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吻戏视频

      츸渡村大辉ᎏ在无数部中魔幻现实主义的校园题材影视作品中,见识过这样一种出场率极高的桥段:

      뫘 常年作为小透明或者出气筒⎸的主人公们,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黑化ⴧ崛起,在报复过欺负他的学霸釉或者甩掉他的女神后,便会集齐抽喝嫾烫,勇闯红灯区。

      此时此刻的李奥完全符合前半段的描述,渡村大辉脑子一转,激动地想到,眼前这位后缀(已黑化)的同班同学,这会儿显然是要去践行后半段内容了啊!

      而且还是带着我!

      这一刻渡村大辉仿佛看到了H杂志上的性感๳女郎,走出了纸张,正在向自己招手呢!

      看来我也要从处男毕业了呢!

      “傻笑什么呢?口水都流出来了。”李奥把头盔盖在他头上,“骑车要戴头盔这种小学生都明白的事,还需要别人来跟你讲吗?快走。”

      沉浸在脑内小剧场的渡村大辉被惊醒,喏喏的应了两声,便赶忙驾驶着摩托车向歌舞伎町而去。

      只是心中依然带着对登dua郎的期待和向往……

      ……

      歌舞伎町,是亚洲最大的红灯区,也是东京这个超大型城市的欲望垃圾桶,人声鼎沸、灯火通明的街道中耸立着无数的餐馆、酒吧、歌厅乃至风俗店和牛郎店。

      在这条不眠之街上,充斥着合法亦或非法的交易活动,独特的氛围宛若伊甸园里的蛇,将聚集在此的人们内心最深处的阴暗全部钩钓嶨上来。

      一如此时的渡村大辉,街道上摩肩擦踵,他只得推着摸摩托前行,手里和他外套的口袋里,被眼神不妙的大叔和性感妩媚的失足妇女塞满了诱人的小卡片。

      拖着一张猪哥脸,他抹了把差点流出来的口水:“李桑,咱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啊?刚才那位热情的女仆妹妹不就很好吗?”

      李奥再一次赶走了又一个想拉他去当䣪牛郎的皮条客,籔对照着街边店铺的门牌号,转进街角的一条小路里。

      渡村大辉见状赶忙騧收回粘在兔女郎身上的目光,小跑着跟了进去。

      他曾听说歌舞伎町内光蹯是黑帮的事务所就有百来座,街上游荡的黑帮人员更是直逼四位数,像自己这样的学生被扒的只錽剩下内裤的也不是没有。

      툐 冈本甚至跟他说过,他的朋友在某次踏入歌舞伎町后,再见到他时就是在带色儿的电影里了,至今为止都还在高强度的拍摄工作中艰难度日。

      “等等,我为什么会觉得好羡慕啊?”

      这时候李奥已梈经走进了一家租借DVD和录像带的店铺当中。

      “Į唉?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啊?”

      渡村大辉摸不着头脑:“难道说是为了提升理论知识?”

      跟着走进去后,他首先看到了一ꒈ脸坏相的老板,和琳琅满目的各种碟片。

      这位老板二十出头的模样,但人比较邋遢,稀疏的胡茬趴在下巴上,让他笑起来时显得很是猥琐:“哟!这不是我家的小房东吗?”

      话没说完的时候,这位影像店老板忽然觉得自己叫了很久的“小房东”,似乎并不贴合眼前这位的人物形象。

      “我来收租。”李奥停下脚步,回了一句。

      他声音平淡,比之以往缺少了一份忐忑。

      在影뜲像店老板看来,就显得颇为嚣张了:“喂,难道是我熬夜太多产生>了什么幻觉吗?这个月的收租时间还没到吧?还有啊……”

      顿了一下,影像店老板突然朝着背向他的李奥大声叫骂道:“跟长辈说话的的时候给老子稍息立正并正视双眼啊白痴!”

      渡㕇村大辉脸色唰的变白,他万万没想到李奥居然是这栋四层小楼的主人,今天也不是来登dua郎的,而是跟这黑帮成员一样的家伙索要房租!

      这家伙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乖乖缴纳房租的人啊!

      他僵硬的站在原地,看着李奥的背影,心说你再厉害也终究只是个高中生而已,怎么可能应付的了这种违法犯罪的家伙嘛!

      还是赶紧道歉离开吧!

      李奥闻言转过身来与影像店老板四目相对,后者顿觉念头通达。

      屣刚想再说点什么……

      就见李奥一步一步向畍自己走来。䠦

      随着两人间的距离缩短,他渐渐生出一种别扭的感觉;当李奥来到面前时,一米七出头的他不由得抬头仰望着他眼中软弱可欺的高中生房东。

      厚实的身躯截断了天花板上电灯的灯光,淡淡的阴影为李奥的面容平添几分阴霾,他呼吸的律动显得很是奇异,无形气势压的影像店老板喘不过气来。

      “你、你想干什么?”

      这句话可谓是莫名其妙,明ຫ明是他自己要人家立正稍息,正视自己的,结果却问人家干什么……

      “交房租的事情是你负责?”李ತ奥问。

      “关、关你屁事!”

      他知道自己怕了,但쓮却不想承认自己被一个高中生仅凭气势,就吓得胡言乱语,便硬着头皮瞪꓃了李奥一眼。

      李奥笑道:“我是房东,你说有我什么事呢?”

      影像店老板憋红了脸ᬧ,又羞又恼駕,恨不得一拳砸烂李奥那张笑脸。

      “看来你并不负责这一块祓。”

      李奥转身就走,影像店老板望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呼……”渡村大辉松了口气,“没有产生冲突就好,话说我还应该跟上去吗?”

      迟疑了两秒后,他瞧见影像店老板一副寻找出气筒的模样,赶忙跟在李奥后刦面登上了前往꿬二楼的楼梯。

      “实在万分抱歉!我真的没打算逃走!”

      刚登上二楼,李奥二人就听到一扇木门里侧传来了男人的喊声。

      “李桑,你的房客到底是做什么的啊?”渡村大辉苦着脸问道,“先是一个像黑道多过像生意人的老板,然ፗ后又是有人高喊逃跑什么的,该不会真是黑帮吧?”

      没等李奥回答,刚才那个声音又먽一次喊话道:“借的钱我一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们,求您了,请再宽限我几天!”

      李奥朝着声音的方向摊手道:“⺆你听到了,只是几个放高利贷的而已。”

      “那个……‘只是’这个词用在这里不合适吧……”渡村大辉眼皮直跳,“话说回来了,讨房租这种事我一点也帮不上忙,说不定还会拖累您,我看我还是下去看着摩托车吧。”

      Ḫ“也行。”李奥道。

      渡村如释重负,转身就朝楼下走去。

      ꜧ“不过我听说楼下那人经常带一些不省人事的小男生回家,你跟他独处的话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渡村大辉拐了回来敲响房门:“华夏䨗有句话叫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还是跟你一块进去吧。”

      三四秒左右过后,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开门的人也是二十出头的模样,看到来人是他们的房东时,立刻就猜到了对⬋方的来意,脸上当即便浮现出轻蔑的笑意。

      “这不是咱们的房东嘛,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这啊?”

      说着,他以拳击掌,恍然般꛶道:“哦!你一定是来替我们更换热水器的吧!果真是世纪好房东!你记住喽,一定要换上最好的那种,否则我们会不舒服的。

      其他也没什么需要更换的地方了,你可滚蛋啦……哦!等等,屋里的垃圾还需要你分类一下;友情提醒,今天不是扔垃圾的日子哦,所以你就把它们打包带回家吧。”

      “我今天时来收房租的。”李奥静静地说,“而且租房合约上并没有要求我替你们打扫卫生,热水器坏掉的话你们还需要赔偿,我说的话,你能听明白吗?”

      “哈?”那人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冷冷地说,“我给삉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唔!!”

      他彯话没说完,李奥便用拳头堵住了他的嘴巴。

      仏“你……”他捂着嘴殬怒视李奥。

      李奥的回应是抡在他下巴的緼拳头。

      “嘭!”

      肉体与地遡面撞击的声音吸引了房间内剩余三人的注意,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木门便被人粗暴地推开。

      而躺到在门后的家伙受到了来自木门的二次伤害﹂。

      李奥迈着大长腿走了进来,环视屋内。

      目光扫过一个一丝不挂的土下座大叔,掠过一个染着白色长发的青年,最后落在端坐于办公桌主位上的络腮胡男人身上:“近藤篰先生,是时候把你们拖欠的房租结一瘸下了。”

      近藤的年纪其实不大,≏也就二十五岁左右,脸上的络腮胡纯粹是因为懒得打理,他的尊荣也跟这房间里的卫生一样㎎,乱的一批。

      “小子。”近藤噙了根雪茄,摸着他的光头说,“如果你缺钱的话궮,我可以借给你;看在咱们这一年情谊份上,我最高可以借给你两百万,日利率嘛……就40%吧。”

      那个留着白毛的小弟讥笑着接茬道:“还不快谢谢近藤哥!换了别人櫨第一次最多也就ⓓ借十万,日息还得是50%,大哥这么优待你,还不知足!”

      这话听在渡村大辉这个外人耳朵里都觉得离谱,不交房租也就算了,居然还引诱未成年人借高利贷!

      况且50%的日利率是什么鬼啊?!

      我今天借一百,明天就要还一百五啊!

      去抢银行都没你们来钱快吧!

      躲在门后面的渡村大辉望着李奥,真想看看他会怎么解决。

      “本来是想以文明的态度来跟你们相处,可换来的却是讥讽和戏弄。”

      李奥叹息一声,踱步到白毛身前,后者冷笑着抬起头。

      然后被李奥一记膝撞直击胯间,霎时间鸡飞蛋打,白毛尖锐的惨嚎悠远嘹亮。

       这家伙长得很不错,但李奥脑中的记忆告诉他,白毛有个坏毛病——他非常乐衷于强暴欠款或者醉酒的女孩,并记录受害者的数量和照片,用来和网上志同道合者比赛。

      近藤嘴唇间的雪茄掉在地上,眼前的场景着实让他有些懵逼,原本那个唯唯诺诺的房东,居然敢主动出手?

      一秒后,他指着李奥沉声道:“你小子……”

      “咔!”

      珕“啊啊啊啊啊!我的腿!我的腿啊䯳!!”

      近藤额头冒出了一些细密汗珠子,白炽灯的灯光照射在白毛穿着短裤的腿上,他的右腿小腿鲜血淋漓,一节断裂的骨头刺穿了血肉冒了出来。

      “啊啊啊!!”这两声是跪在地上的果体男人发出的。

      他何曾见过这么凄惨的景象,连滚带爬的缩进墙角,惊ⅲ恐中还带着一股暗爽。

      这群高利贷濩可没少虐待他!

      “呵……呵呵。”

      当李奥的目光看过来时,近瘤藤呵呵地笑了两声,旋即却无视李奥,自顾自地㊹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雪茄。

      可他的手臂才往下放了一点,李奥便快速蹿了过来攫䓚住了他下垂的右臂。

      “你这是做什么?”近藤皱着眉头不悦道。

      手臂上传来的疼痛的感觉,他不由得抽搐着脸部肌肉,但脸上却浮现出冷笑。

      似乎快要变形的手臂根本不是ⱛ他的一样。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盯着李奥,仿䯻佛在进行一场无形的威胁。

      直到李奥的另一只手伸向他右侧的抽﩯屉。

      “给我停下!”近藤面色大变。

      李奥给手上加了把劲,近藤心神动摇之下终于惨叫出声。

      而他也从那个抽屉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心道:“要不是提前看了监控,今天恐怕就遭重了。”接着他松开了近藤。

      “你、你怎么会知道?䇋!”近藤疼的满头大汗,现在是彻底不敢妄动了。

      李奥抬起枪抵在近藤的脑门上,掰开击锤,“别紧张,我只是来收房租而已。”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他不信李奥敢真的开枪。

      打残一个人也就罢了,白毛욀身上尽是案子,绝对不可能傻乎乎的跑去警局报案。

      假若搞出命案来,那就是公共安全事件了,日本警方绝对会介入进来,那样大家都得玩完。

      “我大概知道你在想什么。”李奥说,“可能我的体型让你忘了一些事情,我就再提醒你一遍吧,过了今年7月我就满十六周岁了。”

      “没人想知道你的……年……纪……”近藤的声音越来越小,表情愈发难看,两秒后,他的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你说……”这时候李奥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死了之后,我是会去少教所呆上一年半载呢?还是会被禁足在家,改过自新呢?”

      这下近藤是真的怕了,可又不甘心被一个高中生这般威胁恐吓,憋了半天,也只是支支吾吾地说:“我真的没……”

      “近藤先生,我来还钱踗啦!”一个矮小瘦弱的中年男人兴冲冲的走了进来。

      他左手提着一个手提箱,右手则拎着几盒礼品。

      樂“哎呀,多亏了近藤先生慷慨出手,我的公司才能起死回生啊!”

      小个子男人一进门就⵩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屋子中间的长桌上,上面的东자西挡住了他的视线,以至于他没能看清场中情形,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

      “两百万一分不少的带来了。还有!这是神宫家的高档寿司,算是我的一番心意,希望大家喜欢……唉?”

      等他绕到近藤的办公桌前,方才发现氛围有点不大对劲儿。

      “这……这……”小个子男人瞬间出了满头的汗水,“近、近藤先生看起来,没时间处理我的债务问题呢,我我我ୱ还是该天再来拜访好了!”

      他转身就想拎着钱走,却被李奥叫住。

      ꎷ “近藤先生,被雪中送碳的感受如何谓呀?”李奥笑呵呵地说,“我看这Გ位先生也挺忙的,你赶快把欠条还给人家如何?”

      近藤感觉到冰冷的金属在使劲戳他的脑门,上面传来的力道让他生怕手枪走ᝇ火。

      “好뷌,我쏒给!”他扅咬牙切齿的说。

      小个子男人拿了自己的欠条后立刻跑了出去。

      他这一走肯定会惊动下面的影像店老板,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李奥当即拎起了那个装着两百万现金的手提箱。

      ၆ 想了想,顺便把那几盒高档寿司,放进了渡村手中。

      “等等!你想把两百万全都拿走吗?”近藤恼火道,“就算加上这个月的房租最多也就五十万,全部拿走跟抢劫有什么区别!”

      ⳙ 李奥道:“首先,我十二万一个月租给你两层楼,本来就是亏大发了;其次,这一年来ᾖ你们为薲了掩饰自己的那点事情,将有意租赁三、四层的人全部赶走,这两者造成的损失,仅仅一百五十万作为补偿的话,恐怕还是不够呢。”

      “你豖这是在逼我!”

      事实上,他们这些做高利贷的小团伙,也是先向别人借钱运营,取得利润后再以不低的利息回馈给金主;如果还不上钱的话,下场绝不会比缩在角落里的果体男强。

      “呵,不交房租也是我逼你的吗?会陷入这样的境싸地都是你自己的选择造成的寫。”李奥瞥了眼角⼳落里的果体男,“这样的事情,你应该긢比我熟悉得多薛才对啊。”

      说罢,他便带着渡村走了出去,没过两秒就听到近藤的怒吼响彻整ଢ଼个楼层。Ъ

      当两人走到楼梯口时,影像店老板气势汹汹地狂奔柳上来,见到李奥俩人就緆要破口大骂。

      李奥抬起手枪。

      ᕡ他硬生生把ᰓ脏话咽了下去。

      然后仿佛瞎了一样,满脸急切地从李奥两人身边跑过。

      “发什么呆啊,走了。”李奥拍了拍傻楞楞的渡村大辉。

      “我不是在做梦吧?”渡村怔怔地跟着李奥下楼,“咱们刚刚踢了黑道的馆?”

      李虝奥觉得有点好笑,“你貌似什么都没做吧?”

      “这不是重点!”

      渡村大辉略显尴尬,当他看到白毛的鐕腿被踹成那样时,只觉得脊背发凉,心里头后怕不已,要是下午的时候,李奥也给他来上那么一脚……

      “嘶——”光想象一下那画面他就浑身发冷。

      “重点是,你不怕他们报复吗?”渡村其实是担心自己被报复。

      李奥没有回答,就在ၖ他刚才把钱拿到手的时候,他再次得到了‘系统’的提示和原主的‘心声’。

      “唉……因为那群放高利贷的家伙귭,我损失的有好几百万呢,要是能拿回来就好了。”

      【你弥풃补了委托人的一个遗憾,获得“投掷精通”、“阴阳眼”】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