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讨厌你

      拿了这粒酒曲,道过谢之后,他就往船首之中塞了一枚三窍符钱,然后,就见到这枚符钱被燃烧,化为元气,接着被水云舟吸收。

      然后,周元就感觉有一股推力往前一推,这船缓缓启动,开向太湖中。

      周元控制着方向,驶向了长堤方向。

      他与于红脂约好,他进入蓬莱阁中后,于红脂就到长堤附近等他,如果有不对,就不用现身。

      ﮊ 在长堤附近,他看见了正翘首盼望的于红脂,开口叫道:“红脂,这里!”

      㩭于红脂连忙回应,看见他驾船前来,极为高兴,待他靠岸以后,二话弚不说,跳入了船中。

      풻她左看看,右摸摸,周元将刻有《水云间》禁制的玉简丢给她,道:“早点筑基,将这艘灵舟祭炼为法器,否则,到哪里去都要烧符篆,我们可用不起。”

      뻵于红脂高兴得直点头。

      于是,两人直接启航,绕着太湖岸往东而去,周元准备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先安顿下来,继续修炼,争取尽快暫筑基。

      其实还剩下大约三百三窍符钱,可偎是他还没想好准备怎么用,虽然想给南溪买那《鬼王经》及玄阴幡的禁制,但还不急,那藏书阁老头给的残卷还能修习一段时间。

      两人沿着太湖岸往东,一会就离开了大东山岛,人烟渐呼渐稀少,到数个时辰之后,已经离开了数百里,周围渺无人烟,周元决定找地方泊舟。㽸

      他决定,국先沿着太湖岸边转一圈,将太湖整体大的框架纳入脑海中,然后再按照∁徐霞客游记中的太湖水脉图一一航行,看能否找出춇现➝今地脉的痕릀迹。

      这一步其实不难,因为有大小东山岛的存在,就是两个明显的地标。

      传说小东山岛上是太湖中元气最兴盛的地方,也是金丹修士们的洞府扎堆所泹在,鵫他也想去看一下。

      ⮡ 待天色昏暗,他已经在离럥大东山两百余里的地方找到了一处僻静的所؅在,这里是一个丘陵围起来的小小避风港,两人将灵舟停泊在此处,并将南溪叫了出来。

      南릠溪一看到这灵舟也是欣喜地蹦来蹦去,嚷嚷道:“周첍元,我住哪里?我住哪里?”

      周元想了下,道:“水下货ﶵ仓中,怎么样?我将中间的货仓腾出来,同样用那阴属性灵砖给你搭一个小屋,你平常矊就在那里面修炼,也可以防止阳光对你的影响。”

      귺 “至于晚上,只要无人,你自己上来玩也好,在周围玩也好,都随你。”

      “好吧。”南溪有点闷闷不乐。

      션 “日后你修为高了,想怎样就᜵怎样,现在还不适宜。我下一次将《鬼王经》金丹卷和配套的玄阴幡买回来,你努力修行,只要到了金丹期⭘,在这太湖,还不是想怎么玩怎么玩䭧。”

      南溪还是一형副小孩心碈性,瞬间就信了,连连点头。

      于是,周元和于红脂分了船头船ꑲ尾两间房,㖭至于中间的那间房,当做厨兣房、客厅等综合⒙性用房幪。

      嫑 ┃툻这船底下还有一层舱室,是密封的,可以当做货仓。

      于红脂用采购来的灵米做了一顿饭姙,这一餐吃下去,浑身暖烘烘的,比周元每次吃那么多肉食所所斕得的精气多多了。

      两人一鬼每人一小碗,南溪虽然ͫ吃不了,但是蛃她能通过吸收灵米中元气的方法补充灵气,对她也不无小补,更重要的是,这样得来的灵气纯净无比,化为自身所掌握的阴气使用起来得心应手。 ᥚ

      吃过这一顿之后,周元和于红脂将中央舱室腾了出来,将原本那些灵砖拿出来,给南溪在里面重新搭了一个小小的房间。

      接着,两人回各自的房间去了괙,里面的陈设还ᩑ是他们在灵酒门那山洞中用的东西。

      周元修行了貶一番,然后从储物袋中重新拿出了一枚玉简,是在藏书阁中那位老者送给他的。

      在灵聾酒门山洞中那几个月,因为担心自身的处境,他一直要么修行,要么处理各项杂事,这玉简反正媶那时不慌,就没有拿出来。 ౕ

      豅 贴在额头上一看,这是一卷《天心魔典》,是一部魔道典籍,讲究的是通过入梦来控制修士,汲取修䊣士的精气神来提升自身修为。

      当然,这玩意是残缺的,具体的修炼功法没有,只有大纲,猕核心就是團所谓的人之有欲,则有可趁之机。于其心房种下魔种,一旦七情六欲波动,魔种则会成长,直到魔种彻底取代修士的神魂,让其沦为傀儡。

      看到这玩䤍意,周元就想到了前世小说中的那所谓道心种魔大法,不就是这么哷个套路吗?

      不过⥈,关ꗮ于힄如何凝练魔种,如何掌控心灵,这里面都没说,反倒是详细阐述了一道法术:迷离梦幻。

      这道法术介于入梦法和幻术之间,通过调动人的七情六ᨅ欲从梦幻和现实中实现双重操控。

      宧周元看了看,发现这方法不就是于狂人那日最后用出的那道法术䂓吗?

      再仔㭉细看下去,果然如此,不过这道法术不是魔典中通过魔种为渠道实现,而是以自身为梦种,将其他人拉入梦中。

      ᐟ当然,这方法进行的操控弊端非常大,以己身为梦种,一旦有人打破迷梦,一个两个还好,超过十分之一,梦种就会破碎,施术者魂飞魄散。

      如果没有人打破迷梦,所有人⽍都会沉入其中,兟包括施术者,会陷入永恒的梦境之中。

      쟮 所以施展此术的,自创立此法以来,个个不得好死。

      ぢ除此之外,里面还记载了一个传说,东海的玄武灵岛,原本是一条蜃龙盘踞,他奴役了一头玄龟,化为一座灵岛,游荡在东海之上。

      他又不知道在哪里找到了一条极品㦰玉髓矿脉,移植到了岛上,所以那岛,灵气盎然,元气冲霄,人人都以为是难得的洞天福地。⮂

      凡是登上岛狰屿的人、妖修‏士,都会被蜃龙拉入倷其演化的半虚幻半真实的世界之中,如果挣脱不出来,就会被蜃龙渐渐吸光浑身精气神,最后神魂也会被迷,成为蜃龙演ျ化的那个世界其中的一员。

      即使是元神修士,也多次中招,成为东海一霸。

      但是,最后一次他붉卷了一个金丹修士进入,却被那金丹修士看出了破绽,直接操纵那个世界的居民否定了做了天道的蜃龙的存在。

      结果➻,那蜃龙由于幻境被破,直接反噬而死,那极品玉髓、灵龟、蜃龙身上的灵材等等,全部便宜ꩆ了当时在场的武当派中兴祖师慕道人,让武当派在海外也有了一个稳固的基地。

      周元看了这两个内容,沉思了起来,藏书阁那位老先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给这东西?

      最后,他摇摇头,只大约有了个猜想苆:或许他是为了警告周元,习练幻法不要沉迷其中,否则下场恐怕珕与于狂人差不了多少ड़。

      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了声,难道他们都认为自己一定会修炼那《幻世经》?

      不过除此之ઊ外自己能修炼什么功法?

      䯭想了想,好像只有于红脂修炼竫的《太玄经》,而且这东西也只能修炼到金丹期,再往上,就需要要么出海找辰漏观的传人,要么上武当,找武当派。

      这都不䝔是什么大问题,问题是,他对阴阳实在不感兴趣,总觉得这玩意太过高大上,于他而言,就瓳是宽긫泛空洞,毫无吸引ư力。

      反倒是幻术极对他的胃口,特别是看见于狂人一个术法能操控全城之人,那才是他心目中修仙之士的风采,虽然不够飘逸,但是绝对足够诡秘强大。

      ɾ

      뉪或者那种一剑破万法的剑修也行,可惜,这种传承,当嶻年在造化道,也不过一种,修行难上加难,造化道破灭后,就更不用说了。

      剑修的其它传承,传说在川蜀还有一些,可惜,即使在黄明时期,他们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他看了一下,就将此事放擇下了,这种事以后再说,反正他还有大把时间考虑。

      看了下,他묕就休息了,这几个月,他一直高度紧张,如今,终于能放松下来了。

      一觉睡到黎明,现在,他每天黎明就会自行醒过맅来,准备做早课。

      ﱼ来到船头,天色微明,一边是还处于黑暗中的山丘,另一边则是开始微微泛白的湖面,波涛万顷。

      他直接在船㫐首打坐,准备吸纳一口紫气用于修炼。

      只见他盘膝坐在⣘船头,面对东方,闭目入定,඿一呼一吸,呼吸间白气喷吐,如灵蛇一般。 棒

      他早已打通天地玄关,进阶先天境界,如今需要不断积蓄元气,洗炼骨髓血脉,直至最탍后,能够凭借自身元气筑基修行,这比一般先天境界需要积蓄的元气多得多。

      一呼一吸之间,不잎断有精气化为真气,大部分被归纳入幻莲之中储存起来,只有少部分,ऽ随着真气流遍全身,洗炼骨骼。

      如今,他幻莲花瓣已经填吭满了十二朵,进度已经大大超出了他自己的预期,如今,他还只有十一岁,如꫍果不是有人追杀,他根本就不应该着急Ҧ,至少要等到十六岁再筑基。

      䧀他已经决定,先不急,实在不行,就驾驶灵舟出太湖,进长江,然后直入东海,找造化道庇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