳巴斯嘴里不停咕哝。但无论如何,他都能确定自己只转化了维多利亚,事实上,科林斯家族不止一次通过警方调查过那些案件,但最后都一无所获ॉ。后来为了隐藏科林斯家族的痕迹,巴纳巴斯只能通过自己控制人心的能力阻止漺警方继续调查。

      但科林斯家族还是找到了另外一个吸血鬼的一点线索。

      “不,我确定。”巴纳巴몶斯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伊丽莎白朝着巴纳巴斯不断地打着眼色,吸血鬼看了一眼后便咽下了想要说出口的话,他改口说道,“不过我可以帮助你重新调查这件事。”

      “캪很好。”萨洛蒙点了点头,“还请准备好我所需要的东西。明天我会来取。”

      在萨洛蒙被威利带领着从大厅离开之后,伊丽莎白便在大卫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她说,“你不会真߂的相信那个巫师了吧?他说他代表着什么法师隐修会……我担心他会带人来。” Ꞔ

      “当然不,我亲爱的莉兹。”吸血鬼眨了眨眼챱睛,即便巴纳巴斯正值青春就被埋进了棺材里,刚刚被挖出来的时候还有一些天真浪漫,但作为曾经执掌一个大家族的族长,他是不可能轻易相信一个陌生人的镇提议的。并且,不管他是否情愿,盘踞在᮱他身体里的负能量都会促使他的思维走向阴暗与邪恶,这就是所谓的“黑魔法会导致堕落”的原因。

      他说,“现在我和维多利亚都享有永恒的青春了,我为什么还要成为人类呢?就是不能享用人类的美食让我有攠些遗憾。”

      “那另外一个吸血鬼呢?”伊丽莎白皱起了眉头,“这有可能让科林斯家族暴露。”

      鋳“莉兹,别着急,我已经有点儿头绪了。”巴纳巴斯说,“乪还记得朱莉娅·霍乑夫曼吗?” ⚸

      ———————㞚—————

      圆形的火花弧线突然出现在科林伍德庄园的大厅之中,这真懔切地吓了等待着的科林斯家族一跳。可怜的威利还在庄园的大门处苦苦等候萨洛蒙的到来,然而此时萨洛蒙已经从传送门里跨鬕进了大厅。

      “我亲爱的达蒙内特先生。”巴纳巴斯迎了上来,他好奇地探头看向萨洛蒙身后,但除了橙色的火花之外什么㼋都没看到。他只能重新低头看向萨洛蒙,“很遗憾昨天没能好好招待㿏,不过,我已经把你所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伊丽莎白眼神闪动,虽然巴纳巴斯曾经向她演示过一些魔法,但除了那魅惑人心的法术,其他的都只能称得上是一些小把戏。而聓萨뭻洛蒙在大厅开启传送门的行为却让她不得不临时提爉高对于萨洛蒙的评估,这位科林斯家族的实际掌舵人漯很好的改变了态度,立马更改了昨天她和巴纳巴斯的计划。

      䐎原本科林斯家族只想通过萨唫洛蒙之手解决另外一个盘踞在科林斯港的吸血鬼,巴纳巴斯的表演틓已经足够欺骗大多数人了,ꫡ吸血鬼展示出了那被迫吸血的뿺罪恶感(虽然这是真的),以及变回人类䅧的渴望(这是假的)。

      尔熛后当萨洛蒙要帮助巴纳巴䝴斯变回人㒨类的时候,出其不意地杀掉他,彻底ᄌ将科林斯家族忑的痕迹掩盖下来。或许之后还需要思考如何面对那个法师ᚋ隐修会,但当萨洛蒙出现的时候,科林斯家族已经惹上了麻烦了,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伊丽莎白欲暗自啐了一口——那个女巫死了也要给科林斯家族惹事。

      但现在,伊丽莎뻅白认꼀为萨洛蒙✯肯定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魔法,巴纳巴斯的魔法已然对他失去了作用,杀死萨洛蒙最大的依仗已经消失了。当꡴然,⅍她也不会认为枪械对于巫师能起得了作用,她就曾经用霰弹蜭枪攻击过安琪莉可·布查德,但收效并不好。

      她甚至认为,萨洛蒙这一举动是为了䪱提高威慑力,他很有可能没有被昨天的表演所迷惑ﵩ。使用这魔法的言外之意就是“我知道你们在哪,我也線可以随时到这,你们跑不掉了”。

      实际上萨洛蒙完←全没有帮助巴纳巴斯解除诅咒的츕想法——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他也쌱不曾学过《维山帝之书》中关于解除吸血鬼诅咒的内容,即便有这种魔法,那作用也肯定是消灭吸血鬼而已。并且吸血鬼尘是一种极为稀有的施法Ḩ材料,如果可行的话,他不介意给켙自己的次元袋里增添一些收藏,吸血鬼的脊椎与手指也是十分优秀的素材。

      面对一位还未彻底掌控自己쾊力量的原初吸血滧鬼,萨뫓洛蒙觉得自己即便打不过也还是能跑的。

      如果萨洛蒙还是原本的那位死宅,他是完全不会起齿这样的心思的。但雍就如之前所说的,他可能会受所记忆中ᓙ那些死灵术法师和폼黑魔法大师的厨影响,因为在掌控了部分圣痕的同时,他也获悉了一些法师的记忆。

      所以萨洛蒙现在可能……有点疯。

      但没人察觉出来,即便是至尊法师也是ᦳ如僔此——正常人哪里会对黑暗维度那种恐怖的地方感兴趣呢?

      “十分感谢,巴纳巴斯先生。”맇萨洛蒙没有和吸血鬼握手,而是行了一个法师礼仪。

      巴纳巴斯张了张手掌,又缩了回去。他嘴角上扬븵,右手伸引向客厅通往二楼的巨大楼梯,“你所需要的东西都在那,请跟我䯧来。”

      “当然。”萨洛蒙微笑回应道。他的眼里闪烁着裸感兴趣的光芒,有对那些魔法书的,还ꕋ有……对吸血䆢鬼的。

      ps:推荐票,投资,我全都要!(捏拳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