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搜子居住的日子2

      啸 月楼老板不知道萧成内心穕的想法䤇,只当是萧成并不像是表面上那么纨绔。

      㭚 屁心中提高几分警惕的同时,也暗暗提醒自己,毕竟都是高官子弟,家学渊源,∝再怎么着,他们的父辈都在这个庞大国᪸度内掌控最顶尖的权䭎利。

      “既然萧公子没有心情,那妾身也就不多打扰了。”说完,月楼老板摇曳身姿,走出几步,肉眼可ࠤ见的化作虚影,并在哪뾻一瞬间消失不见。

      …ꚣ…………

      月楼地下深族处… ⭣

      幽暗、静谧,是这个地下室的直观风格,来来往往的黑衣人匆匆忙忙,各自都有着要紧的事物,如果接近她们,会问道一股挥之不去的胭脂水粉蠠的气味,这些黑衣人,绝大多数都是女子。

      ⩒ 墙上挂着的油灯并不明亮,有些光亮,但因为黑暗更甚,所以这些油灯໦不仅仅没有起到该有的照明、驱逐黑暗的作用,反而衬托的四周黑暗更加诡秘,凭空填了几分神秘。

      鵬Ἆ 长长的石头路,尽头处则是一间有着厚重铁门的密室,粗略打量,铁门大㑃概有着三米多高,隔音也很不错,防御力度是毋핁庸置疑的。

      讗密室内…

      “最近接触皇城内的那些世家子弟进度如何?”

      换了一身黑色紧身衣的月Ķ楼老板坐在上首,没有了在艽月楼上的妩媚、诱人,但是因为装束的原因,反而꺎将其姣好的身段勾勒无疑。

      下ꦭ方跪着的黑衣人听到月楼老板的问话,当即说道:“回统领,进展骈飞快,这些人大部分人打心底里并不剮心甘情愿当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二世祖,只是因为家里有㢨着长兄,又或者各种原因,压制着他们,让他们擠无法展现胸中抱负遶,甚至连表现优异一些都容易引起杀身之祸,所以咱们的密探接触之后,或多袏或少都有些兴趣。”

      月㓧楼老板听着属下的汇报,娇美的容踮颜上露出沉思之灦色。

      这是月楼的主要发展计划之一,打造政治明星!

      主莭要内容就是接触那些并不心甘༘情愿当米虫的世家子弟,以现在的萧成为模板,打造一系列的政坛新星。

      这样做的好处太多了。

      一来뤙,亲手打造的,믴自然能够亲手毁掉,所以大部分经月楼之手,打造出来的政治新星,自然会受到月楼的控制,而这些人天生的身份就带给他们无穷的政治资源,而这些政治资源,毫뺴无疑问的都会慢慢的转移到月楼的手上。

      二来是积累经验,给以后打造其他行业的明星铺路,以便扩充情报渠道,资金来源等等。

      而其中最最关键的就是第三点。

      那就是知己知彼。

      月楼成立的初衷,就是作为蓑衣翁的据点,一切的目标都是服务于顾有方!

      这是核心!不可偏离的初衷!

      “调整一下之前的计划,对于各家嫡长子、继承人襮等等重要后代的接触暂时放缓,先主攻那些不受重视的世家子弟ᯚ……至于那些大佬的命根子……”月楼老板考虑了一下Ă,接着说道:“先等到归属于我们月楼控制的政治集团初步打造完毕,开始培养其他领域的新星时,再以另一种更容易让人接受,润物细无声畦的方式玘进行渗透接触䪕。”

      今天萧成的防备给了月楼老板警示,察觉ࢸ到现如今月楼才初步长成,经受不了太多风雨,还需要时间来发展哄。

      月楼老툉板内心思虑着:现在我们的底子还是太薄弱了,步子跨的太大可不是好事!

      “遵从您的咜吩咐!”黑衣人恭敬行礼道。

      ᱏ 月楼老板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黑衣人,৿诱人的红唇勾起一抹微笑,轻声说道:“我不能总盯着这一亩三分地,整个蓑衣翁内,我信任的人不多,你就是其中一个厝,等新星计划初步完成之后,你就代替我,成为月楼的ꈩ老板,我赐你名字,就叫凓……小月!”

      黑衣人听见月楼老板的话,略显瘦削的身躯颤抖起来,摘下面罩,露出一张清丽的面庞,眼带泪花,看起来激动异常。

      侷 “小…小月遵从您的意志!小月保证,永远忠诚于您!”看着自己重亲手培养出来的蓑衣翁如此神情,月楼老板轻声纠正道:“꿿不,是永远忠诚于主人,蓑衣翁的主人!”

      붋说这句话的时候,月楼老板异常严肃!

       “是的,永远遵从主人,蓑衣翁之主!”小月㻨低声重复了텞一遍。

      “好了,你退下吧。”月楼老板站起身来,示意小月退下。

      待得小月离开之后,月楼老뭇板彻底放松下来,像是褪下了伪装兢一般쥸。

      轻声呢喃道:滑“忠诚,我岂敢不忠啊!唉!”

      ␉ 她大概是顾有方最早一批从汉人奴隶里面提拔出来的人才,那时疾风部落还没腧改名,巴克部落还在有巴内特执掌。佬

      那也是顾有方第一次开始布局,培篧养自己的势力。

      大概是随着骑먥兵队第一次劫掠,第一次亲手杀人。

      这么多年来,顾有方不知道줷提拔出人来。

      给了它们平台,给了彘它们资源。⩄

      而深知顾有方手段的她,一是对顾有方有信心,无与伦比的信心和崇拜,让她根本不想背叛,챮二来则是鍓她不知道看似是自己从一无所有建立起来的嬀情报部门,经顾有方赐名的蓑衣翁内,到底有多少顾有方的眼线。

      对于顾有方,她一边疯狂的崇拜,另一边又⭏有着无来由的惧怕,无比的矛盾!

      如果非要形容一番,大概就是信徒面对㚱神灵时候的感觉吧。

      節 횞 月楼老板失神一阵子쨦,离开密室,回ࠇ到月楼内属于她㰪的包厢。

      解下衣衫,迈入早已准备好的,誢撒上ⱄ花瓣的浴盆中。

      浸入带着芬芳的水中,她感觉着前所未有的宁静与祥和,只有在㰹这一刻,她才觉得在做自己,枰不是蓑衣翁统领,不是小小年纪就壬背负着仇恨的ৎ奴隶,鶩而是她自己,卫怜云!

      ……………

      歋 꿱接下来一段时间,整个大极开始热闹起来。

      皇城内,有萧正萧阁老之子,萧成高谈賵阔论,才名远播。

      ឿ 而在邸报彻底通传天下之后,阳郡,也就是晋阳县隶属的郡府,郡守之子,大谈新开辟的草原商⍦路,于大极百姓,大极朝廷有何益处,言语之间尽是对此次双方达成合作的推崇。

      相对的,其他郡县也有ȡ大官之子站出来,为此次大极痙与疾风部落䰏合作背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