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se网

      老者像是看穿了陈晨的想法。微笑着开口:“小伙子,不要急,今天你遇到的事有点多,不如先回去休息休息,改天我再找你聊聊如何?”说话间还不忘指了指地上的那几具尸体,另外两个黑衣男人就过去开始清理。

      鞽 老王……哦!不!应该是张仙儿走过来拍了拍陈晨的肩膀:“徒弟,先去小院住着吧,我会和你父母解释的。把你女朋友先送回去或是一起带去小院吧。”张仙儿又转向李依依,看着她脸上的伤口歉意的说道:“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李依依紧紧抓住陈晨的手臂,默默地摇头。

      “师傅,吃了这个吧,恢复伤势会快一些。”陈晨把一颗初级恢复丹递到张仙谰儿㤎身前,点了点头。等张仙儿拿过去,陈晨又看了眼张仙儿“小院等您。”头也不回的抱起李依依就走了。

      善后的事情与陈晨无关,他相信自己的师傅。

      上了车,陈晨看向李依依眼中满是歉意:“对不起,我食言了,没有保护好你。”李依依摇着头咬着嘴唇,像是做个很艰难的决定一样,开口问道:“能陪我多呆一会吗?”

      “成,去小院吧,清净⊴,正好等师傅。”陈晨心中有很多疑问,也有很多想法。但这些他需要等张仙儿。自己也需要冷静冷静。

      半路陈晨买了快餐,又买了几件短袖。就直奔西山小院。

      갆 两天后晚上六点䥵十分,Ḃ西胖山小院里,陈晨和李依依依偎在内院的台阶上,就这样坐淂了一쾌下午,只是静静的靠着彼此,谁也没先开口说话。仿佛各自想着心事,又仿佛是只是单纯的享受这种依靠。

      这两天里陈晨和李依依已经从那天的事里走了出来。两人这两天除了吃饭、上厕所、睡觉就是这么靠着,相互依偎着。有哗时四目相视也对回应给对方微笑。

      陈晨只是内心还有些无力ᯎ感,那种不能掌握自己生命的无力感,自己面对危险,他只能旁观,却无力解决。甚至无力阻止,哪怕就那么一下下都不成。但这份无力感也更加坚定他的信念,让自己变强的信念뻱,他要绝对的实力,去保护他在意的那些人。

      敁 既然系统姐改变了他的人生,衾那就让自己再努把力,把自己变得更强大。乐观积极的面对以后的日子,这就是此时陈晨的心态。

      李依依在这两天里也慢慢鯡走出来,虽然回忆起那天还是㸙很后怕,可每当回忆到陈晨的时候,心里又是甜甜的,一个男人这样不记一切的维护她。每当脸上的刀伤隐隐作痛,李依依都更坚定的想着,詖昨天已经过去,我要把今天和明天过得ឱ更好。

      张仙儿和那位老者走了进来。打破了空气中原本宁静的气氛。老者看到陈晨二人脸上露出了微笑:“小友,我过来找你了。为你解惑可好?”说完四处打量了一下继续开口“不请我坐一下吗?你女朋友的脸不会留疤的。”

      陈晨面无表情搬出两把椅子。李依依也乖巧的跟张仙儿进了房间。她现在知道陈晨不是普通人,但具体是哪种人?她也希望张仙儿为她解惑。

       坐在椅子上,陈晨掏出烟,递了过去:“来一根吗?”

      老者也不客气,伸出手:“那就来一根。”给老者点上。老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我说你听着?还是你问我来答?”

      陈晨一口一口抽着烟,望着天空“我那天差点死了,差点害死自己的师傅和朋友。我杀了人。我有点不知所措。”

      “嗯,在武者的世界里这样的事时常发生,所以有了我们,正式介绍一下,华夏青龙组,夏秋歌,职位青龙组副组长。你可以直接称呼我们为龙组。叫我夏老就好。”老者说着还从口袋里環掏出一张金属制作的名片递给了陈晨。

      陈晨翻看了一下葻,正面只有一条龙,张牙舞爪,凶猛非凡。背面是老者口中所说的职位和䊠名字就没了……废

      줎“我们是负责管理武者的机构,就像公安局一样,只不过权利更大一些。我这样说你懂吧。”老者微笑看着陈晨。

      컪 陈蒘晨点了下头“继续。找我到底想谈什么?”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据我们了解张仙儿只是一个退休的杀﯎手,你是他的徒弟。你手中怎么会有恢复丹?我对此十分好奇。”夏老说完眯着眼注视着陈晨。

      陈晨耸了耸肩:“我说是我捡的,你会相信吗?”

      甔夏老只是微微皱眉:嬝“为我们华夏效力的,一共有38位丹药师,会炼恢复丹的只有十一位。一直分散在各地,他炼制珔的每颗丹药都有记录,炼æ制出,卖给了谁?送给了谁?而那些人也在我们的侦查范围里,毕竟丹药嘛,就好比枪支不能随便流通邆,既然流通了就要知道去处,对吧。”

      鷭“可是我们的记录中近三年,没有人遗失,也没有人给过你,你今天就拿出了两颗。两颗瘏可是我们中等丹药师ﱱ最好的一炉产量。”

      陈晨给自己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坐姿:“您到底想说什么?”

      “我就想问问你是丹药师吗?”뻵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陈晨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老㦁者젾把身子往前探了探:“是的话,我代表龙组邀请你当供奉,不是的话我邀请你加入龙组。有没有兴趣?”

      陈晨真的有点兴趣了,本来想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毕竟老头刚进门他就查看过,又是一个一排问号的高手。可这个高手并没有绑架自己,竟然是在面对面的谈。

      这让陈晨真的想加入试一试,中等丹药蚤师最好一炉出2颗,我这一下午弄糊糊我能制作2斤多。不过要是承认了,他把我关起来没日没夜的做草药怎么办?

      张仙儿之前就那么说的。可这是国家部门啊,不能这不不讲理吧?也不对,我当面杀人他也没说什么。好像就是这么不讲理。

      可我当人家面杀人,人家也没怎么样潫我,我是不是要报答一下呢。

      븡 在陈晨脑洞大开的时候,老者继续开口:“材料我们全包,你一个月抽十天功夫来弄就成,其他时间你想干嘛干嘛,我们不干涉,但你是丹药师的身份不能对别人说。”

      “报酬嘛每月3块下品灵石,炼制出的丹药你可以留下一成,炼制的成色好,数量多的话咱们单算奖金。如何?”

      㨘 陈晨没有回答,转头看了一ワ眼张仙儿的房门。

      老者抿嘴,微笑着。他知道陈晨动心了“华夏龙组是政府隐秘部门,我们能给你提供保护,不光针对你还有父母和亲人。”说着看着指了指李依依他㾍们所在的屋子“我代表龙组真心希望你能加入,再次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丹术永远是你的,我们只会保护你和你的丹术,褚而不是掠夺和奴役。”

      ㏒说完老者站诟起身子,把烟蒂熄灭。“你考虑考虑Ì吧。考虑好了,告诉你师傅就成,她知道怎么联系我。”说完老者就向外走去。只留下陈晨䬵一个人坐在院子里。 

      “姐!大姐!好姐姐!姑奶奶!……”

      陈晨这两天里总是时不时的就在心中呼唤系统。可没有应答,一切功能都可睬以用,只是再也没有那鿾甜美的声音和他说话了,心中失落落的。

      看来姐发大招之前说的♔都是真的,她进去深齗度虚弱期了,可能住到青铜圆环里䚵ICU了。补精神丹药……积分能换,30铜一颗初级补神丹。自己积分也不够……药方中倒是有两种。其中一种,灵草需要不多,效果也比较好。㉪可是这是灵草在哪能弄到都不清楚……怎么办?

      ⽸ 一双只修长白皙的手,轻柔的给陈晨捏起了肩膀,舒服的感觉也把陈晨从思索中拉回现实。醆抬头看去……高耸的酥胸……“对不起,刚才想事情太入神了,没有注意諓到你。”

      李依依笑笑:“没事,之前发生的太多。要不是仙儿姐姐开导,怕是我现在也不能完全走出来。”李依依顿了一下,浽手上的力道也加重了一些“别瞎想了,毕竟我们都还活着,都还츯好好的活着就足够了。我也不太会安慰人就帮你捏捏肩吧。”

      陈晨抬߼起手又放下,本想去拍拍李依依的小手,可自己又不敢。“谢谢你。”三个字涵뫍盖了ㄧ陈晨心里的一切。李依依点⠤醒了自己,就如同之前的系统姐所说一样。活着,好好的活着。

      李依依看着陈晨抬起又放下的手,低头在他耳边轻声说:“嚡这里뜾房间很多,我想在住几日,家里我都交代쒝好了,你心里要是还不踏实,我可以陪你说说话。”

      “咳咳”两声讨厌的咳嗦声,打破了这有些暧昧的气氛。陈晨扭过头,看着倚靠在门框边很没有形象ᙰ的张仙儿“是不是有话要说?”

      张仙儿妩媚的笑着,比春风更뽍暖,妩媚得让人心动,不!是让人犯罪。“不是故意打搅你们,只是想和你从新认识下,我的好徒弟!”一句好徒弟,陈晨把Ͳ这几天的生死悲怒都忘了,只有麻酥酥的感觉。

      “我叫ഃ张仙儿,除了老王这쿀个身份,和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张仙儿笑盈盈迈着猫步过了过来,坐在老者坐过的那张椅子上,点上一只烟继续开口:“不要这样看我,你女朋友还在边上呢。我会不好意思的。”

      “王德才!我这是怒视着你祈,怒视懂吗?你欺骗了我的感情。二十多年啊,我叫你老王叔二十多年……看了你那张老脸二十多年,你,你,你……突然就变性了,你让我怎么接受?要不是我天赋异禀,心血管粗大,我今天就䴢疯了。”陈晨指着张仙儿的手都在颤抖,除了那天的生死,最让他震惊的就是老王是女人这事了。

      张仙儿只是妩媚一笑:“看你那是什么鬼样子,都丑좖死了。你不是一直想음知道师傅的故事吗?师傅现在讲给你和你的小女朋友。” 稝

      陈晨恢复了正色,把椅樄子让给李依依,自己席地而坐Ỹ,伸出一只手掌,并看向张仙儿:“请开始你的表演!”

      ៭ “呸!老娘打死你。”张仙儿假装生气挥了挥手,然后表情渐渐淡漠“那要从我小的时候说起…㪡…”

      萙 陈晨突然站起身“稍等师傅!”说完就冲出院子。李依依、张仙儿不明所以,呆呆எ的望着大门口。뺖张仙儿甚至还用内力全部放在耳朵上,耳朵轻动“駜周边没人啊?真的疯了吗?”

      ⓳李依依听了,有点坐不住,目光看着张仙儿:“我要不要去看……”ꃱ话没说完陈晨手里拎着一个大塑⫆料袋就跑回来。

      “师傅,你继续。”说着,手里还把一包薯片打开递给李依依,然后递饮料。又揈为自己打开一瓶啤酒“怎么不讲了?你有故事我有酒。要不要也来一瓶?”

      李依依和张仙儿瞪圆的双眼吃惊的看着陈晨,最先反应过来的李依依只㺱是掩嘴轻笑。张仙儿手指这陈晨,嘴角眼脸一起抽抽:“孽徒,你是要气死为师吗?下次要先给师傅开一瓶。还懂不懂尊师重道?”

      “是是是,您来,您来。”陈晨嘴里赔礼道歉,手里迅速起开一瓶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

      㔋 “吨吨吨”张仙儿喝了耠一大口,放下瓶子。 腩

      “师傅!霸气,果然是女中豪薩杰,巾帼不让须眉……”陈晨看着张仙儿豪爽的样子,ꎷ马屁及时跟쫔上。

      “闭嘴,我刚酝酿好的感觉就这么没了,没ᬆ了。今天不说了。”张仙儿气呼呼的站起身,从裤兜掏出一张纸条丢给陈晨“有时间打这个电话,一个叫黑熊的人,是他联系的龙组,要不那天゚咱们都ᩮ要玩完。你要好好谢谢人家。”说完,张仙儿就进了一间厢房。

      “她怎么不按套路出牌……我裤子都……她走了……”陈晨茫然看着她的倩影进了房门。

      祿李依依凑过来:“你裤子怎么了?”

      陈晨쩩慌忙摆手“没事没事。对了,我师傅刚才在屋里和你说什么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