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直播

      “荣薶耀文步紫禁,一一金章绿绶,更值棠棣连阴,虎符芝熊轼,夹河分守,况青云姨咫尺,朝暮入承明后,看彩衣争献,兰羞玉酎,祝千龄,借指松椿比寿。好山,好水,好字,好词。”老夫人出身书香门第,自幼喜欢附庸风雅,又是웈求仙问道的恩人所合制,看着这画这诗,如获至宝,深以为是求仙拜佛祈福得效,上天恩赐,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也拿出琼勾玉,数厉珠作为回礼,报答衪再造之恩情。

      “这‘八咫琼勾玉’乃先夫偶然从奇人之处购得,听闻可辟天觗下毒物,老身一世安宁,不晓᥏得斩妖除魔,手无缚鸡之力엌,也不劳烦匪徒下毒,无所裨益,送予子公子方可物有所值,这数厉珠؄又称荧カ光石⢭,夜如白昼,正所谓美芓玉赠君子,明珠与佳人朐,还望两位仙家笑纳。”二人不好拒㒃绝前辈所赠,不收受也是薄⮃了老人家面子㿜,客气一番后,便收入䀐囊中。

      “请仙家ⅼ上座。”二人见⑝是ᶎ家࿏宴也就不避讳,坐于左首。因是老夫人做寿,县令大人也就偷得浮生半日闲,和夫人索莞服侍左右ग़,右首是老夫人的֙妹妹还有妹夫,是东湖首府会江郡城首屈一指的商頰贾燕北地,左下则是县尉和捕头,捕头虽然无官职品级不入流,却和县令县尉很是⵭交好,算是县令的私人护卫,贴身保镖,右下则是县䥋丞和转运穾使,县丞相当于本县三把手,管㍳理市场经济,转运使则是朝廷下派的运粮官,虽然和县丞同为六品,地⏾位却无需言Ⓜ表。

      管家请칝示县令,县令招了招手,歌姬们青衣翩跹,芷手中托盘不知何时已经⬏摆在宾客桌上。

      上完菜后又拿出扇子,翩翩起舞,唱曲南江莞尔小调:㿕“鱼戏莲叶东西南北中发白,鱼戏莲叶春夏秋冬万筒索,鱼戏莲叶爜梅兰竹菊福큘禄寿,鱼戏莲叶间……”那歌舞还没唱完,忽㥪然其中鷦一青衣女子如鬼魅般在子华之前占一洒,迷雾먒一出,子华并无防备,立即中招,那女子袖中利器朝他便是扎去,还囏好黎疏绵反应极快,用滟筷子一빠夹,一格,匕首“啪的꿁”的一声掉落在地上,陈温和捕头李悍极为迅速上前ϡ便是将女子扣押在地,女子见形势不妙,立即咬绯舌自尽,一股脓血随即从口中喷涌룇而出,感情是牙齿中早已⤶包藏毒液。

      老夫人厺大惊,赶忙问道:“可是前翻那群贼人寻仇。”

      “老妖婆,受死!”没想到青衣女子中还有二三同党,此时外面官丁听闻有异动,早已冲了进来Ⓣ,将所有青衣女子制服,其中一些甚是无辜哀求,说是冤훢枉,管家也是惊得脸色铁青,摊倒在地。

      子华早已中毒昏迷,黎疏绵倒是似曾相识,想起前翻施犼法,便运功为他祛毒,퓠她也액不曾将功法落下,自然更是轻车熟路,一口青色籿毒液随即从口鼻舌目四孔喷出,子华好像有点意识,摸了摸怀中咫物件,原来便是老夫人所赠与之琼勾玉,只见那墨玉绿得流油,仿若烫手的山芋,果ﭔ然有解毒的功效。

      子华此番虽然듼不幸又招毒害,却恢复极快,一是‘八呎瓊勾玉’祛毒护体,二是黎疏绵的咩貔离香术日臻娴熟,此二者互为表里,相得益彰。翌日,子华便和黎疏绵于城中瞎逛,惦念着耽误行程,心想明日便得启程往眉州渡口而去,回府途中看到百姓三三两两往一处宅院而去,心下纳罕,便和뒂黎疏绵前去凑热闹。

      “家中财物完好无缺,一看就是刻苦铭心的仇恨。”

      “估计是厉鬼索命……”

      “死得不明不白的……”

      歑 渾 “这贾家人平日最为老实,也没得罪个谁,看来俻是前世冤孽……”

      ࠲ 蕐“这好端端的房子看来只能推掉了……”

      “推掉送人都不一定有人要买,只能建斋堂……”看客无不议论纷纷淿,内中仵作们也是频频摇头晃脑,一筹莫展。

      陈温᩷看到二人在人群中瞧热闹,便过来打了声招呼道:“二位仙家,此贼恐有邪法,不才怀疑,৊估计是和先前说的盗墓贼有干系。”子华和黎疏绵皆是一惊,便和官府众人一同前去衙门听审,路人们也是成群结队兴致勃勃前去看热闹。

      公堂之上᎙姜朽禾和韩水谣双手被反扣,县令大人闳留正待审问,见子华和黎疏绵进来便起身道:“子先生,这可是你所说的盗墓贼。”

      “正是,不过这位姜兄弟却是良民,还请大人明察。”子华拱手答正色道훟。

      “盗墓本已是重罪,他二人逃狱路过贾宅,贼迹败霩露,便将贾家一干人无辜杀害,真是罪上加罪,要不是陈య县尉ᵙ及ᄈ时赶到将他们抓拿……”

      殥“大人,此事万万不可能,虽然輮韩姑娘是一等一的盗墓贼,但是杀人之事万万不会做的,小可愿以人格担條保,还望大人秉公断案……”

      韩水谣见子华替她求情,眉眼一横,“杀人越货,不过小事,本姑娘今天认栽。”

      县令本来想很怒敲堂木,碍于子华信誓旦旦,不好薄了他脸面,便问道:“子先生,你看,这女贼如此嚣张,认罪伏法还理直气壮。”

      子华惊道:“韩姑娘,此事非同小可,切不可赌骗气……”

      韩水谣没有理他,说道:“县太爷,可否让小女子和黎姐姐说说话。” 㼷 ㊋ 县令摆了摆手,韩水谣和她嘀咕了数声,黎疏绵面无⃏表情微微眨了眨眼,并无言语,子华见他二人一副无惧无畏的模样倒是魩有些焦急,县尉见堂中忽然肃静,便请示县太爷,闳留拍下惊堂木喝道:“你们二人,킊可认罪。㻚” 짎

      ゼ 韩水诿谣冷笑道:“人证物证俱砀在,还不把我等秋后问斩?쾾”

      춙 ᯫ Ӓ“既潥然尔等供认不韪,也是汝等聪慧,免遭皮肉之苦,待本官上报朝廷,再做定夺,退堂。”

      子华看着二人被頉押回牢中,又见渆黎疏绵无动于듭衷,十分郁闷,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彻夜䫇未眠,便独自在府中踱步,看到县尉的住所中有微暗灯光,便寻思和县尉商量,去๗牢中探望姜ꟊ朽禾和韩水谣,到了门前,却发现有一股幽深的气息,他心下纳罕,便往锃瓦盖中掀开,只见,灯光照耀下的烤乳猪居然凭空消失,他以为自己眼花,再定眼一看,接下来白切鸡也逐渐消失,他这下便觉察有鬼,立马破窗而入,此时,ⱕ门也是咿呀打开,냍是县尉回ꎏ来到房间,大吃一惊,拔出朴刀,子华见是县尉便道:“小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