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鬼电影

      一夜难眠,翌日一早,方之酉早早的去了墓园,给自己选了块儿花海环绕的墓地。

      她最喜欢鲜花盛开的姿态,出于泥泞,沐浴阳光,热烈而美好,她希望死后,也有这样的美好陪伴她永夜长眠。

      买完墓地,已临近中午,方之酉在外面吃过饭,回到酒店收拾东西,准备先去辞职,然后去B市见自己的偶像叶成惟。

      等见完偶像,她就直接在B市坐飞机,去北欧。

      只是她整理签证时,惊讶的发现,护照不在其中!

      她上次出国时明明跟签证放一起了,怎么会没有呢?

      又仔细找了一遍,还是没找到,方之酉心凉了半截,难道还在家里?

      昨天下午她刚打了方甜甜,那一家子正愁找不着她算账呢,贸然回去,无疑是自寻死路!

      一番盘算后,方之酉来到S市最大的安全顾问公司,她决定雇一些保镖陪自己回去……

      ……

      午后的阳光,炽烈如火,正值盛夏,暑热难耐。

      但方家别墅里,却是凉爽宜人。

      方甜甜在客厅吹着空调,刷着手机,吃着水果,受伤的腿搭在凳子上,好不惬意。

      女佣叠着手来禀报,“二小姐,大小姐她回来了。”

      方甜甜眉尾一扬,“真的?”

      女佣点头,“真的,就是……”

      方甜甜打断了她的就是,“那还等什么呀?赶紧让她进来啊。”

      女佣:“可是……”

      “可是尼玛的可是,立刻!马上!让她给我进来!晚一秒我就辞退你!”

      女佣吓得一哆嗦,立马往外跑,“是,我这就开门。”

      看着身边另一个女佣,木桩子一般杵在那里,方甜甜未受伤的脚一脚踹过去,“憨批,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把我妈还有我奶奶叫下来!”

      女佣险些被踹倒,连滚带爬的上了楼。

      片刻后,方之酉带着三十几个保镖,乌泱泱进了客厅,进门一看,果然不出所料,方家人都在等着她了。

      单人真皮沙发上坐着方家老夫人,她的奶奶袁梅女士,年近古稀,头发花白,却依然精神抖擞,威严凌厉。

      老太太中年丧夫,凭一人之力,挽救了整个方氏企业,若不是她那么偏心,方之酉还是很佩服她的。

      次座上坐的是她的后妈杨丽,一贯的锦衣华服,珠光宝气,表面看起来和蔼可亲,但却是个高段位白莲。

      她的左手边是方甜甜,小腿上打着石膏,紧攥着抱枕,一副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挫骨扬灰的表情。

      右手边是方时越,少年满眼戏谑和阴鸷,小时候就极其喜欢虐猫虐狗,其狠毒程度,比起其母杨丽不遑多让。

      说来啰嗦,不过一瞬,方之酉刚在客厅中央站定,就听到老夫人一声冷喝,“混账东西,带那么多人回家,想造反不成?”

      方甜甜捂着心口,一副好怕怕的样子,“奶奶,她带那么多人回家,是不是还想再打我一顿啊?”

      老夫人脸色沉下来,“她敢!只要我还在这个家一天,就轮不到她撒野!过来,跪下!”

      最后一句,是对方之酉说的。

      换做以前,她可能会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但现在……休想!

      他们对她动辄打骂,随意侮辱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她不会报复他们,但若是再像以前那样对她,她必不会再忍!

      没有理会,方之酉径直上楼,保镖们在她身后随行。

      方甜甜嘟着嘴埋怨道:“奶奶您看到没,她当着您的面都尚敢如此嚣张,背地里可想而知。”

      杨丽拿手戳了她一下,装模作样道:“瞎说什么呢,她是你姐姐,打你也是应该的,瞎告什么状?”

      老夫人白她一眼,“你说的那是什么鬼话?什么叫‘打你也是应该的’?人都成这样了你还说她,有你这么偏心的吗?这可是你亲生的!”

      方甜甜流着眼泪:“奶奶,妈妈她每次都是这样骂我,可能大姐才是她亲生的吧,呜呜呜……”

      几个孙辈之中,老夫人最是疼爱方甜甜,此番她受了这么大的罪,亲娘还不疼,不由更加心疼了,把方甜甜搂在怀里,“我的宝贝儿,你妈不疼,我来疼!”

      转头,对身后的管家冷声吩咐,“去把她抓过来。”

      “是,老夫人。”管家带着人上了二楼。

      没一会儿,一阵打斗声从二楼传来,老夫人携着众人匆匆来到楼上,就看到家里管家以及女佣们,被方之酉的保镖以各种姿势给扔到了卧室之外。

      现场一片鬼哭狼嚎。

      老夫人气的血压直往上飙,“反了反了!平日你欺负弟弟妹妹也就算了,今天也敢在我面前造次……”

      方之酉没找到护照,正心烦意乱,听到她说这话,只觉心寒,“奶奶,我也是您的亲孙女,您为何独独对我存有偏见?”

      除了这次,她确实反击了方甜甜,以往何时欺负过他们?

      “偏见?”老夫人冷笑,“你把你妹妹都打成这样了,还强词夺理,合着你的意思是老婆子我眼瞎,看不见是吗?”

      方之酉想说:是,您就是眼盲心瞎!

      可终究没说出来,只倔强道:“她挨打是自找的,她的团队那么多人,非让我给她送礼服,我又没答应给她送,耽误了事凭什么怪我?”

      “啪~”她话没说完,就挨了老夫人一耳光,“你妹妹让你送个礼服而已,你不帮就不帮,她事后埋怨你两句,你左耳进右耳朵出就行,何以把她打成那样?如此狠毒,简直枉为人!”

      “枉为人?”方之酉愤恨的指着杨丽三人,“那他们呢?如果我枉为人,那他们连畜生都不如,奶奶你大概不知道这母子三人背后的嘴脸吧?”

      杨丽看她往她身上泼脏水,立刻一副很难过的模样,“酉酉你胡说什么?亏我对你视如亲生,你竟说这样的话来伤我的心……妈,人家都说后妈难做,果然是的,我辛辛苦苦把她拉扯那么大,她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反而这般冤枉我,我真的好冤呐……”

      说着说着,杨丽小声哭了起来。

      方甜甜此时也被女佣扶着上来了,看到妈妈哭,进屋便指责方之酉,“大姐你有点良心好不好,妈对你比对我还好,吃的穿的玩儿的,都是你优先,你竟还不满意……”

      后面的方时越也懒懒道:“大姐,我和二姐自认对你不错,你怎么能说出这种忘恩负义的话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