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卡不一卡不卡二区

      了解第一枚‘道果’之后。

      陈季川收住心中欢喜,转而又看向莲蓬一旁肋。

      然 莲蓬本是莲花。

      莲花本是花骨朵。

      花骨朵本只有一个。

      但如今,花开并蒂,在同一根茎上,不知何时又生长出另一个花骨朵来。

      花骨뭙朵里。

      两千一百七十四根银丝纷舞,可这花骨朵却丝毫没有盛开的迹象。

      稑 陈季川凝视片刻。

      瓪 就有信息从花骨朵中传来,让他眉头皱起:“之前进入大燕世界,仅뚡一千源力,这次却要一万源力?”ᵣ

      上次一千开花。 旰

      这次却要一万才肯。

      亏他早做ଡ଼准备——

      省吃俭用,抠⡙抠搜搜留下两千出头的源力,心想着等大燕世界结束之后,可以无缝连接,开启下一个世界。

      没成想——

      “看来。”

      “得抓紧动作才是。”

      陈季川心中暗홑道。

      如今要用源力的地方太多了——

      花骨朵开花。

      具现莲子。

      施展控火术、燃血术等。

      这些都需要塲源力。

      除此之外,他自身修炼,也要仰梦仗源力,不然猴年马月都不见빂得能有多大成就。

      一桩桩、一件件。

      都是吞粮大户。

      而陈季川知道的,一定能得到⋓源力的地方,仅有蜈蚣山中㸧那处黑狱。

      Ǚ此外的,漓水帮的‘水府’♀中出产的‘蚌珠’,也蕴含灵气,但论数量,跟黑狱没法比,陈季川对‘水府’也不熟悉,没什么把握。

      倒是金阳派‘桃源’,暂时还不知里头有屢没有灵石、蚌珠之内的好东ꦲ西。

      帙 “我如今势单力薄,暂时还拿不下黑狱,也占不了黑狱。”

      蜴 黑狱那地方陈ퟥ季川是知道的。

      他若亲身进去,挖掘灵石倒是简单。可一旦外界有变,把他霂堵在里头,断绝粮食,不出딟多少时日就要把他活活饿死。

      此举不可取。

      “还好。”

      “我有杀器在手。”

      陈季川看了眼莲蓬中的莲子。

      心들念一动。

      回归现实蒲。

      ……

      海棠山᳈。

      旭日初升。

      陈季川领着陈少河,来到灵枣树旁练功。

      时隔两月,灵枣树早就恢复生机,快要入冬的时节箫,竟还长出不少新叶,绿油油的,让人一见就心生喜悦。

      人在树下修行,精神抖擞,效果显著。

      再加上这灵枣树能汇聚灵气,修行时,更有助益。

      陈季川亲自试过。

      在灵枣树下修行十日,抵得上大燕世界中修行十二三日。

      别看两三日不起眼,长年累月沈下来,可就要比其他人多出好几年、十数年的火候功力。

      ꏖ 人这一生,又能有多少个几年、十几年?

      日头升랯起。

      Ზ 朝阳和煦。

      陈季川、陈少河一左一右,盘坐石磨上头,搬运内力、内息。

      这是静功,‮须得全神滕贯注。

      约莫半个时辰。

      曙 功行圆满。

      “耶?”

      陈少河先睁开卷眼,脸上先是茫然,而后有些惊喜。也不起身,就这㪼样盘坐着,冲着一旁张口喷去——

      呼!

      葞火焰如一道火舌窜出,足足烧出五尺开外뒁。高温将晨间林中的露水都蒸旔发了,化成一团团雾气。

      飌“我这——”

      陈少河张口喷火,䮞又惊又ꉛ疑。

      这时。

      陈季川也收功,看向陈少河:“怎么了?”

      以为后者是行功出了岔子。

      ࠱ “四哥。”

      䧲“快给我看看,我的‘旃控火术’好像更厉害了!”

      陈少河见四哥醒旋来,忙的催促道。

      又两个月过去,陈少河的身子骨更壮实了些,性子也更加灵动。

      整日晒着太阳,怎么都不觉得热,反倒把自己晒得黑不溜秋,再看不到半点往日黑狱中陈老五的模样。

      “控火术?”

      㸃陈季川心中一动,二话不说,拿洞悉术去看——

      姓名:陈少河

      年龄:16

      㑾仙阶:无

      等级:5

      ߸天赋:控火(5),神扑刀(第一层),陆地飞行术(第一层),铁牛功(第一层),卧虎功(第一层),浪裹功(第一层)

      “控火术。”

      “第五层?!”

      ລ陈季川脸上露出惊喜神色:“还真是!”

      这些时日。

      陈少河跟他一起练ⷣ武,气力增长不少。

      控火术也在每日练习。

      但除了썘更熟练之外,不论是陈少河还是陈季川,都不知道该如何䫉让这异术提升。

      没想到。

      今日居然突破了!

      Į“五级?ﷻ”

      “那我也是五品高手了?!”

      ԑ 陈少河听到四哥的话,先是一愣,紧接着就ꐍ眉开眼笑,咧着嘴傻乐不停。

      他这些时日,修内功,练外功。

      眼见着从无到有,练出内息,又见着内息一点点壮大栲,心中欢喜。随着练武佳,饭量밴也逐步龽增加,身体渐渐壮实起来,腿脚ኁ更有力量,更是乐在其中。

      练功虽苦。

      但只要能莨见着进步,陈少河就很高兴了。

      ᷝ 而本来最不抱希望,听之任之顺其自然的‘控火术’,居然也悄砝无声息的突破到第五层,这让陈少河很是意外。

      这可是意外之喜。

      “什么时候发现的?”

      陈季川ݔ见陈少河傻乐,也替老ꬓ五开心。

      但心底却更关心这异术该如丝何提升。

      见鞭四哥问话,陈少河忙将嘴角收起,回忆道:“好像是今早,要么就是昨个᧧儿早上。我没怎么留意,每日照常练习控火,莫名其妙,就更厉害了。”

      ⭬“莫名其妙?”

      陈讉季川摇头。

      万事都有因由,不可能无缘无故的。

      ꠟ “难道是——”

      䞺 陈季川看向跟前这株灵枣树,心中有些猜柬测。

      忽的。

      Ϝ“差点忘了!”

      ¼陈少河又一拍脑门,咋呼一声,ꯙ从怀里掏出两个饱满大枣,冲陈季川道:“四哥,会不会是这灵枣?”

      궮 见四哥看过쵣来。

      陈少河解释道:“四哥当时带回来六十多个灵枣,都给我吃了。我每次吃的时候,隐隐约约都觉得更有精神更有力气。之前在黑狱也有这种感觉,但离开黑狱之后,刚㤠来海棠山的时候,就没了읨。”

      蝥 “黑狱。”

      “灵石。”

      “灵枣。”

      陈季川听了,点了点头。

      想来就是这个缘故了。

      ⰿ 他当初不稀罕灵枣中的几百源力,又想着灵枣能让盛大阳父子觉醒异㊯术,对陈少河这种异人兴许有用。

      现在看来。

      果然见效。

      ⻕“让我再看看。”

      陈季川心念动,祭起‘洞悉术䳵’又去看陈少河。

      姇 这一次看到肉身深处,一眼就看到,代表控火术的符文变的更加复杂,比四级时又复杂了数倍。

      即使陈季川这两月来解析了好几门异术,但看到这五级符文,也觉得有些头晕脑胀,一时看不清晰记不下来。

      “五级。” ┎

      陈季川不恼反喜:“看来,我的‘控火术’也能◅更进一步了。”

      他掌握的‘控火术’,就ᨭ是从陈少河身上临摹下来的。如今‘样本’变化,变的更强,他重新临짳摹,욧也能受用。 ㄠ

      至于自行推衍——

      “我还没那个本事。”

      陈季川摇摇头。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