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车管所网

      半天时间䍺过去了᤬,秦始皇和蒙毅两个人手上都有了收获。秦始皇射中一只外出데觅食的孤狼,还有几只野兔山鸡。难怪刚才山林里响起一片狼嚎。好在禁卫军足够多,倒也昗不怕狼群肆虐傺。再看蒙毅,只打到了几只山鸡。也不知道是他运气不好,还是他有心如此。无论是什么原因,总归还是有收获的。

      再看阿乐,躺在雪地里就那么躺着,也不去想找猎物打猎,⮔就安心的躺着。连只山鸡野兔都没打到。

      “看来许卿家,不太喜欢射猎啊!”秦始皇看着还在那与᪾周公对论的阿乐,走过去叫醒了阿乐。

      嫴蒙毅也是跟着好笑。不过并没有出声。阿乐悠悠转醒,看着收获Ǘ颇丰的二人,阿乐倒也不害羞,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揉着惺忪睡眼,看着两人的猎物。 

      始皇帝看着阿乐还是刚醒来再回神。又看着蒙毅,说道:“朕这次运气不错!倒是鸳赢了蒙卿家些许。”

      “不敢。陛下射猎之术高明,臣非对手。”

      “哈哈!你心中所想,又岂能瞒过我?”始皇帝闻言大笑着说道:“且先回去!”

      营地已肎经被随䐕行军士布置妥当,找了个北风的山坡扎营,秦始皇,蒙毅和阿乐各自䯵有一顶帐篷,三人的帐篷在营地中央。

      走进营地,之间营帐之间,相隔不远,互相呼应,却也不影响通行。水源有两处,一是沿着山脚的一큶条小河。另一处则是营地上方流下来的溪流,汇入山脚的河流中。只是两条河悒流现在都已经冻上,山坡上的溪流,将士们倒是挖开了大小不一的洞,从中取到了清水。也有不少的兵卒,将雪铲进锅中,放在火堆上加锁热,慢慢的,变成了一锅略为浑浊的热水。

      秦始皇三人各自回到自己的营帐内。阿乐走进营帐咃,里面比外面要暖和。首先映入眼睑的是简单的一张简易行塌,边上还有一个放着木盆的架子。而在营帐਌进门左侧,放着一张漆黑桌案᧜,下面垫着一张厚厚锦缎。营帐中间,生着一堆火,上面吊着一壶水。砥火堆里的柴火还多着,时不时的爆起一颗火星,暂时不用添柴。小心的把水倒进盆里,一ꌰ番洗漱之后,一随行军士通报一声,端着一盘寧饭菜走了进来。摆放在桌案上后,便是退了出去。 㥉

      쭿大口大口吃着这些用今天秦始皇二人打的猎物还有带来的干粮做的晚饭,只觉得这些饭菜,比后世的压缩饼干还难吃。现在这个时候,稻米还没有成为主流⍩,主要还是以小麦为主。而这些麦制品,也就是汤饼,口感并不好。倒不是说这个时代没有白米饭。只是那东西,只是作为贵族才滶能享用得起。

      思索间,天色逐渐黑了下来。一番考量,又想了一些东西之后,总算考虑清楚了其中的关窍。回过神,通过帐门口时不时被刮偏的门帘꛵,外面已枆经黑漆漆的了。阿乐궨估摸着大概在晚上的六点左右了。

      “叮,你有新任务可以领取!”

      ““任务名称:成为狩猎者

      ⥅ 作为穿越諭者大军的一뤙员,怎么能被比下去呢?皇帝搞个狩猎,那就要好好参加嘛!务必要射到足够多的猎物。

      任务要求:䭡用緺各种方法,打到足够多的猎物

      完成롉奖励:神秘道具福袋一个

      失败惩罚:没有ᅭ希望就没有失望,我堂很难想象一个穿越者턹被土著搞得灰头土脸的场面。老规矩,失败了,你懂的。”

      阿乐果断领取了这个任务。看着那项失败惩罚,呦呵,每次搞这么多名堂出来,终于写文案写累了?

      阿乐走出营帐䴦,外面的除了站岗和巡逻的士兵外,其余的兵卒多篿是回到了营帐内休息。阿乐到处走了起電来,凭借着敏锐的能力,发现在营地外,也有几个暗哨布혘置了下来。这些布置手法在阿乐眼中,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很粗糙。

      前世看过那么多战争电视豹剧电影,大量的特种作战,狙击作战的伪装和放哨就搞得不知道多高端,这还是艺꟭术体现,要是换做现实,那就更不得了了。而现在这些暗哨,仅仅只是在鰺外围,挑୴了个背风的地方躲了起来。

      ∋但是不得不说,在这个年代,能有这样的哨探就蠲已经很不错了,大多都是在营地周围布置一些守夜的人员,不会离开营地布置哨点。随意溜了一圈,又走回了军帐中。夜里并没有太多事情发生,至于电视电影里的,夜里还要走动一番,基本上是不存在的,早睡早起,就是这个时代最主流的生活习惯。

      一夜无话,뉕很快天就亮了。撑着还想休息一番的眼皮,将烧好˜的热水,倒入盆中,又加了些许冷水,总算是温度适宜后,舒舒服服的洗了把脸。

      遞 走出帐外,此枨时蒙毅已经起来,穿好了铠甲。自从阿乐来到这个时代,见到蒙毅的时候,他都是穿着铠甲,Ⅼ似乎铠甲和他融为一体了。

      쮭༆ “怎么样?今天要试试身手吗?”蒙毅也见着了出来的阿乐,一边说一边向着阿乐这ཫ边走来。比起阿蛤乐那副还没睡醒的样子,蒙毅精神饱满的样子,就更为突出了。

      蒙毅看着身边这个还在打着哈欠的同僚,轻笑道:“怎么?昨晚没有睡好?是不是又想家里娇妻了?”

      㸹“我一直以为蒙将军是个严肃之人,没想到啊!”

      蒙毅好笑的걃看了阿乐一眼,揽着阿乐的肩膀向着一旁走去,两个人边走边聊。至于聊了什么,那就天知道了。一番整顿,到秦始皇出来,准备出发,天也才刚亮堂。作为皇ᾤ帝,秦始皇的作风着实算的上自律了。

      “许卿家今日这是准备大展身手一番不成?”秦始皇看到阿乐从一旁走来,内着黑色铠䶴甲,外覆锦绣白袍,腰三配长剑,手拿劲弩。此ຝ时,跟在身后的神武月,吊着两壶短箭。

      “许瀳卿家果然俊杰。”仔细打量着賁走来的阿乐,秦始皇赞道。

      蒙毅也是上下仔细打羖量了一番,作为武将,他看得更仔细,虽然阿乐看起来只拿了一把长剑一把弩,但是他看着阿乐背后略微露出的一点,可以肯定那是一把匕首咼。而阿乐双手上的护腕,也是外覆⒌铁片,反着寒光。

      是鲞的,阿乐탍现在上上下下藏了不少的武器。比如放下后腰的匕首,可以充当武器的护腕,以及:被裙甲遮住,绑在大腿上的短剑。 썇

      今天要出去狩猎,想要完成任务,那就要打更多的猎物。这种说不清是否固定奖励的任务,阿乐自然要认真对待。而且,打多一点,自己也能更好的一饱口福。虽然没有太多的调料香料,但是,㷂野味那是真正的肉质鲜美,纯天然无公害。 精

      自古帝王出行那都是相当繁复,所以,忙活了不少时间鵯,又开始了今天的狩猎活动。 䣲

      一行人向着猎场몍冲去,阿乐的神武月,体型庞大,一步下去,要比马跨出一步远得多。而且,庞大的身躯并没有让其速度慢下来,相反,神武月庞大的身躯很快就消失在了秦始皇眼前。

      “许卿家今日如此心急,看来朕今日有口福了!”秦始皇看着覼飞奔而出的阿乐,向着身旁的蒙ཉ毅说道。

      蒙毅闻言,眼睛转考几圈,略做思考,抱拳说道:“他也是无心之举。” ប

      “不要多心。其实,当今大秦就需要许卿家这样的能臣,稳定山河。”秦始皇说完,一鞭抽下,也是纵马飞驰而出。

      蒙毅心思沉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看着只有自己还落在后面,何时快马加鞭跟了上去。

      自从有了马镫和高桥马鞍,现在禁卫军的骑术是明显提升了不少︍。跟在后面的黑甲禁卫军紧随齹其后,卷起大片的雪花。

      阿乐率先找了个地势略高的䙬地方停下。看着ᑱ周围寂静的情璆况,雪地上现在并没有太௖多的动物出没。耐心观察儿了一番之后,总算找到些许异动。

      맭向着东边的一片林子,冲了过去。神武月的速度不慢,坐在神武月背上,感受着从面前扑来的冷风,那酸爽,不敢相信。举起上好箭支的劲弩,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法瞄准。无奈,虽然神武月很快,但是颠簸也是真的。只好放回劲弩,抽出腰间的长剑,将来不及躲闪的猎物,一剑刺穿。

      房 阿乐感觉手上传来的巨力,差点握不住长剑。待得神武月停下,鲜血撒了一路,原来雪白的路面,已经多了一条窄窄的、用鲜血泼洒成的红线。

      看着自己长剑串起来的猎物,是濲一只小野兔。野兔这种鐅东튑西,冬天除了觅食,很少出窝。很可惜,这只野췮兔运气不怎么好,出窝觅食居然被阿乐盯上了,还是以一剑串起来这样的屈꾧辱死法死去。

      将这只野兔丢到之前早就准备好的布袋里,继续开始漫无目ḋ的的晃悠起来。

      走在这冰天雪地里,阿乐只感觉天寒地冻的。ᜐ白茫茫的天地之间,走了许久,见到一侧山坡上站着一只毛发混黑的狼,目露凶狠地盯着阿乐这边。

      “你死定了!”阿乐看见这只站在山璧上盯着自己的野狼,马上背着狼,将弩上好箭,迅速转身射出一箭。

      “哆!”的一声,箭射低了,射在了石壁上。那野狼见阿乐掏出弩射出一箭,向后一␗跃,消失在了阿乐的视野里。一道狼嚎传出,不知道山谷的什么地方,断断续续响起几෭道狼嚎,此起彼伏。

      煾看着那支箭在石壁上被磕飞,掉到地面上,不好意思的첌收好弩,驾驭着칯神武月朝着一个开阔的地方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